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39章

第23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头林大娘也是出了一身冷汗,好在闵遥在,二夫人没出事,但这次缓过来了,她是彻底来日无多了。
     
      但二夫人还是求了闵遥,让他无论想什么法子都要保她三个月的命,等她把二子的婚事定下了,稳几天才好走。
     
      她刚清醒过来就是相求,她气若悬丝,说话的声音小得不能再小,她那苦苦哀求的脸看得林大娘一下没忍住,眼泪就掉了下来,也同向闵遥看去。
     
      “学生会尽全力施救,但生死之事,学生也不敢保证,这个,最终也只能看二夫人自己的了。”闵遥也见过几个不少就只有最后一口气了,也有熬了半载一年才甘心死的人。
     
      二夫人要是想撑过去,他也只能说,最终只能靠她自己。
     
      “我行的,劳闵大夫费心了。”二夫人听他说了尽全力,也安心了,还挤出了笑容来,朝闵遥笑了笑。
     
      二爷在一边已经忍不住泣不成声,藏忻藏琥他们因为公务这时才赶过来,正好遇到此景,两兄弟听完来龙去脉,呆呆地站在门口不敢进屋。
     
      等藏琥听着老父亲压抑的哭声,他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红着眼睛转身大步离开,找到了一棵大树,在树背后重重地捶了几下,嚎哭了起来。
     
      “娘。”他哭道,又捶了几下树。
     
      树可是夫人花了大钱移过来的,可值钱了,夫人可心肝宝贝了,一片树叶子也不许大将军砍,这位公子,您再捶下去,我,我,我就要动手了……
     
      树上的刀府女探子刀小衣默默地想。
     
      这时,树又大动了好几下。
     
      我生气了啊……
     
      刀小衣探出头,本来就要射暗器。
     
      “娘……”藏琥趴在树上,大哭道:“是儿子没用,是我没用,是我对不起您!”
     
      小衣看人哭得伤心欲绝的,又默默地把已经夹在了两手中间的飞刀收了回来。
     
      算了,忍忍。
     
      小衣,忍一下啊,只要他不把树踹坏了就……
     
      “娘!”
     
      树又大动了起来,小衣都差点被这一阵猛烈的摇晃摇得猛地从树枝上掉下来,但这厢小衣也是立不住身了,不得不从树上像片叶子一样飘了下来。
     
      她落在了这位公子的身后,本来还挺生气的要把他一刀捅了,但却在这时接到了自己的人暗示,说这位公子是刀府的爷,不能杀。
     
      “娘!是藏琥……”藏琥又哭叫一声。
     
      小衣离得他太近了,被他声如雷的声音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她这两步,发出了声响。
     
      也是杀场杀过来的藏琥立马转过了身,抽出了刀对向她:“谁?”
     
      他脸上这时还挂着眼泪鼻涕,但杀气逼人。
     
      但小衣被他快速的反击,和满身的杀气吓了一大跳,如果不是她反应快,这位公子爷的刀就捅穿她的喉咙了,她不由立刻指了指上面,打了个表明身份的暗号。
     
      “暗卫?”
     
      小衣点点头。
     
      藏琥这才松了口气,收回了刀。
     
      见他收刀收得挺快的,小衣马上往树上窜,这个公子好凶,惹不得,赶紧躲,但爬了几下,她往下看去,还是怯怯地提醒了他一句:“这是夫人买的树,很贵。”
     
      很贵的,别踢了,踢坏了,她赔不起。
     
      “爬你的树!”大哭被人看到了,还是一个女探子,藏琥有点恼羞成怒,吼了她一句。
     
      如果不是大堂哥的人,看他不宰了她!
     
      太凶了,这个人太凶了,小衣窜溜一下,爬得比猴子还快,嗖地一下就爬到了树顶处,尽可能地把自己藏到树身后,连点头发丝丝都不露出来。
     
      藏琥这下也是哭不下去了,被人看到太丢人了,遂他赶紧离开了树下,回了大堂。
     
      他一走,同隐在另一个暗处的暗卫飞到了小衣身边,小声地问:“怎么连藏琥公子都认不出?”
     
      小衣摇摇头,她以前是隐在宫里当宫女,哪见过藏琥公子。
     
      “还让他看见你了。”
     
      小衣低头。
     
      老大哥轻拍了下她的头:“好了,没事,等会认一下,今儿藏忻藏琥两位公子都来了。”
     
      小衣点头,在老大哥要飞走的时候扯了下他的衣角,悄悄跟他说:“老哥你下去帮我看下,树坏了没有,他力气挺大的,我都被他摇下去了,树坏了赔不起,我这个月的晌银都跟夫人要了花光了。”
     
      老大哥点点头,“好,帮你去看。”
     
      说罢,他顿了一下,临走之前还是道:“你不要什么钱都买了粮送去,留点给自己傍身。”
     
      他们以前的一个老师在城外养了十几个孩子,绝大部分都是身上有毛病,一出身就被家里人扔了埋了的,老师傅于心不忍,带回家养,但这些孩子本身就不好养活,他带出去的钱很快就花光了,他们这些当过他徒弟的也是看不过去,多少会拿点给他,但他们拿也只是拿晌银当中的一点,哪像这傻妹子,有一个铜板就送过去了,身上就从来没留过钱。
     
      但老这样也不行,她得为以后想想。
     
      “老哥,我晓得的。”
     
      见她不听,老大哥也拿她没办法,摇摇头去了。
     
      这厢屋内,二夫人也稳定下来了,这家宴才继续吃了起来。
     
      但皇帝闹了一场,这小家宴也没之前那么高兴了,好在大家都有话可说,场面也不算冷。
     
      不过师娘那边,没带小花过来了,而是让林大娘这边送了点吃的过去,她带着孩子们在他们的院子玩。
     
      师娘以前其实是非常不喜欢见人的,而她的学问不在林大娘的先生之下,见识也如此,她是跟着先生一路走过来的,去过的地方比林大娘还多,几个孩子想来也照顾得下,光说几个鬼怪故事就能把这群熊孩子们治住了——林大娘便让小丫带着吃的送过去了。
     
      藏忻两兄弟一过来也真是过来吃饭的,他们塞了几碗饭,一口酒都没喝,吃完就要走了。
     
      他们公务太忙了,他们两兄弟所在衙门的牢里都满了,最近的买卖人太多,小偷小摸的也多,现在刑部的左常春可是大理寺左义明大人的亲兄弟,亲大哥,他可比左大人手段还凌厉,可是跟九门和顺天府打过招呼了,这京里绝不容偷窍之风,一经捕拿,必须立马关押,由他派人查审受刑。
     
      这是皇上亲自下的严刑令,左常春作为领头人盯得太紧了,这时候当差的没一个人敢偷懒,藏忻两兄弟这都是跑着过来吃饭的,现在也是要跑着回去,两人各门内都有一群人等着他们处置。
     
      林大娘知道他忙,所以他们过来告罪,就跟他们说:“快去,你们娘今晚就在府里歇一晚,你们晚上要是得空,也过来一趟,再到家里吃顿饭。”
     
      藏忻藏琥点头,这时候时辰也是不早了,他们一出门,迈开步子就朝外跑。
     
      刀府在皇城内,以他们现在的官职不能骑马,只能靠腿跑了。
     
      他们是出了大堂就开始往外跑了,刚他们来林大娘前面告辞的时候,林大娘都闻到了他们满身的汗味,这上午,他们可是没少忙。
     
      她最近在府里都没出去,还不如小胖子他们出去的多,遂这头林大娘跟宜三娘咬耳朵的时候道:“三姐姐,咱们是不是也得出去走走,看看热闹?”
     
      宜三娘没说话,只是眼睛往下一看,瞥向了安王的方向。
     
      果然,安王这尖耳朵一下子就转过了身,隔着王妃朝林大娘道:“出去作甚?那么多人,挤着了怎么办?”
     
      “总有挤不着的法子。”
     
      “那不行,我家三娘多金贵啊!”安王不许。
     
      林大娘笑看着他:“你陪着去,看着不就行了?还是说,人一多,你就不能护着我三姐姐了?”
     
      安王摇头,“你这激将法对我没用!”
     
      宜三娘这时候掀了掀眼皮,都懒得看他,朝小娘子那边偏了偏,整个身子都倚到她那边去了。
     
      安王一见,委屈不已:“王妃,我们在家里多好啊,我天天陪着你行吗?”
     
      王妃没说话,只是朝小娘子淡淡道:“给姐姐剥个桔子。”
     
      “是!”太愿意为您这样的美人儿姐姐效劳了,林大娘欢天喜地应了一声,剥了桔子不算,还喂到了她三姐姐嘴里。
     
      安王看得眼红,嚷嚷:“我也能剥啊,好了好了,你过来,我们去,我们去外面,我去,我陪你去,不是,是你带我去,好不好?”
     
      他赶紧伸手,把他王妃拉了过来,拉了过来还不算,还要跟她换椅子,不让她挨着刀府的这个臭不要脸的坐了,“你别坐这了,咱俩换换。”
     
      林大娘不由呵呵了一声。
     
      这时,宜三娘朝小娘子眨了下眼,小娘子又马上笑开了颜,甜甜地朝她三姐姐笑了起来,她笑得宜三娘失笑不已,也笑得旁边在跟妻弟说话的大将军也不断地往她这边看。
     
      “姐夫,我看花爱笑,这点随了姐姐。”怀桂也不禁笑了起来。
     
      刀藏锋点头,这时候他跟她对上了眼,见她朝他眨眼睛,他嘴角不由扬了起来,等她先别过了脸去跟安王夫妇说话了,他这才回头跟怀桂接着先前的话道:“九月?嗯,礼部那边送来的消息是国宴是在九月八日举行,日子应该就在那日差不离了。这场大国宴是由皇上主持,你身为怅州表率,自会收到金帖不说,我这边会再给你弄几张,大概五张左右,你想想,这些请帖你要给谁。”
     
      别给错了,这些人以后要帮得上他才行。
     
      “姐夫,我知道了。”怀桂一听,就知道他姐夫又给他铺路搭桥了,点头道。
     
      刀藏锋说完,该说的也都说了,朝又挤到了她先生那堆人里,跟人说起话了来,他看了看,听了听,就干脆走了过去,走到了她的身后。
     
      林大娘正在听一个她先生的外门弟子在说考核学生悟力的标准,在他在她身后几步时,就知道他来了,等他的手搭到了她的椅背上,她听着那位学儒先生的话,同时抬起了手,握了他的手一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