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35章

第23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缺人,当然缺。
     
      “缺的,盘哥儿姐夫,等会我去你们院里,跟您细说。”
     
      “诶……”盘哥儿挠挠头,“叫我盘哥儿就好。”
     
      他说着就嘿嘿笑了一声,“就叫盘哥儿吧。”
     
      他其实说出话来也是怪不好意思的,但在外磨了一阵子,他脸皮也比以前磨得更厚了。
     
      这做生意嘛,要主动,要多问话,自己去找主顾的,比干等着主顾的来要强多了。
     
      “嗯,等会我到嫂嫂这里拿点吃的喝的回去,你们好好聊。”刀梓儿看着自个儿家那盘哥儿,笑着道。
     
      盘哥儿冲她乐,露出了牙。
     
      现在妻兄也不打他了,在家多呆了一阵子,就知道家里的好处了,这家里人是真把他家里人,没看不起他的。
     
      他心里瞧得很清楚,得勒,得了这么大家子亲人,个个都也把他当亲人,他们也个个都有出息,连嫂子都是女官来着的,他也得做点事,像个人样,这才好让人觉得他家凶婆娘不是瞎找才找着他的。
     
      这时小将军抱着窝回来了,把小窝放在自己的脚边,还跟花说,要她和哥哥一起养,把小老鹰养大。
     
      林大娘给他擦手脸把勺子放到他手里,跟他认真地说:“那迈峻既然答应要好好养它了,那就要负责任,不能现在喜欢了就对它好,明天不喜欢了就把它忘了,不照顾它了。”
     
      “胖不会的。”小将军摇头又点头,“胖记得牢牢的。”
     
      “那就好。”
     
      这一顿饭,又换了一桌才告散,这桌一散,林大娘是最忙的,先是要把撤桌下面的事吩咐了,紧接着就是要送先生他们回去。
     
      她每晚都会走着送两人回去,今儿花也由着他们两个老人带,遂今儿是送两老一少过去。
     
      她把他们的院子安排得离他们挺近的,不过刀府大,独院与独院之前更是有点距离,走过去也是要小半柱香去了。
     
      路上林大娘抱着小女儿,跟先生道:“晚上您和师娘就别看书了,和花说说话,就早点休息。”
     
      师娘这时朝她看过来,见小徒孙看着她不放,她朝她一笑,花也跟着她笑了起来。
     
      师娘的眼刹那温柔了起来,她已经上了年纪,但有一双不老的眼,林大娘总觉得聪明到像她师娘这样的人,老天总会刻意刁难她一些,但是,也会在某一方面偏爱于她,像师娘的这美眼就是,它以前是什么样的,现在就是什么样的,它的美丽没有年纪。
     
      林大娘之前很难去想象师娘没被毁容之前的美貌,那到底是有多美,才衬托得起这双一直光华不散的美目……
     
      但她现在看着有着最清澈明亮不过的眼睛的女儿,她有点明白了。
     
      花太漂亮了,她只是坐在那,抬起小脸听你说话,你就根本挪不开眼睛,更别论,她和大将军的女儿,还有着很好的性情,她恬静温柔,体贴乖巧,谁能不爱她?
     
      便是她姑父那很是粗心的人,跟她说起话来,都会蹲下身来,小声呵护地与她言语,生怕吓着她了。
     
      这时师娘朝弟子道:“别担心,我会看着他的。”
     
      “师娘,您也别看。”林大娘撒娇道。
     
      “好。”师娘笑了起来。
     
      林大娘这时见女儿老看着师娘,不由亲了下她的小脸蛋,“好了,娘先抱一会,等会就把你这朵小花朵还给你师祖娘,好不好?”
     
      花听着害羞极了,把小脸埋到了母亲的胸前,紧紧地抱着她的脖子不放。
     
      雅水会走路,都是她师祖娘耐心地带着她走会的,一老一少,都是性情最温和不过的人,林大娘有时候看她们抱在一起的样子,都感觉整个天地都安静了下来似的,她们都是本身就能影响环境的人,如此合得来,也就不为怪了。
     
      “花,别理你娘。”宇堂也笑了起来,但也没抱过来。
     
      他们家这大娘子是怕他们累着,再说走回去也能抱着了。
     
      “先生,你听到我说的了,晚上别看书,对眼睛不好。”
     
      “知道了,你怎么老噜嗦?”宇堂不悦。
     
      “我就说说。”
     
      林大娘送了他们过去,跟这边的丫鬟管事娘子说了两句话,又跟两个老师弟打了声招呼这才走。
     
      她走后,师娘抱着花跟先生轻道:“她平时够忙够累的了,你不要老跟她拌嘴。”
     
      “她不会放在心上。”
     
      “她是不会,但最近府里人多,事也多,京中宫里都如此,你就少跟她拌两句,对了……”师娘想想道:“外面的人现在不说她了吧?”
     
      “不说了,现在京城这么多事,谁管她是不是御前女郎中,这事他们就听个稀罕,知道是我的弟子,义女,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就好,你要多费点心,我们得把她护好了。”不能让她就这么折在名声当中了。
     
      “你就别担心了,我心里有数……”宇堂怜惜他这个老妻,拍了拍她的手,“哪怕我们百年之后不在了,我也会想法子护着她的余生的。”
     
      “嗯。”师娘点点头,低头亲了亲怀里静静听他们说话的小徒孙,轻声跟她讲:“小孙儿啊,你的事,我们也不着急,你师祖爷和我,也会替你好好想一想的,我们不着急啊……”
     
      宇堂看着她们,没言语。
     
      不着急?其实也是急的。
     
      孩子一会就长大了。
     
      但好在,她有一个好母亲,他们家的大娘子,会好好护住她的。
     
      他们这些老的,也还是要为他们多想一点,多做几件事才行。
     
      ——
     
      这厢,林大娘回去看父子俩玩了一会,又抽空出去跟林福把府里这几日的安排商量了一遍。
     
      府里的事都在林福和小丫的手下,自用不着他们大娘子多费什么心思,就是林福还管着外务,现在都知道他是刀府的大管家,找上他的人也多了。
     
      林福跟林大娘道:“大娘子,您跟姑爷说一声,这段时日也给我找两个军爷带着吧,我忙不过来了。”
     
      林大娘看他。
     
      林福笑:“大娘子,瞒不了您。”
     
      “林福哥,”林大娘一猜就猜出来了,“那些人前面给你塞银子,现在塞什么来了?”
     
      “还能是什么?”林福也是哭笑不得。
     
      他一个管家的,也让人送美人,这京里的大人可真都是大手笔。
     
      “对了,娘子,还有京里的那些来使,不知道怎么打听到我们府上了,今儿还有给府里送礼物的,我说我们家已不收各位大人的礼物了,就派人回送了过去。”
     
      “嗯,这就好……”林大娘想想,就往外边喊了一声,“小衣?”
     
      小衣是之前从宫里撤出来的探子,不过,现在成了负责刀府后院安全的小统领了,一听到夫人叫她,她嗖地一下就从树叶当中钻了出来,像只鸟一样从树上飞了下来,几个纵跃,就跑到了夫人面前。
     
      “夫人!”小衣咽了嘴里的吃的。
     
      最从归了营,来了刀府,她的日子就好起来了,夫人有给他们这些守夜的专门做了宵夜补给,有些还好吃得不得了,她刚把她今天领的吃进嘴里。
     
      “我们家大管家刚才的话你听到了没有?”林大娘看她咽了嘴里的吃的急忙说话,也是笑了起来。
     
      “回夫人,没听到,刚在树上。”没偷听,而且,大将军不喜欢他们偷听夫人跟人说话,跟谁说话都不许偷听。
     
      “好,是这般,我们家大管家想找两个军爷跟着带着,嗯,就是带徒弟一样,我之前听你说,营里有人?”
     
      “有!”小衣赶紧道:“我有几个哥哥,就要退下来了,就是夫人你知道的,他们身上有伤病……”
     
      她有点紧张。
     
      现在营里退下来的兄弟们不愁没有后路,就是如果能的话,她还是想把她的哥哥们带进府里来做事,毕竟在大将军身边,比去哪都强。
     
      “入了军册的?”
     
      “入了。”
     
      “这个,咱们营里的老兵不是安排好了,拿文书回家乡就任吗?”
     
      就是小地方的,最差也能去县上当个小捕头。
     
      记录在册的都有安排,只有没记的要暗中接济,她还以为是小衣这样没记录在册的。
     
      “夫人,他们跟我一样,无父无母,我们都是没有家乡的人,没有家乡可回。”小衣耸了下肩道:“他们也是做了拿文书跟帐房大人换银子的打算,不过,要是能进府,就不用去换了。”
     
      “那我知道了,是哪几个人?你跟我说说。”
     
      小衣赶紧说了。
     
      “回头我问问你们大将军,要是合适,就让他把人调进府来……”
     
      林大娘看小衣给她连连拱手,看着这个假小子一样的女探子也是好笑不已,“好了没事了。”
     
      “好,夫人,那我走了。”
     
      “诶?”林大娘示意她往点心盘子看。
     
      小衣嘿嘿笑了一声,往盘子里抓了一把送进怀里,又拱了下手,随即就很快爬到了树上,消失在了人眼前。
     
      林福这厢也朝他们大娘子告退,走前又跟大娘子道:“梓儿娘子说最近来府里的人不怀好意的多,外面也有人盯着咱们家,您要是出门,还是得跟我说一声,我这边也好知道您的行踪。”
     
      “知道,放心。”
     
      把家里的事顺了一遍,林大娘又把洗干净了的胖儿子给了乌骨,这才自己泡了个澡。
     
      就是把丈夫的头洗了,泡到一半,她就睡着了。
     
      刀藏锋便把她搂到身前,大手有点笨拙地给她搓长发,时不时怕自己手脚重了扯疼了她,还得看她一眼。
     
      这头发一洗完,他也松了口气。
     
      寻春来给她绞头发,他想了想,就挥退了丫鬟,自己给她擦干了。
     
      林大娘第二头醒了,看着头发有点蓬的自己,再听说是已经出门了的姑爷昨晚替她擦的头发,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谢天谢地,没把我扯成光头!”
     
      “大娘子,您就别笑话姑爷了。”
     
      “我哪有,”林大娘笑着跟她们道:“不过要是还有下次,记得嘱咐姑爷擦到半干的时候,把护发的精油给我抹一道再擦,别给他省事!”
     
      小丫拍了下得寸进尺的她,板着脸:“我看你才是这个家中最会欺负姑爷的!”
     
      “哪有,我哪舍得。”
     
      ××  
     
      皇帝最近日子过得着实不错,因此人都红光满面了起来。
     
      民间传颂他的话也落到了他的耳里,说他不欣慰那都是骗人的,说来,也是到了现在,他才有了一点当皇帝的感觉。
     
      昨日,他抽空见了一次远道而来的来使百蔓国的来使,听人叽里呱啦跟他说了一堆,话他是没听懂,但脸上的艳羡跟惊叹他还是看懂了的。
     
      皇帝也是昨晚傍晚的时候微服走了走,这灯火明亮,街道干净整洁,人群熙熙攘攘的燕都看得他眼都热……
     
      不亲眼见到,他都不知道他的皇城好到了如此地步。
     
      皇帝见到自己亲手治出来的盛景感慨不已,这天上朝,整个人笑得很是和沐,朝臣们被他笑得都有点傻,暗忖自己最近兢兢业业,没做错事啊?
     
      这时候,谁敢做错事啊?不都老老实实给皇上卖命么?连钱都只敢拿皇上让他们拿的,多的一分都不敢贪。
     
      这日皇帝心情着实不错,但这心情也只维持到了下午,大将军告辞走了后。
     
      这大将军那幼女周岁摆宴,居然叫了安王一家,却跟他提都不提一句?
     
      皇帝老脸都绿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