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34章

第23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是,姐夫。”
     
      “嗯,进去吧。”
     
      “好了,让怀桂自个儿坐一会,你姐夫去换身衣裳。”林大娘牵了他的手,笑着跟弟弟道:“姐姐去一会,你等一会,桌上有姐姐的书,自己挑着看。”
     
      “是。”怀桂笑着答应了,看姐夫姐姐手牵手去了,也是失笑不已。
     
      大堂里有书,怀桂一摸到手上看了两行,就入了神,不一会小丫带着人过来摆膳,怀桂见到她就起身,小丫笑着跟他道:“看你的就是。”
     
      “诶。”怀桂朝她一笑,坐了回去。
     
      虽说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但自家人就是自家人,他也不需跟小丫姐姐她们讲客气。
     
      前院的膳是按时摆的,到点了大家就会按时上桌吃饭,但后院的膳,会随姑爷的归府的早晚时早时晚了点。
     
      只要大将军没明确说今晚赶不回来吃饭,林大娘都是要等他到家了,一家人才坐在一桌一起用晚膳。
     
      大将军是个无论如何都要回家用晚膳的,就是有时实在脱不开身,不得不晚回来一点,但不管如何,怎么说他都是要归家和家人一道用膳。
     
      这事上至皇帝,下至跑腿的小官都知晓,他们一到傍晚就怕有事找大将军,生怕面对要回家的大将军那冷若冰霜的脸。
     
      大将军不生气的时候都挺可怕的,生起气来,那就更可怕了。
     
      这厢他冲了个澡,小娘子给他穿单衣的时候他解释:“今天怅州的那些人来了,于大人叫了我过去。”
     
      所以才晚回了些。
     
      “是了,怀桂过去露了个脸就回了。”
     
      “嗯。”
     
      “头发晚上得好好洗一下啊,我来帮你洗,你也带小胖子在水里泡一泡,你们父子俩有几天没一块玩了。”他早上去了兵营,肯定是跟人练了,头发里都有土,现在不好洗,等会得好好搓一搓。
     
      刀藏锋点头:“早上弄脏了点。”
     
      “没事,我帮你洗。”
     
      刀藏锋低头看她,见她抬起头就朝他笑,忍不住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
     
      “好了,人怕都是回了,赶紧出去吃饭。”都等着他开饭呢,也没时间跟他闹,收拾得差不了,林大娘就推着他往外走。
     
      大将军牵了她,到了大堂门口才放下她的手。
     
      刚到门口,就见小女儿抬着她的小杯子,刀藏锋立马蹲下身,抱了她起来。
     
      爹爹抱了她,小花甜甜地笑了起来,把刚倒水的水送到了爹爹嘴边,见他一口就咽了下去,咯咯轻笑一声。
     
      “叫爹。”刀藏锋看到她,哪有什么冷若冰霜,脸柔和跟刚出笼的馒头一样软。
     
      “爹爹。”小花叫他。
     
      “爹,快点,你快过来,祖祖带回了一个小朋友……”小胖子一见他走得慢,急了,吼完就抱着怀里的东西跑了过来,“你看,你看,你快看!”
     
      他抱了一只受伤的小老鹰过来。
     
      “它受伤了。”小将军把小老鹰送到父亲面前道。
     
      刀藏锋看了那脚被包扎住了的小老鹰,嗯了一声,“你要照顾它?”
     
      “要!”
     
      “那好好照顾。”
     
      “诶!”
     
      “叫你小丫姨给你备个窝……”
     
      “哦!”小将军立马去了。
     
      “慢点。”怕他摔着了,宇堂喊了一声。
     
      “知道。”小将军咚咚地跑远了,给小老鹰的窝去了。
     
      刀藏锋抱了女儿在先生身边坐下,让先生抱过了花,他则开口道:“能养得活?”
     
      “这野生的鹰,不好养,天生在天上飞的,怎么能被人养在眼皮子底下?”宇堂摇了下头,跟乌骨说:“怎么就给他抓回来了?”
     
      “让他养养,有小遥在,死不了。”乌骨嚼着零嘴,“让他帮着这小鹰活过来,他以后也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时林大娘跟丫鬟说完话过来了,见他嘴里又塞了零嘴,就马上过来抢了他手上的,把点心盘子推到了丈夫那边,瞪乌骨:“又吃零食,就要吃饭了,你不要在饭前老吃这些行吗,好好吃顿饭!”
     
      “你怎么这么噜嗦!”乌骨都快烦死她了,这时候见她那小郎君捡了一块蛋黄稣在吃,他立马指着他:“他吃你怎么不说他?”
     
      林大娘白了他一眼,“他一天到晚就吃这一口,你是从早吃到晚。”
     
      “偏心眼儿。”还白他,呵呵,乌骨眼睛往上一翻,绿眼睛都翻没了。
     
      林大娘好笑又好气,回头叫丫鬟打手过来让他洗手,回过身又朝他虎着脸道:“带着两个孙儿呢,也不知道以身作则当好榜样,你看小胖子跟着你都吃成什么样了?”
     
      她这话一出,捅了她先生的马蜂窝了,宇堂南容一听这话就拍了桌子,“没名堂,以前你不给怀桂吃就算了,现在还不给你儿子吃,你这个人,心肠太坏!人丑就算了,心也这般丑,我今儿非得好好说说你不可。”
     
      怀桂在一边听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但刚一笑,就被他先生眼神犀利地瞪了过去,他马上敛了笑,板着脸,正襟危坐。
     
      他可不是姐姐,能在先生的教训下能安危无恙活下来。
     
      林大娘一听,可不得了,老先生要发飙了,她现在可不敢得罪他了,于是立马唆使女儿:“花,赶紧亲亲你师祖爷,亲亲他,让他原谅娘。”
     
      她能屈能伸得很。
     
      在这个家里,花谁都爱,谁都心疼,对谁都好,对娘也是,娘一说话,她就在师祖爷的的脸上印了一吻,还轻轻地摸着他的脸。
     
      其实师祖爷拍桌子的时候,她就担心上了。
     
      师祖爷,不生气了,不生气了啊……
     
      在小花担心又忧虑的神色下,宇堂南容这是有气也没气了,见小娘子不安的样子,心都疼了,马上哄她:“不生气,不生气,师祖爷不生气,花儿不担心啊,乖了乖了,师祖爷疼你,你是师祖爷的小乖乖。”
     
      小花看他,见他是真不生气了,这才放下心来,安心地靠在了师祖爷的怀里。
     
      林大娘酸溜溜地道:“是了,这个是乖乖,那个也是乖乖……”
     
      她看了大乖乖怀桂一眼。
     
      怀桂眨眨眼,当没听见。
     
      “就我是个孽徒。”
     
      师娘笑了起来,正要说话,这时候门口响起了才回来,晚到了的盘哥儿夫妻俩。
     
      “可算是赶回来了,嫂子,外面人太多了,这么晚都有人,你说皇上那个人怎么这时候还把宵禁往后推啊,这都天黑了人都多成……呃,呃!”
     
      盘哥儿被女将军毫不留情地踩了一脚,没来得及说脏话。
     
      盘哥儿跳着脚进来了,苦着脸。
     
      “快过来坐。”师娘赶紧招呼他。
     
      盘哥单腿跟风一样跳到了师娘身边,跟师娘说:“师娘,我那小将军呢?”
     
      “什么是你那?”乌骨不满了。
     
      “是是是,骨爷,你那小将军呢?”盘哥儿在师娘面前坐下,接过了师娘递给他的水,朝师娘一笑,又朝骨爷求饶。
     
      “去给找回来的小鹰要窝去了。”
     
      “小鹰?”
     
      “嗯。”
     
      这厢,林大娘让妹妹坐到她身边。
     
      刀梓儿一落坐就笑道:“嫂子,回晚了,就没回院换衣裳了,身上有点臭。”
     
      “不要紧,就吃饭了。”家里最后的两个小的都回来了,林大娘跟身后的寻春道:“都一块抬上来吧。”
     
      “是,娘子。”
     
      林大娘这时候拦了大将军吃第三个蛋黄酥的手,把那盘子拉过来给梓儿:“等会带回去,今儿做的吃的就剩这点了,你们早上起来带两块到身上。”
     
      “好。”刀梓儿低头闻了闻,“好香。”
     
      “是好吃。”林大娘给她擦了下脸边的汗,见汗有点多,这时候见水过来了,挤了帕子给乌骨,又叫丫鬟拿了一块帕过来给她擦汗。
     
      “嫂子……”刀梓儿在嫂子给她擦脸的时候笑着道:“外面还有不少人在卖东西呢,到处灯火通明,好瞧得紧。”
     
      “今儿怅州的商人进京了,不少人带了许多商货进来。”
     
      “是,梓儿姐姐……”怀桂这时候出了声。
     
      “这是怀桂,”他们还没见过,林大娘给他们解释了一下,“你跟我一样,叫怀桂就好,怀桂,叫姐姐和姐夫。”
     
      “是,梓儿姐姐,盘哥儿姐夫。”怀桂已经知道师娘喜欢这位没姓的姐夫得很,对他很是恭敬。
     
      盘哥儿冲他一笑,点点头,“知道你,回头去你梓儿姐姐那坐一会,咱们哥俩说个话。”
     
      “是。”
     
      “梓儿姐姐,”这时怀桂接着先前的话跟刀梓儿道:“我们怅州这次来,还带了二十余家的大掌柜过来,他们也带了不少货过来,后面还有几十艘货船要过来呢,以后只会更热闹,我们怅州的几十家做买卖的这次都想来怅京城走一走,给京城添一两分热闹。”
     
      因为他姐姐说了,水已经帮他们试了,他们怅州这次来,是来占先机的,林怀桂接到信后跟张家,墨家家的几个大掌柜的商量了下,领头作主,带着人过来给皇帝捧场来了。
     
      有了他们先而试足,在前面打头,让大家看到了盛景,后面的人也能不迟疑就跟上来,皇帝高兴,事后肯定不少了他们这些人的好处。
     
      姐姐也说了,这等给皇帝的捧场的事,她已经跟皇帝透过气了,这件事,对怅州百利无一害,再说他们带的东西,都是别处那几家都想的货,本来就走俏得很,这次连手走船过来,他们成本还低了些,可以便宜点卖给他们。
     
      至少要比运到他们当地要便宜一半去了,他不信卖不出去。
     
      说着,怀桂又转过头,跟姐夫道:“姐夫,河道非常通顺,我们一路都没遇到什么问题,途中有人看到了我们林家打的旗,知道我是领船,还有大人来见我,托我给您问好。”
     
      没零嘴可吃了的大将军默默点了下头,没说话。
     
      这个家一到这个时候,就没他说话的地方。
     
      这下可好,连吃的都没有。
     
      “还有几十艘货船在后面啊?!”这时刀梓儿忍不住赞叹道。
     
      那得多少东西啊?
     
      怅州可真富。
     
      “是。”怀桂忙转过身去看着她。
     
      “你们带了很多伙计来打下手啊?”盘哥儿这时也开了口。
     
      这么多货,肯定要不少人手的吧?
     
      “没有,带过来太费工了,得在本地找,这样省钱些。”怀桂回道。
     
      “嗯……”盘哥儿笑了起来,有点不好意思,“那你们缺人不?”
     
      他有人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