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32章

第23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给皇帝上课上到八月,林大娘就有点闲了,不闲的是她先生和外门师弟们了。这时候林大娘也不敢去撩她先生的神经,生怕她先生脾气一上来,撂担子不干了。遂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把他当祖宗一样照顾。
     
      她这头也总算空下来,忙点府里的事。
     
      刀家军那边有帐房师徒和师爷师徒,军营里的事情用不上她,但涉及到粮晌这等事,就少不了她了,银子在她手里,得从她手里拔下去。
     
      朝臣们早就动起来了,这时候富商们也陆续进京了,大将军被皇帝借去宰人,每天回来手上都拿着一堆东西,说是商人们送的,每个大人都有,皇帝更是收东西收得烫手。
     
      大将军着重跟小娘子表示,皇帝收了不少东西!
     
      林大娘感觉她家大将军好像有点眼红,盘问过后,才知道他对皇帝扣他俸禄之事还是耿耿于怀,觉得皇帝这么有钱,应该把他的俸禄还给他才是!
     
      怅州的林怀桂代表怅州也快要进京了,他姐林大娘子也颇为期待看到他,但生怕他一个招呼不打,就把两个娘又带过来了。
     
      母亲们已经经不起舟车劳顿了,林大娘不想她们来,她们有了年纪,这时候要病倒,就很难再像以前那样了。
     
      迈峻与雅水还没长大,她还想等着他们大一点,带他们回怅州,让孩子们清清楚楚地叫她们一些外祖母,让孩子们记住疼爱他们的外祖母们是什么样子的。
     
      她倒是有点想看一下怀桂的新婚娘子,她要是来了,倒也好,她们两个人倒可以见个面,聚一聚。
     
      富商们来了,是孟德接待的人,林大娘听说她昔日的罗九哥哥把人哄得很好,让富商们对未来很有信心,她还让大将军偷偷摸摸地送了点吃食过去——这东西吃完了留不下什么证据,比送东西好。
     
      林大娘也想过,事到如今,他们就是跟孟德大人交好也没什么,但罗九那边还是跟大将军说,以防万一,他这颗暗棋隐着吧。
     
      京城热闹得很,皇帝拟的开商令还没下下去,但已经透露了风声出去,再加上这些商人的进京,还带来了不少东西过来贩卖,很多都是京城都没有见过的,众多东西还不贵,遭到了众人的哄抢。
     
      京城来了不少人。
     
      这中间,有盘哥儿的兄弟们也收到他的信,进京了——盘哥儿在妻嫂的鼓励与自家凶婆娘的资助下,打算开一家镖局,跟林大娘家的老掌柜北掌柜所在的镖局抢生意。
     
      林大娘对此乐观其成,觉得盘哥儿抢别人地盘,肯定会遭到修理,她家大将军太忙了,都没空揍他,有别人代了其劳,再好不过。
     
      当然,这也是说着玩的。
     
      她也跟女将军说了,让他自己去摸扒滚打去,管的多了,一个大老爷们会立不起来的,而且给多了,他心里也会愧疚。所以给了他必要的基础,就让他自己闯江湖去,是苦是累还是别的,让他自己尝这滋味去。
     
      刀梓儿对此也很赞成,她就从来不是那种扭捏的女子,她有军营要管,另外,现在边防也不稳了,想来犯大壬的敌人蠢蠢欲动,京城都出现了他们的探子,他国还派了使臣来访,刀家这边也是要盯着的,她为着军务军情也忙不过来了,遂跟盘哥儿说了,让他好好打他的“江山”,她则好好打理她已打下的“江山”,两夫妻俩都是干脆的人,每天早上相约出门,再在门口相互拱个手道个别,约好晚上归家吃饭,就各行各的了。
     
      林大娘也不管他们,让他们小两口自己过去,就是要是在家吃饭,还是在他们这边用,毕竟现在这个家,就兄妹俩了,没必要还要分两个地方吃,多开个灶。
     
      这时候京城热闹,刀氏一族更是领了不少令,也是占了先机,满族上下也是忙得起劲,就是刀二婶有点不行了。
     
      这段时日,二爷跟藏忻兄弟俩也都领了其职,藏忻已经是九门巡捕营的二捕头,从四品官职,藏琥也已升为顺天府的五品带刀侍卫,而在这段时日,藏琥的原配已被休回了娘家,刀二夫人刀起刀落,用对方儿子的一个官位,换取了二爷老友家中那位夫人的闭嘴——在那位夫人眼里,儿子的前程比起女儿的死活重要得多了。
     
      但熬了几个月,把家事理清了,二夫人却有点不行了,她感觉她来日无多了。
     
      这一天,瘦骨嶙峋的她被抬着进了刀府。
     
      她有事跟林大娘商量。
     
      二夫人此次前来,是为藏琥的婚事来的。
     
      她跟林大娘道:“藏琥的媳妇,我想低娶,不能压过大媳妇那头,毕竟我走后,家里只有你二叔了,你二叔就他们两个儿子,他没走之前,他们兄弟是分不了家的。”
     
      到时候,肯定是大媳妇当家,现在的刀府倒是能娶到好人家的女儿了,但是娶个高的,娶回来也是给家里埋祸根。
     
      藏琥命不好,已经遭过一次罪了,不能再来一次了。
     
      “二婶是想为藏琥娶个何样的?”
     
      “你们江南娘子温婉,会持家,藏琥也说那边也好,三爷那边说,能给我们在益州找一家不错的人家嫁过来,我想问问你的意思。”
     
      “有人选了?”
     
      “已有,但还在选。”
     
      林大娘想着,“问过藏琥的意思了?”
     
      “问过了,他说听我的。”
     
      “那边远了点……”林大娘说着朝二夫人笑了笑,“我知道,您是喜欢我,才觉得我们那边的娘子好的,好的是不少,但是这也是没个准数的。”
     
      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不过说起来,两个人过一辈子,男女双方都是在靠赌,哪怕她所处的后世也是,哪怕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结婚前后差别多的也多了去了,她虽说嫁给大将军是她爹经过眼的,但她爹也是靠赌,但是吧,如果摸不准其它,门当户对其实是最稳妥的,哪怕两个人过不去了,双方也能再重新选择,谁也不耽误谁——女方有家底,也不怕吃太多亏。
     
      壬朝这点可是再开放不过了,和离也能再找第二春。
     
      林大娘把她想的跟二夫人说了一遍,又道:“您知道我是个心大的,也给不了您好建议。但您来了,我还是想把我的意思跟您说一下,这挑人,远的有远的好,但是,近也有近的好,藏琥是个性子刚烈的,咱们家里,就他性子最直了,我的意思是,找个心思比他多点的,会在背后替他拿主意点的,从长远来说,对他才是最妥当的,以后就是分家了,两家也不会差太多,您和二爷的两个儿子,那才枝根茂盛,能并驾齐驱走下去。”
     
      “我心里有数了。”二夫人轻点了下头,她来就是听大侄媳妇的意见的,现在听完了,她心里就有数了。
     
      她摸到了林大娘的手紧了紧,跟她笑了一下,“多谢你能跟二婶坦言相告。”
     
      林大娘被她冰凉的双握得心口一酸,勉强笑道:“您也别多想了,静养着,许还能多好起来呢。”
     
      二夫人闻言失笑。
     
      能不能好,侄媳妇是再明白不过的了。
     
      “我现在,”二夫人说着叹了口气,“也是一口气撑着,才多撑了几日,现眼下,怕是熬不住了,不过……”
     
      她微笑了起来,“再如何,替藏琥办婚事的时间还是有的。”
     
      她不可能让儿子在她死后,为她守几年才能再成婚,母亲没了,身边人也没一个能安慰他两句的,那太可怜了。
     
      “二婶。”她的到来,让林大娘这一段时间为国尽力的热忱稍稍褪去了一些,她面前形销骨立的人提醒着她,永远不要小看政治斗争的残酷,有时候稍稍行差踏错一步,等着人的就是万劫不复。
     
      “好了,我该走了,家里儿媳妇还等着我去,我先回去,就不让她担心了。”二夫人听到了想听的,试图站起来。
     
      林大娘先于丫鬟一步,扶了她起来,让人把轿子抬到大门口来,送了她到轿子上。
     
      起轿前,二夫人又握着林大娘的手,跟她笑道:“侄媳妇,谢谢你了,真是多谢你了。”
     
      多谢她能扶持她一把,让她度过了这么大的难关,走也能走得安心点。
     
      林大娘听着心口酸涩不已,眼都红了,“您回吧,回头得空了,我带孩儿们来看您。”
     
      “诶。”
     
      送走二夫人,小将军和妹妹才归家——他们先前被师娘带出去了。
     
      二夫人过来没看到小将军,也是有点遗憾的,林大娘心想着回头得带孩子们去看她一次才好。
     
      这家分是分了,但也是为了让两家长大的男儿们更有担当自立门户,而不是一直笼罩在他们大堂兄的光环下行事成事。除此,他们还是一家人,还是亲人。
     
      小将军一听到二婶婆来了,想见他没见到,他母亲虽然没跟他说婶婆没见到他很失望,但他却很失望地道:“那婶婆没看到我,多难过呀,胖也难过。”
     
      婶婆也是很欢喜胖的,上个月就给胖送了好多吃的来,还有好几身新衣裳,都是婶婆给他的,还给了妹妹许多,她对他和妹妹可好了。
     
      “上次婶婆送我的妹妹的东西,我还没朝婶婆道谢呢。”胖帅很认真地跟母亲说:“那明日娘亲带我去谢谢婶婆呗,师祖娘今儿给胖买了好多东西,胖会挑最好最好的,拿去谢谢婶婆!”
     
      林大娘听着,忍不住亲了亲他的脸,“胖帅最帅了。”
     
      小将军咯咯笑,“那必须。”
     
      ××  
     
      这厢扶着花在旁一直走路的宇堂师娘也抱着花过来了,轻声问弟子,“花的周岁宴要不要摆啊?”
     
      也快到了,没几天了,先前问过一次,弟子说要想一想,也不知想出来了没有。
     
      “摆,不过,小摆即可。”林大娘跟师娘说:“您看呢?”
     
      “可。”师娘点头,她也是这个意思。
     
      他们老夫妻俩,老骨头都是这个意思。
     
      “娘。”雅水,刀府的小花这时抱着师祖娘的脖子,甜甜地朝师祖娘笑了一下,问她娘:“祖祖呢?”
     
      “祖祖又跑去玩了。”
     
      小花一听,害羞地笑了,小脸依偎在了师祖娘的胸前。
     
      “玩好,玩好回来,跟妹妹说话,跟胖帅说话。”小将军一听,露出了小白牙,“胖去门口迎他好不好?”
     
      林大娘听了失笑,“好,不过先把小帅脸蛋洗了再去,可好?”
     
      “嗯。”小将军点头。
     
      最近京城来的人太多了,五花八门的都有,还有外国来的使臣,还有长着绿眼睛的,乌骨从没见到跟他有一样眼睛的人,就老跑去看。一见回来,就跟孩子们眉飞色舞,口水横飞说他见到的人的怪样子,这可把最爱听他说话的小花听得,睁着黑亮的大眼睛,小脸一脸紧张地听个不停,祖祖说累了,小花还贴心地拿她的小杯子给他倒水喝,小将军也是在一边听得满脸惊讶,兴高采烈,祖祖说到兴起,他吆喝着给祖祖拍掌鼓劲。
     
      这也是林大娘晚上最爱的活动之一,看着老少们坐在一块儿欢喜地呆着,对她来说,这就是最好的世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