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31章

第23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梓儿对她嫂嫂是万分的敬佩,毕竟,这天下没几个人是有但敢吼皇帝的。并且,吼完还在皇帝手下活了下来。
     
      回府后,林大娘看她家的女将军对她的钦佩不减,那小脸蛋上满是叹然,她也是叹气摇头,无力地跟她说:“好,嫂嫂就拿你擅长的打个比方,你要是教人一个回旋踢,教一百遍他还不懂,你还不能不教,你会作甚?”
     
      作甚?打得他不敢来找她就是,让他滚。
     
      一想,刀梓儿就体会出她嫂子的感觉了,并对嫂子道:“您说的那些,我也不懂,也教不会我,我就不请教您了。”
     
      省得嫂子也把她灭了。
     
      林大娘苦笑不已。
     
      这自然是没法教的,也就皇帝问个不停了。她也不知道,好好的一个一统天下的君主,是闲得没事干还是作甚,老就这些不该他问的问题问个不休,总有那么多为什么要问,也不知道他的精力怎么来的,他这样下去,早晚积劳可疾早死不可。
     
      隔日一起讨论问问题的午时,林大娘就把这个事情委婉地和皇帝说了,她道:“您不必要都懂这些事情,先生的算术里最末也有解决您提及的这些问题的功课,您自有优秀的子民会学有所成来帮您。”
     
      您当皇帝的,唯人善用就是,用不着一把抓,自己什么都懂。
     
      皇帝自也是请教过宇堂南容的,他不懂的,第一个请教的就是宇堂。但宇堂那个怪人,他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怪才,什么问题到他手里,他是看两遍琢磨几下就明白了,但跟人说起来,十句话里,有两句是解答问题的,有八句是在骂人怎么能这般笨的,而且他的解答太笼统太快了,皇帝根本听不懂。这人太聪明了,也没耐性,不是什么人都能跟得上他的,也就林大娘这个说是承了他所有衣钵,青出于蓝胜于蓝的人能跟得上他了。
     
      她也不是个能耐心教人的,但好在授课仔细,又是臣子,还有点怕死,他多问几遍,她不想答也得答,皇帝自然就专找她问了。
     
      听她这么一说,这语间其实还是带着善意的,皇帝自然明了她的意思,但他也有他问的原因:“朕最近要办的几件事,都用得上你说给朕听的,且你看了,朕的那几个儿子,除了沉盈能跟得上,还有几个人能跟得上?工部的老家伙……”
     
      皇帝看了看工部说是脑袋最灵活的两个郎中,他看过去,那两个郎中就低下了头,不敢看他。
     
      他们确实也不太懂,还不及九皇子。
     
      这里头,就皇帝学的是最快的了。
     
      皇子们更是不敢说话,皇帝看向他们,他们都不敢迎他的眼光,怕从里头看到失望,他们自诩聪明绝顶,但真听不懂女郎中所提及的东西,回宫问老师,更是不懂。
     
      听到皇帝声音里的疲惫,太子更是皱着眉,低头不语,这几天他父皇在算一个东西,全程只有沉盈帮得上,他只能站在一边看着,心跟铁块一样沉。
     
      他也想懂,让侍官死记硬背回去重说给他听,也是越听越糊涂,根本算不出他父皇想要的结果。
     
      见她今儿口气不错,还关心了下她,皇帝也难得和颜悦色朝林大娘道:“朕也就问过这一段,等回头,也就不烦你了,就是也得跟你说一声,你要做好准备,朕想请你给太子他们当老师……”
     
      给太子当老师?
     
      “咳!”林大娘一听,眼睛瞪大,猛咳出声,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说不说当老师,且论当太子老师?
     
      皇帝这脑子是秀逗了吧?
     
      太子亲娘可以说是他们刀府搞废的,她去给他当老师?皇帝这心也是太大了吧?
     
      他心大,她可不,她还怕跟太子呆一会,太子叫侍卫把她头宰了呢。
     
      她家大将军可是身上有职的人,不可能天天都守着她,时时等着英雄救美。
     
      “您可别这么说,”拉倒吧,林大娘这下都顾不上什么叫委婉了,跟皇帝道:“我一个小娘子,您让我去教太子他们,您叫我先生去还差不多,您说是不是?”
     
      皇帝这段时日也是见识够她了,这个小娘子,说她狡猾那都是小看她了,她是狡诈,看着时时笑逐颜开,如春风一般怡人可亲,那都是骗人的,这一位,真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的表率。
     
      “宇堂先生,当朕的先生都够了,给皇子们教书,太屈才了。”这师徒俩都够不要脸的,皇帝也打算按他们的方法来,他微笑着道:“说起来,正好,朕还正打算来日择一个吉日,拜宇堂先生为师。”
     
      正在旁边拿笔在算东西的宇堂南容这时抬起了眼皮,吊着眼睛看着皇帝:“您这是要逼我回江南吧?”
     
      “先生,来都来了。”皇帝劝他,“再说了,您也只是挂个名,师有其事,弟子服其劳,您不是还有个好弟子吗?”
     
      您急什么急?
     
      皇帝也是看出来了,这对师徒也是不愧为师徒,师没个师样,徒弟也没个徒弟样,两个人呆在一起,一开口十句话有五句都是在嘲讽挖苦对方。
     
      师长总说徒弟丑,徒弟就会每一天用种言词回敬过去,像上次,皇帝听到的是女徒弟嘲讽她先生早上醒来忘了洗眼睛漱口了,这眼瞎可臭的,可得回去好好吃几副药才行。
     
      就是这么对师徒,徒弟要是被烦得要死,可能最高兴的就是这个师傅先生了。
     
      果然,宇堂南容本来不想答应,一听他这么一说,眼睛就转到他女弟子身上去了。
     
      林大娘一看,生怕他报复她,赶紧朝他讨好地笑,“先生,我哪能当太子先生,那可是太傅,我没那个本事,再说了,我家里还有孩子要带呢……”
     
      她拼命朝他使眼色,家里还有胖跟花要她带呢,为了他心尖尖上的胖跟花,他也不能把灾栽到她头上来啊。
     
      宇堂一听,眼睛又往上一吊。
     
      “先生,您今天穿的这衣裳的色可真好瞧,师娘给您做的吧?哎哟,师娘眼光就是好……”哪怕满屋子都是重臣和皇子,林大娘也不怕丢人,瞬间就给她先生拍上马屁了:“您穿着可俊了,师娘今早没少夸您吧?”
     
      那是,当然夸了,必须得夸。
     
      宇堂得意一颔首:“算你今儿有眼光!”
     
      说着就朝要张口的皇帝瞪去,先于他一步开了口:“我当您先生可当不成,这事就不用提了。皇子的话,我会教,你也不必担心我教不会他们,课我会让我家大娘子来备,我按她备的课来讲课,听不懂,我会让我的弟子们来为他们解答,但我不可能只教他们几个人,从大臣里,从民间也好,挑些聪明的小儿子,小娘子也行,只要是聪明的,够机敏的,挑五十个人,要绝顶聪明的,一共五十个,给我备间大学堂,我一起教。”
     
      “就这么办吧,”宇堂自觉他们师徒俩为皇帝做的够多的了,他来京为皇帝办事,不是为皇帝一个人办事的,他是为天下,天下人来办事的,“我会把算术全本都教给他们,人你也要挑选好了,这些人,以后是出去育人子弟,替你培养人才的,可别挑岔了,岔一个,你就少一个人用了。”
     
      皇帝一听,立马肃容了起来。
     
      他没想到,这位老先生早想好了。
     
      “可行?”
     
      “可行!”皇帝起身,朝他揖了一礼。
     
      宇堂南容受了,看着他:“好好治你的国吧,授道解惑之事,老夫会尽力而为。”
     
      “多谢先生。”
     
      宇堂起身,回了他一礼,扶了他起来。
     
      在场的不是皇帝的心腹大臣,就是他的皇子,见此,也都有些动容。
     
      宇堂南容不管怎么狂,他也狂得起,而他也只是人狂,这个老狂生心怀天下的胸怀,为天下苍生所做的考虑,确也足够担得起皇上的这一礼了。
     
      这厢,林大娘见她先生把注意力抢过去了,也是大松了一口气。
     
      她是不想当什么太子先生,皇子先生的,她哪个都不想教。
     
      皇帝这她是没办法,而且,教皇帝也仅是短暂一段时间,不可能太长。
     
      于她,她已经做了她能做的。她没有死而而已,以天下为己任的豪情,那会搭上她的家。
     
      而她的家里,已经有一个大将军为国为君竭尽全力了,他们刀府,已经做的够多的了。
     
      说直接点,这并不是刀府的天下,也可以说,并不是皇帝一个人的天下,每个人都要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也让这个国家有很多的人才可用,都为这个国家出力,这个国家才会真正的强大的起来。
     
      单靠一两个人支撑着,哪怕是他们日夜不眠为这个国家牺牲呢,也是不够的。
     
      皇帝应该比她更明白这个道理,她先生所提出的办法,才是解决根本的法子——教出英才,让英才去教出更多的英才来,为国家所用。
     
      就像她之前跟皇帝所说的,这个国家的英才多了,白菜多了,割了一茬又一茬还是有一茬,这才是这个国家能持续强大的根本。
     
      这时,站林大娘身后的刀藏锋一直在看着她,见她松了口气,嘴角微微地往上跟翘了一下。
     
      他记起了早间他们醒来,她趴在他身上说的那句话。
     
      她说,我管他们呢,你才是我喜怒的根源,你于我才是最重要,最想在意、在乎的那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