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30章

第23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安王第二天就进宫凑热闹去了。见到他来,皇帝眼睛都亮了,说话的声音都比往常高了一点,这下不用多说,谁都知道他比平时高兴。
     
      安王一来,就进了听课的第一阶梯队伍,站在了林大娘的最前面,人还没开讲,他就笑着跟她道:“小娘子,我听说你平时讲课,都有带刀侍卫护身,但本王听说,就一位啊,今儿怎么多了一个了?”
     
      林大娘笑着给他福了下身,笑道:“承蒙皇上看重,臣妇现在身价贵了,王爷您知道吧?一个不够,得两个才行了!”
     
      安王哈哈大笑,身体趋向前,跟她道:“那算本王一个?”
     
      “收银子吗?”
     
      “不,收。”安王大大摇头。
     
      收什么收,他有的是钱。
     
      “行。”不收就好,林大娘也干脆。
     
      “那好,也算本王一个。”安王招呼内侍,“那谁,把椅子给本王搬这边来。”
     
      他是随意得很,当是在他王府里一样,皇帝哭笑不得摇头,朝内侍挥手,“给这无赖搬去。”
     
      “谢皇上。”无赖朝他皇兄一拱手,提袍一挥坐下,首先就朝站在最前面的敏郡王看去,当着众人的面,就是朝他一挑眉。
     
      这下也不用多说,大伙心里也明白,安王跟敏郡王对上了。
     
      这御书房里,站的都是与敏郡王同等地位,甚至比敏郡王高的,大多数都与敏郡王没瓜葛,乐于看安王跟敏郡王斗,遂一个个也是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们。
     
      但敏郡王能在皇帝清算旧臣后还能活到现在,靠的就是两字:识相。
     
      简而言之一个字就是:孬。
     
      皇帝要收拾他了,他就把尾巴都藏起来,揪在胸前紧紧的,小老头看着皇帝的小眼神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了,皇帝一放松,他尾巴就立马放开来,翘得高高的,能占便宜就占便宜,能把扫到他尾巴下的东西就扫到他尾巴下。
     
      满朝文武这么多人,这么多事,也不可能老死盯着一个人,遂这些年敏郡王靠他这本事,真捞了不少。
     
      遂他就有持无恐,把他的这本套本事发挥到极致了。
     
      安王是皇帝的心尖尖,谁都知道,所以安王一对上他,敏郡王就又缩了,低下了头,不跟安王对峙。
     
      旁边人一看,有阁老见他又缩了回去,不断摇头——这老家伙,全身上下就没骨气这个东西。
     
      林大娘先前也觉得敏郡王孬,先前跟着宋相跟他们刀府干,一看干不赢了,就缩回头了,现在又想出风头踩她头上逞威风,这下,就出马了个安王,他就又缩了回去了。
     
      见他又缩回头了,她满是敬佩地看着他,这位郡王爷,真乃他们孬界鼻祖级人物!实在佩服佩服!
     
      “别,别,别啊……”安王也再知道他这郡王叔性情不过了,“王叔,你看看我,你看看我……”
     
      安王挑畔,敏郡王抬头一看,还一笑:“安王看起来精神不错。”
     
      口气和善得不行。
     
      安王一听,点点头,不说话了。
     
      行了,他已经提醒过了他要驿站的事了,郡王叔不跟他争,那是再好不过了。
     
      遂等林大娘一说完,安王若无其事地跟皇帝要驿站的时候,敏郡王就急了,跳出来跟皇帝道:“那不是臣先前跟您请示过的吗?”
     
      “王叔的意思是,我皇兄已经金口玉言答应您了?”安王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一扯上利益,敏郡王刹那就从缩头乌龟进化到了老公狼了,“皇上没答应,可那是本郡王先跟皇上提出来的。”
     
      “那就是本王误解了,刚才本王跟王叔打招呼就是想跟你商量这事,还以为你不谈,就是让给本王了……”安王叹气,一收身坐直,“那行,郡王叔,那咱们现在好好谈谈?”
     
      “皇上,”敏郡王不跟他胡扯蛮缠,转而看向皇上,“皇上,老臣已经跟您说过,定会行好看管驿站,管好往来商贩之职,定会为您,为国为百姓之福祉尽心尽力,死而后已!”
     
      得了吧,林大娘在一旁听着差点翻白眼。
     
      什么尽心尽力,死而后已,这是想把便宜都占了,尽情剥盘来往商贩和当地百姓吧。
     
      她都非常明确地说明了,这事归当地官府管,驿站只是提供食宿,挣点打更费钱,这位老郡王倒好,把所有事情都揽到驿站身上了,驿站之事要是由他经手了,他就是一只大大的拉路虎。
     
      就是怕他真把驿站之事接手过去了,给当地造成麻烦,她这才不得不向安王府求救。
     
      她也是为皇帝操碎了心了,皇帝要是不知道她的好意,林大娘都想泼他一脸狗屎了……
     
      她朝皇帝看去。
     
      还好皇帝脑子清楚得很,林大娘昨天就在他耳边用吼的,把其中的利害关系跟他道明了,皇帝被也被她那一阵河东狮吼喷得脑仁直到晚上都疼,这下他要是不拒绝这敏郡王,他觉得刀府第一个想弑君的可能不是他那个大将军,而是大将军家的那个泼妇了。
     
      “郡王叔啊……”皇帝开了口。
     
      敏郡王一听他这口气不对,就皱起了眉。
     
      皇帝朝他一笑。
     
      这一笑,敏郡王这头就往下低了点。
     
      他是知道皇帝因为不喜他到处插手事情,之前他想在军中插一脚,刀府算计不成,只能跟从兵部那边要了点粮草费,也没通过刀家那位蠢大爷把丽怡嫁进府中,这事皇上本来就要清算他的,但后来还是让他躲过去了,这事一完,他搭上了宋相,可谁想得皇上喜爱的宋相却只是皇帝的一只可有可无的手,把他差点害死了。
     
      现在废后都进冷宫了,敏郡王实在不想跟皇帝对着干,可这么大一个香饽饽在他面前让他不拿,他也实在放不下手。
     
      要知道那可是无数的银两,各处要害握到了他手里,那他天天坐着家里,都有无数的人跪到他面前来给他磕头要一个位置。
     
      他着实是放不下,遂皇帝一说这事他年纪已大,不好劳动他,让安王管算了,他猛地就是一抬头,“皇上,臣并不觉得为君尽忠有年龄老幼之分,再说,老臣现下身体……”
     
      “郡王叔啊,”皇帝看给他找台阶了他还不下,有点不耐烦,一挑眉就笑着道:“那之前跟朕以到了年纪,身体不适不宜上朝,不能为朕分忧的人不是你,是朕听岔听糊了不成?难不成当时朕眼睛瞎了,看错了人?”
     
      敏郡王当下老脸就胀红一片,说不出话来了。
     
      “你啊,有事就说身体不好,要给朕找麻烦了,就冒出来说要分朕分忧,你这头啊,带的真不好,你看看,还被人学去了……”皇帝说着还朝刀大将军看了一眼,不点名批评了一记,又朝敏郡王道:“你就好好在家歇着吧,也别往外到处乱说,你看看你这几天在外散布的谣言,你当朕不知道啊?现在全朝上下为了国富民强上下一心,你却道这两个首功臣的人不是,也是太让人寒心了。”
     
      敏郡王是真没想到皇帝说话这么直接,看样子,是要拿他开刀,当下心一凉,顾不上再抢那驿站之事了,当下就“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是老臣的不是,皇上开恩,老臣以后再也不干了。”
     
      这头,“嗖”地一下,他又缩回去了。
     
      林大娘在旁边叹为观止,还示意旁边女将军赶紧看仔细了——看看,千年老王八到底是怎样才能活到千年的!
     
      “起来吧。”皇帝也真拿这软骨头的郡王叔没办法,敏郡王当年帮过他,也起了个头,吆喝着人站到了他这一边让他上位,虽然事后他也是看出来了,这见风使舵的王叔也只是根墙头草,但没有什么大罪,他也真不能收拾了他。
     
      “谢皇上开恩!”敏郡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站了起来。
     
      他是越老越滑,也越不要脸了,前几年还能站在朝上慷慨激昂指点江山,现在出事了,他下跪下比得比谁还快。
     
      但也活得比谁久就是,御书房里的大臣们心里有数,但他们自诩自己再无耻,哪怕脑袋要掉地,他们也不能像敏郡王一样,气节全无只为保命。
     
      这厢上午的课一讲完,就是林大娘,宇堂跟皇帝私聊的时间了。
     
      这段时日一下来,林大娘不再是一说完就提脚就走,皇帝特地腾出了午时一个时段,让她留着给他讲他不懂的。
     
      林大娘可真不是好先生,她师承宇堂南容,宇堂南容的大本事她可能没学全,但讲课的风格那是学了个十成十,皇帝的问题要是她说了三遍他还不懂,她就会满脸嘲笑地看着他,脸上就差写上:就您这样的,还当皇帝,还治国呢?
     
      皇帝这段时间对她起的杀心,比对她丈夫彪骑大将军这些年来加起来的还多。
     
      宇堂南容倒好,一见女弟子连皇帝都敢侮辱,这心里舒坦得呀,就差翘着二郎腿,喝着小酒哼小调了。
     
      这师徒俩,都是让人相处久了就想让他们滚的。
     
      皇帝也真是个爱问问题的,每天都有问题,有些解释五六遍他还不懂,林大娘见这老学生不开窍还老爱问问题,又不能把他撵了不干,只好捺着性子解释,只是有时候脾气一上来,她是真想把皇帝脑袋敲碎了算了。
     
      太折磨人了。
     
      这天中午,安王也留下了,见他皇兄就一个事情多问了几遍,御书房里就只能听到他王妃的小娘子那快要冲破屋顶的吼声了:“我都跟您说了五遍了,五遍了您知不知道?您知道吗,这五遍我跟您解释用的力气,都够我给我家大将军生五个孩子了!五个您知不知道?”
     
      皇帝顿时又起了杀心,抬起眼,冷冷地看着她。
     
      怒壮怂人胆,林大娘都不怕他了,狠狠瞪了他一眼,“重来!”
     
      不重来也不行,皇帝是真不懂,也是真的想懂。
     
      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重来。
     
      遂林大娘又耐着性子,教皇帝怎么算大概率来——说起来,皇帝之前问的问题,她平心静气的时候想一想,也不能怪皇帝,他问的都是都非常专业的东西,放到后世,懂的人也就专学这个的小拔专业人士能懂,而一窍不通,没有基础还能切中要害问到的,也就皇帝一人了。
     
      她家大将军被她荼毒了好几年,就没皇帝那个敏锐度,应该说,他脑子里就没有皇帝的那个点,知道这些东西于国于事件的重要性。
     
      林大娘这次足足花了一个中午的时辰,才把皇帝要问的问题,给他解释清楚,还给他布置了功课。
     
      他们夫妻俩,和笑得胡子都翘起的宇堂南容,还有对其嫂一脸敬佩的刀梓儿他们走后,在旁听得一头雾水的安王茫然地问他皇兄,“她到底说的是什么东西?我怎么觉得她说的每个字我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合起来就一句都听不懂了?”
     
      他问大将军,大将军也是一脸的冷漠,跟他问错了似的。
     
      皇帝这时也是被那暴脾气的刀夫人吼得脑门都是晕的,听安王一说,他就叫沉盈过来:“今天的你听懂了吗?”
     
      沉盈略点了一下头,“略懂。”
     
      “给你安王叔解释一遍。”
     
      沉盈说了一遍,安王没懂。
     
      说到三遍,安王没懂。
     
      等说到六遍,安王还是没懂,缠着沉盈问这个概率这个东西,十个人和百个人到底有什么区别,这区别怎么来的,要怎么算……
     
      问到第十遍,他还是没明白,沉盈提醒他:“王叔,您是不是该归府了,婶婶还等着您回去吧?”
     
      抬出安王妃,安王这才意犹未尽,依依不舍地走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