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27章

第22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皇帝因大将军的话看了他一眼,随即,他看了那师徒一眼。
     
      那师徒当中的师傅倒是对上了他的眼,徒弟则是低着头还在吃东西——虽说是个女子,但见着他,还真没见她怕。
     
      这份气度,倒跟她丈夫如出一辙,是个骨子里就带着几分横气的,难怪成了夫妻俩,倒是绝配了。
     
      皇帝转身回到了桌子边,翻了翻她那些带来的东西,摩擦了下双掌,朝内侍道:“小闵子,去拿旨来。”
     
      “是。”
     
      小闵子公公很快就把空旨拿了过来,皇帝坐下开始写,振笔急挥了片刻,才把圣旨写完,小闵子眼色不错,已经把玉玺搬来了。
     
      皇帝盖好章,叫起居官过来:“写上。”
     
      说着他站了起来,跟一直站在他身边的刀大将军问:“如何?”
     
      圣旨上写的是林大娘师徒今日来宫所做之事,皇帝在圣旨道明了他们师徒俩的功,并且,林大娘还被赐了官身,为从二品御前女郎中,离她先生的一品士大夫的品阶只有一品之隔了,而且,皇帝也在最后一句写明了刀妇贤淑有德,乃福寿绵延,子孙绕膝之人,皇帝希望朝臣与天下人皆善待之。
     
      这道圣旨,超过了刀藏锋对皇帝的预期,他静静地看完起居官把这一段都列入起居册后,朝小娘子看去:“娘子,过来按旨谢恩。”
     
      林大娘一听,颠颠地跑到他身后,双眼发光看着她家大将军。
     
      她家大将军就是厉害!
     
      她就知道只要有他,她就能无后顾之忧!
     
      他真是他们的顶梁柱,妥妥的顶梁柱的,没跑的。
     
      “谢皇上。”刀藏锋见她小跑过来只顾看他,轻咳了一声,让他看皇上。
     
      皇上也是一脸冷漠,不想跟他们多说什么了,见她看过来,淡道:“谢吧,赶紧谢了跟朕说说。”
     
      她说的都什么东西啊,他都没听懂。
     
      他现只想再听一遍,那些话把他听得抓心挠肺的,再等片刻,他就真的要斩人脑袋这脾气才下得去了。
     
      “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女郎中真会说话。”皇上冷笑了一声,受了拜就敲桌子,“开始说吧。”
     
      弄得跟她有意掉胃口威胁他似的,这皇帝真是过一百年也是不讨人喜欢,林大娘尴尬地笑了一下,好心地问了一句:“不等户部的大人们了?”
     
      “说你的。”皇帝压根不想多说话了,“说慢点,朕耳朵不好。”
     
      得勒,您都这么说了,我能不慢吗?
     
      林大娘摸了摸圣旨,不看在皇帝面上,也得看在这长得好看的圣旨面上也得给皇帝点面子啊。
     
      “好勒。”林大娘转头把宝贝圣旨放进她家大将军暗袋里栓好,栓的时候还冲他笑了一下。
     
      就这一下,刀大将军便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
     
      林大娘又开始给皇帝说了起来,这一次,她怕皇帝还有不明白的,“臣妇开头开始慢慢说,您要是觉得有听不懂,您就问,问就是,臣妇脾气很好!”
     
      就是问多了,太蠢了,也会想杀人就是。
     
      不过皇帝聪明,应该不会。
     
      遂林大娘子从开始的授人以渔开始说起,这民间要是兴起交易风,那得他们手上有东西可卖啊,吃都吃不饱,谈什么买卖?那不是空想么,所以,让大家种植百草册上的作物是最基本的开始。
     
      而这个林大娘是觉得是必不可少的基础,但不是此次进宫的重点,但皇帝的侧重点跟她完全不一样,光百草册他就问了她不下几十个的问题,问到林大娘都有点焦躁了,跟已经来了的户部尚书他们:“这难道不是这些大人们都懂的吗?”
     
      你瞎问个什么劲啊?再这样说下去,说到明天都说不完,她是有娃的人,她得回家啊!
     
      “他们也不懂,你说就是。”皇帝一直抓着她的那本册子没放手。
     
      户部尚书于翼好脾气地笑笑,跟林大娘道:“我也不懂,劳烦刀夫人了。”
     
      他在旁听了一会,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虽说擅司农之事才把皇上提拔到这个位置上,但她说的,他真的只是略知一二,有一些,只听闻过,根本知详解。
     
      户部被他带来的那几个巡官、主事倒有知道一二的,但跟尚书一样,有一些只知皮毛,不知甚解,这时候也是尴尬地笑个不停,不敢在皇上在面前说他们都懂。
     
      刀夫人无奈,认命地就皇帝之前要问的事又说了一遍。
     
      等这百草册总算翻过,刀夫人哑着干涩的喉咙真心跟皇帝说:“还好您不是我先生的弟子。”
     
      要是的话,早被他骂死了。
     
      皇帝给她推杯子:“喝口水。”
     
      林大娘没敢喝,看着外面就道:“天都黑了。”
     
      天都黑了,可以回家了。
     
      她马上往来接她的大将军走去,快得跟泥鳅似的,一下子就躲他身后了。
     
      大将军这时候也是面色不改地朝皇上说:“皇上,您午膳没用,张顺德公公都替您推了德妃三回了,这晚膳您该回去用了吧?”
     
      皇帝瞪他。
     
      您不用,我们得用呢。
     
      “您身体要紧。”
     
      “皇帝,”一直在旁边给他的外门弟子开小课的宇堂这时候也开了口,跟他说:“今日就到此吧,明日您要是……”
     
      “明早辰时你们就过来,朕等你们。”皇帝打断了他。
     
      “辰时来,午时毕,皇上您看如何?”林大娘开口说话了。
     
      皇帝看她。
     
      她朝皇帝咧开嘴就笑。
     
      伸手不打笑脸人。
     
      皇帝这时候头剧烈地疼了起来了,他揉了揉头,朝他们挥手,“走走走。”
     
      看到他们就头疼。
     
      林大娘一听能让他们走了,立马欢喜了起来,又从她家大将军身后走了出来就往桌子回走……
     
      但走到一边,还没收好她的东西,就听皇帝咆哮:“你还想收了带回去啊?放着,你们不看朕晚上还要看!”
     
      你们倒好,能偷懒,朕能吗?
     
      林大娘被他吼得马上转过背,怕了他了。
     
      她灰溜溜地回到了她家大将军身后,有些害怕地扯了扯他后背的衣裳:这个皇帝好凶。
     
      “那末将一家就此告退。”大将军还是面不改色,拱手行礼道。
     
      皇帝看着他那笔挺的腰杆,连冷笑都不想冷笑了,他冷冷地看着这胆大包天的大将军一家,实在没忍住:“滚。”
     
      大将军一家很愉快地滚了,他们出门的时候,皇帝还听到那家的两个弟子欢快地跟师姐七嘴八舌说,师姐,先生说我们要是手上的这篇策略过了,就可以跟着你进书房了,师姐你真好,师姐你懂的真多,师姐你不愧为师姐。
     
      师姐笑着说哪里哪里,那声音,别提有多虚伪了。
     
      皇帝看着大打开的门,看着这一家人有说有笑地走了,他揉了揉脑袋,跟半途来了,站在他身后一直没说话的太子道:“知道了吧?知道这家人的厉害了吧?”
     
      他在小闵子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没走,撑着桌子,看着桌上那些一明就能看出来是精心备着的书册,跟户部他的人道:“于翼,挑几个精明能干的,记性好的,从明日开始,跟着朕……”
     
      “是。”
     
      “她说的,都是真的。”皇帝抬头看他。
     
      “八九不离十。”于翼从她东北的地那边得的好处不是一点两点,她之前给的意见,已经让他们受益不少了。
     
      接手她的地的东来顺应该跟皇上仔细说清了她和她林家的人在东北那边所造成的影响。
     
      于翼也只能说还好林家人是只图利不图名的,也一直舍得一身刮保全大局,没试图反抗,要不皇上真容不下他们。
     
      别说皇上,谁知道了都得防着,也还好林家这林大娘子没有坐大的心思,要不然,刀府也得跟着她一起死。
     
      现在,更是如此了,于翼只能道这妇人真没有坐大的心思,要不,怀璧其罪,不被所用,没罪都是有罪。
     
      “我们有得忙了……”皇帝看摊了满桌的书册,“先把这些吃消了吧,你带头带着人抓紧点。”
     
      “皇上,就是这些吃消了,后面的……”
     
      后面的可能也得用上她啊,于翼刚才一个人偷偷地看了下后面的,那些东西可不是听听就能收己为用的,要是有个什么误差,这……
     
      皇帝抄起手边的杯子砸他,“朕是这个意思吧?朕现在还能动她吗?啊,你说说,能动啊?”
     
      皇帝看了他们一眼,又了太子的太子身后的郎中一眼,冷冷地道:“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她都别动,她给朕做的事,就算是朕恨不得杀了她,朕都不会动她。你们也别想这事了,什么时候都别想了,想着怎么把她脑子里的那些东西给掏出来,吃进你们的肚子里,脑袋里,这才是你们的正事,你们的当务之急,听明白了没有?”
     
      “听明白了。”
     
      “牟桑。”皇帝又侧头。
     
      “儿臣在。”
     
      “想好了,你明天是来还是不来……”皇帝说到这,跟张顺德道:“把沉盈,长兴,鲁殷,嗯,还有昌民这几个小家伙明天都叫过来,你等会去给他们传旨,让他们先把手上的事情和功课都停了,跟朕几日。”
     
      “是。”
     
      这厢皇帝在宫里正在试图把别人的东西收为己用,这边林大娘和丈夫归了家,一入家就是连吃了两碗羹,这还没饱,摸着肚子跟小丫说:“小丫姐姐,再给点好吃的,想吃香喷喷的细面。”
     
      小丫看她饿成了这样,心疼得很:“这到底是干什么去的啊!”
     
      连口饱饭都不给吃!
     
      “受人剥削的不都这样,凄凄惨惨的一脸黄花菜相……”林大娘夹起一大块肉,先喂进身边正在吃饼的大将军嘴里,回头又跟一直瞪她不放的乌骨说:“你别看我,看我也不会长肉,我都累瘦了,你不心疼我,还想骂我啊?”
     
      小将军在他身边端正地坐着,也跟他爹一样在大口啃饼,听了这话,把咬了一半的饼伸到母亲面前:“怪心疼的,黄花菜,给,补补!”
     
      黄花菜一听,柳眉倒竖:“我是美人儿!什么眼神。”
     
      小将军哈哈笑了起来,还说:“胖眼神很好的,是不是,师祖爷?”
     
      师祖爷正靠师祖娘肩膀上打盹,听了眼皮都没撩:“你娘本来就丑。”
     
      小将军又咯咯笑了起来。
     
      丑娘一听,肉都吃不下来了,把头埋大将军肩头:“藏锋哥哥,这家现在是没我的位置了,我心里苦。”
     
      比她更没位置的大将军把最后一口饼塞进嘴里,擦了下手,拍了下她如花似玉的小脸蛋,没有诚意地道:“节哀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