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25章

第22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你给朕站住!”皇帝顺手找了个杯子就砸他。
     
      大将军这次用手抓住杯子,转过了身,走到皇帝面前站住放下了杯子,“您少砸点,也是要钱的。”
     
      皇帝气得笑了出来:“你还知道钱?”
     
      “一直知道。”打小就缺钱。
     
      皇帝哑口无言。
     
      “到底什么事,说吧。”
     
      “唠唠?”大将军给他扯了张椅子过来,放他身后,抬头问。
     
      他还真没这么殷切过,皇帝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平静,点点头,坐下去了,“唠唠,你也搬张坐。”
     
      难得还能像以前,他跟大将军除了吵架,也不说什么话了,君臣之间早没有像以前那样针锋相对,但也其名融融的时候了。
     
      刀藏锋点点头,也给自己拉了一张过来,坐在皇帝下首。
     
      “您最近看我很刺眼吧?”刀藏锋坐下就道。
     
      皇帝看着他,没说话。
     
      “不过末将看您,也差不多。”大将军是个实在人,素来喜欢实话实说。
     
      说得皇帝冷笑。
     
      “末将都年满二十三了,您都不信,我打了十多年的仗了,回了京,居然也没歇过满一年的。”
     
      皇帝看他,见他只是陈述,他脸色也缓和了点:“你们家比韦家强就强在这点,出了个你。”
     
      他是小小年纪就去战场了,但他给刀府博了一条生路,留住了满府的性命。
     
      要不然,他们家只会死在韦家之前。
     
      皇帝也知道他与刀府这一路走过来,算是彼此牺牲,但也彼此成就了一路,其中好坏与否细说起来,都不是一笔能带过的。
     
      “是,末将一直都挺舍不得死,以前是觉得不甘心,没活够,现在身后人多了,就更不想了。”
     
      “你够行了,”皇帝忍不住踹了他一脚,“你看看你把朕逼得!”
     
      看把他逼成什么样了!
     
      到这步都没杀他,天底还有比他更窝囊的皇帝吗?
     
      “唉……”刀藏锋躲过,失笑摇了下头,看向皇帝:“可能芸芸之中自有定数,您留下我,也可能是上天早注定了的。”
     
      “什么早注定?”皇帝冷笑,“朕只是为了这天下不得不留你而已,你别以为朕是喜欢你。”
     
      “是,您不喜欢末将,还时不时想斩末将的头。”但这样就够了,刀藏锋想跟皇帝再确认的也确认完了,他站了起来,跟皇帝上,“臣送您一段?”
     
      “这就完了?”
     
      “还有,路上说。”
     
      皇帝云里雾里,“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刀藏锋示意他先走,走出了御书房,下了石梯,左右也没见什么能搬得起砸人花盆之类了,他道:“皇上啊。”
     
      “说吧!”皇帝都看他不耐烦了。
     
      “回头末将想带我家那个拙妻那见见您……”
     
      有什么好见的?
     
      皇帝不解,还冷笑道:“拙妻?大将军太爱自谦了。”
     
      那是个拙妻吗?一般聪明人能有她聪明吗?
     
      以前还只有刀藏锋护着,现在多了个宇堂南容,他倒是也想斩了她的头,可她的头现在比她夫君的头还难砍。
     
      这要是拙妻,他在冷宫的皇后得吐出一大口血来。
     
      “那,过几天,末将想带内人见见您,您看?”
     
      “见朕作甚?”
     
      “她跟她老师有些胡说想跟您说。”
     
      “宇堂先生想见朕,他进宫即可。”
     
      “她是末将内人,末将想想过来打声招呼,到时候也会随他们师徒两人过来……”刀藏锋看着皇帝,“皇上,您都没被我气出事来,想来也不会被一介小娘子给气出事来吧?”
     
      皇帝抬手揉额,“她是专程来气朕的?”
     
      “也不尽然,说事为主,她那边好像有点什么给您捞钱,打打富商秋风的法子,想跟您说说。”
     
      皇帝哑然,过了一会,忍无可忍:“怎么说话的?”
     
      什么叫做捞钱,打秋风?
     
      “您就见吧,到时候话要是不中话,您当听她是在说胡话,让末将把她领回去就是。”话到此,刀藏锋也觉得他给皇帝也透了个底了,躬身举手就道:“就送您到了,末将告退。”
     
      说着他转身就走了,皇帝给自己顺了一口气,转身问张顺德,“朕就真不能把他们一家都给抄了?”
     
      张顺德笑着低头,没敢回话。
     
      皇上,您就再忍忍吧,都忍这么多年了。
     
      ——
     
      这夜夫妻俩大吵过一架,林大娘嗓子一是说哑了,二是后面哭哑了,遂等听到他答应她去见皇上时,奄奄一息的她也说不出话来了,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就睡过去了,一点被感动的感觉都没有。
     
      这几天她为了给他仔细说明那些要给皇上说清楚的事情,已经心神俱疲,现在对于见不见皇帝,她神经都麻木了。
     
      她觉得这天底下不会有比她男人更难对付的男人了。
     
      遂过了两天,她先生回来说明天可以带她进宫见皇帝时,她也只“哦”了一声,跟抱着小花的师娘道:“妹妹要比她哥哥不爱说话得多了,小胖子八个多月的时候,哇哇大叫,到处乱爬,妹妹太文雅了。”
     
      “也会站一会了……”师娘柔声和她说声,“妹妹只是不爱说话,但心里懂,是不是,妹妹?”
     
      小花呀呀了一声,朝师祖娘甜甜地笑了一声,又朝母亲伸出了小嫩手:“呀。”
     
      她发出的呀声已经很接近于娘了,林大娘已经开始给她断母奶,开始用羊奶与辅食喂养她了,小花本就很美,身上带着奶香味,自师娘来,孩子就归师娘了,师娘因此都不太愿意与师傅一道出去,他们师徒商量了下,就让师娘潜在府中给他们当后手,就不去皇帝那面前露脸了。
     
      按宇堂南容的说话,就是他们一大家子,搭上两个就行了,用不着把一家都搭上去。
     
      说实话,林大娘对师娘的不出山还是造成的,师娘之才不逊于师傅与她,如果她不出去,而是在家帮着带着小花,再支援他们师徒俩,那是再好不过了。
     
      “知道你乖,是个乖花花,乖孩儿。”林大娘一对着女儿就是满腔的柔情,凑过去就是不断地亲女儿的脸,与她小脸缠磨,逗得乖小孩咯咯笑个不停。
     
      也嫉妒得她师祖爷在边直跳脚:“让开让开,我还没抱,你去把你的那些要说的收拾下,明日就要跟那皇帝去费嘴舌工夫了,你也不准备不?快走快走。”
     
      说着就把林大娘撵开了。
     
      林大娘这晚也是准备到了亥时才睡,刀大将军本来还想跟她说几句话,见她扑他怀里睡得喷香喷香的,一点压力都没有了,看了她半会,他哑然失笑,灭了灯火,干脆让她睡得更安宁点。
     
      皇帝挪了上午的时间见她,林大娘睡到卯时才起,辰时就跟着先生准备进宫了。
     
      她今天简装出行,想着说的话中能照皇帝不喜欢,逃命的时候不好逃,裙子都穿是在鞋面上的,华贵浮辰的那些首饰都没带,头发上就插了几根可以一钗毕喉的尖钗——当然她没想着弑君,就是给自己留个心理安慰。
     
      师徒一进宫,就见到了刀藏锋。
     
      刀藏锋一下朝,就在师徒俩进宫的地等着他们,一见到他们,就把他娘子手上重得压了他一手的大包袱接了过去,看了两手空无一物宇堂南容。
     
      宇堂的东西都在他带着的两个外门弟子手上,那两个外门弟子背着一身的书也是脸上都有了汗,他见徒婿看他,没好气地道:“看什么看,又不是我的东西,还有,我是她先生,我没让她端茶送水就不错了,还让我帮她拿,哼!”
     
      想得美。
     
      “我就看看。”刀大将军淡道,他也没那个意思。
     
      宇堂却恼羞成怒:“谁让你看了?瞎看!不许看!”
     
      大将军别过了脸,不看了。
     
      宇堂更生气了,“你这个榆木疙瘩,长得又丑,如若不是我这个弟子实在不成器,当时我就不可能让她嫁给你……”
     
      巴拉巴拉,他一路数落着大将军的不是,直到了御书房前。
     
      他们一进,皇帝在御书房里,还能听到那位狂儒正在愤怒地指责刀大将军吃饭太多,每晚吃饭把他要吃的菜都吃光了不说,连口汤都不放过,给他留一口的事。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找了你这么个徒婿!”
     
      “先生,”话说到这,人也站门口了,不能让她先生再数落她家大将军的不是下去了,林大娘逼不得已开了口:“这个,我家大将军好像是我爹给我找的,您好像是一直都不太喜欢他来着,我没说错吧!”
     
      宇堂一听,一愣,下一刻,他气得胡子都抖了,“你这个孽徒……”
     
      “好了,先生,进去吧,皇上在里头等着咱们呢,进去进去给他请安去。”不怕等会没架吵。
     
      林大娘推着他进门了,一进门,就看到了皇帝微笑朝她看来。
     
      “见过皇上。”刀藏锋挡在了她的面前。
     
      “皇上万岁,臣妇林氏给皇上请安。”
     
      “皇帝。”
     
      宇堂是第一个大步过去,朝皇帝点头:“让您的人搬张大桌过来,开始吧,老夫答应我夫人了,中午还要回去吃饭,别耽搁时辰了。”
     
      “你过来,把东西放下,开始说。”宇堂又指挥起了弟子。
     
      “是。”
     
      在宇堂南容的指挥下,林大娘把这几天做的简报拿了出来摊开,朝皇帝福身,“皇上,那臣妇开始了?”
     
      “开始吧。”皇帝瞥了眼极其干脆利落的她。
     
      这个女子,跟他上次见给他的印象又不同了。
     
      “是。”林大娘到这时,才稍微有了几分紧张的感觉,站在她面前的人,毕竟是一国之君,而她身上背着的那些理由与说法,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她在给皇帝,给朝臣画大饼——她必须画出一张美味的大饼出来,胜过现在他们手中握着的蛋糕,这才会得到上下一致的支持。而计划,这才有可能谈实施的可能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