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24章

第22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你信他啊?”林大娘斜眼看他。
     
      宇堂瞪她。
     
      “当初你不收我,我就上门跟你说了会道理,结果你呢?当我又丑又厉害,还说我嫁不出去……”林大娘嘲笑他:“怀桂叫你一声先生,你就恨不得把他放在掌心给他上课。”
     
      “你什么意思?”
     
      “现在皇上给你示个弱,你就可怜上他了……”林大娘把他面前的茶杯挪开,不给他喝,“你怎么从来不可怜下我呀?”
     
      宇堂都快要被她气死了,“你有什么好可怜的,你从小就嚣张跋扈,在家里厉害不够,厉害到婆家来了,你还想如何?”
     
      林大娘朝他扮鬼脸。
     
      “没名堂!”
     
      林大娘笑了起来,又把他的茶移了回来,跟他道:“说真的,先生,你看此事如何,会不会成功?”
     
      “没走到那步,谁也说不定。”宇堂也正容了起来,“我说皇帝孤注一掷也不是说着玩的,皇帝这人,对这天下的野心,比他父皇强多了。”
     
      “挺坚决啊?”
     
      “嗯。”
     
      “先生,这不挺好。”
     
      宇堂摇摇头,“如你所说,他也太喜欢控制人心了,把人都捏到他的掌心里。”
     
      是,皇帝也好,皇后也罢,控制欲都太强了。林大娘都想过皇后的过线,其实是皇帝纵容出来的,或者说,她太懂皇帝是个什么人,就成了他手里的那把替他冲锋陷进的利剑,只是冲过头了收不回,利就成了弊,好就成了坏,过犹不及。
     
      “这个我也想过,先生,主大事者都如此,他没有掌控欲的话,也很难把一个国家都捏在手心里,至于这人,毕竟不是死物,不是他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林大娘笑着道:“您做您的就行,他也拿你没办法,你看大将军,皇上天天说要斩了他的头,不也没斩?”
     
      别说没斩,人也没被她家藏锋哥哥气死,连气病都没有,精神反而还好了些,真是让她痛心不已。
     
      “我心里有数。”宇堂说到这,看着她,突然叹了口气,“你现在怎么想的,还是想出来?”
     
      他上京,仅是一半为国而已,另一半,为女弟子,为女弟子的儿女,他们夫妇俩想在死之前,再扶她一把。
     
      毕竟,这些年里,照顾他们夫妇俩的是这个女弟子,而他们却将心血放在了怀桂身上,现在怀桂成器了,该轮到他们俩扶着她点了。
     
      “先生怎么看?”林大娘又拿回笔,重新写着菜单。
     
      很多事她都没跟丈夫细说,但先生却是都知道的。
     
      “是个好时机,如果你背后站着的那个人可靠的话……”
     
      “他可靠。”林大娘点头。
     
      宇堂没说话,他没有女弟子那般信任她的丈夫,但是,他是也觉得那是个有胸怀的人,从他与她的相处也看得出来,两夫妻是心心相印的。
     
      她说信,他未必信,但他们老夫妇俩终归是来了,总能看着一点。
     
      “再说,”大娘子知道她先生的犹豫是为何,她爹先前最爱她的聪明,但也为她的聪明发慌,先生也如此,只是先生看她又孬又怂的,觉得她没胆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遂一直都很放心她,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就开始担心了起来,与她的骨头叔叔害怕她受伤害一样,她的先生也如此,“先生,我不一定要靠大将军保护才能存活,你别忘了,当年我跟你说过,如果我不嫁刀府,我将如何和林府度过难关,让林府继续存活下去……”
     
      她从来不是坐以待毙,把命交给命运的人。
     
      “我以前能夹缝中求生,现在也能……”林大娘跟她先生点头,“我会有办法的。”
     
      她只是现在真的想做点什么。
     
      错过这个时机了,她可能就缩回去了,不想干了。
     
      毕竟,丈夫儿女,还有她娘家的家人还是要比这一时的冲动要诱人得多了。
     
      “行吧……”宇堂南容见过皇帝了,这才点了头,“先生和你,一起走一段,他不行,我总有办法护住你。”
     
      林大娘笑眯了眼,“您老是不信他,他招您惹您了?”
     
      宇堂南容冷哼了一声,“那般丑的人,谁信?”
     
      他说归是这般说,过了几日,弟子这晚带着他来进了他的书房,他也没赶人。
     
      林大娘在江南那边就他提供的一些东西所写的一本最重要的书放在他这。
     
      她做了一个非常惊世骇俗的大计划。
     
      她要盘活大半个壬朝。
     
      从江南到燕地除了水路,还有一条非常重要的官道,非常适合走商。
     
      而燕地与大艾相临,而大艾现在作为粮产区,大部份的作物就流入了燕地,而大艾缺少丝绸棉布茶业等物,而东北那边也如此,燕地作为中间地带,可以成为几地的商业中心,让各地的人在这里进行交易。
     
      这中间最大的两个难关,一个是皇帝干不干,另一个就是怎么能让官员们去鼓励并支持这一个决策。
     
      这个事情里头,贫民百姓廉价的劳动力才是这个事情最基本的定因,他们才是基础,也只有这些一无所有的人才会为了一点微薄的银两,一点美好的未来可能性去拼命。但他们是基础,却不是主因,主因是怎么说服皇帝和官员去鼓励百姓去做这件事情,并且,还是带头让他们去做。
     
      好处定然是少不了他们的,更少不了皇帝的,得让人尝到甜头,这些人才肯干。遂林大娘开始当周扒皮了,她这边自己私下做了一个全国各地富商表,打算送到皇帝那里,让他把这些人召进来,让他们面对面进行一次交易,这省去了众人中间环节中间商所挣的钱,这从中交易省下的钱,就是皇帝要的油水了,而这银两其实非常可观,而这些交易的达成,也会带动第一波大波的人员流动,也会给各地带去朝廷改变的消息。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惊世骇俗的大计划,其实比宇堂的英才计划还要大胆,但是,它带来的好处也太明显了。
     
      明显到大将军一听完,看着他娘子就是皱眉不语,半天才勉强道:“你以前从没跟我说过你想跟我说的就是这些。”
     
      “因为之前不想干,也觉得不可能干得成,但现在想想,可以了,这才和你说,要不,不会做的事情,说了又有何用?”林大娘笑着道:“现在主要是皇帝自己争气,另外一个……”
     
      她朝他坦然道:“咱们家有人,你有人,这些事情,先期才是最难的。像把这些有钱人聚到京城让他们把事情定下来,并且成功,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里面,必然要用上武力镇慑。商人不会信任朝廷,他们必须从里面得到了好处,才会有争先恐后的后来人,大将军,执行力才是整个大局最关键的因素,皇上与你,才是这件事情的主导。”
     
      “嗯……”她说完想了想,问他和她先生,“皇上要是答应了,不会把咱们家踢开吧?”
     
      会让她家大将军主导吧?
     
      她可是要靠他保护的。
     
      她先生毫不犹豫地翻了她一白眼,在梁上抱着小胖子偷听的乌骨更是不屑大大地冷嗤了一声,那不屑冷嘲声清晰分明得很,小胖子还在他怀里跟他嘀咕:“娘说啥呢?祖祖。”
     
      “她又吹牛皮,满嘴跑疯马了。”乌骨冷哼道。
     
      宇堂也嘲笑她:“你还是先想想,皇帝答不答应的事吧?”
     
      被亲人们捅了一刀又一捅的林大娘耸耸肩,表示她毫不在乎:“我这不,正在做跟他打报告的准备。”
     
      说着,她马上朝他们家她最坚定的拥护者,头号迷哥大将军谄媚地笑,“大将军,我又得用上我们家一块免死金牌了啊,你别心疼,还有你跟皇上这几天处好一点呗,最好是先给他心里铺个底,暗示他我们家又有气死他的事情要出了……”
     
      刀藏锋看着她,“娘子,我们这次能不气死皇帝吗?”
     
      他看看满桌满是她笔迹的书册,“我以为你是帮先生。”
     
      “是帮啊,这些都是先生想出来的,”林大娘睁眼说瞎话,“我只是帮他说说而已,怕他说不清楚。”
     
      主要也是因为很多理论,也只有她懂,能用现在的语言跟皇帝尽快,并且综合壬朝实际,切中要害简明扼要地说出来,要不这大锅她就全让先生背了,她压根就不会出头。
     
      “你这两天跟我说的会吓死我的一个事情,就是这件了吧?”刀大将军问得很冷酷。
     
      “是啊是啊!”林大娘赶紧点头,走过去死死抱着他的手,任他挣扎也不放,“藏锋哥哥你可是跟我保证过,就是我说天塌下来了你也不会奇怪的!”
     
      “我已经奇怪了,不行。”
     
      “那都烧了?”
     
      刀藏锋皱眉看她,“你让我好好想想。”
     
      “你说你会帮我的!”
     
      “后悔了。”她调教之下的刀大将军能屈能伸得很。
     
      林大娘一头撞到了他怀里,呻吟:“唉,算了算了,我连内都安不了,自己心爱的夫君哥哥都搞不定,谈何攘外啊。”
     
      刀藏锋拍了拍她的背,淡道:“节哀。”
     
      他说着,眼睛却朝宇堂南容看去。
     
      宇堂南容对上了他的眼,师傅,徒婿对视了片刻,刀藏锋才转了脸,低头跟小娘子说:“你让我好好想想,过两天再跟你说。”
     
      “行。”林大娘带他来之前已经跟他确保过了,她要做的事只要他不答应,那她就不做。
     
      家是她的,更是他的,只要他不答应,她就不会拿他们的家去冒险。
     
      这头刀藏锋跟宇堂南容谈过话后,就在这天下午回家之前留了下来,跟皇帝说:“皇上,末将有点事想跟您说。”
     
      “嗯?”皇帝正要老实回盘龙殿吃药散步睡觉,听到这话,挥退了还没走的臣子,等他们走了,他指着刀藏锋道:“朕专为你一人耽搁时间,你最好是说点让朕高兴的……”
     
      “那算了。”刀藏锋一听,转过背就要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