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23章

第22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没两天宇堂南容就定好了人,带着人从益州浩浩荡荡出发,沿路之人都知道他被皇帝请出山了。
     
      这厢京城刀府,林大娘这天迎来了扭扭捏捏看她的丽怡郡主。
     
      丽怡郡主开门见山就跟她说,见过这次,她往后就不来看她了。
     
      林大娘点头就称好。
     
      丽怡郡主又不高兴了,“你也不问问,这是为何?”
     
      自她回来,她就没来看过她,她为何也不问问为什么,现在又点头称好,她到底有没有想问她的?
     
      林大娘笑看着她:“我懂。”
     
      “你懂什么?”丽怡瞪她,尔后心不甘情不愿地道:“我姨母恨你,我是不恨你的,但是,她太可怜了。”
     
      她哪怕不会站在姨母那边,也不可能再与大娘子姐姐交好,姨母毕竟是护过她一场,她再没心没肺,也不落在姨母落寂后,再在她心上踩上一脚。
     
      她已经很可怜了。
     
      “丽怡。”林大娘叫了她一声。
     
      丽怡郡主看着她。
     
      “你现在好吗?”林大娘问她。
     
      “好与不好,就那个样,但杨家对我现在好多了。”丽怡轻描淡写,“反正嫁了人,就那些事呗。”
     
      “那日子高兴吗?”
     
      丽怡点点头,“高兴,杨文德回来后,我就高兴很多了。”
     
      就是他太忙了点。
     
      “孩子呢?”
     
      丽怡马上拉下了脸,“这个不用你管。”
     
      “我记得你以前来找过我。”
     
      “那你有办法吗?”
     
      “没有。”
     
      “那你提起这个干嘛?”丽怡满心的期盼又跌到了谷底,一张小脸就差哭出来了,像只娇弱跋扈却又拿人没办法的小猫。
     
      小刺猬还是想要孩子的。
     
      林大娘其实从根本上就不是不喜欢这个小娘子,她只是不愿意跟这个小娘子打交道。这个小娘子活得太恣意了,沾上了,难免也会沾上她身上的熊熊烈火。
     
      林大娘从来不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燃尽泪始干的人,以前,她身后有林府,有幼弟老母,现在不止是有他们,她还有了儿女,她就更不喜欢失控的人事物了。
     
      她活得太理智了,但理智并不是代表没有感情,她对这个小娘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先是有同情,现在,丽怡也靠她自己在她这里博得了好感,难得她来刀府跟她郑重其事地道个别,遂林大娘就想在此之前,给她一个礼物。
     
      她叫来了闵遥给她把脉。
     
      “不是说没办法了吗?之前闵大夫也为我看了。”“
     
      “不是有给你开了方子,没吃?”
     
      “吃着,没用。”
     
      “吃着就好,不是没用,看看再说。”
     
      丽怡点头,她不太懂,但看大娘子姐姐叫了人,以为她有了办法,在闵遥过来之前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坐都坐不住,还装作若无其事地去门口看了看,翘首以盼。
     
      闵遥过来,给丽怡把了脉,朝大娘子点点头,“宫寒稍稍好了一点,我看她癸水来得应是多了点。”
     
      “可是?”林大娘看向丽怡。
     
      丽怡害羞:“一点点。”
     
      林大娘失笑,跟闵遥说:“那你师傅给我的温凤丸,她可能吃?”
     
      闵遥无奈,“您不要师傅给您点东西,您就都送出去。”
     
      “你会制吗?”
     
      “学生就会点皮毛。”
     
      “那就是会了。”
     
      “药材贵!”
     
      “写上,让杨府给咱们送过来。”是了,这个不能亏,她现在可是没钱的人。
     
      “小丫?”林大娘回头叫人。
     
      “诶。”
     
      “去那那两盒温凤丸拿上。”
     
      “是。”小丫摇摇头去了。
     
      “回去就吃着,早晚一杯温水过后,嚼碎了温水送服,吃个半年怕是没用,我给你的两盒你只能吃三个月,三个月有用后,我把一年的都给你,你也不用过来了,到时候你来个信,我叫人给你送过去,等会我给你写个详细的医嘱,有忌口的地方,你要按医嘱吃药,你这个也不是无药可救,养好了,孩子还是有的,就是要耐心,也不要着急,听到了没有?”
     
      丽怡低头,眼泪刷刷地掉,“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你之前对我也很好。”帮她挡了皇后的事,这么有心,是个好姑娘,林大娘从不薄待对她好的人。
     
      她跟丽怡说起来,就是性格身份都差太远了,没有当朋友的缘份,但相识一场,好聚好散,来年他日别家相会时,还能相逢对笑一眼,这就不错了。
     
      比起与人交恶,林大娘更喜欢与人交善。
     
      她胖爹就是个和善人,所以就是一生坎坷了点,但走的时候还是安宁的。而且,他留给了他们姐弟俩的不仅仅只是金钱上的财富,他还给他们姐弟俩留下了可用一生都有余的精神和人脉。
     
      林大娘自问是不可能比得上她的父亲的,不可能与他比肩,达到他那样的高度,但她愿意一生追随他的步伐,努力去成为一个像他那样的人。
     
      “我又没什么给你的,娘娘是我的亲姨母……”丽怡还在掉眼泪。
     
      “我知道。”林大娘见她还是小姑娘心性,也是笑了,等小丫拿过了药,她写了医嘱,又让闵遥给她备了点外面买不到的常备药给她,给她说了一通,就起身送她出去。
     
      丽怡已经被她哄好了,就是林大娘送她到门口的时候,她眼睛又红了起来,跟她道:“大娘子姐姐,我从小就被敏郡王抱去养在膝下,说是抱养了我,其实是拿我去镇宅的,皇上一直因为我的原因,哪怕到现在,对郡王都礼遇有加,这都是看在娘娘的份上。我以前不懂事,只懂恨她,现在我懂事了,也还是恨她,可是,我不能太对不起她了。毕竟,是她让我活到了现在,哪怕她也想用我,可到底是于我有恩的,丽怡不能不顾这个。”
     
      她不可能与大娘子姐姐为敌,但是,从此也不可能与大娘子姐姐交好。
     
      “是懂事了……”这人与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岂是世间道理能讲明白的,林大娘见丽怡说出这等话来也是松了口气,“好了,我懂,你赶紧走,往后见了我可别哭鼻子了,把小脸蛋给我抬高高的。”
     
      懂了就好,爱恨太极致的,都是短命的。
     
      说着,她还抬起了丽怡的小下巴。
     
      丽怡因此笑了出来,又哭又笑地走了。
     
      等她出了大门,门一关,林大娘也松了口气。
     
      再回来,看到她家的小娘子,她也笑了起来。
     
      刀梓儿过来与嫂子站在了一起,随她一同回后院。
     
      途中她问嫂子:“您不觉得可惜?郡主是真心敬爱您。”
     
      “就是敬爱我,我就不能做让她失望的事,她敬爱的,就是这样的我。”林大娘笑着跟她道:“我不能做让她失望的事。”
     
      她做了,这个孩子就会觉得这世上还有值得她尊重的人。一个人活着,只要有信念,日子就会越来越好的。
     
      她也相信,丽怡也会坚强到她会成为了自己本人的信念那一天,等那天到了,她的人生就可以完全由自己掌控了。
     
      如果有那么一天,林大娘觉得她会为丽怡这个小娘子骄傲的。
     
      “嫂子,你喜欢她。”刀梓儿听完,笃定地道。
     
      林大娘笑了起来,想想:“后来喜欢,之前听到她敢跟我抢你大哥,呵呵……”
     
      她笑了起来,跟小娘子灌输歪理,不忘抓紧任何一个时机给小娘子洗脑:“妹妹,听嫂嫂讲,这夺夫之仇,不亚于撞裳之恨,这话里的意思你明白不?不明白,嫂嫂跟你解释啊……”
     
      跟过来的知春带着小丫鬟们在身后哭笑不得,她不是小丫姐姐,这时候也没胆劝她们大娘子可别教坏家里的女将军了。
     
      ——
     
      一个月来,大将军在宫里跟皇帝吵了两次大架,君臣俩每人一输一赢,就是不管输赢,大将军都有点惨,一回来就有人跟他夫人报,大将军又被皇上罚俸禄了,连明后年的俸禄都被皇上罚光了。
     
      大将军最在乎俸禄了,一听皇上罚这个,脸色就绿得很,跟皇帝不和到京中小儿都知道了的地步。
     
      两人其实也没吵什么,第一次大吵就是因为皇帝看不惯大将军站在那太高,碍着他眼,看不到大将军身后的臣子了,非找理由骂了大将军一顿,大将军也不是个好惹的,冷冰冰地问皇帝为何找的心爱大臣怎么都是矮子,矮子就算了,为何把他这个眼中盯排得最前面,暗讽皇帝有本事,把他安排到后面站着去啊……
     
      这一次,算是刀大将军赢了,但也输了,皇帝罚他不敬尊上,不敬同朝同僚,罚了他一年的俸禄。
     
      第二次大吵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大将军因家中事晚到了一会,那天下着磅砣大雨,皇帝就让他在外面站了一上午,这本没什么事,臣子晚到了罚站一会也没什么,就是皇帝出来站在大将军的面前,在伞下对大将军明嘲暗讽完,正提脚要走的时候,大将军就非常不恰当地伸了那么一脚,当下,皇帝就跌在了地上脸朝地,被内侍扶起后,气得拔了侍卫的剑,追杀了大将军一路,非要斩了大将军的脑袋不可。
     
      末了,人脑袋没斩掉,但罚了他两年的俸禄。
     
      这还是皇帝手下留情了,因为张顺德可是清清楚楚地看到,皇上脸一着地,大将军嘴角可是翘起来了的。
     
      但一听罚了两年的钱,大将军当下就怒气冲冲地回了家,跟他小娘子就道:“我病了,我以后再也不上朝了。”
     
      可把林大娘给吓得,马上问随将,一把来龙去脉都问完整了,她去掀他被子,嘲笑他:“你倒好,连皇上的笑话都敢看了,还敢说不上朝,你真当你是举世无双,人见人爱的大将军了。”
     
      她刚嘲笑完,过足了瘾,又马上肯定他:“别上了,让他来请你你再上,先生就快要到了,你再刺刺皇上的眼,让大家都知道你们不和是最好。”
     
      刀藏锋听着,琢磨了一会,拿着黑眼睛直直地看着她。
     
      “我不害你……”林大娘被他看得心口砰砰跳,赶紧拦他的眼睛,笑着道:“你不去上朝最好了,到时候我跟了先生做事,大家知道只要你不得皇上的宠,就都会高高兴兴地踩到我头上来作威作福啦。”
     
      这话说得,刀大将军第二天立马乖乖地上了朝,跟皇帝陪了个不是。
     
      皇帝很大度地表示了原谅。
     
      但大将军看他脸色还不错,问他:“那俸禄能还给末将吗?”
     
      皇帝当下就把手边的砚台砸到了他身上,把大将军名贵的衣裳给染脏了,当下大将军又臭了一整张脸,在皇帝最前面,挡着他的那群没他高的心腹大臣站了一个下午才走。
     
      ××
     
      宇堂南容是五月初进的京,这时京城的雪化了,春风怡人,满天的飞絮落在空中扬扬洒洒,勉强有几分意境。
     
      宇堂进宫,宇堂师娘则被林大娘从船上就接到了府里。
     
      等宇堂回来,师娘跟刀府的小花儿已经睡作了一团,宇堂回来看着红眼不已,责怪睡着了的夫人,“也不等等我。”
     
      他满心怨怪,本来又因看皇帝一百二十个不顺眼这下心里烦得很,这干脆不睡了,去找他女弟子的不痛快。
     
      林大娘正在给先生和师娘写着这一个月的菜单,这弟子当到她这步,哪个师傅都得夸她孝顺不可,可她这正表孝心呢,她先生一到她面前就冲她嚷嚷:“你看看你,人丑就算了,找的丈夫丑也就算了,怎么就跟了这么个丑皇帝,还把老夫给骗来了呢?我一瞅那丑皇帝,我就恨不得戳瞎我的眼!”
     
      林大娘这不得不放下笔,跟他说:“还行吧?我看皇上长得还挺丑的。”
     
      她很不喜欢皇帝,那笑眯眯假惺惺的样子,太倒她胃口了。
     
      她都觉得丑的,她先生居然觉得不好看?
     
      太奇怪了!
     
      “你知道丑还让我来!”
     
      林大娘没跟他讲理,她老早就放弃跟她先生讲道理了,她拉他坐下,跟他说:“跟我说说,他哪刺你眼了。”
     
      “他哪都刺我眼!”
     
      “你们吵啥了?”
     
      “他长得丑!”
     
      “还有呢?”
     
      “他笑起来更丑。”
     
      “还有呢?”
     
      “他……”宇堂南容说到这,皱起了眉,“他太孤注一掷了。”
     
      太孤注一掷了,也太凄凉了。
     
      这不应该是一国之君的风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