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22章

第22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怀桂这亲事成的太仓促了些,从定亲到下聘不过短短七日,还是那益州父女在怅州做客,他们老先生就做主把人抬进来了。
     
      人是怀桂中意的,礼也给足了,人家家主益老爷也是答应了的,但这说亲结亲的日子实在是太短了,对那益州小娘子还是有些亏欠的,怀桂信中说小娘子不甚在意这个,是个谦和温婉随性大方的,让姐姐放心,他会与她一道好好持家,为林府开枝散叶的。
     
      先生那边也是决定上京了,林大娘算了算时间,按信中怀桂所说,他们将随益老爷去益州一趟,先生和师母在替他做主拜该过益州益家补礼完成后,就从那边上京了,大概一个月左右就能到京。
     
      益州在怅州之后,日夜奔忙赶去也是需半月时间左右,可能赶不上先生启程来京的时间了,但林大娘还是尽快给亲家那边准备了一会薄礼,让家中暗将用最快的脚程送过去。
     
      她还在问过大将军后,拿了一块免死金牌放在里面。
     
      林大娘虽说没见过那个弟媳,她们相隔数千里,这辈子也许也见不了几次,但怀桂是她唯一的弟弟,她的母亲和姨母的晚年也是需要这位小姑娘照顾的,对她好点也是应该的。
     
      她这边这份礼,是送给益家的,弟弟那边又准备了一份,着她这边的人手送到怅州去。
     
      但暗将按大将军的吩咐,带着人日夜兼程,在宇堂南容带着夫人弟子即将要奔赴京城之际,还是赶到了益州,送上了京城刀府大将军夫人对弟弟婚事的添礼。
     
      “夫人说,这上头的一份是送给益家亲家的,送给小娘子的见面礼等物,已经送到怅州那边去了。”来人朝林怀桂着报后,又朝宇堂南容道:“先生,我家将军吩咐,由我等护送您上京之事。”
     
      宇堂南容听了点头,“你们赶紧去跟那些侍卫聊聊,谈谈心,老夫还想跟岳家大人喝两天酒再上京,让他们别催命似地天天催我,烦死我了,再烦我我就不去了,那京城有什么好去的。”
     
      那将领笑着点头,“是,末将定会跟他们好好谈谈。”
     
      “有没有给我的东西啊?”看他带着人要撤,宇堂连忙叫做了他。
     
      那将领一想,摇了头。
     
      “哼。”宇堂哼了一声,等人一走,跟义子抱怨,“你姐姐那个人,势力得很,觉得我上京之事跑不脱了,好话都不说两句。”
     
      怀桂哭笑不得,叫他来看姐姐给的东西。
     
      宇堂见那小小的几盒东西,不是千金之物,就是千金难买之物,他抚了抚须,道:“既然是给你岳家的,就拿去给他吧。”
     
      “是。”
     
      怀桂抱了东西去见岳父,益家老爷是现今益州的家主,他与宇堂南容是有老交情的忘年之交,而且,是他巴着宇堂结交的交情。
     
      但他好好带次女去拜访他,宇堂却逼了他次女跟他义子成亲,这女婿虽说他还满意,但亲成得这般仓促,还是有些对不起女儿和夫人的。
     
      其后,林家带着聘礼来随他回益州来拜见家里的老夫人和他夫人,在家住了这些日子,对怀桂这个女婿,老夫人和他夫人都满意,这口气算才是平了。
     
      因怀桂讨人喜欢,次女也是每天粉脸含笑,益老爷见老友还难掩得意,也是无奈,但他心里对与林家这门亲事,其实早早是认同满意的。
     
      不说怀桂亲姐所嫁的那等人家,那还远了,光说宇堂这注定名扬千古之人,次女能嫁给他们夫妻俩此生唯一的一个义子,而这两个小儿,他的女婿女儿是给他们要摔盆送终之人,就冲这,他这二女儿已是家中嫁得最好的那一个了。
     
      而怀桂是庶子出身又如何?林府终归只有他一子,整个林家都是他的。
     
      而等怀桂送来了他姐姐给他婚事添的礼后,益老爷摇头,“既然是你姐姐给你们婚事添的礼,你就拿回去吧。”
     
      岳父毫不心动,是有几分气度的,所以这才得了他老师的眼,与他成了莫逆之交,怀桂也是知道他这位岳父在先生的办学上,也是给先生砸了不少钱的。
     
      益家并不缺钱。
     
      “姐姐说,给我们的已经在去我们老家的路上了,这是她作为长姐,给我添的聘礼,还请岳父大人收下她的这点心意。”
     
      “诶,诶……”益老爷还是觉得不太好,礼太重了。
     
      “你就收着吧,实在觉得礼重,给我们回点银子,呃,不是,给他姐姐回点银子,她现在穷得很,你不是也知道,她那些嫁妆,就是东北的那些地,都被皇帝拿走了,一个子都给没给她,她穷得叮当响,天天变着法儿哭穷。”
     
      益老爷好笑,看着桌上那几尊万金都买不着的宝物,着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怀桂在旁也是好笑不已,姐姐现在确实是穷了,先生老说以前她不穷就钻钱眼里了,现在穷了,更是蹲里头不愿意出来了。上次回京之前她还拿了她的一幅字画忽悠了师母拿了他们十幅,说是要拿去卖卖贴补下家用。
     
      先生一说起这事,牙就痒痒。
     
      “那回多少?”益老爷问。
     
      “你们看着给吧,给点现银就好了,能马上花的那种,别的就不用回了,她那里就缺钱,这些个卖不了钱的她那多得很,我家小胖徒孙玩的那些个小笔小球的,都是他爹从皇帝那顺的,不值钱得很。”
     
      益老爷更哭笑不得。
     
      回头他拿了这几盒东西去上房跟老母亲和夫人商量回礼,老夫人当下就一拍掌:“缺钱?好说!”
     
      她掏掏自个儿的老箱子,就拿出了个八万两塞给儿子,又从中挑了一个白玉娃娃到手中,“这个给我了。”
     
      益老爷夫人握着嘴笑,轻咳了两声,跟益老爷说:“我来做主回吧,老爷放心,定以现银为主。”
     
      她是知道女婿那个老师的,说要现银,就是要现银。
     
      “行吧。”益老爷也是好笑,他们益家不缺银子,宇堂先生能来他们家住这几天,就已经是给了他们家面子了,林家长女再来这一添礼,也无人敢说他次女嫁差了。
     
      “他可有中意的人了?”老夫人看了看桌上那免死金牌,知道这个不能收到她这里,是要收到媳妇地的,便只看了看,没动,现眼下她最关心的是宇堂南容会带走她益家的哪个子弟。
     
      说是只带走两个,而她疼爱的儿孙辈人有近十个去了,只挑两个,其余的哪几个失望她都心疼,但现在又忍不住想知道他到底挑中了谁,有没有挑中的!
     
      “儿子没问,娘,您也知道,宇堂先生那个人,最不喜别人插手他这等事了,他能提携我们家的人已是看在怀桂的面子上了,您就别管了,随他去。”
     
      “娘,是,别人家还没有这福份,您都没看,得信的那些人那些五花八门的求法,明着不行,暗着都派那细作进我们家找他来了。”益老爷夫人也劝她。
     
      “我这不是替你们着急嘛,你说他都快要走了,这人怎么还不定?不是看不上吧?”益老夫人当然急,先前她也不着急了,可这人都要走了,还不定,这是怎么回事啊?
     
      要知道定下来了,他们也好收拾东西,准备细软上京之事啊。
     
      “娘,随他吧,没有看中的也没事,那是我们家子弟不成器。”益老爷想得很开。
     
      开得他老娘一巴掌挥他头发,怒目道:“你是不着急,你爹留给你的银子还能败到你儿子手里,但你儿子到时候有没有钱花,你就懒得管了是吧?”
     
      “娘,他心里有数,您别打他了。”益老爷夫人赶紧拦她。
     
      “你也是,你也是个慢悠悠的……”急性子的老夫人捶了捶胸,“我早晚要被你们两个气死!”
     
      等儿子儿媳走了,益老夫人想了想,还是找了孙女益可娘过来。
     
      益家数代住在一起,人数较多,益可娘是她这辈的二娘子,她是嫡次女,也很得祖母喜爱,但得父亲喜爱多一点,总被他带在身边,遂祖母这边就伴得少了点,但她与祖母还是亲近的。
     
      等祖母与她谈起林家长姐所送聘礼之事,她道:“兄长说了长姐替我们送了家里一些聘礼,但孙女没听他细说是何物,孙女也没问。”
     
      益可娘一直叫怀桂兄长,成亲了,也依旧如此这般叫着,没改口。
     
      “你啊,从小就是什么都不关心,临了临了,却比谁都有福气,也是傻人有傻福。”
     
      “是了,娘也是这般说我。”益可娘笑着点头。
     
      “那些不中耳的,你就当没听见。”
     
      “孙女知道的。”这事母亲也跟她说过很多遍了,让她别把家中姐妹说她嫁得这么急,肯定有鬼的话别放在心上,益可娘也是真没放在心上,她要忙的事情太多了,这次回娘家要带回怅州去的东西太多了,她天天整理都整理不过来,还时不时要被长辈叫去说话,一直忙得团团转,跟兄长好好说会话的时间都没有,也就晚上能和他呆一会了。
     
      “知道就好,那你知道你们家那位先生到底挑中了谁?”老祖母着急地问了出来,还拍了下胸,“我听说你婆家姐姐夫家来的人,就是来送他上京来的,呆不了两天就要走,这人还没定下来,可娘啊,这可把你老祖母的心都急得跟猫爪子抓似的。”
     
      益可娘这阵子没少被家中长辈和嫂子们叫去问这种话,祖母问,她也没办法,拉着老人家的手跟她说着悄悄话道:“孙女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兄长天天被老师骂话多,我都不敢多说话,生怕给兄长找骂,老师老骂他,他够可怜的了。”
     
      “可不能一个人也挑不中吧?”
     
      “那不可能,兄长说老师挑得严厉得很,说是要带上京,当得力下属使唤的,一定得挑最最能干之人。”益可娘想想,又跟祖母道:“挑得严,便要挑得细,这可是迟迟不能定下来的原因?”
     
      “是了,怕就是这个原因,那老狂儒,我听你爹说,是个眼睛长头顶上的,一般人就入不了他的眼,哎哟,我苦命的孩儿们呢,也不知道被他带上京,会吃什么苦,这在家里都是当惯了爷的,跟了他,也不知道习惯得了还是习惯不了……”
     
      “要不,不去了?”益可娘凑近她,眨着杏眼,脸上全是笑,“在家里享福当爷?”
     
      益老夫人轻拍了她一掌,瞪她:“胡说八道!”
     
      益可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可娘就知道您不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