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21章

第22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藏锋吃完早膳要进宫,小胖子问他:“你又要走啊?”
     
      刀藏锋蹲下身,拍了下他的头,点了下脑袋。
     
      “那你等会。”小胖子说着就蹬蹬跑进了屋,把他的小布袋和小木剑拿上了,连果子都装了两个,爹爹一个他一个,跑了出来就踮起脚尖要牵他爹的手。
     
      “走呗,走呗……”他捞不着大手,急了,催他。
     
      刀藏锋忍不住抱了他起来。
     
      “爹一个人去,晚上回来。”
     
      “你带上我,胖乖。”胖乖的,不会闹。
     
      “你要在家帮爹看妹妹,还要和祖祖习武,忘了?”
     
      小将军被说得一愣,回头就朝母亲看去。
     
      “算了,你放你爹走吧,亲他一个。”
     
      小胖子亲了他爹一个。
     
      “爹。”
     
      “嗯。”
     
      “胖想你,念你。”小将军对他爹发动了甜言蜜语攻势。
     
      他这套对他见多识广的母亲不管用,但对他父亲管用得很,时刀藏锋这脚步都挪不动了,等乌骨过来接过了儿子,他这才头也不回飞一般地去了,生怕再不走就不想走了。
     
      小胖子急着叫了几声爹,唤不回人,委屈地抱着义祖的头,转过头跟母亲说:“坏爹!”
     
      坏娘一听,乐了:“那正好,跟我绝配。别歪叽叽了,赶紧给咱们家的水缸挑水去!”
     
      小胖子顿时回过神来了,紧张地看向了他义祖。
     
      他义祖朝他母亲吹胡子瞪眼睛之后,还是抱着他挑水去了。
     
      小胖子路上不死心,“祖祖,我亲亲你,咱们今儿不挑了呗,不挑了行啵?”
     
      不行。
     
      遂小胖子扛着小水桶,再次觉得自己是个没有亲人的孩子。
     
      ——
     
      刀藏锋这晚傍晚就回了,原因是皇帝又病了,当场昏倒,遂他就回了。
     
      这天还下着雪,天够冷的,林大娘听了摇摇头,“他这老透支下去,要是没个人管管,也是……”
     
      也是没几天活了。
     
      皇帝再如何,也是年过五旬的人了,身体往下坡路走,他再英明神武,精神再旺盛,意志力再强,没节制地浪费精力,只会提前耗干性命。
     
      “安王进宫了。”
     
      “嗯,让他们自己烦去,藏锋哥哥,咱们去江南的人什么时候回来?”林大娘没等到林府的消息,希望府中专业的探子能给她带来家里那边的消息。
     
      “最快也得十日后了。”
     
      “那再等等。”林大娘心里思忖着有点不对劲,皇帝的人去了江南,家里那边不给她递消息,怕是不应该。
     
      她跟怀桂的消息一直递得勤。
     
      这厢宫里,皇帝醒来,咽着安王喂给他的药,一碗毕,等宫人拿碗退下来了,他跟安王道:“都收拾好了?”
     
      “都收拾好了。”
     
      “你也可以不用走了,朕,朕现在懒得管那刀府了。”
     
      安王塞了一瓣新鲜的甜果进了他嘴里,“哥哥,得靠你一个人撑着了。”
     
      没他,还有皇侄他们。
     
      他哥哥对他还有万分不忍,可皇侄们却不可能了。
     
      这是非地他起了去意,就真不想呆了。
     
      皇帝一辈子要强,就是躺在床上,也不想跟弟弟承认自己的虚弱,哀求他留下来陪他,他便笑着道:“那行,哥哥一个人撑着。”
     
      安王也笑了起来,弹了下他的额头,“你还是老爱说言不由衷的话。”
     
      “呵。”
     
      “你去看过皇嫂没有?”
     
      “看过两次。”
     
      “怎么样?”
     
      “不说话。”皇帝叹了口气,“最近不得空,就没去了。”
     
      “你要是不喜欢德妃,不想这后宫再有主,你就往宫里找找,找个能主持大局的,这宫里这么多人,总能找到个照顾你一二的。”
     
      皇帝闭眼摇了下头,“德妃稳重,无人能及。”
     
      这段时日他生病,也是她带着人一直在照顾他,只是他不听她的罢了。
     
      “那你知道好,怎么就……”安王说着,顿了下来,“心里的坎过不了?”
     
      “你皇嫂以前最喜静静坐在一边看我做事,我要是病了,也是她衣不解带陪着我,都这么过来二十年了。”换个人,真是差着那么点。
     
      “那你这是想让她回来?”
     
      “想过,”皇帝没掩饰,笑了笑,道:“但是不可能了。”
     
      他想,她不愿意,也没办法。
     
      “也好,”皇帝累极,心也如此,“她觉得现在的日子才是轻闲,那就由着她过去吧,她忙了这么多年,歇歇也好。”
     
      “您心里有数就好。”安王见他脑袋清楚得很,也不多说了。
     
      “小安。”
     
      “嗯?”
     
      “是不是不是哥哥病了,你就要等到走的那天,才来见我?还是说,你今日一去,就要走了?”
     
      “哪能,”安王被他说得笑了起来,“还能呆上三五个月,不过,至多三五个月啊,你狡猾狡猾的,别套我的话,我来之前可是跟王妃下了军令状的,要是被你说得留下了,她就带着儿女们走,不带上我了,你就忍心见我这么可怜了?”
     
      皇帝被他逗得笑了起来。
     
      “这才是笑……”安王又给他塞了瓣吃的,“哥,人要往前看,过去的就让过去吧,别老惦记着以前惩罚自己,你看看我就知道了,非记着母后的那些事情,连王妃都被我带累得走了好几次鬼门关,如果不是运气好,我们一家都没了,你哪还能看到我侍候你的这天啊?”
     
      “嗯。”皇帝也知道自己得解开心魔了,他还想多活个二十年,而不是就此倒下,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不能浪费。
     
      “嗯……”皇帝沉声应着,把嘴里的甜果咽下,抬头问他:“那你说,你们走了,过个几年回来看朕啊?一年还是两年?还是三五年?三五年有点久了吧?”
     
      安王“噗”地一声笑出来,把送到他嘴边的甜果回头一转,塞进了自个儿嘴,乐道:“想得美,你就自个儿瞎想乐着吧。”
     
      还三五年有点久了,三五年能回来一趟,那都是他吃饱了撑的太闲找事做。
     
      皇帝看他乐不可支的样子,也翘起了嘴角,静静地笑了起来。
     
      如此就好,已是最好。
     
      ——
     
      皇帝这次休了三天朝,就又上朝了。
     
      林大娘一听,真心觉得这皇帝老爷对他岗位的热爱也太深了,连命都可以放在一边,实在不是这种她冒个尖尖头,就给自己找无数条后路的胆小鬼胆敢能比的。
     
      不过,没两天,大将军回来说皇帝惜命得多了,上朝之后要回去歇一个时辰再办国事,午间也会歇一会,其后留人顶多留到傍晚,大部份的人都会在傍晚那会被放回去。
     
      大将军就是一个被接连两天都被放回来的人,皇帝是把他叫到跟前了,但冷着他,不跟他怎么说话,也不对他委以重任——看来在宇堂先生没来之前,皇帝是不打算用他了。
     
      刀藏锋也不着急,而且他二叔那边已经上朝了,每天都来皇帝面前转一圈。
     
      朝臣看到他,也不可能真当他不存在,都知道他是被九皇子带进宫的,有跟九皇子亲近的就把他当同党之人了,就颠颠地过来跟他套近乎。
     
      他也就呆了不到半个月不到,身边人就多了起来了。
     
      连杨文德这些后起之秀,也是一得闲,时不时要跟大将军说说话,请教请教一些事情。
     
      皇帝看着他这位大将军又觉得深深刺眼了起来,恨不得宰了他的脑袋。
     
      太子再看刀大将军,笑容也没以前那么真切了。
     
      这厢,林大娘总算收到了林府的消息,收到后,她又是喜,又是哭笑不得——怀桂成亲了,说是先生逼着他娶的,先生说他不娶他就不来京了,而且他们那浑不吝的老先生把皇帝的两波人马都关了起来,现在林府关了一群御前侍卫,怀桂觉得压力有点大。
     
      但林大娘着实是喜,喜的是怀桂成亲的对象是他喜欢的。
     
      他的小娘子是益州益家的嫡次女。益家是益州的老世族,益家本就是他们家的祖先第一个带着人马过去开辟的,是益州的第一任知州,哪怕放到现在,益家在益州也是人尽皆知。
     
      林府这种是由拿钱买地而起的人家是大大的高攀人家了!
     
      而她的弟弟对娶了她很是欣喜,在信里还不无调侃地道:小娘子之前见我,与我言道嫂子得我如此如意郎君,想必天天都是欢天喜地的了吧,前日,她成了那欢天喜地的嫂子,我问她感觉如何,她至今还没跟我说话,我回头再问问去……
     
      林大娘把信看到这处后,喷笑出口。
     
      小丫在旁也偷着看,看到此次,也是笑啐了一声:“尽是跟你学的,嘴上就没个正经的时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