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20章

第22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藏锋清晨回了府,他回府归家是准备一回来就睡觉的,但一回来,就被小娘子推着往梁上看。“抱着胖嘟儿在梁上睡了一晚,生气了。”林大娘小声地道。
     
      刀藏锋看她。
     
      林大娘心情正不好呢,看他还看,掐了他一把,跺脚道:“看什么看,他不准我跟着老师一起做事,正横着呢。”
     
      她推他,“你去劝劝。”
     
      刀藏锋一听,马上转过背,就去后院洗冷水澡去了。
     
      乌骨这一次,见解不错,与他意见一致,他们爷俩难得有意见统一的时候,值得洗个冷水澡庆祝庆祝。
     
      林大娘被他气得眼前发黑,知春来扶她,林大娘子拍着自己胸口安慰自己:“不跟他们这些臭男人计较,不计较,我不计较!”
     
      但不计较那都是女人用来骗人的!
     
      话刚一完,林大娘就让知春给她拿披风,“我今儿不跟他说道清楚了,我就不姓林!”
     
      说着她就冲出去了,乌骨在梁上抱着胖嘟儿翻了个背,顺带翻了一下白眼。
     
      这小娘子,儿女都生了,还是不听话得很。
     
      老爷要是在,肯定得好好说她一顿不可!
     
      林大娘冲进后院,她穿少了冷得直发抖,刀藏锋也是拿她没办法,搬出了书房和椅子他的披风,把人包在披风里椅子上让她说她的话去,趁她话多,他干脆没冲冷水了,先练起了剑法,活动筋骨。
     
      林大娘本来打算跟他软硬兼施说服他,结果被他在雪中的武姿给弄得心神不宁,他过来亲她的时候她还挺胸,被迷得神魂癫倒分不清黑白了。
     
      好在,理智没了,智商还在,在他把她抱回书房行事拿那事迫她好好在家相夫教子的时候,她狠捶了他几下,骂他:“你还要不要脸了?我都没拿美色迷惑你从了我,你居然敢拿你那根棍子迫我就犯,你想得美!”
     
      大将军被她骂得全身都绷紧了,这下顾不上跟她吵架,把她压在身上直到最后那刻,途中就没停过。
     
      末了,林大娘也是怪自己不争气,想想也是,家里的臭男人都搞不定,怎么有力气跟外面的男人撕杀?
     
      不说了,得先把内给安了,再谈攘外!
     
      刀藏锋睡到了下午,这还是宫里来了人,林大娘不得不叫醒他。
     
      她上午补睡了一上午精神就好了,本来还想让他睡得傍晚,一家人吃晚膳的时候再叫他,哪想宫里来人了。
     
      “我想让宫里的人先回去,你吃完晚饭再进宫,你昨晚不在,小将军就很不高兴了,你睡了一天也没见他,他也不高兴呢。”
     
      “我等会就去找他,你让知春跟刀战去跟那公公说一声,说我晚膳过后进宫。”刀藏锋坐在她的妆凳前让她给他梳着发,闭眼淡道。
     
      “嗯。”林大娘俯下身,亲了他的脸一下,走到了大圆门前,叫了小丫进来,吩了一通又走了回来。
     
      她一走,刀藏锋就转过了身看着她的背影,等她走回来才收回身。
     
      有了儿女,他和小娘子就不像刚刚成亲的时候那样想腻在一起就腻在一起了,还好,小娘子心里不止有儿女,也有他,时不时会抽空与他两个人单在一块,这点时间,也不是每日都有的。
     
      在江南那段,十天半月的,他也就睡觉的那一会能跟她处一处,哪像现在,她还能站在他身后,慢慢给他梳一会发,两个人说或不说话,都可以好好呆一段时间。
     
      回京于他,其实比在江南好多了。能跟她,还有儿女多呆一会,于他已是很划得来了。
     
      “你晚上还是早点回来,咱们还是少日夜颠倒的好,这点你听我的,好不好?”林大娘跟他商量。
     
      她知道很多事情不是人想如何就如何的,身在其位,有太多的不得已,哪怕皇帝这样的都如此。
     
      但她跟大将军的关系很不同,他跟她成婚不算早,但他们两个是在年龄相当,心智相当的时候成的亲,两个人相濡以沫到现在,其实一路都是在相扶相持,而她对他心诚,他知道,也是很听她的话的。
     
      别的不说,他知道她心疼他,尽可能在为他好,有时候他就是办不到,也会因为辜负她的好意愧疚。
     
      而她两世为人,知道有些东西的重次哪怕有不得已这个重要因素在,他们也得分一分重次,而这其中,必须有个人坚持己见,替他们俩坚持才行。
     
      英才计划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甚至十年二十年就能成功的事情,不能还在前面,他们就把身体拖垮了。
     
      “好。”刀藏锋说了好,他也想早点回来,他早上还要起来跟迈峻处一会,儿子正处在对什么都想知道的时候,他不想他的嫡长子在想问他爹爹话的时候,他每一天都不在。
     
      他会办到的。
     
      “皇上那,现在是怎么说?”
     
      “也没怎么说,昨晚让我听了一晚的话,也没问我几句,就是早上我走时,他问我,如果你先生想住到我们府里,我们府里能不能请他住进来。”
     
      “皇上的意思是,他接受先生跟我们住在一起?”
     
      “不尽然,看你先生的意思,先生不是个那么好被他说服的人,皇上每一种准备都在做。”
     
      “他知道你是九皇子请去的,也没就此说什么?”
     
      “他?呵。”刀藏锋没有笑意地笑了一声,“小娘子……”
     
      “嗯?”
     
      “皇上那个人,太疯了。”
     
      林大娘停下了给他束发的手,看着镜中闭着眼睛的他。
     
      刀藏锋也睁开了眼,“什么太子不太子,现在在皇上眼里,也就那么一回事了,一切都比不得皇上成就他的天下。”
     
      “如此下去,太子不是跟他一样醉心这天下事,就是恨他,”刀藏锋看着镜中她呆愣的眼,“如若是恨,可能都用不到我们出手,这父子就会反目成仇。”
     
      “连安王都要走了,”刀藏锋说到此,叹了口气,“皇帝身边是留不住什么身边人了,你之前说他眼里只有他自己和他的天下,这是他牺牲旁的一切得来的天下,越是牺牲得多,他越是放不下……”
     
      她是这般说过,而他当时不认同,恼她胡说,又不敢让她闭嘴,就干脆堵了她的嘴。
     
      于她想过来,他堵她嘴那段,还有几许甜蜜。
     
      但他不信她的,太多了。
     
      她也知道他不会信,人生这么长,每一段有每一段的想法,不经历,怎么可能有彻身感悟?他不信她是正常的。
     
      但她懂,她信,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没超过她的时候,她就得给他们当好主心骨了。
     
      坚持自己的看法不容易,不被他影响更不容易,但她知道在他懂了之后,他们的日子就容易得多了。
     
      “他会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刀藏锋皱着眉头看着镜中的自己,又再抬头,看向有着花容月貌的她:“我想在家和你,和迈峻他们多呆一会。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个人在一起,一生只有迈峻一子,和雅水一女,我不想要更多的了,我只想要现在有的,等他们长大了,各自成家了,我就和你白头到老。”
     
      他并不想成为皇帝那样的人。
     
      拥有那么多,最后,可能最爱他的,和他最爱的女人要被深藏宫中,不能日夜相拥相慰。而他最爱的女人为他生的儿女,末了,在他眼里也比不过这江山社稷。
     
      连至亲的兄弟,可能到他们最后死的那时,他们也相隔万重山千重水,连死都不可能让他们再见一面——他并不想,活到最后,他们最对不起的,却是他们最爱的人。
     
      林大娘闻言,低头把下巴搁在了他的头上,伸手拦了他的眼睛,没让他看着镜中已经双眼含泪的自己,等她情绪稳定了一些下来后,她道:“时也,势也,命也,大将军,这些话我都跟你说过几次,其实你也是信的,是罢?”
     
      “但是,”她跟自己,也跟他说:“我也一直觉得这些话里的意思,未免太消沉了。但我同时也觉得,如果一个人一生有一个信念,那为之付出生命与一切,只要他觉得愿意心甘,那就行了,别人说好说坏,又如何?可是,换到我们身上,你现在但愿的,其实是我几十年后都想但愿的,我想把我和迈峻雅水放在你的最前面,我和他们都想被你珍惜,被你护在掌心疼爱,你要是爱我们,把我们看得重之又重,你都不知道,我们会有多开心。”
     
      她不想被牺牲,尤其不想被最爱的人,用最不得已的理由去牺牲。
     
      而这一切,如果他现在就懂了,在他这么年轻的时候,他就切身懂了这个道理,她真的太感慨了。
     
      为此,她甚至会因此感激皇帝做的坏榜样。
     
      刀藏锋这时拉下了她的手,看到了她眼角流下的泪,他静静地看着她垂着眼睑那默默掉泪的脸,把她的手拉到了身前,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我答应你了。”刀藏锋反过身,背着镜子,把她抱到了腿上坐着,拭着她脸上的泪,很是认真地与她道:“我知道你的志向并不仅仅在相夫教子之上。你前晚跟我说,你冲不破这篱笼,如果没有人会帮你,没有人会护着你,没有人会在所有人都指责你的时候,给你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你喘气,你什么都不能,你说只有我才能让你无后顾之忧跟随你先生……”
     
      “你说只有我能的时候,其实那一会我很高兴,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刀藏锋亲了亲她泛红的眼角,跟她说:“我不同意,并不是我护不住你,我愿意为大壬冲锋陷阵,我也愿意为你同样如此,我只是不喜欢,你踏出了这个门,那种不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感觉。”
     
      他只是非常不喜欢那种失去的感觉而已。
     
      但如果,这是她想做的,他可以为她忍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