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19章

第21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好。”这一趟,刀藏锋是必然要走的。
     
      “那……”
     
      “明日就来。”
     
      “好。”九皇子失笑。
     
      “九皇子还有事?”
     
      沉盈笑着看着大将军,顿了一下,摇了下头,“没了。”
     
      “那本将送您出去。”
     
      “好。”
     
      林大娘站在大堂廊下,看着大将军送人远走,等人走远了,她回头问跟着她来的小丫,“你觉得九皇子如何?我是说,你对他的第一印象如何?”
     
      “待人有礼,谦谦公子,温润如玉。”小丫看她,“娘子觉得呢?”
     
      “不好说。”林大娘笑着道:“路遥知马力。”
     
      日久才见人心。
     
      小丫点头,她就知道他们娘子会这么说。
     
      他们娘子很相信第一感觉,但是吧,同时也不那么相信,因为她觉得人是会随立场和环境变化的,当时的好,日后立场感觉不同了,就会成为坏了。
     
      “您呐,不管想什么,都不要欺负姑爷。”
     
      “我欺负他?!”林大娘被她吓了一大跳。
     
      她欺负姑爷?这什么意思?她欺负那么一凶煞的大老爷们?她这得往哪说理去?
     
      “您昨夜就让他去睡廊下。”
     
      “我那是罚他,他不听我的话,我还让他跟我睡一个床碍我眼不成!”林大娘说着笑了,好,算了,算她欺负他,“好了,你别管,我心里有数。”
     
      小丫摇摇头,不说了。
     
      “我后来又把他找回去了,好着呢,你别担心。”林大娘见她无奈,笑着跟她解释了两句。
     
      但这事是他们夫妻之间的情趣,也没法跟小丫好好说,更是没法好好教小丫了。
     
      每一对夫妻的情况不同,像小丫家,她族兄那个人,性格里木纳的成份太重了,跟大将军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但她跟大将军确实好着,她跟他闹一闹,那男人根本不会计较,他向来容得下她,说实在的,他也乐在其中,她哪天要是不跟他说话摆事实讲道理了,不生他气不罚他,他还得挂着心,寻思哪又得罪她了。
     
      当然了,她也不会闹太过,让事情吵得不可收拾,到了那步就不叫情趣了,她喜欢他,定然不会让事情失控到伤害他们感情的地步。
     
      “我不管你。”大娘子往回走,小丫扶了她一下。
     
      “好好好,不管我……”林大娘笑话她,“我看到时候要真吵起来了,我看你管不管我。”
     
      小丫冷哼了一声。
     
      不管如何,第二日大将军去了宫里,这日他晚上也没回,说被皇上留在宫里了,林大娘也没觉得有意外的。
     
      这夜一家人的晚膳没有大将军,刀小将军气呼呼地道:“没良心的,不在!”
     
      林大娘给他强行灌了一勺蔬菜汤,才放他自个儿吃饭,“别惦记他了,像你娘我,才是养活你的金主,米店老板!”
     
      要不能养得起他这这个小饭桶吗?
     
      小将军嘟着嘴自己塞了大口饭,“我也要当米店老板!”
     
      “好志向!”他娘夸他。
     
      “祖祖,吃。”小将军翻到了碗里一颗难得的鱼丸,拿勺子挽到了祖祖碗里。
     
      他义祖会白日让他扛水桶,睡觉前却会摸摸他,小将军就扛水桶那会很不想跟祖祖好了,但别的时候还是很喜欢祖祖的。
     
      “好,你先咬一口。”乌骨把鱼丸一筷分了两半,喂给他,等他把半颗吃了,才把那一半送进口里。
     
      “他这是又要不着家?”乌骨绿眼睛一转,看向小娘子。
     
      “不是,只是这么大的事情,他总得参与进去……”事情做了,才是资本,这么大的事情刀府不可能不在其中占一脚,他不仅是自己要进去,还得拉着二房三房占个位置才行,现在全京城最上面的世家都去占位置了,晚几步,可能就抢不到好位置了,不去不行。
     
      “那能闲着?”
     
      “是不能,但这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我们家最大的事情……”林大娘说到这也是没胃口吃饭了,她放下了筷子,“这事,其实皇上的慎重,是出乎我意料的。”
     
      她是觉得按皇帝的个性和他一贯以来的政治主张,以及他以往对她先生表现的欣赏,她一直也觉得她先生对于这个国家的变革不至于像石头落水,只可能起个响声。但是,皇帝现在对此事表现的热忱,与以朝廷对这事的重视度完全超过了她的预期。
     
      也许,究其根源,可能也是与她本身骨子里就对这时代的人存在着偏见,觉得他们迂腐陈腐不堪,不可能接受新的事物。
     
      但她的观念是不对的,她没到这个位置上时,觉得改变其实是非常艰难的事情,但到了,她才发现,其实最上面的人不是陈腐不堪,至少她所处的这个蒸蒸日上的国家,君臣都不是如此。
     
      像大将军,彪悍强韧,同时也狡猾至极;皇帝,独断专制,同时也狂放不已。
     
      他们是这个国家非常典型的经历过血与硝烟味铸成的强权人物,他们的每一步都是经过斗争锤炼而来的,而那些被砍头砍到现在还活着的臣子们,也如是,说白了,他们也个个骨子里头都彪悍无比。
     
      皇帝统治的朝廷,血腥味一直不断,但就是这样的强权下经皇帝提拔上来的臣子,形成了如今的朝廷。
     
      这一点,林大娘作为受益者,也不得不再次承认,如果不是这样的皇帝,根本没有一个皇帝容得下刀府。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皇帝的权衡也造就了壬朝的现在,而不是让冲突浮于表面,大动干戈,让朝廷大乱,天下大乱。
     
      就是这样的一个朝廷,让她震惊,同时也让她沉默,不得不去思考更多。
     
      整个朝廷都在想事情实施的可行性,而她也是……
     
      她相信,她的先生更是。
     
      他会来到京城。
     
      “我们家最大的事情,是先生会来到京城。”说到这,她胃口全无,拿起水抿了一口,“我们家将会成为各方博奕的一个重点。”
     
      而这,与她之前嘱咐怀桂的韬光养晦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他们动的太快了,而皇帝动的更是快,之前她和大将军以为皇帝至少也要花几年的时间去摆平反对的朝臣。
     
      但他们都料错了,说到底,还是小看了皇帝。
     
      但料错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们家跟着变就是。
     
      虽然这是大变,这几日他们夫妻俩也因为事情的紧急与失控,情急之下双方个性底细完全暴露无遗,无法掩饰,谈话之间冲突也大了点,火药味十足,林大娘也是跟她丈夫撕破了脸,很多与这个时代不合时宜的话都喊出来了。
     
      好在之前她也表示得不是那么与普通女子相似,这才没彻底露馅,她那可怜的还被蒙在鼓里的丈夫还当是她先生教歪她的,教了她那么多不可理喻,说都说不能的“理论”。
     
      但他们被窝里斗翻天,都是为的这个家,和这个家的以后。所以他们两口子也谈好了,他们不管私下的分歧有多大,要是有分歧两个人在被窝里大打出手也没事,但在外,两个人的态度必须一致。
     
      他们已经开始做先生会来京的准备,但是,他们家与太子的对立,也同时摆上了台面,现在各方面的压力都向他们家袭来,而乌骨作为这个家最重要的成员,他其实也是有压力的,并且,也是压力最大的一个。
     
      林大娘说话时,神色淡淡,乌骨看了她一眼,见小胖子也不吃饭了,抬头朝他娘看,他便往他碗里夹了块肉,“吃。”
     
      小将军夹起肉塞到嘴里,喊了他不笑了的母亲的一声,“娘,美人儿娘。”
     
      林大娘喷笑出声。
     
      乌骨翻绿招子,“都说了让你别乱教。”
     
      林大娘又拿起筷吃起了饭,笑意吟吟地道:“我才没呢,是不是,自恋哥?”
     
      “不是啦,是胖帅,帅胖。”小将军认真跟她道。
     
      “是了,是胖帅。”林大娘赶紧点头,心想回头说事还是要避着小胖帅一点,他接受和学习能力实在是太高了,一学就会,还懂话里的意思,并且会很快用正确的感情和意思回应他们。
     
      他对情感和语言的领悟力太强了,不能让他尽快接受到他们大人那些负面的情绪,这会对他产生极不好的影响。
     
      他就是小,也不能再把他当不懂事的小孩看待了。
     
      这边林大娘又朝乌骨示意,话等会再接着谈,就不再说正事了,笑着逗着小胖子吃着饭,又把小花喂饱,交给她让小丫带去玩,又把小将军扔到了他姑爹手里,这义父义女才坐到了一起,就家里以后可能起的变化商量了起来。
     
      等林大娘跟乌骨说清了宇堂南容到京后,刀府要承担来自各方面压力的点,他们夫妻俩只能把迈峻跟雅水交付到他手上后,乌骨连白眼都懒得翻,“现在难道不是我在带?”
     
      “不一样的,”林大娘说到这,顿了一下,看着她的骨头叔叔,“先生来京后,我可能要跟着他,咳,跟着他一起做事。”
     
      到时候,她带小胖子和小花的时间就会很少了。
     
      “你凑什么热闹!”没出她所料,老骨头一拍巴掌朝她怒吼,“老爷生前怎么跟你说的?让你别冒尖尖头,要不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宇堂那老家伙,那老家伙不也是跟你说过几百遍了,让你藏拙藏拙,藏拙你懂不懂!”
     
      林大娘闭眼睛,“现在藏不了了!”
     
      而且,事情到了一个可以容纳她出现的点了,这个时局,现在容得下她的存在了。
     
      “藏不了,呵,藏不了也得藏!”乌骨才不同意这事,他懒得跟她多说,当下往梁上一跃,背过她躺着,不想跟她多说了,省得被她乱说一堆,说得脑袋发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