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17章

第21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刀府的不讲究,也是全京城都有名了。
     
      加上之前钻钱眼里的那名声,这女将军随便找个草莽之辈嫁了,家里人还不管——这家人也是从来不讲规矩,亲祖父死了就急着结亲不说,这家里二夫人病得快要死了,这女将军也是急急忙忙随便找个人就嫁了,跟生怕嫁不出去似的。京城人说起,也只能当刀府再是世袭将神之家,也难脱泥腿之气,登大雅之堂了。
     
      这要是换个心气小点的,非得被气哭不可——刀府的二夫人虽说没被气哭,但被气得从床上下了床,绝对死都不死给那些人看!
     
      好在刀府族人这边,户部又来给他们造户册了,重新为的他们刀府一族造的御册,这已经算是荣耀了,遂他们关起门来乐都来不及,别人说两句,说就说吧,忍忍也就过了。
     
      族老们也说了,忍一时风平浪静,他们自己俸银照领,在刀家军里当职的,还是双倍俸银,现在儿孙们又多了条出路,不用世代都只能打仗这一条路可走,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偷着乐呗。
     
      林大娘这头也是知道刀府的名声算是彻底跌到底了,但她也是个心眼宽得不着边际的,一点也不着急,反而趋势,把二房分了。
     
      这一分,皇城里同住的大官们也是对刀府的没名堂刮目相看了,二房老夫妇都这病刚好一点,这年轻的两夫妻就急着把人赶出去了,也是真不怕背后被人指指点点。
     
      林大娘表示这些既然干了那就受着吧,刀府出了这么多事,怎么可能还有人夸,不可能所有好处都他们拿了。
     
      而且她相信这只是暂时,哪天要是打仗了,这个国家,这个百姓又要需要她那个苦命的大将军了,他们刀府就又可以回到地上做人了,他就又是英雄了,到时候她又中以载歌载舞放鞭炮了。
     
      这厢,刀藏锋也抱了宇堂南容给他的书册进了宫,扔到了皇帝面前,就回了。
     
      皇帝当夜就叫人叫他过去,他拒绝了,说自己一回就生病了,脑袋也糊涂了,不管用了,除了打仗这等份内之事,别的事别叫他,他没得空。
     
      他就真没去,皇帝气得在盘龙殿把杯子砸了也没用。
     
      这时,他的内阁阁老和御前郎中都来了,拿着大将军“扔”到皇帝面前的手册,每一个人振臂急挥,帮着誊抄。
     
      宇堂南容的著作非常细,他是从壬朝现有的学堂,从族学,官学,到民间私立的私塾之间谈起了为国家造才之道,他用了最细的法子,最小的代价,最可行的方法把数者之间全都变成了官学。
     
      这办法只要改造完毕,壬朝每一年都会多几百万的学子,而这仅是其一,另一部份,宇堂南容编了三本书,算术、农术、工术各为一套,其内容之浩瀚,让几个阁老当场就盘地而坐细看了起来,也让皇帝当夜就叫了身边最快的人马赶去江南拦他先前派去的那帮人,让他们就是跪着求着,也得把宇堂南容求到京城中来。
     
      而那彪骑大将军不来就来了算了,他一个打仗的,连个军师都谈不上,懂个屁,皇帝放过了他,但心中也是五味杂陈,各种滋味都有。
     
      他还以为,这位大将军从今以后就要跟他对着干了,但是,他回头就搬了块“大石头”砸到了他的头上,皇帝岂止是狂喜,大将军这样的打脸就是多来一回,他也受得起。
     
      皇帝当晚就把朝廷要员叫到了一声,这一次,吵吵嚷嚷各自为派的朝廷要官难得的没有争执,不止是皇帝从中看到了一个将会突飞猛进的时大壬,他们也看到了,那天下第一狂儒之人名虽狂,但他的阐述之道非常简单明了,并且粗暴直接,他在第一行字里就明确指出他不会动现有的士族阶层的要害,不会进行前朝失败的土改,更不会割朝廷命官背后世家大族的命根子,他只是另辟蹊径,给国家提供一个源源不断提供各行能人的办法,让这个国家更强大的可行办法。
     
      皇帝只要各方面都压制一点,就能把人整合起来,从而进入他的官学,而官学的支撑,也是从族学,官学,和私塾方面而出,并不会给国库添加过大的负担。
     
      当然,钱还是要出的,出的不少,但户部尚书看过后,对着皇帝的眼,他点了头:“皇上,可行。”
     
      说来也是不可思议,他们之间的粮产量于十年前,翻了五倍有余,将近六倍的数目……
     
      按这趋势下去,哪怕大将军要再去打个几十年的仗,他们也供得起粮草。
     
      而国库一充盈,很快就会满,如果按皇上的意思,也是肯定要拿去修道的——与其修道,还不如让他户部来办这个官学。
     
      以后这功能名声,自也会落在他们户部众人手上。
     
      户部尚书一点头,工部尚书也没跟打擂台,钱在户部那拿着,他手上拿着工术之书跟皇帝要到了钱,回头还得往户部那拿,犯不着得罪他。
     
      而阁老们身为给皇帝出主意的人,他们也在里面看到了一个将会有各路人马为这个国家出力的将来,这些人可能会有很大多部人会出自贫寒子弟之家——宇堂那位狂人在书里很粗暴地写,这些刚爬上来的人胃口还没被养大,比你们那些出身不错,胃口很大,不好控制的弟子们要强太多了,你们至少可能先哄他们做十几二十年白工,等他们回过神来,就来不及了,因为等他们胃口大起来,下一批白工又成才,白菜堆一样地堆到他们面前让他们挑选了。
     
      阁老们看得想笑又想摔书,但宇堂的话说得相当难听,但事情却是可行的。
     
      皇帝是个激狂的性子,他的内阁学士都是他一手选入,大部份性子也是随了他。
     
      他的内阁学士当中,有两个还是贫寒子弟出身,宇堂南容这话于他们也是难听得不能入耳。但他们心里也明白,这会是他们底层子弟们最好最快的上升途径,如果说他们以前是千军万马杀进了朝廷,而整个朝廷几百的重臣,像他们这等一无所有靠着才华能耐挤上来的,一个巴掌数都数得出来。他们的人数太少了,在这些有钱有背景的官员当中当真是举步唯艰,日子需苦撑,才过得像样——家乡人都当他们鲤鱼跳了龙门,已经一飞冲天却,却不知他们拿着那点俸银,过的只是于家乡的父老乡村们堪称富贵的日子,而实际上,如果他们没有得皇上赏赐,可能终其一生都买不起京中的一幢宅子。
     
      而其它几位阁老呢?不仅有皇帝的赏赐,他们在京中还有家族世代聚拥在此的财富和人可供他们谴用。
     
      而做官,是要有门道,才有钱进到手的。朝廷的这些重臣们,不是家中有门道,就是师门有门道,他们看着各为其道,但其中有根线把他们联在了起来,而他们这些不是当中的人,要是容进去,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而与其拼了命容进去,可能还得被嘲笑出身不好,还不如身边多几个这样的人,再成一派。
     
      不管如何,这一次,皇帝跟他的臣子们很快达成了一致,皇帝很是狂喜,为宇堂南容所著之传日夜不眠,很快,他也病倒了。
     
      但病在床上,人也是笑的。
     
      九皇子来看他,皇帝还跟他笑着说:“朕就躺两天就好了,就是累的,调理两天就又活龙生虎了,你不必要担心。”
     
      沉盈见他双颊都陷进去了,两鬓白发似雪,一时之间,他心头酸涩难忍,低下头来才没让他父皇看见他的热泪盈眶。
     
      回头,九皇子就来了刀府。
     
      他是第一次自行来刀府,自己带着人送了帖子,也没说自己是九皇子,就说了自己叫沉盈,想见大将军,在门外等了一会,才等到刀大将军身边的随将来迎他。
     
      沉盈也有好久没有跟彪骑大将军说话了,他们母子俩都是不太擅于多说话之人,他性子有点儿随了他母妃,也不太喜欢多说些没用的话。
     
      太子上位之事,母妃说让他且行且看,他也想道日子还长得很,没什么需要好着急,他人是赶是急,是奔是跑,要抢到他的前头,也都没什么,他好好走着自己的路就是,遂大将军让太子当了太子,那大将军也不好对他释放善意,那他就离远一点,省得给大将军带来什么不便。
     
      但如今,他还是破戒了。
     
      他知道他父皇心里先有天下,然后是皇后母子三人,最后,才轮得到他们这些妃嫔所生的儿子,而且,还是得听他话,顺他的眼,卓尔不凡的儿子在他眼里才称得上才是儿子的人。
     
      父皇那么多儿女,可这天家里,能给他真当儿子的人不多,可就是如此,这不多的人也还分三六九等,他的心也是偏的,只是偏得以为自己有道理罢了。
     
      沉盈从小就懂这些道理,自不会去跟他父皇讲这些,更不会跟他父皇说我这么努力,只想让你摸摸我的头,就像每一次你觉得我聪慧至极时那般摸我一下即可。
     
      当然,他现在长大了,没有以前那么天真了,对以后也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一直沉得住气。
     
      但这次他沉不住气了,是因为他终究还是那个有点天真还没长大的九皇子沉盈,他见不得他父皇就此操劳积劳成疾而去。
     
      他父皇身体已经大不如之前了,太医们已经再三警告了,只是他父皇不听。
     
      他这次来刀府,是来请大将军帮他的,他知道大将军背后有能人,并且,有后手。
     
      而且,江南那一位狂儒是他娘子的先生。
     
      如果大将军愿意,他将带着大将军回朝,助他父皇一臂之力——如若他父皇因此当他是想夺嫡,那就让他这般认为吧,反正他确实也有这么个想法,只是提早了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