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16章

第21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姑爷样子着实是不好瞧。
     
      那脏兮兮半红半灰的衣裳,还有大红脸,加上脸上那可疑的隆肿……
     
      这是无论从天上瞧,还是从地上瞧,都不太像个能当刀家姑爷的。
     
      但就是这么个牛高马大,让人说不出诡异的汉子,挠着脑袋跟个憨牛一样,朝女将军指着的地方坐下了。
     
      “你过来坐,我等你好久了。”
     
      女将军如此一句话,这本来就挺着胸要大干一架的人就过去老老实实地坐下了。
     
      “做甚了?”女将军问。
     
      “就是,就是把染房的料扯了。”
     
      “那等会要跟大哥大嫂道歉。”
     
      “哦。”
     
      姑爷咳了一声。
     
      “你自己擦擦手。”
     
      姑爷又接过了帕子,被“洞房”两字闹得心神不宁。
     
      他还蛮想洞房的,就是怕她不依,她太凶了,有点怕她。
     
      这姑爷和刀府的小公子一来,大家都有点面面相觑。
     
      其中一位曾在怅州治过水的小郎中跟刀大将军熟,这时候开口笑道:“大将军,小公子都这般大了?”
     
      “叫居淮伯。”
     
      “居……居……”
     
      “淮。”
     
      “淮。”
     
      “居淮伯,再念一遍。”大将军对儿子很耐性。
     
      “居淮伯。”小将军念对了,高兴地朝父亲看去。
     
      大将军摸了下他的头,淡道:“迈峻很棒。”
     
      小娘子教他带子,大将军带多了,也很擅于教儿子,他也想过等迈峻大一点,他也得挪出些时间和他在一起。
     
      小娘子说得多,儿子长大了,那就是属于他自己的,小时候才是与他们在一起的好时候,不能错过。
     
      错过了,时光难倒回。
     
      “还,帅!”爹一夸,胖帅激动了起来,不忘也夸自己。
     
      “嗯。”大将军放下他,“去跟居淮伯伯问个好。”
     
      “诶。”胖帅蹬噔跑过去,举起握着果子的双手朝他拱手,又偷懒,“伯伯好。”
     
      易居淮因此笑得胡子都在抖,他也是个有了孙子的人,平时也有点童心,见此也揖手道:“小友好。”
     
      “伯伯棒棒。”
     
      “多谢小友。”
     
      “伯伯不客气。”小将军寒暄完,回头看父亲,见他点头,朝这个胡子伯伯一笑,又蹬蹬跑回去了。
     
      他太机敏了,来的人跟着他顽皮灵活的身影动来动去,再去看那憨憨的姑爷,也都觉得这一家人坐在一块,好像也没有那么不适。
     
      太子一直淡笑着不语,这时朝那姑爷看去,问他,“不知这位公子是京城哪府人士?”
     
      公子?
     
      没把自己当公子的姑爷见他跟他说话,指着自己鼻子:“公子?我?”
     
      太子略挑了下眉。
     
      姑爷笑了起来,“公子?嘿,行,我也是公子。”
     
      他乐得很,但没乐两下,就被妻兄拿眼刀子刮了一下,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姑爷立马板起了脸,正容道:“京城无府人士。”
     
      “吴府?”太子笑道:“哪门吴府?燕地苝门吴府,还是城中吴大学士后世吴府?”
     
      “无府,没府那个府。”姑爷见他没听懂,一脸怪我,好心解释。
     
      “梅府?”
     
      “太子,”他旁边的老郎中轻咳了一声,小声提醒道:“无门无府那个无府,没有门府之意。”
     
      太子这一下,脸上的笑顿时没了,这时见大将军朝他冷冷看来,他才勉强道:“原来是无门无府之人,恕我孤陋寡闻,不知安定将军的夫君是出自,呃……”
     
      这时,他身边的如松生也是开口不解问大将军:“敢问大将军,安定将军成亲这事,这三媒六聘可有?虽说安定将军之前说她已身嫁国家,无心男女之事,安定将军是女儿身,这种戏言,大家也不当真,但若是无媒无聘的,也是委屈我朝为国出过力的将军了吧?”
     
      林大娘在大将军背后听着,眨了下眼。
     
      来了。
     
      果然这么大阵仗来了,不做点什么,也太不符合他们这些人悄悄吃人,偷偷吐骨头的个性了。
     
      “委屈了又咋?”出了名的刺头大将军还没把话回去,被人逼着娶了亲,但也不能掩盖自己无钱娶凶婆娘的姑爷怒不可遏了起来,他拍着桌子,头发上的红颜料粒往下哗哗地掉,就跟下血雨似地骇人,连脸都跟怒面阎王似的,“我没钱娶娘子碍着你了?我娶都娶到手了,你是咬我啊还是想咋?找架打是吗?老子奉陪!”
     
      盘哥儿被人戳中脊背骨,当下就被激得跳起来了,折着衣袖就要去跟人干架。
     
      小将军在旁看得激动得小屁股在他爹大腿上弹,哇哇大叫了一声,铿锵地给他姑爹发声助威:“老子,奉陪!”
     
      他娘正在旁观形势,以好作对应,一听到这句话,这提起来的心猛地往前一扎,差点扎出胸口来,当下顾不得这是跟人在斗法呢,柳眉倒竖,差点河东狮吼,好好收拾不学好的小兔崽子。
     
      刀藏锋这下也是被儿子惊了一下,正要训他,却见那莽夫已经朝人扑了过去,非常精准地把人扑到了地上,骑在人身上就要开打了。
     
      “盘哥儿!”
     
      当下,刀藏锋就把儿子往后一扔,冲到了人面前,把盘哥儿打了起来。
     
      盘哥儿抱着脑袋,紧闭眼睛,“别揍,别揍,我还没打他,我还没喊好话呢,我们江湖人士打架之前是要先喊一通的,不跟你们一样,说都不说就开打,打得老子眼睛都合不上!你前儿打我的还没好呢,婆娘,婆娘……”
     
      他生怕再被打得洗脸都疼,不得不叫他婆娘救他!
     
      他不要再挨打了!
     
      他只想打别人。
     
      “还不退下去,丢人现眼!”刀藏锋把姑爷扔到了门口,对妹妹冷冷道。
     
      “大哥。”刀梓儿低头朝她大哥一鞠,很快退到了人身边,拉起了他的手。
     
      盘哥儿马上跟泥鳅一样弹了上来,拉着她手就往背上一背,惊骇万分地道:“快跑。”
     
      这凶公子哥又要打人了。
     
      他都没打,他就要打他了。
     
      不讲道理,没办法,只能跑。
     
      盘哥儿一背上娘子就麻利地跑了,剩下一屋的宾客,看着刀藏锋转过背来看他们,哑口无言。
     
      “是吃完了再走,还是现在就走?”大将军问他们。
     
      “这,这……”
     
      “现在就走吧,我还要收拾儿子……”大将军替他们决定了,“回去跟皇上说,多谢他的厚爱,关心,我心领了,我妹妹已经嫁了,嫁鸡随嫁,嫁狗随狗,鸡怎么样,狗如何,我回头会好好管教的,各位也不用替我费什么心思了,我没把手伸到各位家中去,你们也别把手伸到我这来,这手太长的苦头各位还没吃够,本将是吃够了。”
     
      大将军是太能说话,也太敢说话了。
     
      他就差明言皇帝又派他们来多管闲事,插手他们家的事了。
     
      这大将军,还真是软硬不吃。
     
      东宫郎中无法,朝太子看去,也有示意太子就此走的——不能再呆下去了,再呆下去,谁知道大将军还会恼羞成怒说出什么来。
     
      这姑爷已是上不了台面了,再戳他,按他那脾气,他说不定就得掀桌子给他们看了。
     
      大将军那硬脾气,可是连皇上都要悚着一二的。
     
      “既然大将军开口,那我等就此告辞。”太子说着,还看了一眼他身后那抱着刀府嫡长子公子,此时正皱着眉在训长公子的妇人。
     
      她声音虽然很低,但听得出来,非常严厉。
     
      严厉得不像一个慈母所为。
     
      这妇人,是不能小看了。
     
      想来,也是心狠手辣之辈,要不然,他母后那等在后宫稳坐半生的人,怎么会败在了她一个臣妇手里。
     
      “太子,请。”刀藏锋很干脆地横过了身,挡在了他的面前,把他的妻儿挡在了他的后面。
     
      “大将军,告辞,无需远送了。”
     
      太子带着人走了,大将军送了他们出去。
     
      等人走了一会,林大娘看着嘟着嘴,眼泪里满是泪看着她的儿子,再次问他:“还敢不敢说那两个了?”
     
      “哪两个字嘛?”胖帅被她骂他再也不帅了,再也不是胖帅了,委屈得只想哭,都记不得他是怎么得罪他娘了。
     
      “就是那两个字。”
     
      “我不记得。”
     
      “跟你说不清,让你爹教去。”林大娘放他下来,“好了,抽抽鼻子,收收眼泪,就帅了。”
     
      胖帅一听,赶紧抽了下鼻子,还去牵她的手,“你让我帅。”
     
      林大娘亲他的脸,“脏胖帅,帅了!”
     
      她说着嫌弃地摸了下他沾着染料的头发,“你姑爹那浑小子,得再多打几顿不可!”
     
      不收拾老实了,一大一小两浑小子呆一块,非把这家搅得天翻地覆不可。
     
      胖帅亲她,“不打姑爹。”
     
      “得了吧,你都没顾好了自己,还顾他?瞎讲什么兄弟情义。”他娘嘲笑他自不量力。
     
      她牵了他回后院给他洗澡,等大将军一回来找进了澡堂,她问:“如何?”
     
      “我们家,以后怕是没什么好名声了。”刀藏锋脱了衣服也钻进了水里,抱了正在奋力游泳的儿子,回头跟她道,“看等到迈峻娶媳妇的时候,能不能好点。”
     
      他把头凑过去,欺近她的脖子,在上面亲了一下,又亲触了一下。
     
      “还好,我早早娶了你。”
     
      要不然,按刀府现在这骇人的名声,没几个好人家的女儿愿意嫁进来了。
     
      “呃,那就是说,我们真得成过街老鼠了……”林大娘抬起头来,咬了下嘴,见他伸手拦住了胖儿子的眼,忍不住轻笑了一下,见他过份了抱住了他的头,拦住了他,道:“好了,你该想一想,下一步怎么办了。”
     
      确实不能坐以待毙,该下下一步棋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