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15章

第21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之前林大娘就想见上太子一次。
     
      现下见了,一切就都清晰明了了。
     
      太子这个人,很不错。
     
      她一见他甚至觉得这位谈笑风生的太子很得她的眼缘,让她感觉到熟悉。
     
      就那么几眼之间,林大娘看到太子,就像看到了昔日的大将军,昔日的她自己……
     
      他们这些人,不管是天生还是后天,他们都擅于先谋后动,极擅忍耐。
     
      大白话就是说,现在报不了仇?不要紧,我忍忍辱,等回头日子好了,我就挑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连本带利还回去,岂止是让你生不如死,我会连你的后路都连根斩掉。
     
      你说可不可怕?
     
      可怕,林大娘就从来不觉得自己好惹。
     
      她也知道夜路走多了,终会碰到鬼,但现在鬼在大白天就出现在她面前了,她心里也踏实了。
     
      太子在对面还依旧温言与女将军说着话,她这厢也差不多知道,她也该全力支持她家大将军拦一下太子日渐壮盛的声势,跟太子对着干了。
     
      事情已经到了得马上动手的地步了,不能再犹豫了,没有时间犹豫了——她后院呆久了,生了儿女,岂止是手钝了,心都钝了。
     
      也难怪先生不看好她的想帮忙,她眼光不够。她见不到这些人,无法猜测他们的想法,眼见有局限,很容易仗着自己的判断托大和自大,妄自尊大。
     
      “我听大将军说,安定将军找到意中人了?”太子这头跟安定将军说了几句,就说到这头上了。
     
      “太子还没找到?”刀梓儿也问了一句。
     
      在这个酒香和食物味醇厚的小宴上,她一直从容不迫,不卑不亢,倒让太子和随太子的官员眼睛都一直集中在她身上。
     
      刀家这位女将军,也算是名不虚传。
     
      “不瞒梓儿将军,尚未……”
     
      这头,太子的门客如松生正要开口,这刚开口叫了声“安定将军”,就有婢女轻声道了声“打扰了大人”,在他面前放了一盘散发着香味的佳肴。
     
      如松生看了那盘色彩鲜艳的佳肴一样,也不知是什么,心想这刀府的宴菜也真是别出心裁,上的菜都不错,这道等会也尝尝。
     
      吃人的嘴短,他再开口,声音放轻柔了还不自知,“大军回来三月有余了,就是大将军回来都近一月了,安定将军现在才归京归营,是为的私情耽搁了才回?”
     
      这口气一好,好好一句质问的话,气势上就已短了三分。
     
      引得太子的人看了这以嘴闻名的门客一眼。
     
      说好的黑脸呢?如松生就是这般当黑脸的?他现在就差握着人的小手嘘寒问暖了。
     
      “这位大人所言不对,不是,是我是遇上了险情,被人救了。”
     
      “就是你的那位意中人?”太子这时一笑,笑容有几位惆怅,“不知我可否一见?”
     
      刀梓儿没被男色所迷,太子所擅长的,也是她擅长的。
     
      而被她迷惑的,都死了,下场都不怎么好。
     
      她朝太子点了下头,“太子要见的话,我这就叫他来。”
     
      “有劳。”
     
      “太子有礼。”
     
      看刀梓儿应对有余,太子笑了笑。
     
      刀家人,个个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他父皇拿大将军一直头疼,他也没想对上大将军讨着什么好,但一个小女将军,年纪还比他小一岁,他都无法打动这小娘子的心,他只能道刀家人,无论男女,都易让人不安。
     
      而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自己却如芒在背。
     
      “大将军……”刀梓儿吩咐人去叫姑爷了,太子这时又朝刀藏锋歉意一笑,“抱歉,许久未见梓儿将军了,上次与她一记我就记挂到了如今,便与她多聊了两句。”
     
      刀藏锋一直端正坐着看他们说话,有着他在一旁“虎视眈眈”,这来的每个大人也是正襟危坐,不比见那喜怒无常的皇上好上半分。
     
      这时太子一开口,刀大将军也是抬了下眼皮看向他,眼神冷冷,神情也是冷冷,再开口,口气也是冰凉:“太子喜欢就好。”
     
      你喜欢跟我家女将军说话就好。
     
      你喜欢跟人说着话,冷着本将这个主人也好。
     
      大将军这一开口,如松生他们都不知如何作想才好,心想这将军一开口就是暗讽太子没有当客人的礼貌,他还是坐着不开口的好。
     
      太子当没听明白,还笑道:“吾心切失态,还请大将军不要见怪。”
     
      林大娘正缩在她家大将军后面一点的椅子上当乌龟,心想听了太子这殷殷表白,就是有颗冰心的神女怕都要化了。
     
      还好梓儿回来就把自个儿给嫁出去了,要不太子这般“情深意重,一往情深”,不嫁他,他们刀府都要怪不好意思了。
     
      也真是有点悬。
     
      就这么一会,林大娘就已经足够见识到太子的控场能力了。
     
      “您是太子。”这时,刀藏锋淡道了一句。
     
      好在,她丈夫也是不好惹的。
     
      林大娘低着头,竭力让面容平静无波,让人看不出端倪。
     
      她这本是打算旁听,和见一见这朝廷的中流抵砫们,好心里有个数,但太子跟大将军说了几句,话又扯到她身上来了。
     
      “我听说大将军夫人之前生有一女,不知这位小娘子现在多大了?”太子关心地问了一句。
     
      当娘子的么,一是丈夫,二是儿女,都是她们喜欢被人问及的话,这太子还真是怪会聊天的。
     
      这要是换她来的那个年头,他当个妇女之友、暖男、每天都有迷妹爱上我我也好爱迷妹的万人迷绰绰有余了。
     
      林大娘这还没对上万人迷,大将军就回话了:“不到半岁,太子有心了。”
     
      太子又被他硬梆梆地顶了回去,好脾气一笑,“恭喜大将军,成婚三载,有子有女,夫人又贤淑温婉,容貌过人,大将军也是有福气之人。”
     
      “太子……”刀藏锋这时候叫了太子一声。
     
      “大将军,请说。”
     
      “吃菜。”刀藏锋看着他,提起了筷子。
     
      往他面前摆了那么多盘肉,还堵不住他喋喋不休的嘴吗?
     
      太子这时低头一看,见他面前宽桌上已经摆满,一筷未动,再往旁边一瞧,他东宫郎中的桌子上杯盘狼藉,每样都动了。
     
      他看了他的郎中一眼。
     
      东宫是没给过您吃的,短了您的嘴是吧?
     
      就一眼,没给他争气的郎中老脸就红了。
     
      太子您是没尝,菜都新鲜着呢,这种天,好久都没吃上这般新鲜多样的小菜了,爽口下酒得很,一吃上就有点停不了嘴,还没几口都没了,份量挺小的,有些遗憾,好在上菜也还快,能弥补一二了,不信您也尝尝?
     
      郎中一想,红着老脸也建议道:“太子也吃,吃两筷咱们再说话。”
     
      太子无言地看了他一眼,不得不提起了筷子。
     
      这厢大门口不远处起了急步声,就听外面有一道声音在说:“我跟你说啊,你就说这新衣裳是你弄脏的,不是我没注意啊,这锅你替姑爹背了,姑爹回头就偷了你爹的剑给你耍。”
     
      说着这声音又道:“哪边的门?你怎么走这么慢?快点快点给我指个向,我自个儿去了,真是的,玩的好好的,找我们作甚?喂喂喂,眼前的,兄台,小弟?会说话吗?是人吗?”
     
      “哇!”一道清脆娇嫩的小嗓子也响起了,“姑爹,再飞!”
     
      “得勒,注意着点,姑爹带你飞,吆喝……”
     
      “姑,姑爷!”后面上气不接下气的下人跑来了,对着门口那无动于衷的两位站将就是一瞪眼,怎么不提醒姑爷?说着又跟姑爷欲哭无泪道:“您已经到了,要不,您还是……”
     
      您还是回去再换件衣裳来?
     
      “到了,那你们怎么不早说?喂,我说你们,是活的吗?会吭气吗?站这动都不动的。”姑爷往里走时,还捅了能门边站着不动的两位战将一下,“是活的啊,有气啊。”
     
      “姑爷,您就进吧。”请他的管事心都已经全碎了,等会提剑去见大娘子以死谢罪的心都有了。
     
      他就没见过这么不听招呼的主子,他在后面跟着,都要跑断气了。
     
      姑爷就这么进门了,早上刚穿上的新衣裳上半身的红,脸上也是,他肩上更是扛了个红娃娃,头发上还落着红色的粉未。
     
      他们刚才在府里的染房那探了个险,两位大力士的险探得太开心高兴了,一不小心就高兴地把一袋的红染料扯碎了,并挂在了身上。
     
      “哇……”小红娃娃见到了满屋子的生人前面的吃的,这下也不飞了,他眼睛发光地看着那些吃的,又猛地抬头看着这些大人们。
     
      这些都是你们的?
     
      胖吃点?
     
      胖立马就打姑爹的头,快放我下去,吃饭了。
     
      姑爹正看姑姑呢,被他打了两下头,抬头见他说“放,放”,顿时与小家伙心灵相通,把他放了下来。
     
      一放下来,小胖子就颠顛地跑到菜最多的那张桌子前面了,先看了看好吃的,咽了咽口水,抬头就问人:“哥哥,你吃饱了?”
     
      太子筷子刚放下,听到这话,轻咳了一声。
     
      “吃饱了?”红娃娃又问。
     
      太子看着他那讨人喜欢的小模样,见小娃娃黑亮的眼睛闪着水光水汪汪地看着他,被甜甜地叫了一声哥哥的太子一笑,点了下头。
     
      “哥哥好。”小胖子一看他点头,心花怒放,抬起小手就要吃哥哥吃饱了剩下的菜,伸手一抓就抓起了一片肉要往嘴里塞……
     
      但好景不长,肉刚抓到,他也被他爹抓到了手里,提起,抱到了怀里。
     
      “哦哦?”小胖子被抓了个现行,马上把放到嘴里的肉拿出来,往爹嘴里塞:“爹也吃。”
     
      胖抓的。
     
      刀藏锋把儿子的孝敬吃下,抱了他到位置上坐下,低头碰了下他的头,“爹要做事情,胖坐一会?”
     
      “坐。”胖答应,但是……
     
      等他爹给他擦了下手,给他塞了一嘴的肉,还拿了一个果子到他手里,胖就全身心地答应了,捧着大果子嚼着香香肉,点着头,开心地说:“听爹话。”
     
      小胖子被会带儿子的爹搞定了,这厢,安定将军看着她家胸前红通通一片的姑爷,挑了下眉,道:“姑爷这是又想跟我再拜次堂,入洞房了?”
     
      姑爷本来正打算她要是凶他,他一定要凶回去,却冷不下听她这么一说,又被百无禁忌的凶婆娘闹了个大红脸。
     
      作者有话要说:  用萌宠跟大家问个早,胖,说两句?
     
      胖:大家好,我乃天下第一帅,你们早上好啊,要吃多多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