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14章

第21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让不让姑爷见啊?”小娘子自己挑的夫君自个儿心里有数,乌骨说姑爷本事还是有几分的,但林大娘这几日也没顾上问他的来历,这时候正好补上。
     
      “让。”刀梓儿点头。
     
      “他是何地人士来着?”
     
      “无籍,带他长大的师傅以前是京城人士。”
     
      “看来是,”他话里的燕地口音还是很重的,“他师傅也是游侠?”
     
      “是。”
     
      “姓什么?”
     
      刀梓儿摇摇头,“他师傅无名无姓就叫无名,他也无姓,他师傅一直都是叫他盘哥儿,他说小时候问过,他师傅也不说,后来他就懒得问他,还有,他师傅也跟他说过,京城没什么好来的,他也一直没往燕地来过,他来历不可查,我也查了查,他师傅和父母是谁,也无线可查,他师傅想来也是不想让他来京的,但……”
     
      刀梓儿看着大嫂,坦言道:“他一生萍浮游荡,未尝不好,只是他与我有这个缘份,我就想,他兴许与我在一起,也是好事。”
     
      他要是一生一个人游荡,凭一身的本事,吃饭是不成问题的,但是,那会很辛苦,也许终其一生,也只是为饭食在奔波。
     
      而她会帮他,给他弄个户帖,有了它,就是她死了,他参军也好,哪怕是弄个镖局等营生,也比一生东游西荡要好。
     
      “你带他回来,是想报恩?”
     
      刀梓儿沉默了一下,摇头,“是,也不是。嫂子,一言难尽,但不管怎么说,梓儿这条命,是他给的,他三番五次救我,替我治病,替我寻找战友尸首埋葬,嫂子,就他了,好坏梓儿都定他了,您就把他当姑爷吧。”
     
      “他心中有你。”
     
      刀梓儿点点头,笑了笑。
     
      这点她早知道了。
     
      也是因为知道他对她起了心思,她才逼了他娶她,要不然依他那种性子,知道自己无根无底,是不可能开口说让她跟他的。
     
      “我看是个聪明人,但是,他懂我们家现在的……”林大娘看着她,有些犹豫,“有必要把他牵扯进来吗?”
     
      太子对她有意之事,这事也没几个人知道,不说也没关系,但说不定哪天他要是知道了,说起来也是瞒了他。
     
      林大娘很不了解这个姑爷,这个姑爷身上其实有很多谜点,她丈夫也很谨慎,她也是,她希望小娘子能明白。
     
      “太子要是见他,就让他见吧,没什么好遮掩的……”刀梓儿动了动脑袋,轻轻地碰了下自己的脖子,笑了一下,跟她嫂子说:“嫂子,盘哥儿是我带回来的,我会处理好,你尽管放心。”
     
      林大娘便点了头,“嫂子放心,就是他那张脸太丑了点,要是放出来接客,咱们还是得把他收拾打扮下。”
     
      刀梓儿笑了起来。
     
      ——
     
      这天下午,盘哥儿正跟小胖帅一道在雪地里打完滚回来,他扛着小胖帅,刚进门,就被凶婆娘带回了她的院子了。
     
      晚上两个人过来吃饭,盘哥儿就跟妻兄诉苦:“你妹妹让我穿那些花枝招展的衣裳,你能不能管管她?我凶不过她。”
     
      “那打得过吗?”
     
      盘哥儿差点打他。
     
      打她?亏他说的出来。
     
      盘哥儿不听劝,不穿林大娘这边给他准备的新裳,林大娘只好又挑了几身素的过去,听那边说姑爷总算愿意穿了,她也是松了口气。
     
      还真不能让他穿他来刀府的那身旧裳,那身太旧了,洗都洗不干净,是不能再穿了。
     
      这日一早,刀藏锋早早起来了,看小娘子也跟着起,他便摇了头,“你与往常一般就是。”
     
      “哪能……”林大娘打着哈欠给他穿衣裳,与他道:“太子这次来,你在家,他是肯定会带着东宫的人和一些他那边的官员来的,这次他不会就一个人来,我得把侍候的下人和吃食这些都准备好,有备无患。”
     
      “太子这个人,你现在怎么看?”林大娘接过小丫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几口,把剩下的那半杯送到了他嘴边让他喝下,把杯子给了小丫,示意她到门边去帮他们守门,又接道:“我想听听你现在是怎么看他的。”
     
      “孟德说,太子擅忍,擅谋,礼贤下士,不骄不躁,且自律自省,能成大器。”
     
      “孟德?”给他扣内衬盘扣的林大娘抬头看他。
     
      “孟德,罗九。”刀藏锋低头看她,“他现在叫孟德,他说你和他是旧相识之事,皇帝不知情,让你放心。”
     
      “啊?”林大娘有点愣。
     
      “他说回头等时机成熟了,再朝你问好。”
     
      “呃?他,他这是……”
     
      “他给皇上献策,皇上接纳了他,封了他为殿前议事四品中郎,之前益州治水官员,他是主事官员之一。”
     
      “他好吗?”
     
      “还好,不过,无妻无子。”刀藏锋看她皱起了眉,伸手帮她抚平了,“罗家之事是他攀上皇上的线,他还有大志未伸展,他说你们之间旧日交情还是别让皇上知道的好,免得有些人,又起了多余的疑心。”
     
      “大志?”
     
      “孟德说,他想看看他凭自己能走到哪一步,他说仇人血他已尝,现在他想尝尝得意风流酒。”
     
      “风流酒?”林大娘笑了起来,“他也好意思说,娘子都没娶一个。”
     
      “嗯……”刀藏锋见她笑了,又摸了下她的嘴角,“别担心他了,孟大人狡猾得很,而且,他红颜知己不少。”
     
      “是吗?”
     
      “中意他的人好似也是不少。”
     
      “是吗?!”
     
      “嗯,是。”刀大将军想了想,“皇上也想给他说亲。”
     
      “好了,我不问了。”说到皇上,林大娘就开始头疼了。
     
      “我昨晚回府,又碰到了他,我们路上聊了几句,他这才也跟我说,可以告知你他如今的身份了。”刀藏锋伸出手让她给他穿黑袍:“他昨晚说皇上早晚还是会想办法让你死,但在之前,他会让你把你手上的东西都交出去,现在皇上正在打算跟你先生问咱们家学堂里的那些东西,如果你先生那边不让他得偿所愿的话,他可能会把主意打到你头上来,让咱们家注意一点。”
     
      林大娘这一下,脑子是完全清醒了过来。
     
      “先生会给的,他会处理好的。”她在给他穿戴好之后,拉着他到了镜前,给他梳发,淡道:“藏锋哥哥,这个在我们回京之前,先生就跟我商量好了,他会给他我的那一部份……”
     
      她的那一部份,是不能通过她的,哪怕皇帝以后会知道出自她之手,现在也不能让皇帝知情。
     
      “先生在你手里的那一部份,先生说,你可以决定要不要给皇上,他在里面写了一个叫十年之计的策略,也是与办学有关……”她又道。
     
      “都给?”
     
      “都给。”
     
      “那你呢?我呢?”都给了,皇上要杀她,那她死了,他怎么办?
     
      “这就是你要帮我们想的了……”林大娘低头,亲了亲他的脸,笑道:“这么大的事情,当然是让你来保护我们了。”
     
      “其实,”林大娘起身,接着给他扎头发,“交上去了,皇上要忙的事情太多了,他就是恨我入骨,到时候他不得不用我的时候,那个时候才是……”
     
      她看着镜子里她英俊非凡的丈夫,跟他说:“藏锋哥哥,那个时候才是你要真正护着我的时候,但在此之前,我们其实有一件非常难办的事情,我们需要确定接替皇上的人是谁,先生的十年之计,不仅仅只是花十年。”
     
      可能得二十年,三十年,才可能出成绩,这是一件可能实施起来不会成功的事情,最后可能还是会夭折,先生非常明确表示不赞同她参与进去,但林大娘知道自己无论为哪点都不会置身事外。
     
      因为这个十年之计,现在的皇帝绝对会喜欢。
     
      她之前还不敢确定,现在敢确定了。
     
      “太子这个人,我也想见见。”林大娘在镜中朝他一笑,“想知道,他是不是恨我。”
     
      “能看明白吗?”刀藏锋站了起来,摸着她的眼角,“你不懂我们这些人的心思,有时候狠起来,我们连自己亲人都杀。”
     
      她已经见过了他杀了的,如今连他的亲娘,都恨不得喝他血嚼他骨。
     
      “但有时候,你们也会为了亲人奋不顾身。”林大娘看着他,“就如你对我们母子三人。”
     
      “那你看看,”刀藏锋也不想说服她,只是告知她,“太子那个人,如罗大人所说,现在极擅忍,皇后被废之事本对他极为不利,但因他这几日醉心国事,日夜不眠,且病倒在了工部里,现在传出来,都成佳话了,他再不计前嫌往我们府里走一趟,你说,朝臣们会不会喜欢这样的太子?”
     
      应该是喜欢的,谁不喜欢这样公私分明的太子啊?简直就是皇上的反例。
     
      林大娘笑着点了头。
     
      等太子带着一大波人进了府,过了半时,她过来亲眼见到太子后,也是眼前一亮——太子面很嫩不说,还很是俊美高贵,谈吐温雅清晰,说话的声音也是极好听,小娘子说他很容易讨人喜欢这句,真是说得丝毫不假。
     
      她见过礼后,这位太子还朝她笑道:“我只听过大将军夫人美名,未曾见过真容,今日一见,大将军夫人果真如传说般端庄高雅如兰,能亲眼目睹夫人真容,实乃吾之荣幸。”
     
      被他不紧不慢地这么一夸,这话从他嘴里出来,林大娘都觉得深感荣幸了,嘴角也是一直翘着没松开。
     
      “谢太子夸赞。”她笑着退到了大将军身边,等大将军请太子再坐的时候,她还看到了太子还朝她略点了下头,微抬了下手,作势请了她,让她先坐。
     
      林大娘笑着偏过头,见太子朝她作完这手势,又朝她身边随她一同来的女将军看去。
     
      这时只见太子往前一步,站到了小娘子身边,朝她一拱手,又听他笑着跟他们家的女将军道:“安定将军,再见你,你又瘦了。”
     
      林大娘一听,本来在往下坐的她一屁股就掉在了大将军身边的位置上,看太子的那些随官们眼睛都在这两人身上,她靠近大将军,小声地与他耳语:“学学人家!”
     
      学学人家是怎么撩姑娘心的。
     
      大将军看了这时候都不正经的小娘子一眼。
     
      ××
     
      “太子,好像是长高了?”安定将军也是笑着拱了下手。
     
      “是高了一点。”
     
      “也瘦了。”
     
      太子笑了起来,“多谢将军还记得我先前容貌。”
     
      “也多谢太子抬爱末将。”
     
      “将军。”
     
      “太子。”
     
      “将军。”
     
      将军看着他笑了,略挑了下眉。
     
      这时,太子后面的人轻咳了一声,笑着道:“太子,见到安定将军不会说话了也不必如此,您还是回来坐下,慢慢跟将军说吧。”
     
      太子也是失笑不已,朝女将军一抬手,失笑道:“牟桑嘴拙,还请将军切勿见怪。”
     
      说罢朝她一笑,这才转身往他的座位走去。
     
      身边坐了个大醋桶,林大娘没敢正眼看太子,只用余光瞥了眼太子那挺拔洒脱的背影,心道还好刀家的爷们争气,个个长得不错,小娘子早见多了,要不然,面对太子这种会撩人心的皇子,心都不知道乱成什么样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