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12章

第21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有救就好。”生死于她,已经是家常便饭,活着固然再好不过,死了吧,也是无悔之事。
     
      刀梓儿笑着点头,但点不到一半,就点不下去了。
     
      糙爷们扶住了她的头,还气急败坏骂:“让你少动脑袋,你耳朵聋啊。”
     
      刀梓儿笑了起来,没回话他的话,但朝嫂子看了过去。
     
      她希望嫂子不要介意他的糙,能从盘哥儿身上看到她之所以看中盘哥儿的那些东西。
     
      果然,她见嫂子从盘哥儿身上收回了好奇,还有点好笑的神情,朝她微笑了起来。
     
      “是,有救就好。”林大娘听着小娘子的话也是笑了起来。
     
      她为什么这么喜欢他们刀家这个小娘子呢?
     
      是因为小妹妹啊,那气魄,那心态,就是她都忘尘莫及,她一直想这样的小娘子会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她绝没想到,是这样的。
     
      但看看,她已经很知道他们家的小女将军为何要选择他了。
     
      这世上哪有什么完美的人,小娘子能遇到适合她的人,还想和他在一起,就已经是非常值得庆祝的事情了。
     
      “有什么好笑的?”看她们姑嫂笑,盘哥儿被这些个娘们笑得背后凉凉的,眼睛不由往妻兄身上溜去,见妻兄冷冷地看着他,他又迅速收回了眼。
     
      得勒,这个也让人凉。
     
      “大娘子。”
     
      门外小丫刚出声,就听一个砰砰砰跑着的声音来了,那砰砰砰道:“娘,娘……”
     
      说着一道胖风就随着他冲了进来。
     
      “哇!”胖风一吹进来,看到了他爹,脚下一个转弯,立马弃娘而去,扑向了他爹:“没良心的,你回来了。”
     
      没良心的抱住他,无言地朝小娘子看去。
     
      小娘子握嘴笑。
     
      儿子问她爹哪去了,她怎么说嘛?她只可能说没良心的又弃他们母子三人而去了。
     
      “叫爹。”她赶紧教人改口。
     
      小将军已经自行熟练地坐到了他爹的大腿上,亲了他爹一口,亲了一口不满足,抱着他的脖子,又在他爹的下巴上啵啵啵了好几下,才松开手,喟叹道:“想死我了,你这个爹。”
     
      刀藏锋哭笑不得,轻捏了下他的小胖脸,“又乱学你娘的话了?爹不是说了,要择优学之。”
     
      不要什么都学。
     
      林大娘在旁一听,狠狠地掐了他手臂一把:“我有什么不优秀的地方?呵,我还打头一天知道呢,你跟我说说,我哪儿不好了!”
     
      她掐完还转了一圈,才松手。
     
      这看得坐在他们对面,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盘哥儿又是背后一凉,还觉得他手臂怪疼的。
     
      他似是有点明白,为何凶婆娘这般凶是跟谁学的了!
     
      他刚才眼睛也是糊了,居然觉得这个嫂子是个没脾气的富贵人家的夫人。
     
      “坏娘,”见娘又欺负他爹,小将军嘟起了胖嘴,“不喜欢你。”
     
      他扑下身,嘟起小嘴,朝他爹手臂吹了吹。
     
      “做给谁看呢?来,胖嘟嘟,看看这个人……”他娘一点温柔也不讲地推起了他的小胖脸,让他看人。
     
      胖嘟嘟转过了脸,看向了他的姑姑。
     
      刀梓儿看着他笑了起来。
     
      胖嘟嘟一看她,“呀”了一声,马上从他爹身上一点也不像个小胖子一样地麻利溜了下去,走到她面前,手放在她的腿上,认真问她:“你去哪儿了?”
     
      “去忙去了。”
     
      “你为什么,嗯,嗯……”小胖子想着说:“也要走呢?胖乖呢。”
     
      他乖得很,很听话,为什么要走,要离开他呢?
     
      “胖是乖呢。”刀梓儿学着他的话,又是笑了起来,眼中微微起了点水意。
     
      这孩子,还记得她呢。
     
      “那不走了呗。”胖说。
     
      “不走了。”刀梓儿抱起他,也放腿上,转过身,让他看姑父,“这个是姑爹。”
     
      “哦。”外交官小将军伸出了小胖手,“姑爹哥哥好啊,棒!”
     
      他把他会夸人的词都说出来了。
     
      姑爹傻眼,完全不必胖世界的外交礼仪。
     
      “握下他的手就好了。”胖娘在旁边教。
     
      姑爹就没见过这么粉,这么胖,还这么好看灵活的小孩儿,这小孩儿就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人儿似的,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握上了胖的手。
     
      胖带着他的大手摇了摇,笑得露出了小白牙,“哥哥好棒。”
     
      大手跟爹一样大,胖很喜欢。
     
      姑爹不太懂他这个“棒”的意思,但意思好像是听明白了,是这小家伙在夸他,他挠挠头,谦虚了一下,“还行。”
     
      也不是很胖。
     
      “诶,诶,诶?”姑爹生平第一当姑爹,有点不熟练,都有点不敢看那嫂子,抓起嫂子面前刚摆上不久的小东西,就放到小家伙面前:“给你耍?”
     
      “咦?”胖看到了一个大风车,接过了。
     
      风车动了动。
     
      “哇!”胖的眼睛亮了。
     
      他亮了,姑爹笑了。
     
      “我吹给你看啊,会转的呢。”姑爹马上给他吹风车看了,一大一小玩了起来。
     
      见他们还真玩上了,过了一会,林大娘失笑,跟妹妹道:“让姑爷抱着,你让闵遥哥再看看。”
     
      刀梓儿点头,把小胖子送到了姑爹腿上。
     
      姑爹身上多了个胖家伙,腿上一沉,很快他又笑了起来,朝小胖砣道:“你身上香香的呢。”
     
      “哦?”小胖砣想想,抱了他一下,“分享。”
     
      你也香香的了。
     
      姑爹还是没听明白他的话,但被他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笑着道:“你这小孩儿,抱我作甚?”
     
      他说是这般说,但也搂住了胖的小胖腰,给胖儿下盅,“我会的好玩的多着呢,我会逮蚱蜢,斗鸡,还会找蚂蚁窝,逮麻雀,抓野鸡,样样都会,样样都能,可好玩了,你要是得空,我明日就来找你带你去玩。”
     
      他是会的可多了,胖听他说了好多好多话,应该得到赞赏,也狠狠点头,道他棒。
     
      就是胖他娘在一旁听着话眨眼睛,这会的怎么都是这些事呢?
     
      这可不行,这两人可不能一块玩多了。
     
      刀梓儿在旁听了也是哭笑不得,打了一下盘哥儿的头。
     
      盘哥儿嘿嘿笑了起来,抱着小胖儿跟她说:“我不教坏他,我就是带他玩一下……”
     
      “你出来。”听到这话的乌骨在门边吃完了手上的零嘴,拍拍手,朝这敢带坏他小孙子的人勾勾手,“带着你腿上的人。”
     
      林大娘这下高兴起来了,“去去去,那是我们家骨爷,小将军的义祖。”
     
      盘哥儿觉得有点不对劲。
     
      骨爷来了,刀梓儿也有些无奈,只能朝他说:“去吧。”
     
      盘哥儿去了。
     
      没一会,就听他在外头被揍得鬼哭狼嚎的声音。
     
      笑了半个晚上的林大娘这下心里才真正舒畅起来了,她顺着自己的心口,才吐了一口气:“总算把抢了我家娘子的臭小子揍一顿了!”
     
      她回头还朝大将军道:“你也是,啊,怎么回事?怎么不揍扁了再带回来?”
     
      受到指责的大将军面不改色,“揍了。”
     
      “还把他放雪地里冻了一个晚上。”刀梓儿补充,也面不改色,“说要把他那根孽根冻没了才给带回来。”
     
      这好像有点过了?林大娘轻咳了一声。
     
      闵遥还安慰她:“大娘子放心,还没行房,可以休了再找个。”
     
      刀梓儿看着他,眨了下眼。
     
      闵大夫缩了下肩膀,不语了。
     
      “嫂嫂,是没行,我没霸王强上弓,身体不行,这事回头再说吧,”女将军笑着道:“休就不休了,也没冻坏,还是能使的。”
     
      林大娘又连着咳了两声,笑了起来。
     
      她笑着点头:“能,还能用就行。”
     
      大将军这时候朝她看了一眼,“别学梓儿说话。”
     
      他又朝妹妹看去,冷然道:“别把你嫂子带坏了。”
     
      她可不是能讲荤话的人。
     
      刀梓儿笑着称是。
     
      大将军还是不满她:“你看看你,找的什么丈夫?跟他学的都是什么!”
     
      刀梓儿咬着嘴笑着不说话。
     
      林大娘却看她可怜,病成这样了,还被他说,回头就凶他:“你不派她出去,她能碰到那人?她都受这么大伤了,你还骂她,你这个没良心的!”
     
      说着还捶了他两下。
     
      这时,姑爷在外被打得喊“凶婆娘快来救我”了,大嫂一听,顿时又眉开眼笑了起来,还召唤小丫:“小丫,快去给骨爷送口热茶喝喝,累了让他歇会,就跟他说,留条命就行,孽根打坏了也没事!”
     
      不过,姑爹打没被打坏,她是不知情了,她只知道这夜因为她口出脏言,被她家大将军用她说的那两个字狠狠抽了两顿,直到她哭着发誓她以后再也不学坏了。
     
      刀梓儿这边也是一大早,就被她大哥一脚踢开了门,眼睁睁地看着她昨夜被揍得脸都看不清楚原样的丈夫被她大哥拖到地上,拖着走了。
     
      乌骨昨夜是在查看盘哥儿的根骨,顺带给他顺了一下不通的气,盘哥儿样子看着是惨了一点,但神清气爽,而这一早,妻兄是真揍他,他反抗了无数回,直到他发现他要是再不求饶,答应妻兄不再说一个脏字,妻兄就能来回换着花样揍他,他不得不把身上仅存的那点骨气抛个一干二净,流着热泪道:老子发誓,以后再也不说一个脏字了。
     
      说完,又被揍了一顿。
     
      盘哥儿失声痛哭,你个公子哥,打人这么凶,是要干嘛么?他只好又道:俺发誓,以后再也不说半个脏字了,说了,俺天天被你揍!
     
      大将军这才放过他。
     
      刀梓儿把她丈夫捡了回去,上药的时候,盘哥儿跟她告状:“他又打我,他为啥老喜欢打人?”
     
      他都被他揍了多少顿了!
     
      刀梓儿拍拍他:“大哥这是连我的份也一并打在你身上了,你算也是代我受过,姑且受之,以后在嫂子面前讲话注意点,大哥有点不喜欢我们在大嫂面前讲不得体的话。”
     
      “岂止是不喜欢,你看他把我打成什么样了?”
     
      “诶……”刀梓儿笑叹,突然探身向前,在他的猪脸上亲了一下。
     
      就一下,盘哥儿就呆了。
     
      好一会,他才红着发肿的猪脸嘀咕:“你这个臭娘们,怎么就不知道害臊呢。”
     
      这厢大将军晨练回去,跟迷迷糊糊坐在妆凳前的小娘子淡道:“我又把他揍扁了,不过就扁了一会,现在怕是肿起来了。”
     
      “哦?哦。”小娘子一听,立马回神,回头朝他心花怒放绽放出了笑容:“大将军,你做得太好了!”
     
      必须要打几顿,知道小娘子娘家人不好惹,看他以后敢不敢欺负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