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10章

第21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大将军清早就带人出城去了,林大娘这下也是挂了颗心,有些着急担忧,生怕小妹妹出事。
     
      跟二弟藏芒不一样,藏芒在大艾当了武官就不回来了,他对这个家,对她心存芥蒂,他觉得不回来好,只要他觉得好就好,她其实是无所谓的。
     
      大家都是大人,哪好就呆哪,自己好就行。
     
      但梓儿是不一样的,梓儿知道家里的事,对她这个嫂子是真心喜欢,也把她当嫂子敬爱,林大娘哪可能不疼这么招人怜爱的小娘子,她是真心为小娘子着想的。
     
      这时候不担心也是不可能了。
     
      这一下,她也是明白了大将军为何临走前才跟她说了,要是之前说了,她也得提着颗心为小女将军挂心了。
     
      但不管如何,这天一亮,她还得忙府里的事,还好这日走动的亲戚不太多了,林福他们忙了一通,也算是能歇下来了。
     
      之前因为清府的事情,少了不少下人,还是从军队里那里调了些人过来才把这过年的忙事对付了过去。
     
      这天到了初九,林大娘也准备带儿女们去趟安王府,打算去请个安,顺便跟她三姐姐通个气。
     
      乌骨也跟着他们。
     
      进了王府,宜三娘看到了雅水。
     
      雅水一见到她就冲她笑,宜三娘抱着她不放,还亲了亲雅水,雅水翘起嘴朝她又笑了起来……
     
      她爱笑,但笑得极为的文雅,那慢慢笑起来的样子,真像是一朵花在眼前慢慢地开放……
     
      “像你。”
     
      “是吗?”林大娘凑在一边看了看,她是个不爱谦虚的,但这时候还是不好意思地说:“还是比我强一点,有点长得像她外祖母。”
     
      “嗯,气质有点随了,眉毛挺像的。”
     
      “是!三姐姐,你看出来了!”
     
      “你们过来,带我去看看你们妹妹,”乌骨这时候跟安王大眼瞪小眼后,觉得无趣,跟两个世子说,“我去看看你们妹妹长什么样。”
     
      小世子们正探头看玉姨家的妹妹,听乌骨一说话,大世子不好意思地收回了眼神,羞涩点头,“骨头爷爷,你随我来。”
     
      “好。”
     
      乌骨抱起小胖子坐到他肩膀,路过安王时,看了安王一眼。
     
      安王琢磨了一下,跟在了他身后:“老爷子,我也送你去。”
     
      他颠颠地跟着去了,过了一会,红着眼睛急跑了回来,把宜三娘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宜三娘一见丈夫红眼睛,有些急了。
     
      安王摇头,让她坐着,他挤着她往下坐,把林大娘给生生挤开了。
     
      林大娘本跟她三姐姐一块坐着呢,被挤了下,只能站起来。
     
      宜三娘一见安王没规矩,一掌就拍到了他头上,“又昏脑袋了?”
     
      “是乌骨……”
     
      “呃?”林大娘听着就往外面看,她的娘哟,不会是乌骨看安王不顺眼,把安王打哭了吧?
     
      他可是动不动就爱打架,别人是一言不合就开打,换他,仗着自己武功高强诡异没几个人是他对手,他一眼不合就开始打了。
     
      “乌骨给我们孩儿吃了几粒长生莲,说是他们族里最后剩的莲蓬里的。”安王抽着鼻子说。
     
      “呃……”林大娘见哭起来了,往后退了两步。
     
      这没吃死人吧?
     
      苍天啊。
     
      “他说大小两宝和小六小七以后就是不长命百岁,活个八九十岁也是不成问题的,不会出早夭这种事。”
     
      林大娘一听,赶紧往前走了两步,欣喜地道:“这就好!”
     
      人吃好了就行,要不她得带着乌骨跑路了。
     
      宜三娘听了怔住了。
     
      这时乌骨抱小胖子进来,翻了个白眼,“什么八十十岁也不成问题,他们要是惹了事,被斩了头,头还自己会长回去不成?我可不包这些个事。”
     
      “你闭嘴。”大过年的就不知道说点吉利话,林大娘白了他一眼。
     
      坐在骨头爷爷脖子上的小将军一见他娘凶他爷,朝她板起了脸,“凶爷,打你。”
     
      林大娘都不想见他们了,这时候只听她三姐姐道:“骨爷,多谢你,我们知道的。”
     
      她回头,又朝安王道:“王爷,孩儿们呢?”
     
      “啊,忘了!”急着来跟王妃报信的安王一听,猛地站起来,又往后院儿女们的院子里跑去了。
     
      “我去看看。”宜三娘这时抱着孩子也往外走。
     
      “我们家的!”林大娘还没说什么,乌骨就急了,拦了王妃就把他家的花儿抢了回来,小胖子在他头上,也弱弱地喊,:“美美姨,花,我们的呢。”
     
      我们家的呢,你们家也有花,你抱她们去。
     
      美美姨失笑,松开手朝林大娘点点头去了。
     
      林大娘想了想,没跟去,也有些无奈地问乌骨,“你怎么没跟商量一声?”
     
      “你懂什么?”乌骨懒得跟她多说。
     
      “骨头叔叔!”
     
      “不想跟你说话。”
     
      林大娘抱过他手中的女儿,低头朝她亲了亲,这才朝他扮了个鬼脸,以示不屑。
     
      但没一会,安王就急急过来了,跟她道:“你们先回吧。”
     
      “啊?”林大娘没回过神来。
     
      “太子来了,我要去接待他。”安王这时候召手,朝他的大管家道:“文蚨伯,带他们走暗道,不要跟太子的人碰上。”
     
      “是。”
     
      安王又跟她说:“你三姐姐在后面看孩子,就不过来了,她让我跟你说,我们会想办法尽快离京,你不要担心我们,只管为自家着想就是。”
     
      说罢,他也不等林大娘说什么,他就朝乌骨单膝跪下,“刚才我娘子说,女儿们的手暖起来了,让我替我们全家多谢您能赐我儿女性命。”
     
      “你们别辜负我家小娘子就成,那是我从死亡之地抢回来的。”乌骨把脖子上的小将军捞到手上抱着,与他道:“得来有多不容易,我不跟你说了,就那么几粒,我没把他们留给我家的小娘子,而是给了你们,我也望你不像你皇兄,对不住人的时候,总有那么多理由。安王,你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重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一次,你要自己珍重,要知道人纵是有天大的福份,多耗两次,就彻底完了,你都不会再有什么以后了,更遑论你的儿女们。”
     
      安王垂首:“多谢您赐教之情,小子铭记于心。”
     
      “走吧。”乌骨抱了孩子走在了前面。
     
      林大娘朝小丫她们一点头,朝安王笑了一下,叫了一声三姐夫当告别,就带着她的人匆忙随人走了。
     
      她们这边刚一进道,太子就已经进了王府,笑着跟迎他的王府二管家海浩说:“怎么,今日是你当值?文蚨伯呢?”
     
      海浩是文蚨伯的儿子,闻言笑道:“父亲去送贵客了,就由我来迎您,王爷在后面等着您呢。”
     
      林大娘这头是上了王府的马车回的家,路上她对乌骨是看了又看,乌骨被她看得恼火,瞪她:“看什么看?”
     
      林大娘不以为然,凑过去,非要占他一个肩头,还喜滋滋地道:“我就知道,在你心里,我才是最重要的!”
     
      乌骨又一次把绿招子翻没了,这一次,他半个字都不想跟她说了。
     
      她老说胖自恋,她也不照照镜子,她比起胖有好到哪去?
     
      小将军这时候正坐他骨头爷爷腿上呢,见他娘还靠他骨爷的肩,小胖子推她,“不要碰祖祖。”
     
      “要碰。”
     
      “不要。”
     
      “要碰。”
     
      “不要,你重!”小胖子生气地说,还给他骨头爷爷吹肩膀:“祖祖不疼,我帮你推。”
     
      他娘去挠他的小胖下巴,“敢说我重?你才重呢,小胖子,看我放大招招呼你!”
     
      小将军被她挠得咯咯大笑了起来,这厢放在小摇篮里的雅水小脑袋转头看着他们这边,也呀呀地笑了起来。
     
      林大娘回头一看,看小花儿都笑了,忍不住低头,又在女儿脸边轻印了一下。
     
      小花便甜甜地朝她笑了起来。
     
      母娘俩对望着笑着,那样子,很傻,也很美。
     
      乌骨看着,搂着小胖子,脸上也有了几许笑意,他微微笑着,脸上的血花张放着,引得小胖子咯咯笑着去摸它们。
     
      ——
     
      这一夜,西北的雪地里,刀梓儿拿着袋酒走到了一块雪地前,蹲下身,笑看了头和肩膀露在外头的盘哥儿一眼,把袋子拧开,洒了点酒到他面前。
     
      “臭娘们!”盘哥儿吼她,“你快叫你那大哥赶紧把老子放出来。”
     
      刀梓儿拍拍他的头,“要喝吗?”
     
      盘哥儿舔了舔嘴,想了一下,觉得骨气这个东西,他从来就没有过,当下就腆着脸道:“要,娘的,臭娘们,你手动一下,往老子嘴边挪挪。”
     
      刀梓儿举起手,隔着一点,把酒洒到了就是他伸长脑袋舔都舔不到的地方。
     
      “臭娘们!”盘哥儿看着发着烈香的老酒在眼前流没了,心比挖了还疼,朝她又怒吼了起来,“你耍老子!”
     
      刀梓儿觉得如果就冲他这脏嘴,是怎么样都进不了她刀家的门的。
     
      虽然说,是她拿刀子逼着他拜的天地,男人也是她挑的,但不改改就带回来去,她怕把嫂子吓死了。
     
      “你再说一句?”刀梓儿伸手。
     
      盘哥儿一见她又要来捏他耳朵了,赶紧缩回了脑袋,嘴巴闭得紧紧的。
     
      “这晚你就受着,大哥不满意你,让我休了你回去再挑个像样一点的……”
     
      “他敢!”盘哥们一听,顾不上闭嘴了,又冲她吼:“你是老子娘们,他算哪门子东西,敢抢我娘们,我弄死他!”
     
      刀梓儿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
     
      盘哥们被她一看,又缩回了脑袋。
     
      “你说得好听是个游侠,说不好听点呢,就是个乞丐……”刀梓儿盘腿就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你别往地上坐喽,你风寒刚好一点,”盘哥儿本来听着话生气得很,但一看她又往雪地上坐,也是烦她,“又病了又得老子背着你找药。”
     
      刀梓儿笑了起来,没坐了,又改为蹲,笑着跟他说:“你全身上下,大概就这点我大嫂能看得上了。”
     
      这乞丐汉子,是真心把她当娘们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