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08章

第20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本来是把见族里小娃娃们的事定在初九,但大将军说他马上要出京一趟,有点急事要去办,归期不定,林大娘一听,赶紧把消息告知族亲,让人初六来。
     
      小娃娃都盼着见他,不好让小娃娃们失望。
     
      这下本来是见小娃娃们,小娃娃们才是主角的事情,哪想,皇帝的告天下书就出在了早上。
     
      林大娘一听,当下就顾不上别的,跟大将军低语了几句通了个气,就快步来了二房。
     
      她一进二夫人的房,就朝藏忻媳妇道:“弟媳妇,你带人出去一下,我跟二婶说几句话。”
     
      “是。”
     
      人一走,林大娘就在二夫人的床边坐下,问这几日神智好了一些的二婶,“二婶,你好点了吗?”
     
      二夫人轻点了下头。
     
      “那就好,”林大娘也是松了口气,“二婶,得劳烦你帮家里的忙了。”
     
      二夫人疲惫地看着她,她如今双眼深陷进了眼眶,病入膏肓的样子看着着实吓人。
     
      “二婶?”
     
      “你……你说。”二夫人咬了咬牙,坐了起来一点。
     
      林大娘伸手扶了她,等她在枕头上躺好,她快快把如今的形势,刀府跟皇帝之间的博奕简单地说了一遍,接道:“皇后刚刚被废的消息你也知道了的是吗?”
     
      见她点头,林大娘接着道:“那好,我开始了,我们不能让人觉得这是我们府里捅出去的,不能让人觉得这是我们刀府一手策划,等一会族亲们就要来了,你能不能亲自出面,亲口跟他们说是大病了一场,而不是皇后害的?这事不管与我们有没有关系,我们都得给皇上卖这个面子,毕竟现在人都已经废了,我们不能让人觉得我们刀府是跟着皇帝对干的,这于我们有害无益。”
     
      这态度,他们必须装也得装出来,哪怕大家都心知肚明与他们刀府逃不离干系,这话也不能落到人的嘴巴上。
     
      二夫人点了头。
     
      见她这头想都没想就点了下去,林大娘愣了一下。
     
      “二婶,你听我说……”
     
      “我……”二夫人闭了闭眼,“侄媳妇,我现在脑子不好使,但你的话我还是能听明白的。我也知道,你一直在为这个家好,你也会为这个家好做出一些事情来。为这个家好就行,孩子,为这个家好就行。”
     
      人得活下去,有口气,才能谈以后,谈报仇,要不然,什么都不会有,冤死了也就是冤死了。
     
      而她现在这个鬼样子,是不能谈什么报不报的。
     
      “二婶,对不起。”
     
      “哼。”二夫人哼笑了一声,她闭着眼摸到了她的手抓住握了握,“我懂,骨气这个东西,是不可能让人活得长长久久的,你们两口子就看着审时度势吧,你们二叔……”
     
      她说着撇过了脸,不想让侄媳妇看到她流下的泪,“你二叔那个可怜鬼,可能还得你们以后看着再拉扯一把。”
     
      她丈夫这一辈子,从小到老就是运气不好,他命苦啊,他要是个真无知无能的男人也就罢了,可他不是,好不容易熬出来了,临到老了,还要遭受她这重击,他说他咽不下这口气,她听着心就跟被生生扯到地上被人踩着不放似地疼。
     
      “好,二婶,对不住了,等会小丫就会跟你们说到时怎么办……”林大娘太忙了,说完她就走了,留下了小丫。
     
      她这边又快步回了后院,回来就见到了小师爷。
     
      小师爷正在吃丫鬟给他端来的面,夫人一来,他把汤一口气咕噜喝完,朝林大娘傻笑:“夫人,我来了。”
     
      林大娘自知道现在这小师爷已经代替他老师傅成为大将军的师爷后,就不敢小看他了,但不小看是一回事,小伙子年轻,比她小,那就是弟弟,还是要照顾一二的,这时也道:“没吃饱就接着吃。”
     
      “诶。”小师爷当真是没客气,探手拿过一块果糕就吃了起来,“夫人,我是来送消息的,大将军去前面找二爷说话去了,我就在这等你说事情。”
     
      “说吧。”林大娘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给他倒茶,“你吃慢点,别咽着了。”
     
      “夫人,你真好。”
     
      林大娘笑了起来,“你也不错。”
     
      小师爷乐,笑得露出了两行小白牙。
     
      “夫人,我来是跟你讲,你给我们过年的过年钱,我们都收到了,你给我们的那些布,我们也都拿回去了,这几天我们刀家军里有些回老家探亲的已经回营了,这两天也送来了些干果和鸡蛋过来的,我来问问你,要不要送到府里?”
     
      “东西多吗?”
     
      “有点。”
     
      “那就每样给我一点,我也尝尝大家的心意,多的就留在营里,你们自己吃。”
     
      “行勒。”
     
      林大娘笑看着老乐呵呵的小伙,不信他等着她,就是说这些无关痛痒的话的。
     
      “夫人……”小师爷被她看得摸脑袋笑,“你能别这么看俺不?”
     
      看他又说回西北那边的话了,林大娘也笑,“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等会儿族里的小娃娃们就要来府里了,我要去见见他们。”
     
      “诶。”小师爷一口把果糕塞进嘴里咽了,拍了拍手连忙喝了口水,道:“夫人,是这样的,那里面开始清人了,我们放进去的人都要退出来了,我们将军的意思是不作无谓的牺牲,但那些人都是我们的老手,我的意思是,这些人不忙着回营了,就放到府里,您可否能收了他们?”
     
      “那里面,就是那高墙里头?”
     
      小师爷点点头。
     
      “开始清人了?清得很厉害?”
     
      “很厉害,之前不是出了事,有人往咱府里伸了手,上面那位不知情么?这不,生气了,连他身边那个卫长都被他收拾了一顿,现在半死不活呢……”小师爷抽了抽鼻子,接道:“他这次铁了心要整顿了,我们那几个暗桩其实都是容易撤的,位置都是容易撤的那几个,将军的意思也就是一个撤字,兄弟们活着比死了强,就让他们回来。但他们一回来,就要占营里的人头,上边要是知道了,一查,怕手脚上让他们看出名堂来,怕漏底,就想着干脆把人手用到您这边来,而且将军也说了,您这两年谨慎得很,不敢用新人,正好咱们有人,就把他们送到您身边,您看?”
     
      “我要是不收,你是不是不走啊?”
     
      “那是!”小师爷又拿吃的,嘿嘿笑。
     
      他轻松得很,一点也没把自己当外人看。
     
      林大娘早从大将军对待他们师徒俩,还有军中帐房先生的方式当中早看出来了,这三个人必是他的心腹死忠无遗,所以她就是从来没问过这三个人对他的重要性,但对他们,向来礼遇,也有诸多关心。
     
      一切都是在不言中的。
     
      “知道了,人送到我这边来就行,我会跟我林福哥打好招呼。”
     
      “诶,好。”小师爷也不是很懂他们夫人跟她的管事娘子,还有大管事之间那种似亲似奴的关系,但想想,他们对大将军也差不多,别说大将军让他们活着了,就是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不得眨眼的,这一想,就好像有点懂了。
     
      “还有事没?”
     
      小师爷撑着桌子起来,拍了拍肚子。
     
      “还有一件事。”他说。
     
      林大娘也是站了起来,等着他说声没事就要忙去了,听他说还有事,也是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师爷。
     
      “大事。”小师爷还笑。
     
      “快说吧。”林大娘都快要打这逗着她玩的小伙子了。
     
      小师爷见她就是如此,还好声好气,也是开心地笑了,“是,主母。”
     
      他说:“那高墙里最近传出一道消息是,近安枕刀。”
     
      “近安枕刀?”
     
      “嗯。”小师爷笑着道:“小子听说您这两天,就要去安王府做客了?”
     
      林大娘顿时了然,点头道:“可不是,我正好要去给我的义姐请安呢。”
     
      “那小子祝主母此行平顺。”
     
      林大娘笑,“是了。”
     
      她微笑看向他:“还有事啊?”
     
      “没了。”小子见主母没事人一样,摸摸鼻子,“那我走了。”
     
      “去吧,去厨房找点吃的带着再走。”
     
      “诶!”小子一听,眼睛一亮,蹦蹦跳跳地去了,全然不管他刚刚还想摆出一副年轻有为,高深不已的样子震震主母呢。
     
      林大娘看着他一蹦三跳地往厨房那边去了,也是失笑不已,回头就对跟着她的知春道:“这营里都藏的是什么宝贝啊?”
     
      知春家的刀战那也是个奇人,力大无穷,一手刀法更是使得出神入化,就这样一个威风凛凛的七尺男儿却非常怕蟑螂,之前在江南小宅长住的时候,他就被一只蟑螂吓得哇哇大叫,屋中乱窜,羞得知春好几天都无颜见大娘子和家中姐妹们。
     
      知春听她家大娘子这么一说,明知大娘子说的不是她家刀战,但她的脸还是“嗖”地一下就红了。
     
      ——
     
      小师爷一走,林大娘就去“收拾”小胖子。
     
      “你就要见族亲,见到他们,你要跟他们做好朋友知道吧?”林大娘把一袋吃的都放他面前,“给小哥哥们发点糖,夸哥哥们好看,要夸哥哥们学业棒棒,知道吗?来,跟娘学,哥哥,棒!”
     
      小胖子没理她,从袋子里掏吃的,“胖,胖,胖,胖的。”
     
      都是胖的!
     
      好吃的都是胖的!
     
      胖爱好吃的!
     
      好吃的爱胖!
     
      大家一起做好朋友!
     
      他娘听了呵呵一笑,又拎过了巨大的一袋,打开让他看,“小胖子,你娘我今儿就把狠话撂这了,你要是把你手里的这一小袋给发出去了,这一大袋就是你的,你懂不懂?啊,用你那胖脑袋好好想一想,这买卖值不值?”
     
      胖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坏娘亲,值的!”胖帅当下就扯着小嗓子大声地道,“大袋子胖的,小袋子,哥哥们的。”
     
      “那听不听我的?”
     
      “听。”
     
      坏娘当下就得意一笑,嘿嘿,听就行。
     
      至于他到底能不能得这一大袋?他想得美,把牙齿吃坏了,到时候疼怎么办?她可是为他好。
     
      乌骨在一边翘着腿摇晃着花睡觉的摇篮儿喝着茶,磕着瓜子呢,听小娘子忽悠亲生儿子不带眨眼的,他绿眼睛一翻,尽现眼白,压根儿就不想开口说话。
     
      这小娘子,打小良心就坏。
     
      这把年纪了,坏到自个儿亲儿子身上了,也没个人管管她,真是不得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