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05章

第20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厢不管帝后起了什么龌龊,林大娘坐在她三姐姐的马车里,舒舒服服地躺着,差点翘起二郎腿来。
     
      宜三娘敲了她一记。
     
      林大娘摸头,道:“三姐姐,你不懂。”
     
      不懂她布下了一个怎样美妙的局。
     
      “我没什么不懂的,不懂的是你怎么还乐得起来。”
     
      “大年三十嘛,新的一年。”
     
      宜三娘因她的话倒是笑起来了,笑罢,也是有几许唏嘘。
     
      人呐,谁没个低沉低落的时候,难得这小娘子能不把难事当事,该笑就笑,该乐就乐,不苛责,也不埋怨,在她身边,确实是能轻许几分。
     
      经事多了,才明白这份心态有多难能可贵。
     
      安王和刀藏锋在宫门前接了她们,刀大将军一把人扶下来,他就朝林大娘笑道:“这几天里抽个时间来府里一趟,一家人吃顿饭。”
     
      “是,三姐夫。”林大娘朝他一福。
     
      安王朝她点点头,上马车去了。
     
      马车还没动,林大娘就听他在马车里跟她三姐姐说:“你那个小娘子,干啥坏事了?眼睛都冒贼光了。”
     
      林大娘一听,赶紧拦眼睛。
     
      同时,她手臂被大将军一拉,两夫妻目送着安王府的马车驶离了西门。
     
      刀藏锋送了她上轿,林大娘不知道他在皇上那所受之事,更不知他在这等有大半个时辰去了,被他送上轿之时,还拉着他的手多说了一句:“回家再跟你说话。”
     
      今儿她可没白来!
     
      但进了家门,大将军在回院路上简略地跟她说了二叔的事,林大娘听完,一路上就只顾着想事,没顾上说话了。
     
      走了一会,刀藏锋已在暗将的嘴里知道今夜府中无事,林大娘也听到了,朝他道:“我们先去二婶那看看。”
     
      他们过去的时候,藏忻和藏忻媳妇都在。
     
      二夫人在睡着,闵遥给她开了安神的药,她睡了过去,但睡得并不安稳,身体时不时就剧烈抽搐,藏忻媳妇必须时时带着人给她按住身体按摩舒通,要不然,她很容易因发癫狂而死。
     
      女儿花是不能再用了,这苦二夫人必须亲自熬过去,才能再活几年。
     
      “刚才爹送回来,闵遥兄就过来给他开了药,亲自煎的送服,我爹刚吃下睡下,大哥,大嫂,你们也忙一天了,回去吧,没事,这边有我们。”藏忻跟他们说着,先前本带着几分爽利的青年这时眉眼之间多了几分沉稳,反倒添了两分成熟,像个男人了。
     
      “好,有事叫我们。”林大娘开了口。
     
      “是。”
     
      “我去看你娘一眼就走。”
     
      藏忻退到了一边,藏忻媳妇领着她进去了,林大娘进去看了一眼面色黄黑的二夫人,握了她的手一下就松开了。
     
      她说看一眼就是看一眼,看完转身就走。
     
      藏忻媳妇跟在她身后,林大娘在踏出门前顿了下足,回头跟小媳妇说:“有什么要问我,来我院里。”
     
      “知道了,大嫂。”
     
      “藏忻媳妇。”
     
      “诶。”
     
      “我这次也生了个小娘子,我很喜欢,你们大哥也非常喜欢。刀府罢,历来男多女少,你看看我们梓儿娘子,你就知道,大将军是有多敬爱他这个妹妹了。且不说她,单说我们,只要我们刀府在,有我们在,家底就不会穿,小娘子长大了哪怕像我们这样平常,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求着求娶。你知道吗?当岳母娘其实是件很风光的事,你看你们大哥,站咱们面前咱们都怕,可他在我母亲,见之前还得看看他那麻爪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才敢见,生怕岳母娘不喜他。”
     
      林大娘说得藏忻媳妇笑了起来。
     
      “小娘子也是宝,就如我们也是宝一样。”林大娘见她笑了,摸了摸她的头发,“你珍惜她,她心里再明白不过了,日后也会对我们好的。”
     
      她能安慰她这个弟媳妇的,也就是这些话了,希望她能听进心里去。
     
      藏忻媳妇听着没说话,只是朝她感激一笑,又朝福了一礼。
     
      她知道她这个大嫂是真心在安慰她,她很感激。
     
      她其实也跟弟媳妇一样,是有些嫉妒她的,但好在她只是嫉妒,不是嫉恨,她知道与这个大嫂相比,她欠缺的不是别的,只是决断力和勇气。
     
      以前她没有余力去改正,但以后她会去改,去变的。
     
      林大娘跟着刀藏锋回了自家的院子,就纳闷问刀藏锋:“那个说要保护咱们俩口子的老骨头呢?”
     
      “早回了。”
     
      “他就没做点像样的事?”
     
      “我拦了。”
     
      “大将军啊。”
     
      大将军看着她。
     
      “拦得好。”林大娘夸他,袖下她有点冷的手紧紧握着他温暖的大手,对他道:“你退的好,你退,我这边是皇后自己捅的纰漏,可是她自己自找的,让人起了疑心。皇上大人要是不给咱们一个交待,那就让他去给朝臣们一个交待去吧,哪像咱们家命不好,值不起他的交待。”
     
      她已经打算暗地里着手,把事情捅出去了。
     
      反正大将军已经够卑微了,皇帝还能拿他们如何?当真鱼死网破?
     
      皇帝如果敢,那就大家一起死吧,有整个大壬朝陪葬,他们两口子就是死了,也值了。
     
      “嗯,我知道。”刀藏锋知道她这边要着的手,才退得那么干脆。
     
      再则,他还有后手。
     
      他忍一时,还之皇帝的,可不仅仅是一时那么短了。皇上既然都无所谓他们刀府不过如此,命贱如草芥,他就好好当他的草芥就是。
     
      见他没有颓败之意,哪怕身前身后都有人,林大娘也忍不住踮起脚尖偷亲了他脸一口,还夸赞他:“藏锋哥哥,你太帅了。”
     
      刀藏锋宛尔一笑,“不胖,也帅?”
     
      林大娘“噗”地一声,喷笑出口。
     
      ——
     
      林大娘身边人多,她回来几天,最忙的不是她,是她的身边人,还有留在刀府,为她守家的下人,他们在刀府仅仅是下人的身份,却还是把她和她丈夫的家守了下来,这两天,她的家已经归位,家具与用具都已经摆上了之前用的,在刀府被人暗中作乱的时候,他们能护住这些,挺不容易的。
     
      所以大年三十这场小家宴,林大娘还是让小丫备了。
     
      只是这一次,多了大将军。
     
      林大娘这次带着家属给大家分了一下这年的分红,这一次她也没时间给大家准备什么惊喜了,就给了赏银。
     
      给罢,她道:“我知道跟着我不容易,别人家抬水做饭的事,到咱们家,丫鬟小子个个都要成斗智斗勇的师爷了……”
     
      留下来的丫鬟和小子们笑出了声来。
     
      “我之前也跟你们说过,这世上最靠得住的,一是银子,二是脑袋,脑袋你们有,这一次,娘子就把别的都换成了银子折在了里面给你们了,不要嫌少,毕竟你们娘子现在不是什么大地主婆了,今年还得看你们姑爷脸色吃饭,你们多包容包容。”
     
      大家又都笑了起来,有几个笑点低的,笑得把口水都喷到了对面的人的脸上。
     
      林大娘也笑了起来,跟他们说:“好了,有钱的姑爷今儿也在,大家给他敬个酒,多给他说几句好话,让他今年多给我点钱花,娘子接下来有没有钱花,就全靠你们了!”
     
      丫鬟小子哄堂大笑,真被她闹了起来,起身过来给刀大将军敬酒来了,刀藏锋是第一次跟着她吃这小家宴,只听闻过小家宴热闹,还不知道热闹成这样,被众人围着灌了一轮。
     
      还好,他大将军的气势尚在,林家出来的下人们哪怕胆子比普通人大,也不敢真在他身上作乱,敬完就退下了。
     
      这一桌菜,大家也都吃完了,林大娘先支使了被她喂饱的大将军去陪儿女,陪他们吃到了最后。
     
      要散时,她起身,朝他们举起了水酒,“东家这年亏待你们了,也辛苦你们了,今年还得辛苦大伙跟我一起努力,咱们再接再厉,把难关撑过去,来年就好了。”
     
      “东家客气!”
     
      众人都抬起了杯子,无论男女老少皆抬起了杯子与她对持,相互敬了这杯酒,一干而尽。
     
      ——
     
      送走了人,离子时还有一会。
     
      林大娘才去褪了诰命服,换了身能去正大门跟大将军一起代表全府放鞭炮的衣裳出来,一出来,见乌骨抱着小胖子在跟大将军在轻声说话,小花抱她父亲抱在怀里。
     
      她一走近自家的大堂,他们就朝她看了过来。
     
      都在等她。
     
      林大娘步履轻快地上前,坐在了他们当中,轻笑着道:“等美女啊?不用等了,你们的大美女来了。”
     
      乌骨毫不给她面子地把绿眼睛翻没了。
     
      还是大将军给面子,还伸出手插进了她的长发当中,帮她梳理了下头发。
     
      林大娘则笑着跟乌骨说:“小心绿招子老翻,迟早翻没了。”
     
      说着她要去接小花,被大将军摇了头。
     
      他跟她说:“我抱花一会,她在我怀里睡的好。”
     
      说着又问她:“我们能带她去前面吗?”
     
      林大娘有点犹豫。
     
      女儿还小,她怕鞭炮声吓着她了。
     
      “花不去了,”不过,她没出口,乌骨先出口了,他道:“正好,我要跟你们说件事,花以后归我带了,小胖子我也带,两个人都归我管。”
     
      “你管得过来?”林大娘看他。
     
      “能。”乌骨跟她说:“我跟以前一样了,小娘子,骨头能再陪你们至少一甲子。”
     
      至少如此。
     
      “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就是以后会出现的毛病。”
     
      “不会。”乌骨说着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谁管一甲子以后他是怎么死的,那个时候,可能小娘子也没几年好活了,要是运气好点,他还能死在她后面。至于他死得惨不惨,是不是死无全尸,真正死得连根骨头都不剩的事小娘子能知道才怪,到了时候,他反正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去死就是。
     
      他这次能借来一甲子,已经心满意足了,他当然要带小娘子,也还要带胖,这些都是他的孙儿,是他无论如何都不甘心去死,非要再回来的原因。
     
      有了他们,那点子事根本就不是事。
     
      ××
     
      “真不会啊?”
     
      “不会,你这个小娘子,怎么这么噜嗦。”乌骨烦她。
     
      说罢,他又有点想不明白地道:“小娘子,我在宫宴中看到一个老相识了。”
     
      “嗯?老相识?”
     
      “是,老相识。”
     
      “谁啊?”
     
      “就是罗九,你那个九哥哥,当初你让我送走的那个人……”乌骨想了想道:“之前他不是要来京见你吗?怎么他都到京了,没来找你?”
     
      林大娘连连摇头,“没找我,没找我。”
     
      九哥哥对她是有几分真心的,他要是来京了,怎么可能不见她?
     
      “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怎么可能看错人?”乌骨又被她问得恼火了。
     
      这小娘子,怎么这也不信他,那也不信他的?
     
      “我不问你了。”林大娘说着就回头,问她的大将军,“大将军,你有没有在朝廷上看见一个只一只眼睛看得见东西,有一条腿不太方便行走的大人啊?”
     
      刀藏锋定定地看着她一脸询问的表情,在她脸上找着有没有她过于关心某个人的情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