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03章

第20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皇帝要保皇后,才一张口,就给了太子明确指示。
     
      他这时候也只能寄希望于大将军,看在他的面子上,他抬起来的太子面子上,别把这事闹大了。
     
      太子知道他父皇的意思,等他父皇再看过来时,他脸上虽没了笑,但点了点头。
     
      他为人子,再如何,那也是他的亲生母亲。
     
      皇帝招来安王,吩咐了几句,让他招待朝臣,安王笑着点头。
     
      走时,皇帝问他,“小安,哪天要是你我也走到了绝路,你恨不恨朕?”
     
      问完,他都觉得他这话说得太无耻,失笑摇了摇头。
     
      安王也笑了起来:“皇兄,我不会让我们走到那步。”
     
      所以他才要走。
     
      “是,也好。”皇帝笑着拍了下他的肩。
     
      安王朝他点头,两人相视一笑。
     
      他们早没伤心可用,眼泪可流了。
     
      都用完了。
     
      皇帝领着太子去了宴殿前面的一所偏殿,外面的雪下得很大,没有月亮,但白色的雪地在四处高高挂着的红色灯火中泛着银光,显得很是漂亮。
     
      这种景致,皇帝每年看了都觉得美,他没上步辇,走着跟身边的张顺德说:“今年这雪比去年的下得小了点啊?”
     
      “是小了点。”可别再闹雪灾了。
     
      “牟桑。”
     
      “儿臣在。”
     
      “你最近在看下水图?”
     
      “是。”
     
      “怎么样了?”
     
      “儿臣看了,京城其实也可以用的,就是……”就是要大兴动土,莫说紫禁城数百年皇土不可动,就是大臣们住的皇城都不好动。
     
      “就是要实施起来,难吧?”
     
      “是。”
     
      “想想办法,啊,好好想想办法,朕当年就是这么过来的,你想到办法了,解决一部份,朕也帮你,解决一部份,你看如何?”
     
      牟桑回他的是一揖到底。
     
      皇帝没止步,他揖完跟了上去,跟他父皇轻声道:“儿臣知道了,现在工图还没出来,儿臣想先抓紧这个。”
     
      “嗯。”
     
      偏殿快到了,都可以看到里面的灯火了,皇帝停了脚步,搓了搓手,放在脸上热了下脸提了下精神,跟太子说:“跟朕进吧。”
     
      “是。”
     
      侍卫开了门,皇帝领着太子进了门,看刀氏叔侄给他请安,他点点头,“不要多礼了,坐吧。”
     
      “谢皇上。”
     
      刀藏锋先出了声,没坐,刀安川却趋势把另一边的腿也跪了两去,四肢着地,老泪纵横。
     
      皇帝刚坐下就看到此景,太阳穴一阵抽疼不止,没忍住又揉了揉额头。
     
      他没开口,叔侄俩也没说话,只听得到那老臣趴着地忍着哭的泣声,小殿的气氛一下子就僵硬冰冷也可怜了下来。
     
      但能不哭吗?老妻被折磨成那个样子,皇帝听了也都无话可说。
     
      他哪怕动不动就杀臣子,但哪一个拉出去砍的都不冤,众臣就是心里不舒服,不舒服也就不舒服罢了,说说就散了,还是会争先恐后给他当这个官。
     
      可这些臣子图什么?不就是图个高人一等,妻妾儿女成群而已。
     
      皇后的手本就只伸到后宫里,伸这么长,长到了臣子的家里把当家夫人玩弄于股掌,下边的人也帮着瞒着他,皇帝也无话可说。
     
      但她的荣耀与权力,本来就是他给的。
     
      她过线了,他没看住,他的错。
     
      她终归是给他办了这么多年的事,陪他走了这么多年,在那么多他一个人的夜里给他暖过手暖过床,皇帝不想让人逼死她,他必须得想个办法把她拉出这个漩涡,保住她。
     
      而现在摆在眼前的是,他必须把这让他头疼的刀氏叔侄解决了。
     
      要是换平常日子就罢了,偏偏是在大将军救江南归来的时候,就在这个时候……
     
      皇后啊皇后,可真是不出事则罢,一出事,就是给他闹了个天大的事。
     
      “藏锋,扶你二叔起来,地上冷,别冷着了。”皇帝开了口,指挥张顺德,“给刀尚书的椅子再添个坐垫。”
     
      “是。”张顺德赶紧接过了宫人拿过来的垫子,放在了皇帝下首的椅子上,殷勤地道:“椅子好了,尚书大人赶紧过来坐吧。”
     
      刀藏锋看了皇帝一眼,已经变腰把他二叔扶了起来。
     
      刀安川是起了,但没去坐,他看着皇帝,只看了一眼,“唔”地一声,老泪又掉了下来。
     
      “皇上……”他颤颤危危地喊了皇帝一句,“臣妻,臣妻……”
     
      他推开侄子,“咚”地一声又跪在了地上,“皇上,臣无能,臣妻为我生儿育女,不知吃了多少苦头过来,臣都护不住她,这家都平不了,皇上,您就罢了我吧,这官老臣是当不了了,当不了了啊!”
     
      他给皇帝砸了几个头,砸得一个比一个重,砸得地上都有血了。
     
      刀藏锋站在一边看着,没动。
     
      张顺德看他不拦了,急了,赶紧上去扶他,“刀尚书,您这是何苦,您赶紧去坐吧。”
     
      刀安川推开了他,看着他:“公公,我那老妻现在疯疯癫癫呆在家里命不久矣,您觉得我还能坐得下吗?”
     
      这是个不好惹的,是来逼皇上表态的,张顺德无奈,朝皇上看去。
     
      皇上听着话一直在揉额头,他很久都没歇过了,刚高兴两天,不,两天都还没到,就睡了一个安稳觉,一起来,天就又变了样子了。
     
      “行了,坐吧,你要说的事,朕心里有数。”皇帝闭着眼,淡道。
     
      他已经尽量忍耐,但话里的不耐烦已经很明显了。
     
      “二叔,起来吧,皇上会给你个交待。”这时,一直没出声的刀藏锋出了口。
     
      他一出口,皇帝就张开了眼,别过头,看向这横得就差拿刀架在他脖子杀了皇后的狠人。
     
      这个人,如果不是这朝廷里真没人取代他,边关那边的国家也因为天灾的原因正试图对他们大壬蠢蠢欲动,还得留着他镇军不可,皇帝现在真的想找名目杀了他不可。
     
      太狠了,太横了。
     
      横得连他都怕。
     
      他让太子下跪的话他都说了,现在还在怕这大将军不给他这个脸。
     
      “也是给你个交待,说吧,除了让皇后去死,要如何,你们才觉得满意?”皇帝懒得跟他们多说,道:“大将军,朕话搁在了,这是因为你是朕的大将军,刀尚书也堪称为国尽心尽力,朕才说了这话,但你们在开口之前,好好想一想……”
     
      他看着刀氏叔侄,“那是朕的皇后!”
     
      难不成,还得她陪葬不可吗?
     
      “刀大人,”太子这时候,从旁边走了过来,走到了刀安川的面前,双腿放下,“求您饶我母后这一次!”
     
      刀安川看着朝他下跪的太子,皇后的亲儿子,他总算明白皇帝为什么要带着他来了,当下他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笑得凄惨无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皇上跟太子这是在逼他啊。
     
      是,皇后的命是贵,她是皇后,皇帝的妻子,太子的母亲,可他的夫人的命也是命啊,也是妻子也是母亲啊,她是皇后就没事了,所以他这给人当奴给人当狗的人的夫人就得命贱认命了。
     
      原来如此。
     
      刀安川大笑着摇了下头,他撑着地起了身,身体摇摇欲坠都直不起来,但却在他直起身后的一刹那,他突然反身,朝侄子腰间的长剑探去,欲拔剑自刎。
     
      在他动时,一直看着他的刀藏锋同时飞快往后退了一步,轻轻跃起翻身长脚往前一踢,毫不犹豫地把他二叔踢倒到了地上。
     
      这时,他也落了地,他落在了他二叔身边,往前一蹲,看向他二叔。
     
      刀安川如死尸一般躺在地上没动,他欲要伸手去探鼻息,却见他二叔已经抬起了手,捂住了眼,失声痛哭了起来。
     
      “藏锋,给二叔一剑,给我个痛快吧,求你了,人不如狗,活着有何用?”刀安川凄凉地哭笑了起来,求着侄子给他个痛快。
     
      他一个大男人,活到这步,比死还难堪,还是让他去死吧,也许这样还能显得有点骨气些,不给刀家蒙羞。
     
      “好了,好死不如赖活,二叔,刀府命贱,就如此罢。”刀藏锋把他拉了起来,翻到了背上背着。
     
      他不得不承认,皇帝比他想的,还令他失望。
     
      就如此了。
     
      皇帝都这样了,这话都说明白了,他一张口就拿皇后的死逼他们,看来连废她的心思都没起。
     
      他让他们忍,他拿皇帝的身份,让他们刀府满门像狗一样地把这事忍了。
     
      皇帝铁了心要护皇后了。
     
      如小娘子所说,这个天下是皇帝的,他看重的,才是最重要的。别想着拿自己的要紧去比,没用的,比了你只会失望。
     
      刀藏锋背着他二叔去了,事已至此,他们叔侄已经尽全力逼了皇上一回了,皇上想怎么对他们刀府就怎么对吧。
     
      大将军说完那句话,背着人打开门就去了。
     
      狂风带着雪吹了地来,落在了地上,稍纵即逝,化成了水,一点雪花的样子也看不到了。
     
      没人敢出声。
     
      即便是太子想开口留人,也在大将军那句哀莫大于心死的话后,喉咙鼓动,说不出话来。
     
      就如此罢。
     
      就如此罢,皇帝对不住他们,就是要对不住他们,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可这样真的好吗?太子因此却无端莫名心生恐惧来,他一脸恐惧回头,看向他的父皇。
     
      此时,皇帝看着那不断吹进来的大风,和那在外面的银光中很快就消失了的大将军,他冷着脸,一言不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