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02章

第20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不急,皇后跟自己说,再忍一忍,她活到如今,不喜欢的,让她不满意,招她讨厌的那些个人,真没有一个是活着的。
     
      她不是一国之母时,尚且一切如她的愿,总不能现在坐在这一宫之主的位置上,还对付不了这些个蝼蚁了。
     
      “今儿是过年……”皇后微笑着朝在她眼中,已彻底与死人无异了的林大娘道:“大将军夫人,大家高高兴兴的,咱们谁也不说这煞风景的话了,对了……”
     
      她转过头,跟内阁阁老的夫人闲话家常了起来:“听说您的长儿最近给你添了个胖孙子,小家伙伶俐可爱,您可真是个有福气的人。”
     
      吴阁老夫人一听皇后娘娘夸,也笑了起来,也回了几句场面上的客气话。
     
      林大娘见皇后若无其事地别过了脸,躲过了这一遭,真真是佩服这位皇后娘娘!
     
      但是,她也再懂不过了,一个人越能忍,等她报复起来,她不加倍还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事到如今,她跟皇后也是不死不休了。
     
      林大娘清楚认识到这个事实,反而松了一口气。
     
      没有后路了,那就往前面奔呗。
     
      就是……
     
      林大娘朝旁边的三姐姐看去,宜三娘有察觉到她的眼神,但她没回过头看人,只是在桌下伸出手,手指在小娘子的腿上拍了拍。
     
      这场宫宴注定也没那么平静,因为太子被立都一年了,太子妃还没立,这各家都起了心思,在宫宴上有人提了起来,问起了这事。
     
      林大娘一听,眼睛就往皇后那边看。
     
      皇后正好也看向了她。
     
      林大娘赶紧朝她甜甜一笑——她心眼可坏了,她不信皇后不知道自己样子大变,而她呢?她可是正值最青春美貌的时候,皇后不美,那她就多笑笑,美给她看看啦。
     
      这时候,林大娘也是真恨自己进宫前没做好功课,没把自己收拾得艳光十射,把皇后的眼睛闪瞎算逑。
     
      这小贱人一笑,皇后看着她那张发光的脸和眼,这一次,皇后是深吸了一口气,才生生把胸口的那熊熊怒火压了下来。
     
      她真是恨不得当场就抽死这小贱人。
     
      “林氏,”这一次,皇后先开了口,她淡淡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这人只要敢提起刀梓儿,那她就能让刀梓儿这一辈子绝嫁不出去,就是求也求不到人娶她,哪怕是去当尼姑,也绝对无庵堂收她。
     
      她绝对会让这姑嫂俩死无葬身之地。
     
      林大娘才没有提起她家女将军的意思,在她看来,太子再好,也不过是这皇家的人,只要女将军没那个意思,太子就是想娶她,那是没门的事!
     
      她才不会让她家女将军嫁进皇宫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但皇后问她话,还叫她林氏,那叫得就差咬牙切齿了,要知道,皇后天大的不高兴,那就是她天大的高兴啊,遂林大娘高高兴兴地答,声音欢快得就差字都会跳舞了:“娘娘,我觉得黄夫人说的真对,太子要是有了太子妃,那可是举国皆欢的大喜事,太子妃可是我们大壬朝以后的娘娘,娘娘,您喜欢谁家的女儿啊?太子是个孝顺的孩子,臣妇想,您喜欢的,肯定就是他喜欢的。”
     
      林大娘说完,差点捂嘴笑。
     
      才怪。
     
      皇后喜欢的是她娘家弟弟李国舅家的女儿,可是朝里不少人都知道,太子最不喜欢的就是他那个表妹了。
     
      太子已经明言拒过国舅提的这门亲事。
     
      可她的话说完,皇后还能说太子不孝顺,不喜欢她挑的人不成?
     
      皇后冷冷地看着笑得就差在地上打滚的小贱人,直看到林大娘闭了嘴,她淡淡问:“笑饱了没有?”
     
      笑饱了,因为你终于破功了。
     
      林大娘敛了笑,对着皇后冷冷看着她的眼没放。
     
      这一次,皇后对她的不喜,是谁都看出来了。
     
      大家知道就好。
     
      她必须开个头,抛出引子,让大家想知道为何她要找皇后的不痛快,等她们知道了她刀府的事,大家心里就一清二楚了。
     
      等这些诰命夫人明确知道皇后是在官员的家里内宅身边动手脚的时候,岂可能不人人自危?哪怕皇后没动她们呢,她们会相信皇后?心里能不存疙瘩?对皇后还能有之前那样的敬意?
     
      绝对不会。
     
      一国之母干出这等阴私之事,举朝皆知,谁还能把她国母看?
     
      百姓听了又有何感想?
     
      这样一个国母,还能当天下妇人表率?要是谈起她都没了敬意,皇帝这个丈夫又如何能置身事外?
     
      皇帝那个人,当他的皇后危害他的名声的时候,他还会保皇后?
     
      兴许刀府满门在他面前,都不值皇后重要,但拿他自己,他的天下去比呢?
     
      不,没有人会比皇帝的天下,他自己重要,为此,儿子都可以死了一个又个,何况皇后乎?
     
      林大娘不会拿刀府去跟皇后扛,她心里非常清楚,刀府只是皇帝手中的一把利器,有用皇帝就留着,但刀府要是拿自己本身去威胁他,那他们就是再有用,皇帝一旦知道不能控制他们了,再有用也会让他们消失掉,就如消失的韦家那般,所以,对付皇后最好的办法,就是拿他的国家天下,他自己本人去比。
     
      而她要做的,就是要把皇后抬到他的对立面,而且,她的抬法,必须是皇后自己掌控自动权的,要不然,她做的太过头了,皇后就是完蛋了,皇帝也会迁怒于她和刀府。
     
      这当中的分寸其实是最不好掌控的,但好在他们在江南救灾的时候皇后就对他们不死不休,听大将军之前跟她说的,皇帝对此非常不满,因为他已经明言皇后把人召回来,但皇后没听。
     
      皇后的一意孤行,其实是踩中了皇帝这个把江山看得格外重的人的地雷。
     
      皇帝都可以为了江山委屈自己百般求全,甚至委屈自己冒着她丈夫的声望超过了他自己的风险也要让她丈夫去,而皇后呢?就因为她觉得不想收手,她就没收手,置他的江山于危险之地,皇帝心里要是没不痛快,林大娘才不会信。
     
      皇帝为他的江山付出了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还杀了那么多人,亲儿子都没放过,谁敢跟他的江山对着干,她深信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
     
      这是其一。
     
      其二,他们刚回来,把手中的一切都交到了皇上手里,大将军甚至折辱自己,只求皇帝安心,把他的声望,皇帝的声望都全给了皇帝,这等时候,收了他的好处的皇帝想通过别的方法补救,以及拉拢他们的时候,皇后把刀府的二夫人,他朝廷上的兵部尚书夫人弄疯了……
     
      这事,林大娘深信皇帝之前绝不知情,如她三姐姐所说,皇帝不知情,可能是因为他手下的人只听皇后的,瞒了这事没跟他报。
     
      他要是知情,那她也得必须承认,这皇帝是真疯了,不仅疯,还蠢得让人无法想象。
     
      那可是尚书的夫人!他大臣的原配夫人!当朝彪骑大将军的二婶!
     
      刀府满门的男儿要是知道了这个事情,能不跟他拼命?
     
      哪怕他们刀府一门拼不过,朝臣对他的忌惮与不满,天下的百姓对他的口舌还拼不过?
     
      朝廷还有人有人敢当他的臣子了?
     
      所以,现在形势对他们刀府非常有利,她必须把这个事情在皇帝压下来之前捅开了,必须尽快,不要让皇帝把皇后的这个烂摊子收拾干净了。
     
      这也是她今天必须进宫来,对皇后咄咄逼人不放的最大原因。
     
      ——
     
      这厢皇帝招待群臣的宫宴里,兵部尚书突然失控哭道家中不幸的夫人起来,昨夜才知情的皇帝当下使了眼色,让张顺德带着人飞快把他扶了下去。
     
      之前他本想了办法让兵部尚书进不了宫,哪想,大将军把他护得滴水不漏,还是让他进来了。
     
      这事,拖着也不是办法。
     
      皇帝朝刀藏锋看去,见刀藏锋也看向他,他便朝他温和道:“大将军,你家二叔看来心情有点不妥,你去看看他吧。”
     
      他下了令,刀藏锋也没说什么,站起来朝他一拱手,出去了。
     
      皇帝看着他大刀阔斧的背影,握着酒杯欲喝的手一顿,又放了下来。
     
      “牟桑。”
     
      “父皇。”
     
      “你上来。”
     
      “是。”
     
      太子笑着上了他父皇的銮台。
     
      他这半年做了些事,收了几个人,治水的那几个江南才俊回来,也投入了他的门下。甚至有几个跟他聊得来的成为了他的好友。太子最近得他们指教了不少事情,对于以后,心里更是清晰了起来,他神志一清醒,以往外露的骄贵之气敛了不少,倒是多了几许真正的让人如沐春风之气,这几天更还得了他父皇几个心腹的真心夸赞,这让太子心里更是舒坦了起来。
     
      太子比以前少了两分骄贵,气质却明朗了三分,皇帝看着有点出乎他意料的太子,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欣慰。
     
      但太子变得比他以为的好,但他以为能好一辈子,陪他走一辈子的皇后,却好像不行了。
     
      难不成,这世上真无两全之事吗?
     
      “你知道刚才刀安川所哭何事吗?”
     
      “他夫人病重?”太子想了一下,“儿臣等会就请太医过去看一看。”
     
      看着还有点天真的太子,皇帝揉了下头额头,“不用了,等会你就随朕去见他们,你知道为何吗?”
     
      “父皇?”太子有些发愣。
     
      这是出事了吗?
     
      “人是你母后逼疯的,你母后给人下了女儿花。”皇帝揉着因想对策,一夜未睡疼痛不堪的脑袋,“等一下朕带你去见大将军叔侄,你替你母后认了这个错,哪怕下跪,你也要帮着你母后认了,知道吗?”
     
      太子因他的话,呆得嘴边的笑一下就没了,他父皇的话一完,他勉强笑道:“儿臣知道了。”
     
      知是知道了,但他不知作何感想才好。
     
      他之前已经在母后的面前下过跪了,求他母后为他想一想,就为他这个儿子多想一点点,就一点点就行了。
     
      可是,看来没用。
     
      她大概一辈子都只会觉得不听她话的,都是错的。哪怕他已经比以前更有担当,更会想得开,她觉得他是错的,那他永远就都是错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