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01章

第20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王府那边虽说是傍晚酉时见,但刀府的两夫妻还是申时就动身了。
     
      今天雪大,路上不好走。
     
      动身时,小胖子紧跟着母亲,问:“哪去啊?”
     
      你去哪啊?
     
      “娘出去办点事,你跟福伯他们一块玩。”
     
      “带胖呗。”
     
      “今儿不带了。”
     
      “带呗。”小将军揪着她的衣裙。
     
      小丫有点担心他扯坏诰命服了,低下腰抱他起来,“迈峻,你今儿陪陪丫丫姨呗?”
     
      “可她去哪?”小胖子不解问:“都睡两天了。”
     
      睡了两天没管他,出去又不带他,她要干嘛?
     
      为什么不带他?
     
      “爹和娘出去有点事,今儿你带妹妹好不好?”
     
      小胖子不说话。
     
      “听话,娘亲你一个。”
     
      小胖子扭过了头,他娘的吻落在了他的耳朵上。
     
      小家伙又犯别扭了,也没时间了,林大娘没理他就上了轿子。
     
      倒是大将军走的时候,摸了把他的头,跟他道了一句:“今儿迈峻看家,带妹妹?”
     
      小将军在父亲的注视点了点头,等到他走了,他小手揉了揉眼睛,把眼泪往回挡:“不带胖,坏娘。”
     
      他回头又去找义祖,没找到,真真是生气了,扯着小嗓子大声地喊:“我不跟你们好了,坏人!”
     
      小丫听着,心想还是要跟大娘子好好说说教养迈峻的事,这什么都教,现在他们的小公子可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这厢林大娘赶到西门,等了一会才等到安王府的马车。
     
      大将军没走,一直在轿内搂着她,林大娘下轿的时候掐了把自己的脸,问她丈夫:“美吗?”
     
      大将军瞥一眼。
     
      “美吗?”怕不对称,林大娘又掐了另一边。
     
      刀藏锋摇摇头,先行下轿,扶了她下来。
     
      安王已经从他家的马车上往下走了,看到他们夫妻过来,也是扬声笑道:“大将军,小娘子。”
     
      “三姐夫,我三姐姐呢?”
     
      “马车里,你上去跟她说话。”
     
      “好勒。”
     
      安王看着她穿着笨重的诰命服轻巧地踩上了踏凳上了马车,略挑了下眉,转过头对刀藏锋道:“看来你们过得还不错么?”
     
      刀藏锋看了他一眼。
     
      他不信他杀人的风声,没入安王的耳,安王现在还朝他笑得出来,看来宜王妃是站在他们这一切的了。
     
      这时候,他也只能说,他算是沾妻子的福了。
     
      “等会再说。”马车往宫里动了,安王带着他退到一边,又掀开厚帘,对里头正低头跟好妹妹说话的王妃笑道:“王妃,要是想为夫了,找宫人传个信,为夫随传随到,随时听候您差谴。”
     
      林大娘好久没见宜三娘,一见人都没看清,小嘴就喋喋不休,等马车走进了宫里才发现她们没下车进宫轿,“咦”了一声。
     
      宜三娘捏了捏手中握着的小手,“郡主们身子不好,皇上时不时想看她们一眼,令我们家的马车可直接进宫,不需另行换了。”
     
      “这样啊。”
     
      “嗯。”宜三娘应了一声,看着她:“你说花儿小名叫花儿,字雅水?”
     
      “是呢,名字可多了。”林大娘羡慕地道,“不像我,一出生就是大娘子,打小就被人叫大娘到大,就没年轻过。”
     
      大娘在北方这边是也有大婶之意,宜三娘失笑。
     
      “回头我去看看她。”
     
      “我想过两天带她来给你们拜年,让小家伙见见你跟姐夫。”
     
      “能见风了?”
     
      “能,这不,在我肚子里揣着去的江南,不到百日又坐船回的京,她这才百来天,就已经快行遍万里路了。”
     
      “是了。”宜三娘一时没想起这个。
     
      她都当所有的孩子都像她的两个宝贝小娘子,一点点风就能见她们不舒服好几天。
     
      林大娘一看她垂下眼,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别过话道:“三姐姐,现在宫里怎么样了?”
     
      “嗯,正要跟你说。”宜三娘说着提高了点声音,懒懒地叫了外面的管事娘子一声:“小画?”
     
      “王妃。”一会后,管事娘子探进头来,跟她说:“娘娘,我让小琴和宫里领路的公公走前面一点带路去了。”
     
      宜三娘点点头,这才靠近小娘子的耳,轻声跟她细语:“帝后现在不和,闹了几次,越闹越僵,皇后倒是想软下身段求和了,但……”
     
      她垂下眼,看着小娘子:“你们府里二房出事了?”
     
      林大娘点点头。
     
      “这事昨天皇上也知道了,这事好像是他手下人办的,但是,安王的意思是,他皇兄是不知情的……”宜三娘摸了摸小娘子皱着的眉头,“谁知道他是不是知情的,我的意思是,帝后不管是谁,你都别信。”
     
      皇后不是什么好人,但比起皇后,皇帝更让宜三娘忌惮——她怕有一天,安王和安王府,也是他不得不为了大局牺牲的牺牲品。
     
      “三姐姐,我懂。”
     
      “皇后啊……”宜三娘说到这,轻哼了一声,不无嘲意,“等会你见到她就明白了,见到她,你就知道什么叫做深宫了。”
     
      等见到皇后,林大娘请安时看了她一眼,就一眼,就明白了她三姐姐那句话的意思。
     
      皇后两鬓的发白了,一下子就跟苍老了二十岁似的,之前像着三十多岁的美妇因为鬓边的发,和两颊边深陷皮下,连粉都遮不住的法令纹,整个人显得非常厉色,与之前那个温婉贤淑,不食人间烟火,淡泊高贵的皇后娘娘截然两样。
     
      林大娘吓了好大的一跳,脸上都差点露出惊讶,好在她及时收了回来,但饶是如此,她眼睛还是用力眨了好几下才镇定下来。
     
      “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金安。”
     
      她请安,皇后也没为难她,她看着这个眼前之前明显能被她挟持的妇人,也是笑了笑。
     
      她真是高看了一眼这个身份低微的妇人,以为她还有点骨气,但她到底不过只是个男人扔块没肉的骨头就会扑上去啃的卑贱之人,她怎么会以为这出身低微的人会因刀府对她的不公愤而起身?
     
      她给这小娘子可是抛去了好几次好意了,可惜她不接,还帮着刀藏锋对付她,可真是聪明,真是个好媳妇。
     
      而且,现在名声也起了。
     
      给了她这点好名声,她更是要对刀藏锋摇尾乞怜了吧?
     
      她不急,这些让她和皇上起了闲隙的人,在她和皇上和好如初后,她会一个一个亲手收拾的。
     
      “你和安王妃是好姐妹,今天你们就坐在一起吧,路上冷吧?赶紧去坐,喝杯热茶暖暖身。”皇后说着,又温声道:“本宫知道了你为江南百姓所做的事,你是有大义之人,是妇人表率,本宫心里不知道有多欣慰,此次治水,你有大功,本宫等会一定要好好奖赏于你。”
     
      说着,她又笑着朝有些愣然的林大娘挥了挥手,“快去坐,坐着听本宫跟你说话是一样的。”
     
      “谢娘娘。”林大娘一听就笑了起来,跟着领路的宫人坐到了安王妃的下首,皇后下面右边的第二个位置。
     
      还挺近的,近得两个人如果突然朝对方飞刀子的话,谁手快就能撂倒谁。
     
      “最近身体好吧?”
     
      “回娘娘,好。”
     
      “那就好,本宫放心了,你辛劳了。”
     
      林大娘看着哪怕温柔笑着,也还带着冷厉的皇后娘娘,微笑摇头道:“娘娘盛赞了,臣妇在江南不辛苦,就是家里这两天出了点事,没睡好,这才显然脸色难看了点,让娘娘挂心了。”
     
      就是家里这两天出了点事?杀人杀痛快了是吧。
     
      皇后淡笑地看着这怪会说话的小娘子,心想当初她真是太过于心慈手软了,才没在这人还在江南的时候,就让她永远都进不了京。
     
      “出什么事了?”皇后笑着没说话,宜王妃没看皇后,不经意般地张口道。
     
      “家里出了几个不知道是谁派进来的钉子,把我二婶弄病了……”林大娘的话一出,那些先行进宫与皇后见过礼,离她们离得近的命妇们飞快停了嘴里的话,朝她们看来,而她们坐着的两个老王妃和阁老夫人都已经掀起了眼皮,看向林大娘了。
     
      林大娘高烧一退就进宫,不是进着好玩的,来了就是来做事来的,“我们家揪了出来,大家也知道我们家那个大将军那脾气,咔嚓一刀……”
     
      “大将军夫人,”宋相夫人突然开了口,“这大过年的,都图个吉利,有些话您留到明年说不成吗?就算不成,您回家说您的去,何必污秽了皇后娘娘的凤宫?”
     
      林大娘一听,好有道理,朝宋相夫人点头,“宋相夫人说的是。”
     
      她朝皇后娘娘歉意看去,“娘娘,是臣妇不敬,还请娘娘怪罪。”
     
      皇后笑了笑,笑了一下之后,她又笑了笑。
     
      她想怪罪啊,她现忍得肝都在隐隐作疼,可要是怪罪了,她之前说的那些话就又成惺惺作态了。
     
      “你啊……”你可,可是真厉害,皇后笑看着林大娘,“这次就听宋相夫人的,大过年的,就不说那些事了。”
     
      “是,听您的。”林大娘两嘴角往上一翘,露出了个再欢快不过的笑来。
     
      皇后是笑的,但那眼睛,可就差生吃了她了。
     
      哈哈,难怪皇后现在变这样了,这心不对嘴的冲突太大了,面容能不扭曲吗?
     
      “三姐姐,我不说了,”林大娘收回眼就又跟安王窃窃私语,“我听皇后娘娘的,就是我们家还捉了一个阉了的阴人关起来,大将军说等年后大理寺开府了,他就送过去让左大人问一问,这到底是哪门的人在算计我们。”
     
      “留了个活的?”
     
      “是呢,那人看起来知道颇多的样子,是那些钉子的头目,本来那人是要咬毒自尽的,但被我们家的军士给拦了下来,好不容易才留下的活口。”林大娘悄悄地把事儿说了。
     
      她的声音很轻,不大不小,但正好能让坐在她们前面不远处一点的皇后娘娘也能把话听个一清二楚。
     
      她说完,没有丝毫掩饰,抬起眼,就往首位的凤宫之主看去。
     
      皇后同时对上了她的眼。
     
      这时候的皇后脸上已经没有笑意了,她看着再三挑畔的林大娘子,心想这天果然变了。
     
      她不再是皇上的掌中宝,于是,连这样的一个废物东西,一条狗都可以冲到她的面前,朝她吠,侮辱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