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200章

第20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大将军的意思是别去了。
     
      林大娘出了一身汗,见他们不打了,就爬了起来要去沐浴,站起来还问他们:“还打不打了?要是打,我看完再走。”
     
      难得有人回来了耍猴戏给她看。
     
      “你这个人。”乌骨瞪她。
     
      “还打不打了?”
     
      “不打了!”乌骨生气了,又埋怨她,“你怎么不病糊涂了?”
     
      病糊涂了说的话才好听。
     
      看他这口气了,林大娘就放心了,是真的乌骨。
     
      “我不管你们了,我出了一身汗,我要去沐浴了。”
     
      “别人就是洗澡,你就是沐浴,就你文雅。”
     
      “你臭骨头一根有什么好文雅的?”林大娘这一身大汗出完,身体也舒服了,小丫无奈过来扶她,她还朝她调皮地眨了下眼。
     
      小丫更无奈了。
     
      “你去看过我生的小娘子了吗?”林大娘问他,又转头看向小丫。
     
      “抱在隔壁。”这两天她生病,就抱过去了。
     
      “在隔壁,你去看看。”林大娘回头,没看到人,看着空气说完就摇头,“只闻新人笑,哪管旧人哭。”
     
      大将军沉着脸在一旁听着,掀了掀眼皮。
     
      林大娘去沐浴,刚在盆中咔嚓完一个水果,就见大将军进来了。
     
      “流氓!”她赶紧拦胸。
     
      给她洗头的小丫则赶紧朝姑爷一福身,“姑爷,洗完头发奴婢这就出去。”
     
      大将军点点头,在不远处的一张长榻上坐下了。
     
      林大娘一手拦胸,一手拉过漂浮在水面上的木果盘,从里挑了个桔子,见没手剥,扔给了大将军:“帮我剥一下。”
     
      大将军接过,剥了起来,还帮她分瓣了,见这时她往后仰头闭眼让小丫给她冲头发,他看了一眼,拉了把椅子过去坐在旁边,把桔瓣放进了她的嘴里。
     
      林大娘嘴一探到桔瓣,舌头一伸就灵敏地卷进了嘴里,她吃得极快,这水一冲完,一个桔子就吃没了,等再坐回身她还怪可惜的:“大将军,你剥的桔子真甜!”
     
      侍候的不错!回头她有钱了就赏他!
     
      刀藏锋伸手探她的头,见是不烧了才放心,又跟她道:“你别去了,我去露个脸就回,乌骨回来了,今儿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守岁。”
     
      “嗯……”林大娘沉吟,守岁倒是可以赶回来的。
     
      她道:“我不去,落人话柄,再说了,既然醒过来了,还是得去一趟,我也想见见皇后,只有亲眼见了,我才能猜她是怎么想的。”
     
      也才好想接下来的行动。
     
      她看着皱着眉的大将军:“藏锋哥哥,宫中的事就算我们不想插手,但也脱不离干系了,我想主动一点。”
     
      掌握主动权,等着被宰割强多了,要不死到临头都不知道,太可怕了。
     
      刀藏锋没再说话,林大娘便当他默认了。
     
      但等他出去,小丫再进来给她擦头发时,小丫跟她道:“姑爷又去练剑了。”
     
      “让他去……”林大娘说完,转头看着小丫:“没往咱们家有树的地方跑吧?”
     
      “没,在水井那块,对着石柱子劈。”
     
      “那就好。”林大娘这才松了一大口气,她现在可是没什么私房钱的人了,可不能由着他糟蹋了。
     
      “小将军也提着他的小剑去了,跟着一道劈。”
     
      “咦?”
     
      “说那个人坏,只要花,不看他,他生气,要打架。”
     
      “噗。”林大娘喷笑出声,幸灾乐祸,“该,也该他尝尝这受人冷落的滋味,还真当自己是天下第一帅哥啊。”
     
      “娘子,你说咱们迈峻还记得骨爷啊?”
     
      “记得的。”林大娘点头,“乌骨给他挂了一块平安符,身上就有他的气息,咱们孩儿啊就时不时拿出来嗅一下,他还小,说不清楚,只知道惦记,再说了,他刚出生就落在了乌骨手里被他带着,怎么可能忘?”
     
      小孩这种生物是最灵性不过的了,无需眼睛看人,靠气味气息就能分辨人了。
     
      “也是,再说,迈峻这么聪明。”
     
      “是啊。”就是太聪明了,得好好教,要不歪了太可惜了。
     
      林大娘穿戴好出去,远远见父子俩真在拿剑砍石头,她这还走过去嘲笑他们,就被发现了她的丈夫转身朝她走来,把她又带回无雪的廊上了。
     
      “你把儿子也抱回来。”
     
      刀藏锋点点头,回过去把砸石头的胖儿子抱了回来。
     
      小将军鼓着腮帮子还在生气,见坏娘一脸笑意,扭过头就把小胖脸搁在了他爹的肩膀上。
     
      大将军安慰地拍了下他的小背。
     
      小将军抽了抽鼻子。
     
      林大娘看他还真伤心上了,提脚就进去喊:“那根臭骨头呢?”
     
      “你喊小声点,小娘子睡了。”臭骨头从梁上抱了人下来,他刚把人哄睡,见她还喊喊,皱眉看他。
     
      大娘子探头一看,见女儿又带着谜一样的甜蜜笑容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梦到了什么好吃的,她也是不禁一笑。
     
      她美丽甜蜜的小娘子,哪怕只让人看一眼,都会让看到她的人打心里欢喜。
     
      “你看看,你小孙子,说你只要花,不要他。”虽说为了漂亮的小花抛弃小胖子那是人之常情,再正常不过了,她很理解,并且也很想只要花不要自恋哥,但林大娘毕竟是个亲娘,也还是尽力为胖帅争取了一下他的合法受宠权益。
     
      小胖子正尖着耳朵听呢,一听还瞄乌骨爷爷,被乌骨瞄到,他又马上把小脸扭过去了,不看他。
     
      乌骨看着他那小模样,不禁哑然失笑,把小小娘子送到了家中小娘子的手里,过去抱了小胖子。
     
      “胖,还记得义祖吗?”他抱过人,拿自己的鬼脸对着他,小胖子躲,他也把头顺势送了过去。
     
      小将军躲无可躲,又被乌骨拿脸蹭他下巴的动作逗得咯咯笑了起来。
     
      “胖。”
     
      胖帅被他叫了一声,小鼻子一抽,摸这人脸上那若隐若现的花纹。
     
      他还是不说话,但比起之前的生气,刚才的闪躲就要好多了。
     
      “娘子,午膳备好了。”
     
      “好,快吃饭,我要饿死了。”
     
      饭桌上,吃她说还是要进宫,乌骨瞪她:“你不要命了?”
     
      “你懂什么?”林大娘一碗酸菜辣面下去,整个人都心旷神怡了起来,给他夹了一大根鸡腿送过去,“我不见皇后,怎么气死她啊?”
     
      “你气得死吗你?”说大话。
     
      “反正要去,之前被压着都去了,现在势在我这边,我不去露个脸,给她添添堵,那才是便宜她了。”乌骨在,林大娘就敢说话多了。
     
      有他在,她真的安心好多了,胆肥得又可以上天了。
     
      “我才不信,你那胆小的,这天底下就没你不怕的,你们现在是在家里杀了她的人,你以为她会让好过?”
     
      “就是因为她会因为我们杀了她的人生气,我这才去的,就想看一看。”再说了,生气之下的脸孔那可是最能透露一个人的想法的。
     
      “你以为你是她的对手?你就不看看你之前在她那受的窝囊气?”
     
      “我心情好,我不跟你争。”林大娘把肉片夹到面碗上,递给了大将军,朝乌骨扮鬼脸。
     
      “哼。”乌骨冷哼,转头对刀藏锋说:“我等会装扮一下,跟你进去。”
     
      刀藏锋点点头,“皇上之前也问起你了。”
     
      “哦。”乌骨冷应了一声,给坐在他膝盖上的小将军塞了一口肉羹,摸了下他的小头颅,不想说什么。
     
      他和皇帝,可以说说闲话的缘份也没有了,乌骨并不想见他,早在他离开之前,他就不见皇帝了。
     
      他无法再跟一个想让他的小娘子死的人没事人一般扯东扯西。
     
      皇帝做得出,无所谓这般,把这当常态,但他不奉陪了。
     
      他这一辈子活在暗中,就是厌烦应对这一个个言不由衷的人。
     
      林大娘知道他跟皇帝多多少少有点交情,见他一脸冷漠,笑笑没说话了。
     
      乌骨能出入皇宫而不被人察觉,他现在又回来了,他毕竟是她家里人,皇帝那还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午膳一过,大将军就和乌骨带着小将军去给府里调防了,下午安王府那边来人给她问好,说王妃近傍晚的时候在老地方等她,让她慢点去,这次她们踩着时辰当最后进宫的那批人。
     
      林大娘一听,忙让人回好。
     
      她生病的事只有自己院子里的人知道,她穿诰命服的时候也跟小丫说:“你别跟三姐姐说我回来就病了。”
     
      “我哪能跟她说这事。”
     
      “别说漏嘴,要不她得担心了。”
     
      “她不担心这个,也有别的地方担心你,”小丫还是不想让她进宫:“你刚好,非得进去吗?”
     
      骨爷说的是对的,他们这刚把帝后的人都拔出来杀了,她能给大娘子好脸色看吧?能不为难她吗?
     
      “就是要今儿进去才好,我留在府里,那才是让人握住了生事的把柄,至于皇后会生气给我脸色看,我现在最怕的就是她不生气。”林大娘抬头让小丫给她戴脖子上的首饰,看着半空道:“她生气了就好,去年出的事大家都还没忘呢,再来一次,她昔日攒的那些好名声,怕也是不够她用了。”
     
      “小丫啊,一个人如果要当一辈子圣贤人,那最好是这一辈子她一次错事也不做,要不然,她就是装了半辈子,出一两件就足够把她拉下来了……”林大娘看着半空,嘴角往上扬,“我要是再不想点办法,总不能让她长长久久地压着我的头上,让我寝食难安,吃口吃的都生怕被毒死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