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98章

第19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唉,二婶,我没有这个意思,您身体不好,我也不与您多说了。”确定好是本人就行,林大娘说着又道:“要不,您先好好休息,您先吃药吧?”
     
      二夫人一听能吃药了,就看向了桂花。她已经很想吃了就睡,不想再与林大娘说下去了,她累了。
     
      桂花娘朝她福了下腰,眼睛瞥了神色淡淡的林大娘一眼,温驯恭敬地朝二夫人柔声道:“夫人,等您跟大将军夫人的话说完了就吃药,药快煎好了,奴婢这就给您端过来。”
     
      “哦,哦。”一谈起药,二夫人精神亢奋,但精力却很不集中,她看了桂花一眼,又调回过头想跟林大娘接着说话,却发现自己脑袋一片空白,记不清桂花让她跟侄媳妇所说的话是什么了。
     
      “您还没跟大将军夫人问好呢。”桂花娘一看心里重重一沉,但面上不显,小声出声提醒。
     
      “是,是,问好……”二夫人看向林大娘,眼皮虚挂着,只记着赶紧吃药,心不在此了,“你在江南怎么样?听说你在那边大出了风头……”
     
      对,出了大风头,就更看不起她了。
     
      可这侄媳妇有什么好看不起她的?她是她二婶,是这家里的长辈,她丈夫还是兵部尚书,她比她这个商贾之家出身的侄媳妇差哪了?不,没差,哪都没差,她凭什么看不起她?凭什么这小娘子小小年纪就有诰命,而她这个长她一辈的什么都没有,还得蜷在家中当她的管家婆?
     
      一想,她就生起气来,想斥责侄媳妇凭什么对她喝三指四的,说她做这做那……
     
      “二婶,吃药,睡一觉吧。”林大娘见她神色癫狂了起来,打断了她的话,没让她再说下去了。
     
      她说着站了起来,跟明显是主事娘子的桂花娘道:“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成了我二婶的身边人了,既然是了,那就是个能干人,好好照顾二夫人。”
     
      “是。”
     
      不等这桂花娘说什么,林大娘就转身走了。
     
      桂花娘目送了她去,等她一走,门一关,她皱眉着眼睛虚晃着看着她的二夫人,也是着急地咬了下牙。
     
      她还是太心急,药下得重了,这份量一加重,这人就神智不行了,现在连句齐整话都说不出,被上头知道了,她就惨了。
     
      可她这时候也无可奈何,那老妇现正躺在床上哀求地喊着,“桂花娘,药来了没有?我身上难受。”
     
      “来了。”她按下焦虑,勉强应了一声,“奴婢这就去给您端。”
     
      她用眼神暗示屋里的几个丫鬟盯着她,她则亲自去拿药去了。
     
      这厢林大娘一进自家的院子大门,就跟小丫说:“看明白了?”
     
      “看明白了,那屋里的人都听那桂花娘的,这人之前是我们刀府三管家的娘子,本也是二夫人的眼前人。”
     
      “二爷糊涂。”夫人被个奴婢挟制了都看不出来。
     
      “听说二爷之前因派军谴兵之事,一个月有大半个月是呆在兵部的,回来的少。”
     
      “二夫人这病的严重,她手指那都泛白了,你派人去叫闵遥哥过来。”
     
      “是。”
     
      “去打听二爷在哪,还有,你让大将军一回来,就回来找我。”
     
      “是。”
     
      改日不如撞日,林大娘想干脆不一做,二不休今日就把这事解决了。
     
      人是真的就行,再不救就晚了,再拖真的只能送终了。
     
      闵遥过来,她就跟他了二夫人的病情,与他道:“二夫人这药能不能戒?”
     
      “依你跟我所说的,双眼无神看不清东西,神智大半全无,大娘子,就是救,怕也是……”
     
      怕也是救不过来了。
     
      “唉,把人夺回来再说吧。”林大娘苦笑,“这是在自个儿家里,都被人谋算了。”
     
      “就是怕下的份量过了。大娘子,您也是知道女儿花的,这种东西,有纯度,一两片的多了,吃个十来年也没事,可这要是一下子就吃了百来片,数百片提纯出来的,吃的纯,送的命也快,一天就把数月数年的命吃下去了,再救也是没法子了,因为身体里的器官已经腐蚀坏了。”闵遥说到这,又道:“这事,还得学生看了才有定论。”
     
      “但愿有救。”林大娘朝他道:“你尽全力吧,用什么药都行,只要咱们家里有的。”
     
      “您知道的,无药可救。”闵遥这次没虚应,“看情况,看二夫人自己。”
     
      没见到人,他不敢说。
     
      女儿花的毒到了晚期,就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没有办法,像他师傅所说,那就是人的魂都被吞干了,怎么救?
     
      “不管如何,尽力吧。”
     
      “是。”
     
      刀藏锋一回来,听说夫人让他一回来就去找他,他把人交给了有望他们,快步回了家。
     
      他抱着孩子一进来,小将军就朝他娘哞哞叫,“哞……”
     
      “这又是哪门子叫法?”林大娘诧异,把扮牛的小臭将军抱过放下,牵着他的小胖手往长桌走,问他爹:“见牛了?”
     
      “嗯。”
     
      “哞……”小牛犊还拱着鼻子抬着脑袋朝他娘哞哞哞,大眼睛里全是乐不可支的笑意,小白牙闪闪发光,快活得就跟个小神仙似的。
     
      “您这是要去给老牛老爷去当儿子了是吧?”林大娘牵了他到地毯上坐下,接过丫鬟挤来的热帕子给他擦手,笑话快活的小神仙道。
     
      “哞……”小将军又叫了她一声,胖脸上全是笑,“娘,高高的,壮壮的,像胖!”
     
      “娘像你?哦,不是,那就好,我太放心了,是老牛老爷像你?”他娘摇摇头,“你也放心好了,老牛老爷没那么没眼光。”
     
      “像!像的!像胖!”像胖那么帅,像胖那么壮。
     
      “好,你说像咱就像。”他娘没空跟他耍嘴皮子,把他的手擦干,把他抱到小板凳上坐着,拿出他的小木桌,把蛋羹往他眼前一放,勺子给他:“你快把自己养壮壮吧,娘还等着你又帅又壮帅破天际呢,你先吃饭,能把你爹让给我说两句话成不,胖帅?”
     
      “成!”胖帅一见吃的,两眼发光,小胖手一挥,毫不犹豫把他爹送给他娘说话了。
     
      这厢把孩子安置好了,大将军才问:“花呢?”
     
      他随着儿子叫他们的小娘子叫花。
     
      林大娘本来觉得这叫法也太俗了,但被父子俩这么叫着,都觉得“花”也挺好听的。
     
      咏晴可不就是他们的花,开在他们心上的花。
     
      “刚玩了一会,睡着了,这阵子她陪我们在船上,睡的少,太累了,这两天就让她多睡会,你等会过去亲亲她。”女儿连百日都是在船上过的,他们家的孩子也是遭罪,有他们这样的父母,小小年纪就要跟着他们东奔西跑。
     
      好在没出事。
     
      “好。”
     
      “我是要跟你商量件事。”林大娘把她对二婶的判断说了,完了道:“等二爷回来,你们商量下,这事速战速决,也不用听他们说多的,没用,二婶能不能活,听天由命也由二婶自己,无药可救,对方也给不出解药来,你把这些都跟二叔说了吧,人是一定要现在就抢回来的,再不抢,就只能看到尸体或者真正的假夫人了。”
     
      “你把闵遥带上。”
     
      刀藏锋点点头,朝门外喊,“去把二爷请回来,还有忻公子琥公子都请到一块,我有事跟他们父子三人说,走后门回来,不要惊动府里人。”
     
      “是。”外面今日跟着他的随将应了声。
     
      “你行动吧,我在家里听消息……”林大娘吃了一口儿子送到嘴边的蛋羹,亲了他的胖脸蛋一下,跟他接着说:“你等会一走,我就让吩咐人去看住二房的二房媳妇。”
     
      说到这,她也真真是无话可说。
     
      她临走之前,跟二婶叮嘱又再叮嘱,她不信二婶没提防之心,但还是中招了,可见对手用心之险。
     
      被人盯到这步,这于二房说是血海深仇也不为过,二房全是靠二婶撑起来了的,她毁了,二房以后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现在但愿二爷是个清醒的,心里有数。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只有靠还清醒的人撑着了。
     
      “好。”刀藏锋说着就起了身,走了一半,又走了回来。
     
      林大娘看他。
     
      “小娘子,也给我点吃的。”大将军伸了手。
     
      林大娘这才发现给他准备的吃的没给他,她刚才都忘了。
     
      她把桌上的肉夹馍疙瘩汤又放到了盘子上,把茶水也放进去了,端起来给他,“去书房吃吧。”
     
      刀藏锋点点头,“我有事吩咐他们。”
     
      他端着盘子去了,林大娘看着他消失在了门口,被人小心地拉了下裙角,低头看到了一个小胖子。
     
      小胖子喊她:“娘。”
     
      林大娘蹲了下去,坐到他身边,“胖哥。”
     
      “胖帅。”
     
      “好,胖帅哥。”
     
      小将军一听,这样叫也不错嘛,满意一颔首,把最后一口蛋羹送到她嘴边,“分享!”
     
      林大娘已在叫他学会分享,霸道的小牛犊学的还算不错,愿意与她分享了,不像以前那样只会把空碗翻给她看,逗她玩。
     
      “谢谢胖帅。”林大娘赶紧吃了,一点也没跟儿子客气,不过咽完,还是亲了亲他的小额头,奖赏了一下他的小分享。
     
      “娘。”这时,小将军揉了揉眼睛。
     
      林大娘知道他困了,抱了他起来,“洗个澡澡就睡觉觉啊。”
     
      “胖走。”娘抱不动,他要自己走。
     
      胖帅疼娘。
     
      林大娘着实也抱他不动,把他放了下来,弯腰摸着他的小脑袋,见他抬起头来露着小白牙朝她笑,一手还揉着眼睛,样子可爱至极,一时之间,她神色温柔得就像寒冬过后,那四月的春风一样温暖可人。
     
      这就是她的儿子,她亲手教养着长大的儿子,他会在她爱与关怀当中,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有担当,负责任,会在他想做的事上有所建树、成就。
     
      谁也不能夺走她的这一切。
     
      ××
     
      ——
     
      这夜半夜,刀府起了兵戈声。
     
      来人叫林大娘过去二房,她一路走过去,冷冽的寒风送来了几许血腥味。
     
      她家大将军顺便把府里他们俩的人所盯住的探子也揪了出来,一路过去,她听到了他军队里的校尉正在厉声喝问探子的问话,在冰天雪地里,那声音就像一把刚从人身体里抽出的刀,刀上带着的血还冒着寒冷的雾气——冰冷、冷酷到了极点。
     
      她带着人,走在长廊下,穿过了昨夜下了一夜的雪铺成的银色大地,进了二房的大门,进去没多久,又是一股浓厚的血腥味传来,而地上刚刚凝固的血迹还没被清扫干净,坦露在她的眼前。
     
      她飞快别过了眼。
     
      “呜,求求你,求求你,给我药,我心里不舒服,我想吃药,我吃完就睡了……”里头,有人在可怜地呜咽,声音沙哑。
     
      “大娘子。”她一进去,候在门口等她跟她报话的林福躬身,朝她小声道:“二夫人听不进去话,一直都在说想吃药,闵遥兄说她吃的份量太重,不过胜在时日不长,如若能坚持住,还是能熬个三五年载的,但如若……”
     
      他看了眼倒坐在二夫人床面前老泪纵横的二爷,闭了闭嘴,才跟大娘子接道:“如若继续用药下去,舒服是舒服了,但也至多是三五月的事。”
     
      林大娘还没回话,就听前面床边,二婶抓住藏忻的手,求他:“孩子,孩子,娘知道是你,娘不怪你,给娘药,娘快要死了,你让娘好受点吧,我是你娘啊。”
     
      刀藏忻抬头眼,双眼赤红地看着他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母亲,把头狠狠地砸在了床上。
     
      “娘,是我对不起你。”
     
      是他没用,居然让自己的母亲在自己的家里受这么大罪而不自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