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97章

第19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堂弟们走后,林大娘笑看了大将军一眼。
     
      但愿她此次出了手,这些孩子们的以后能立起来。
     
      但她也希望不会有下次,没有哪个大人能靠别人扶着走一辈子,家里事也好,外面事也好,其实都是事,家都平不了,外面早晚会遭殃,他们已经明白了,却做不到,还是男人通病。
     
      她一看,刀藏锋轻咳了一下,也没说话。
     
      他当然知道了,晚上必逃不过被她揪着耳朵狠狠念道他不是的一劫。
     
      她现在已经是顾全他的脸面了,小娘子给面子,他就受着吧。
     
      中午安王府就着帖子了,还送了一些年礼过来,吃吃喝喝的拉了两牛车过来,新鲜菜自不说有好几担,还有一些精巧难买的瓜果糖什也是好几担,用来备年礼,给小孩儿打发零嘴是再好不过了。
     
      “这心里有没有人,一看就知道。”林大娘看安王府的礼单,见礼单上写的还挺简单,不够实物的一半的,她跟小丫笑着道。
     
      “三娘子自来挂心你。”
     
      “她心悦我。”
     
      看大娘子一脸骄傲,小丫差点笑出来。
     
      她也是服她家大娘子了,这都还笑得出来。
     
      “挑点补品,等会我们去二房那边。”
     
      小丫点头,回头吩咐人去办了,她刚过来,也没看到姑爷,便问她:“姑爷呢?”
     
      “去兵营了,哦,对了,胖子也去了。”
     
      “胖子?”
     
      “胖帅。”
     
      “大娘子!”那是她亲儿子,能不能有个好一点的称呼了?
     
      “迈峻,”林大娘念了名字,看着她:“也去了。”
     
      可以了吧?
     
      不过,她说罢也往外看,“小丫,这雪又下起来了,你说骨爷能不能赶得及回来过年啊?外边还挺冷的。”
     
      也不知道会不会冻着他,他比以前可是怕冷多了。
     
      “要看骨爷了,他这脾气您也知道的,谁也管不着。”
     
      “是啊,我都管不着的。”林大娘感叹,“男人啊,都是些不可信的,生平第一个说要陪我过一辈子的男人,都不知道抛弃我几回了。”
     
      “您在姑爷面前,可别说这话。”
     
      “我知道,醋着呢。”
     
      寻春和知春去隔壁屋拿了她的衣物进来了,她们自己进来了,身边没带小丫鬟,林大娘起身去妆凳前,跟丫鬟们说:“今年的宫宴备在大年三十,这家里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你们这两天都给我睡饱了,那天晚上全员待命,给我盯着这府里。等会大将军就会把从营里调过来的人调回来,与你们一同守着将府。你们虽说是丫鬟,但也是我带出来的人,小丫,你和林福哥,带着寻春和知春见机行事,等会我就把守卫者的名单给你们,另外,把你家夫子带在身边出主意,孩子托到北掌柜的那去。”
     
      “娘子,知道了。”
     
      “是。”
     
      小丫和知春她们都应了,也没问什么,林大娘待她们帮她梳妆到一半才道:“现在我刀府是声低势厚,但也只是看着声低而已,大将军的气候还没被压下去,要是被全压下去了,我们到时候就是想站起来都站不到起了。”
     
      “妆就不用化了。”她看了眼镜中的自己,好在她还算年轻,这大半年熬过来,样子倒没被熬损。
     
      “现在分家的事,府里怕是都知道了,安在府里的盯子们就要被拔出来,你们说,有人急不急?”
     
      小丫给她挑着首饰冷笑:“急吧,让他们好好急。”
     
      “是啊,他们是急了,就是也让我们挺忙的。”林大娘笑了一声,又笑道:“不过这宫宴我倒是好过了,不好过,我就晕倒嘛。”
     
      她倒一下,就该皇后担心了,她要是在宫里出了事,于皇后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她先生可是够毒的,已经在江南散布了她的嫁妆大半上交给了朝廷,剩下的都兑出了解子,拖他助养孤儿,培养学子,为国尽力了。
     
      她现在还挺有名气的。
     
      就是穷了点。
     
      也没法像过去一样,一年四季天天穿戴都变着花样来了。
     
      小丫这时给她挑的也都是些简单的玉饰,给她一戴,看着镜中素面朝天还笑意吟吟的大娘子,她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声,“大娘子,要当心。”
     
      知春也道:“大娘子,小丫姐姐说的对,之前的那些人,能不知道您给大家做了什么吗?可不管您是不是好心,给您下起毒来了,我看他们也是没眨过眼。”
     
      他们住在江南小屋子那几月,小丫姐姐吩咐她跟寻春亲自照顾大娘子,吃食穿戴不假于他人之手,饶是如此,她们也从米里验出过毒。
     
      “我知道,你们别担心。”
     
      林大娘又点了下头。
     
      她跟皇后本来是可以“缓和”下来的,但她在江南太忙了,皇后的人要见她,她没见,那时候天天都有人在死去,还有无数人在等着有余力的人伸手帮一把,大事之下哪有什么个人事,她哪有什么心思跟皇后虚以委蛇,防着皇后不搞乱都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后来有了下毒之事,她也是头疼。
     
      这等时候了,皇后也不分事情大小。
     
      大概在皇后看来,这天下只要不丢失地方时就行,死多少人,江南倒不倒,与她无关,她只管自己眼里在意的那点子事如不如她的意。
     
      不过,没见到人,她也摸不清帝后两人现在的心思,但猜还是能猜一点,她和大将军在江南不好过,这宫里的帝后也绝对没好过到哪去。
     
      这帝后心里,明显对国家定义完全不一样,平时无事也就无风无雨,有事,能不起争执波涛才怪。
     
      ——
     
      林大娘先行着人去二夫人那通报了一声,说等会就要去跟她请安。
     
      她快走到了二房门前,才得下人说,二夫人刚被叫醒过来就让她赶紧过去。
     
      林大娘一进房间,就是一股浓浓的药味,薰得她呼吸差点一滞。
     
      小丫当下就一皱眉,心想还是退出去算了。
     
      但她还没出口,她家大娘子就快步进门了。
     
      林大娘从这药味里闻出了一种花的味道,这种花算是大壬特产,因花的颜色形状都好看,被叫女儿花。
     
      但女儿花是药,是妇方里的一种千金方里的常用药,这种药,用量正常,能补血,用量多了,早晚会疯癫而死,而早期中毒的表现就是易躁易怒,经常全身无力,眼睛还看不清东西,并且这种药有上瘾性,不吃也会烦躁不安,吃了大概会舒服一两个时辰。
     
      因这种花的效果,她觉得跟她所知道的毒品有些相似,因此曾跟周半仙讨论过这花到底要不要用在药方里。
     
      半仙也觉得她所说的会有没出师的大夫,因抓错药量误人性命的话不无道理,加上这女儿花也不是没替代物,不用也罢,可以在千金方里除掉,但他是除掉了,别的大夫还用着。
     
      “大将军夫人,请。”
     
      林大娘朝二婶身边的桂花娘看了一眼,朝她点点头,进了内卧。
     
      看到她来,半卧在床头的刀二夫人一脸的憔悴,勉强地朝她笑了笑。
     
      “二婶,我听你说你病了,赶紧过来看看你。”
     
      “是吧?”刀二夫人笑了笑,都不想看她一眼,也笑得很是难看。
     
      什么叫做赶紧,她不是昨天回来的?要赶紧也是昨天就过来了吧。
     
      她实在不想跟她这个侄媳妇说什么,如果不是桂花非要她跟林大娘说几句才让她吃药睡觉,舒服一下,她才不想见人。
     
      跟她有什么好说的?她不想见。
     
      “二婶,闵大夫也回来了,要不要让他过来看看?”
     
      “难为你有这好心了……”二夫人醒来这一会,眼前就有点发晕,心里烦躁,跟她说:“我等会吃完药睡会就没事了,你来了正好,我想问问你,你说的分家是什么意思?要分了吗?”
     
      二夫人单枪直入,说话的时候还不断闭眼睛,不看她,一脸的烦躁,跟以前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二爷说这不是他的夫人,说的还是挺对的,性情大变,是不像了。
     
      但人还是那个人,二夫人手上戴戒指的那根手指,可是变形了的,戒指太的时间太长了,后来就跟长在肉里似的脱不下来,现在二夫人瘦了很多,这戒指就有些松动了,能看到出手指戒指处需长年累月才能挤压出的痕迹来。
     
      一个人再怎么装,这些细节处是没法装得一模一样的。
     
      “不是我要分家,是二叔跟我们家大将军商量……”
     
      “能不是你的意思吗?”她还没说完,二夫人就打断了她的话,睁眼看着她不耐烦地道:“你什么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怪我当家不力,花了你的银子吗?我也不怕你说什么,这家我不分,除非我死,你要是分,你这就是在逼我死!你想害死我就害吧,你看老天爷会不会饶过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