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95章

第19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明早辰时,你们两个来见你大嫂。”刀藏锋也没多说,怎么办这两个堂弟,得他等会把情况跟妻子说明了,才能确定。
     
      且他刚回来,也没摸清这府里的情况,得他的人手把事情摸清楚了,他才能决定下一的步的是举措。
     
      “我们俩啊?我也要去啊?”刀藏忻苦着脸。
     
      “怎么?”刀藏锋看向他:“以前不挺喜欢的?”
     
      刀藏忻干笑,“以前是以前,不一样。”
     
      但是陪弟弟去挨骂丢人,他就不愿意了。
     
      这不能是坏事,他还凑上去吧?
     
      “到点过来吧。”刀藏锋说着起了身,带着堂兄弟出了门,等出了他的后院,他看了看院外的府中,跟两兄弟又道:“看着家里败落成这个样子,你们还袖手不管,一个比一个还委屈,还好我没死,刀府没承到你们手里……”
     
      他说着回头看着两个堂弟,“要不然,你们也得在酒馆里浸一辈子吧?”
     
      他说着顿了下,又否决了自己的说法,“还未必有那个命,韦家去为奴为婢都要钻狗洞添屎尿才行,你们还能比他们好?”
     
      他摇摇头,觉得未必,指指门,“走吧。”
     
      他说着往他家中走,“明早记得过来。”
     
      他走了,藏忻藏琥却僵在原地没动。
     
      他们当然也知道现在韦家的后人有流落街头的,有去花柳之地卖身的,之前跟韦家有仇的人家为了羞辱他们,让人钻狗洞、添屎尿,虽然后来被韦卫长知道,去踢了人家的门,但韦家人可随意羞辱之事,已经路人皆知了。
     
      “哥?”等大堂哥进了门,藏琥回过头,叫了他大哥一声,羞愧,心虚皆有之。
     
      他不是没管过,只是里外不是人。
     
      “走吧。”刀藏忻心里更是不好过,但这时候也不说话的地方,他长吁了口气,“去哥那里,咱们兄弟好好唠唠。”
     
      大哥的意思他明白,老靠他,不行了。
     
      他们大了,老父亲也不容易,他们再不帮着家里琢磨琢磨,刀府就得被人任意鱼肉了。到时候一门全散,他们这比韦家还没家底的刀府人,到时候可能卖力气都未必活得下去。
     
      而且,他是刀家人自己也明白,他们未必受得了那个气,韦家人还能忍辱偷生,他们这些兄弟大概到时候只能抹脖子了。
     
      他们兄弟俩走了,刀藏锋也到了自家人的大堂,就见他小娘子正在儿子横眉冷对,“刀迈峻,你信不信我把你打得你爹都认不得你!”
     
      小胖子抱着大碗,气唬唬地看着她,不服输。
     
      这时林大娘看到他进来了,赶紧跟孩爹告状,“大将军,你儿子一碗奶倒到我身上,他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小胖子一听,摇头,举着碗等他爹过来,跟他爹告状:“不许胖亲妹妹,娘坏,胖吃奶,娘不吃,娘坏。”
     
      林大娘已经站起来要去换衣裳,听到这话,翻了个大大白眼去了。
     
      “大娘子刚才有事在吩咐奴婢,没给小公子尝奶,小公子生气了。”在旁的知春赶紧过来解释了两句,又跟小公子说:“您不急啊,等会大娘子换好衣裳,就过来喂您了。”
     
      “春,不要她。”小将军扁起嘴,乌黑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
     
      知春哭笑不得。
     
      刀藏锋坐下,抱了他过来。
     
      “大将军,奴婢下去准备晚膳。”
     
      “嗯。”
     
      知春带着人下去了,刀藏锋低头看了眼委屈不已的儿子,“她不理你?”
     
      胖含着眼泪点头,“不理胖,坏娘。”
     
      “她忙。”
     
      “打你。”小胖子捏起了拳头。
     
      刀藏锋亲了他的小拳头一下,“打爹,爹就生病了。”
     
      小胖子一听,左右为难,干脆拉过了他的大手,亲了他爹的大手一口,“不生病。”
     
      “诶。”刀藏锋抱着他往后躺,这紧绷了一天的身子到这时才算松快了些,“迈峻等会跟爹一起吃饭,爹替你尝。”
     
      “嗯!”小胖子一点,脑袋都要点到地上了,“不要娘,坏娘。”
     
      晚膳一摆好,下人退了下去,刀藏锋把二叔跟他说的话说了一遍,林大娘听了没出声,过了一会,她道:“这神神鬼鬼的,真假难辩,听了都心慌。”
     
      她亲了嘟着嘴自己喝奶的儿子一口,跟大将军说:“我会查清楚的,家里我安排了些眼线,过两天就能知道大概情况了。”
     
      “我这边也是,过两天再说吧。”刀藏锋又把藏忻藏琥的事说了一遍,“你看,这事怎么办?”
     
      “根源还是在二婶那……”林大娘说着也是叹了口气,“二婶是二房的根本,她乱了,二房的根基也要乱,也难怪二叔急了。”
     
      “你有法子没有?”
     
      “明的,没有,暗的,再看着办吧。”林大娘看着他道:“宫里那位娘娘是不是有些咄咄逼人了?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他二位对我刀府的本意?”
     
      “刚才家里的暗探与我说了,皇后和太子有些不和,吵了两次,太子还没立太子妃,他好像有意……”刀藏锋看向小娘子,“梓儿。”
     
      “什么?”林大娘被刚夹进嘴里的菜呛倒,连咳了数声,咽了他端过来的半碗水才好。
     
      “什么,梓儿?”林大娘觉得她活见鬼了。
     
      “是,也不知道太子怎么想的,这事好像皇上不喜,皇后震怒,但外面没走漏什么风声,没几个人知道,想来也不可能定梓儿。”
     
      “这怎么可能?”林大娘都乱了,见儿子还举着空碗跟她要奶,她没空,推了回去,“你还是继续讨厌我吧。”
     
      “哇!”小将军生气了,朝她震怒地哇了一声。
     
      “我的小祖宗诶……”林大娘抱了他过来,给他倒奶,试了一口,“特别棒。”
     
      她说着放到了儿子面前,见他满意地喝了起来,听话了,亲了他的头一口跟大将军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乱了。”
     
      “我也没摸清,过两天再说吧,安王妃那这两天应该也会朝你递信。”
     
      “这皇家,就没消停的一天吗?”梓儿被惦记上,林大娘全身都不舒服了,就跟自家的乖小羊被隔壁恶狼家的小崽子盯上了一样地不舒服。
     
      刀藏锋没接话。
     
      这都快要过年了,他已经超过半年不知道梓儿的下落了,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她还被蒙在鼓里。
     
      在没找到她之前,他也不能随意开口,就让她认为梓儿还在为他办事吧。
     
      这顿饭林大娘是吃得食不知味,小将军倒是吃得香,三大碗奶,一大碗鸡蛋羹还有一大碗肉沫羹全吃完了,等他爹陪他玩好洗好澡回来要睡觉的时候,他还跟她说:“你疼胖,胖疼你,不生气。”
     
      说着还亲了她一口。
     
      林大娘谢谢他了:“谢胖帅大容大量,不计坏娘过。”
     
      胖帅咯咯笑,甜蜜地睡了过去。
     
      ——
     
      这一早,大将军就去书房了,林大娘是打着盹听着小丫的报,把府里的情况算是摸了个底。
     
      “琥公子夫人这个是假不了,不过她身边的那个嬷嬷比以前要厉害多了,往我们院里搬东西的那主意就是她出的。钱的话,这位少夫人是偷了一些,但没那么大数,她给自己弄了几套新首饰,还往娘家里送了一些,现在那家的夫人怕是站在她这边的,听说上次要休妻,那位老夫人就说刀府敢休妻,她就吊死在刀府门前,让人知道刀府的无情无义。”
     
      “藏忻家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说忻少夫人坐月子那段,二夫人都没怎么去看过她跟她生的小娘子,上次,就是还是前几天,琥少夫人说她生的是赔钱货,忻少夫人跟她大吵了一架,也是气病了。”
     
      “她小娘子谁照顾?”
     
      “她带着她从娘家那边找来的奶娘照顾。”
     
      “二夫人有没有帮她找?”
     
      “没。”小丫摇摇头,看着她家大娘子,“我也觉得这不是二夫人的为人处事。”
     
      二夫人绝不是这样的婆婆。
     
      “今儿下午,我过去走一趟,你上午睡一会,下午陪我过去。”
     
      小丫点点头,她昨晚一晚没睡,等会是要歇会才好做事。
     
      “你家和遥嫂子那边怎么样?”她走的时候,怕这两家不是她奴的家里人住在刀府舒展不开,就安排他们去林家在京的门府住了。
     
      “没有什么大碍,我家那位,您也是知道的,自来比我细心,学堂那边他说出了点问题,但他很快很长刀府的族老们出面把事情解决了,把想闹事的人赶了出去。”大娘子把学堂交给了他,夫子是全心都放在了上面的,他这种什么都看在眼里心里有数的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很难出事。
     
      “看来还是出了问题。”
     
      小丫点点头。
     
      “我之前提醒过二婶,看来她还是大意了。”听小丫说完,林大娘也没什么困意了,惊的,吓的,现在的刀府,说是一团糟也不为过。
     
      她倒是有些相信这个二夫人,不是以前的那个二夫人了。
     
      之前的那个二夫人,绝不是眼前这个治家不严不仁,还装病的二夫人。
     
      小丫走后,林大娘起身更衣,刚把家里的事又安排了一下,藏忻两兄弟他们就来了。
     
      他们来了,宫里的消息也到了,没出意外,皇上果然出了圣旨,对当朝彪骑大将军的功过褒贬了一翻,功与过一半一半,着令骄满的大将军在家闭门思过,抄一百遍道德经才能再上朝。
     
      消息一送到他们的院子,藏忻藏琥也是听到了,林大娘笑意吟吟地看着两个在他们夫妻面前坐立不安的堂弟,看着两个英俊威武的青年,一开口也是调侃:“嫂子跟你们大哥对你们的意见一样,都是威风凛凛的刀家男儿,样子没比你们大堂哥差几分,这脑子也不差,怎么地,温柔乡就那么迷人啊?你们这是一脚扑进去了,腿就软了,站不起来了?”
     
      藏忻藏琥被她说得脸红面胀,恨不能挖地三尺,把自个儿埋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