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93章

第19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不需多想,她就知道藏琥媳妇是作的什么妖。
     
      她那些东西,不是自己备的,就她爹跟怀桂给她备的,都是给了她林家最好的来,而她从来不是个亏待自己的,衣食住行,样样都摆在那,是,她是活得精贵,所用穿戴比起京中富贵人家毫不逊色,但这是她的底气,她林家的底气。而家里的新媳妇进门,褪去了身上那点身为小女儿的羞涩,没半年,本性是什么样的,藏都藏不住,而藏琥媳妇最是眼羡她身上的穿戴,起先跟她说话,明里暗里都是问她手里有多少钱。这个媳妇也是绝了,她东北的地方送出去,身为家里人她不痛心,不着急不想清其中利害关系且不说,还急急忙忙就来嘲笑她日后过不了好日子了。
     
      这急得,林大娘都懒得说,把她交给了二夫人。
     
      可二夫人是怎么办的事?
     
      把雪女送走?
     
      林大娘嘴角因此翘得老高,吩咐小丫:“把公子娘子抱回去,我去大堂一趟。”
     
      “是。”
     
      林大娘本来还想尽尽小辈的孝心,先去二夫人那请个安,但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她去了大堂坐着,这边让人去请二夫人,这边对林福道:“叫上大战和有望,带上兄弟,宫里的赏赐一到,你们就守着,等候我命令。”
     
      她现在压根不信这府里的人。
     
      “是!”林福肃颜快步退了下去叫人。
     
      林大娘这头看着大堂当中自己的人,朝她们道:“派两个人出去,找你们相识的人,把这府里的情况问一遍。”
     
      “是。”
     
      丫鬟们出去了两个,林大娘垂眼,看着空无一物的桌上一静默不语。
     
      皇帝的赏赐,是明言只赏给彪骑大将军一人的,而分不分一点纳入公中,全得看她。
     
      今儿二夫人要是不给她一个交待,那她就得跟二夫人好好清算清算不可了。
     
      二房现在靠着他们吃饭,还要算计她的东西,那她只能觉得她在这个家里当久了好人,好到让人以为她没爪子了。
     
      而这时,桌子上没有一物,她回来了,现在连个奉上热茶的都没有。
     
      这家啊,她才离开不到一年,就成这样了,差劲到她都敢不相信这是二夫人的治家!
     
      她这头着人去请,去请人的知春很快来报,“二夫人病了,病得很重。”
     
      她过来朝大娘子一福礼,轻声道:“看样子是真病了。”
     
      “是吗?”林大娘站了起来,摇摇头,心中主意已定。
     
      她从来不是个什么好惹的人,她不过是因为她爹教她做人处事,都是要是人敬她一尺,她敬一丈,但要是不敬呢?林家的家训是不敬的话,那就是别人对你三分,你还之七分就是了。
     
      兔子急了,尚且会咬人,更何况,她这还是不兔子。
     
      “回。”她往前站了一点,让寻春给她穿披风,冒着寒风回了她的院子。
     
      院子跟她离开的时候是两个样,她春末离开,这时,大树枯叶落尽,满院的萧瑟。
     
      林大娘围着她的家转了一圈,跟知春道:“跟福管家的报,把花花草草的多搬些回来。”
     
      小丫这时才把小公子和小娘子妥善放到一家人常聚的大堂当中,又是整好了厨房,这时来跟大娘子再报:“家中值钱的东西花秋做主都收起来了,说要等您回来了,再往屋里摆。先前二房那边的琥公子夫人连您的家具都要用,花秋说这都是您的心爱之物,她便做主都收了起来,她没确定您回来,也不敢开锁,您稍等一会,等赏赐归置好了,我这就带人把屋子收拾出来。”
     
      “是吗。”林大娘笑了笑,她这下情绪还挺平静的,就等大将军回来,听他是怎么跟她个说法了。
     
      “娘子,我先下去办事。”小丫从她家大娘子的笑容里看出了涛天怒意,但她不打算劝,这是刀府该的。
     
      大娘子为刀府竭尽心力,办了多少事?二夫人如若是这么对大娘子的,那这个家,就必然不能像之前那样走下去了。
     
      刀藏锋在宫中被皇帝用“滚”字赶出来,回来家里,面对的就是他家小娘子摆在他面前的情况。
     
      “二婶是真病了,被藏琥媳妇气病的。但不得这是真病还是假病,她这大半年持的家,公中给她留的六万两银,一分没剩,说是有一半被偷了,不知所踪,好一个不知所踪,她躺在床上,就什么事都可以没了?在于我,那就是于我府,她只能走到这了,”林大娘把二房所做之事只挑了大的跟他的说,细节的,她都不屑说了,与他道:“你怎么决定?”
     
      “是吗?”刀藏锋看着外面忙碌的她的下人。
     
      到处都是下人在整理院子。
     
      “真该让你看看,我刚进我们院子的那破落样,东西都被撤得一干二净,”林大娘也扫了一眼,收回眼看向他:“仅仅因花秋她们怕把我们家的东西,被人搬到了别人家。”
     
      “呵。”刀藏锋笑了一声。
     
      林大娘看着他没有丝毫笑意,显得尤为冷酷的脸,什么也没说,静静地等着他的答复。
     
      “我等会去二叔那一趟……”刀藏锋看她看他,他去摸她的手,握住了一只冰冷得让他心口一滞的玉手。
     
      当真是玉手,在这地龙刚烧起来的家中,她的手没有丝毫温度可言。
     
      想必,她心如此如罢?
     
      她一直在陪着他拼命,为他拼,也陪着他为刀府拼,竭尽了所有力气。
     
      是他对不起她。
     
      “大将军。”
     
      “嗯。”他看着她瘦弱的脸,点了下头,“这事我来办,这几天,你在家带着孩儿他们就好。”
     
      说着他起了身。
     
      “大将军。”林大娘跟着站了起来。
     
      刀藏锋本欲要就走,但看着她盯着他的脸,他笑了笑,跟她道:“乌骨还没回?”
     
      林大娘摇了摇头。
     
      刀藏锋跟她说:“乌骨曾跟我说,哪天要是我真对不起你了,他也不会找我算帐。”
     
      林大娘看着他,没动。
     
      “他说,算不过来的,没有用,不过,他又说情字一字,有深有浅,深了,那就能过一辈子,就是生死都难忘。浅了,就是曾经肌肤交裹,也与露水姻缘无异。”刀藏锋跟她道:“他说到了那日,你舍不得走,他也会带你走。”
     
      林大娘看着他,全身更是不能动弹。
     
      刀藏锋走了过去,碰了下僵硬的她的脸,“我不怕你走。”
     
      他知道她心系于他。
     
      但他怕乌骨。
     
      “但我怕乌骨。”怕他真的会带走她,带走她为他生的儿女。
     
      他所有的一切都在他们身上,他们没了,刀府就是千秋万代,又与他有何干系?
     
      “想来二叔心里也有数了,他之前来信催你我回来,心里应是有了成算了,我去跟谈谈。”刀藏锋看着她红着眼,低头摸了摸,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跟她说:“小娘子,这辈子,我最不愿,就是让你失望。”
     
      如若让她失望了,那她对他的一腔深情都成了笑话,她这么骄傲的人,不知道会躲在什么地方一个人哭。
     
      “嗯……”林大娘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她垂眼点头,拉着他的袖子哽咽了一声,才道:“你从宫中回来,那里的情况是?跟我说了再走吧。”
     
      刀藏锋看着她低着头的小模样,忍不住抱了她入怀,磨蹭着她的发顶,过了一会才说:“不太好,我把朝中各派势力得罪了一遍,他们如今也不觉得我有功了,个个都当我是仇人,皇上让我滚回来,说我猖狂得志如小人,出口狂言,好好闭门思过,让我明日也不用去上朝,直到我想清楚了为止。”
     
      林大娘听着,当下都顾不上伤心了,抬头就瞪大眼睛跟他说:“那这位大侠,明日肯定要上朝跟文武百官说你只顾个人风光,不思百官的努力付出,妄自尊大不可了?”
     
      刀藏锋差点笑出来,嘴角也翘了起来。
     
      林大娘一听,一头砸到了他的胸口哀鸣,“天哪,他明天下个圣旨,跟百姓说说他为国为民这段时间的寝食不安,日夜难免,功劳就全都是他的了。”
     
      这一次,刀藏锋笑了出来,拍着她的背安慰她,“这次就全都给他吧。”
     
      皇帝也知道他是故意全让给他的,这一次,他心里未必过得去这坎,明儿的事,还不好说呢。
     
      只是皇帝那边他用一己之身换了全身而退,他自己的门府啊……
     
      刀藏锋笑着,嘴角与眼睛都慢慢冷了下来,他自己的门府,却给他拖后腿了。
     
      但愿二叔能给他一个过得去的交待,要不然,这兵部尚书也得换人当了。
     
      他是在朝中把自己埋汰尽了,但一个尚书,他还是有这个余力换的,皇上正欠着他,想弥补他呢。
     
      ——
     
      刀藏锋还没进他二叔的地方,就见他二叔一个人匆步出了门,身边谁也没带就迎了他,与他道:“去你的地方说话。”
     
      刀藏锋点头。
     
      刀安川去了侄子的后院,等侄子的暗将退了,又道:“你确定这还是你的地方?”
     
      刀藏锋看着他。
     
      “你再确定下。”
     
      刀藏锋走向门,“刀夷?”
     
      刀夷没出声,只是打开了门,沉默地看着他的将军。
     
      他是哑子,不能说话,但他也是所有暗将的第一首领,即便是夫人,也只听过他的名,没见过他的人。
     
      “外面妥当?”
     
      刀夷没回答,悄无声息飘出去了,一会才回来,朝主子点头。
     
      刀藏锋关了门,看向他二叔。
     
      “跟你之前提醒我的怕是差不离了,”刀安川惨笑,“我们家,进贼了。你婶子我也不知道人是真是假,只知道她鬼迷了心窍,非觉得你娘子要害她不可了,与我天天说道侄媳妇对她的不公,她起初明明不是这个样子,你娘子刚一进门,比起我对侄媳妇的观感,她更是喜爱甚至敬佩于你的娘子。还有藏琥媳妇,癫狂得她亲父看了都怕,向我求救呐,她父说她是真的,可我怎么就是不敢信呢?大侄子,咱们家,这是要散了是吗?”
     
      皇上,是想让他们刀府也步韦家后尘,是吗?
     
      最重要的是,他的夫人去哪了?
     
      他想要回他的夫人,她虽是他的糟糠之妻,但也是他心头宝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