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91章

第19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一夜未睡,半夜就起了床。
     
      小丫她们都醒了,他们要坐船离开怅州,箱子这些已经往船开始搬了。
     
      林府起了灯火,一府的人开始忙了。
     
      林守义和林三保也穿戴一新,跟着当家的过来,跟大娘子请安,道:“女东家,开工了。”
     
      “开工了。”两个老人敬重地给她行了东家礼,林大娘扶了他们起来,看着他们转身而去,给她送行。
     
      怀桂等他们走了,也低头道:“那姐姐,我也忙去了。”
     
      “去吧。”
     
      林大娘再回过头进了屋,两个母亲已经醒了,桂姨娘已哭肿了眼,奄奄一息卧在夫人的怀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看到大娘子进来,她掀了掀眼皮,差点又掉出眼泪来。
     
      林大娘忍住心头的心酸,过去轻声问她:“我就要走了,你不去给我煮碗面条条吃吃啊?”
     
      “你又不稀罕我。”桂姨娘流着泪道。
     
      “我稀罕啊,娘,桂娘,去吧,就是不煮给我吃,也要煮给小胖子吃呢,他可是最爱你煮的面条了是不是?”
     
      桂姨娘点了点头,擦着眼泪坐了起来。
     
      林大娘给她穿衣服,她还不依,只是挣扎了两下,她又拉着大娘子的手,问她:“你不走好不好?”
     
      林大娘瞧她笑,说不出话来。
     
      桂姨娘抬起脸来又掉泪,但穿好衣裳,她擦干了泪,跟夫人哑着嗓子说:“夫人,我去给大娘子他们煮面。”
     
      “去吧,”林夫人摸了她的泪脸,“去了就不哭了,下面的人看着呢,你要有夫人的样。”
     
      “懂的。”桂姨娘点点头,捂着眼睛去了。
     
      林夫人这时候看着女儿笑了笑,“回房吧,姑爷等着呢,娘再躺一会就起了。”
     
      林大娘过去抱了她一下,转身就走了。
     
      她不敢多呆,她母亲也不敢留她,眼睛追着她去了,这才闭眼,流出了两双泪来。
     
      刀藏锋这头已经起身,正在分钱纸。
     
      他们去往船上的半路上,会经过林家祖坟,他们要去祭拜完先人再上船。
     
      他来怅州的第一日,就提了烧刀子去拜过泰山大人了,第一天到跟他打了个招呼,要走了,也要打一个。
     
      酒昨日就已经备好,纸钱也是他昨晚亲手打的孔,就差分好了。
     
      看到小娘子回来,眼角是红的,他也无声地看着她,两夫妻呆呆地站立着对望了一会,还是林大娘先转了身,“我去找迈峻。”
     
      刀藏锋站了起来,“一道。”
     
      师爷那边也已经醒了,师娘已经把孩子穿戴好了,她把还睡着的孩子交到他父亲手中后,她与林大娘道:“喜相会,憎离别,我与你先生一直不喜欢分离的场面,上次你嫁出去,我们俩在家呆了一天,哪都没去,这一次,我们也不想送你,但想送送孩子。”
     
      “好。”林大娘点头。
     
      “去忙吧。”师娘抬手擦了她眼边流过的泪,轻声道。
     
      “诶。”
     
      抱了迈峻回来,她喂完小女儿的奶,也跟父子俩坐在一起分纸钱。
     
      刚醒来的小胖子还迷迷糊糊,听说这是钱,要给外祖地下用的,他边分边把身上挂着的玉佩也放上去,“这个也给。”
     
      这个也给外祖用。
     
      说着抬头跟母亲又说:“奶也给。”
     
      奶也给外祖喝。
     
      “好。”他娘低着头说,眼泪打在了黄色的钱纸上,蕴出了一滩黑色。
     
      早间一顿团圆饭吃完,刀家还剩的三百余军士也在外面齐装待发,就等他们夫妻二人了,林府的人,只有怀桂去送他们,林夫人和桂姨娘不能去,桂姨娘一听,扑到儿子面前凄厉地问:“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啊?”
     
      怀桂抱着她,“娘,你在家歇着。”
     
      “我要去!”
     
      “让娘去!”林大娘过来就说,朝弟弟摇了摇头。
     
      她知道怀桂的意思,怕母亲们出事。
     
      “桂娘,去送我就要高高兴兴的,不能哭,哭了我们一路上就不平安了,你知道吗?”
     
      “我……”桂姨娘擦着脸上的泪,“它自己要哭。”
     
      “那你让你不哭,你送我们,好不好?”
     
      桂姨娘点头,她回到了夫人身边,也跟夫人道:“夫人,我不哭了,我要去送大娘子和小娘子,还有帅外孙儿。”
     
      “好,我也不哭,我们一起去。”林夫人微微一手,握着她这老妹妹冰凉一片的手。
     
      想来,谁也不知道他们家这个憨姨娘是有多恐惧她们女儿的离去吧。
     
      这厢耽误了一会,一行人还是启程了。
     
      到了林祖的祖坟坟山,刀藏锋带着一众刀家军上了坟山,怀桂跟随,在上面等着母亲姐姐他们来。
     
      小胖子被父亲放在了墓碑前,一听外祖住在里面就有点着急,走过去就要抬那座压着外祖的山。
     
      抬了两下,抬不起,他怒了,睁大眼睛瞪了它两眼,骂它:“坏。”
     
      他抬头朝父亲求救:“爹,它坏,扔了。”
     
      它压着外祖了。
     
      怀桂连忙过去,问他:“怎么坏了?”
     
      “外祖住下面,它坏,压了……”他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外祖疼,出不来,扔了。”
     
      扔了它外祖就不疼了,就出来了,住家里,带胖嘟嘟玩。
     
      怀桂听明白了,他哭笑不得,也眼睛酸涩,他抱着小外甥道:“外祖在里面睡着,不疼的,你莫担心。”
     
      “疼的,不住地下了!”小胖子着急,“抬!”
     
      舅舅不抬,他抬!
     
      他说着就又蹲下小屁股,吆喝了一声“哇”,小胖手扶着坟墓的边沿欲要把它抬起来,刀藏锋走了过来,也帮着他抬了抬。
     
      父子俩没抬动,小胖子扁着嘴,朝里面的人喊:“外祖你不听话。”
     
      抬了都不出来,地下有什么好住的。
     
      怀桂站在一边看着鼻子酸涩,他摸了摸父亲的墓碑,不敢多看,转身去了道路口等姐姐他们去了。
     
      等林大娘带着人来了,等母亲和怀桂他们先行祭拜过后,刀藏锋带了他的军士给泰山大人行了大礼。
     
      林大娘抱着女儿跪着她胖爹的墓碑前,万千思绪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怀里的小娘子在军士们行礼当中威武的喊声中响了起来,乌溜乌溜的眼睛一动不动,朝她看着。
     
      “你也见见外祖,好吗?”
     
      小娘子点点头。
     
      林大娘笑了起来,亲了亲她,“孩儿。”
     
      她把孩子抱到了父亲的墓碑前,让她的小手碰了碰墓碑,跟他说:“我也有个小娘子了,我带她来看看你,等会就要走了。”
     
      她有小娘子了,也会跟他当初疼爱她一样地疼爱她。
     
      她现在过得很好。
     
      她很想跟他说,爹爹你想让我过的日子,我都过上了。
     
      但是,怀玉还是想你,你在我心里,一直住着,爹爹你知道的是吧?
     
      可她不敢多说,怕一说,眼泪就会决堤。
     
      这时,看着母亲那双藏着泪的眼睛,她怀里的小娘子轻轻地叫了一声,似是在附和她母亲的话。
     
      码头那边还有知州谢兴一行人在等着给他们送行,这头停留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就得赶路了。
     
      临走前,刀藏锋以刀划指,给泰山大人敬了最后三杯血酒。
     
      他一字未语,但气氛因他庄重肃穆,他背后的军士们因此扶刀弯腰,再次向他们将军的岳父大人行了一礼。
     
      “岳父大人,再会。”刀藏锋最后朝他泰山叩拜了三首,他不知道来年能不能再带他这个给予过他支持的泰山的女儿来看他,男儿不能轻诺,他也不敢随意承诺,但他只要有时机,必会带着怀玉来看他,与他再会的。他在心里说罢,起身,大步朝站在前方,朝他看来的妻子。
     
      “起程。”
     
      “是。”副将刀有望回头大喝,“起程。”
     
      这次赶路就急了,等转弯到了林家码头,已是午时。
     
      码头已经修整过,光鲜一片,谢兴他们听到人快到了,也都站起来出来相迎。
     
      这厢刀藏锋带着儿子去见官员去了,林大娘准备先行上船,避过官员,这头她被林家的家人围着,要走时,她去抱在师娘手里的小娘子,抱了一下师娘没松手,等到她收回手,师娘才把人送给她。
     
      “诶,大娘子,我来抱吧。”桂姨娘不懂人即将要走,她还伸手去抱小娘子,却被她夫人拦了下来。
     
      “夫人,我抱一下,大娘子忙。”
     
      “让她抱吧,就要上船了。”
     
      “姑爷那边不有事?”
     
      “她先上船。”
     
      “等等不行吗?”
     
      “要上了。”
     
      “等等不行吗?”
     
      “桂娘。”
     
      桂姨娘扁着嘴,转过了身。
     
      林大娘在心里轻叹了口气,抱着孩子朝母亲们福了福身,“娘,桂娘,孩儿走了。”
     
      “先生,师娘……”她朝先生和师娘福了一记,“徒儿走了。”
     
      “周叔。”
     
      周半仙朝她勉强一笑。
     
      “走了,有空你来京看我。”
     
      周半仙苦笑。
     
      林大娘示意身后照顾母亲们的管事娘子她们盯着点,这一次,她朝母亲们还没回过神来就过了身,快步上了船。
     
      她一上了船就对小丫道:“让林福哥去摧下将军,就说吉时快到了。”
     
      “是。”小丫跑了下去。
     
      刚找到林福把事情说完,却听林府那边的管事道桂姨娘昏倒了,小丫听了苦笑,抬头往船上看去。
     
      船上上面的那个舱口里,依稀看得她家大娘子躲躲藏藏往外看的脸。
     
      船很快就动了,驶离了泊口。
     
      林府和官府的人都放了送行的鞭炮,鞭炮声震天。
     
      震天响的鞭炮声当中,桂姨娘醒了过来,怀桂握着她的手,她看了眼儿子,拍了拍他的手,可是她还是一动都不想动,她没有力气爬起来去送大娘子了,她安慰自己:“大娘子走了,还有夫人疼我,我还有儿子……”
     
      她还有夫人,还有儿子。
     
      “可是,我还是想要大娘子陪着我啊……”她抬起放在里仙的手,捂着眼睛,假装没人看得到她的眼泪,“她疼我啊,桂娘想和她在一起。”
     
      林夫人则一直坐在码头小屋前的窗口,看着船在烟雾当中离开的方向,等到船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时,她笑了一下,闭上了眼。
     
      她回忆起了她的这一生。
     
      她这一生,只有幼时颠簸过一阵,后来进了林府,公爹把她当小女儿疼,成婚了丈夫敬她,生了女儿,女儿喜她爱她,现在,还有儿子孝敬百年,她该知足了。
     
      该知足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