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90章

第19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女婿说要多呆两个月,最高兴的莫过于林母了。
     
      孩子还小,女儿忙,她想着有她们在,她带着桂娘也能帮着着带一点,也算是为外孙们尽点心了。
     
      林大娘这头忙,女儿太小了,她也只管喂奶的事了,别的事一概扔给了母亲们,倒是小胖子,她一天是一定要带在身边至少两个时辰左右。
     
      她心想儿子的事,他再大点,就得他爹和找来的先生教了,多的她管不了,但小时候这段时间,倒可以跟着她过。
     
      带儿子还是跟带唯一的弟弟的不一样的,她上一刻嫌弃他胖,下一刻就把头埋在儿子小胸脯里夸儿子好帅,求求他带她一起玩,不要嫌弃她年纪太大。小帅胖老被她逗得哈哈大笑,他很喜爱跟母亲在一起,往往一天之中到了时间,就会自己牵着带着他的外祖母的手来找母亲。
     
      他因为义祖带养的原因,就吃了半年母亲的奶,后来都是羊奶喂养,母亲带他的时候少,他有人带,天天有人陪他玩,也不太记挂母亲,但到底对母亲有天性上的依恋,母亲能天天带他,他比谁都高兴。
     
      林大娘现在教他说话,都是见着什么就跟他说什么。
     
      她这两年太忙了,心里想的事多,人也必须稳重,但教了小胖子两天,人也活泼了起来,老逗着小胖子,小胖子也是个容易开怀的性子,她说点啥做点啥,他能仰头就哈哈大笑,逗得林大娘跟着笑个不停,母子俩往往说着说着就抱成一团在地毯上笑着打滚了,看得旁边的丫鬟们也都好笑不已。
     
      不过,她教他说话,儿子也字字记了下来,有时大人来了跟她商量事情,他在旁听着,时不时还能冒出句特别成熟的话来。
     
      林大娘本来还想把他隔着点,怕他学得太快了,但后来一想还是算了,他师爷他们俩老口子为了他,哪怕他还小什么都不懂,都带着他出去见世面呢,她也没必要拘了他。
     
      而林府也因为她的回来,热闹了起来。
     
      大娘子是个善待下人的,心思也是个宽和的,她一回来,府里跟着她也要沾点好,每每这日府中好吃的有多的,也会留下来给府里的管事们送去。
     
      管事们辛劳一天下来,知道是主家大娘子送来的,也是高兴不已——这个打赏,林府逢年过节还是会给他们的,但大娘子吩咐下来的,还是有些不一样。
     
      林府本府的气氛向来好,尤其林大娘是回娘家,下人们有很多能见到她的人好久都没见到她了,这几天水退后,往府里呆的时间长一点的下人们知道她在府里,也会时不时着家里人送点小东西过来,给刀府未来的小主人,和大娘子的小娘子。
     
      林府人是再知道大娘子是喜欢小娘子不过的,因着她,林府上下的小娘子都受家中优待,林府也有不少家奴当中的女儿因此嫁的好,还有脱了奴籍去嫁了门户还不错的人家,因为会过日子,还有林府在后面帮着要打点些,在婆家也算是过得不错,因此,知道大娘子在怅州城里把小娘子生下来了,这些受了大娘子好的娘子们给大娘子送了不少小娘子穿的衣物来,这些衣物一针一线都是她们亲手逢的,林大娘收过后就令小丫拿去查看了一二,烫了洗了,拿过来给小娘子穿。
     
      小娘子没半个月,收到的东西都得用小屋来堆了,箱笼都已经放了几十个不止了。
     
      还有外面的人有要送的,百姓也送,也不知从哪得来的信,知道镇守怅州的大将军,他们怅州天下第一善家的大娘子生了女儿,也有要给刀府送小孩儿的衣物布鞋等,林府不得不出面拒了。
     
      林大娘也是一得知有这个苗头,赶紧派了家里人把这股火给灭了——大将军跟她正准备回京后装孙子,在这头要是让百姓趁这股风把他们给抬起来了,他们回京装孙子就不可能装得那么像了,到时候多尴尬。
     
      回头她也跟怀桂循循善诱,叮嘱怀桂,“怀桂啊弟弟啊,姐姐从小就亏待了你这张嘴而已,但从你打小我就把你放在我掌心里宠,那时候咱们爹爹在,我对他都没对你好,你可是见过世面的人啊,别让人吹捧两句,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样了?”
     
      林怀桂忍俊不禁,“姐姐,你是想说,不要骄傲自满吧?”
     
      “是啊。”林大娘其实想想背后也是一阵发冷,“多少人想捧咱们呢,这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咱们要想想,咱们要是上去了,他们捧咱们捧得再怎么高,摔下来的人可也都是咱们自己……”
     
      疼的也是他们自己。
     
      让人嫉恨盯住的也是他们自己。
     
      “姐姐,我知道,韬光养晦嘛。”
     
      林大娘点点头,看着突然好像什么都懂了,什么也担负得起了的他,拍了拍他的脑袋,“对不住了,小胖子,爹爹让我照顾你,但姐姐如今嫁出去了,只能把林府让给你一个人担着了。”
     
      “可是,你已经给了我一切了啊。”林怀桂冲她笑,笑笑,他抱了突然眼眶有泪的姐姐,跟她说:“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一年过年,爹爹带你我守岁时,你说,我们能成为一家人,肯定是我们每个人做了十辈子的好事才聚在了一起,这需要天大的缘份,也需要天大的福份,就冲着这,我们也要好好过我们的一辈子。”
     
      爱着彼此,也要对得起彼此,才不枉今世相聚一场。
     
      林大娘听着,重重地拍了下他的背:“不要学姐姐的这些油腔滑调,那是哄你们玩的呢。”
     
      她说着还是掉下了泪。
     
      她这辈子,得到了最好的家人,她的家人成就了她,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他们之间,有的人死了,有的人嫁了,有的人必须留在原地,替他们守住他们以前呆过的那个家。
     
      这就是人生。
     
      ——
     
      庆和十五年十一月,怅州边周的重建已经告了一个段落,百姓们住进了由官府协助完成的新家。
     
      怅州城里的人有人去看过都傻了眼,回头急奔回城中带了亲朋好友去看,亲朋好友也是傻了眼。
     
      众人奔走相告,都说乡下人都住上门府了,白墙似雪,门内有井,里头栽了树,院后有后土,这就是城中富绅的家宅也不过如此。
     
      怅州城里因此满城喧哗,而知州谢兴天天都是乐醒的——他有此政绩,莫说高升,就是青史上也必有他一笔,而在怅州,他谢兴此人已经是写在怅州的史录上了。
     
      名垂史录,不过如此了。
     
      而这头林大娘也要离开京城了,京中皇帝已经来了圣旨召大将军归朝,而刀二爷也在信中写道,希望他们夫妻俩尽快回京,刀府在京中备受瞩目,需他夫妇二人回京主持大局。
     
      林大娘在离怅州之前,与丈夫商量好,让他与她一道去乡下走一走。
     
      那是她亲自出力建过的村庄,她想在走之前看一看。
     
      刀藏锋带了她去,两个带了儿女母亲家人一道去周边走了走,花了半个月才回。
     
      这厢已经到了十一月中旬了,他们不得不启程了。
     
      林大娘这次生的小娘子被她的师祖爷取名为咏晴,字雅水,名与字一起都得了,可见她师祖爷对她的疼爱,遂师祖爷一得知小徒孙女不日就要离开怅州,连百日都不能留在怅州过就要走,他这日在他们走之前忍不住还是来了。
     
      他抱着小徒孙女,垂眼泪目,看着眨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不动的徒孙女道:“大娘子啊……”
     
      林大娘见他鼻头都红了,悲伤到了极点,也只能轻应了一声。
     
      “你要好好护着她啊。”宇堂南容的千言万语,化为了这一句话,他把孩子送到夫人的怀里,差点流下老泪。
     
      宇堂师娘抱着孩子,一直低头看着她细语着,她说得太轻了,谁也听不到她说什么。
     
      这夜宇堂老俩口子住了下来,刀迈峻被母亲送到了师爷的身边,他跟师爷说:“师爷,你莫怕喽,你久久的,胖看你,胖带你……”
     
      他扬起两只小胖手翻了翻,“飞。”
     
      你活得长长久久的,等迈峻长大了,迈峻回来看你,带你飞。
     
      刀迈峻这话是被母亲教的,但他说完,师爷突然捂住了他的眼,没让他的徒孙看到他老泪纵横的脸。
     
      他活到这份上,才知道当年宝善离开这世间的那份唏嘘,那份舍不得。
     
      这头这夜林大娘睡在两个母亲当中,她的桂娘已经抱着被子哭了一下午了,连晚上的饭都没吃,这头已经昏睡了过去。
     
      林大娘侧头看着母亲一直紧闭的眼,她没让下人把灯火吹灭,就怕她的母亲在黑暗当中自己一个人哭。
     
      林母倒没有哭,只是一直睡不着,她也知道女儿一直在看着她,她也没睁开眼。
     
      送走他们,说她不伤心,那能骗得了谁呢?
     
      但她也知道女儿已经尽力了,她再流泪,不过是让女儿伤心罢了。而且她伤心了还能流泪,为着她们的心,女儿还不能哭,到底不过是为难她的女儿罢了。
     
      但忍住不掉泪,她还是伤心,也还是舍不得。
     
      她只是想再和女儿躺躺,躺到明天,积攒了一点力气,她就能跟女儿说,你回吧,娘会在家好好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