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89章

第18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没几天,林大娘的月子搬回了林府坐,他们一直防得死紧,终于防到了督察卫活着的人都离开了怅州。
     
      她丈夫发了狠,把内侍卫的人挑了出来,一个不留地杀了。
     
      他明里已经跟皇帝把所有的功抵出去换银子,背地里他要还是咽着这口被人死盯着的气,是个人都要当他没丝毫血性了。
     
      但他是没血性的人吗?不是。
     
      所以她一听人没了就点头,跟他说:“放心,我已经做好直面皇后的准备了。”
     
      刀藏锋摇头,“你不用担心皇后了,皇上早就让她把人召回去,她没召,死在我手里,也是应该。”
     
      林大娘看她,刀藏锋也看着她。
     
      这些日子早出晚归,能回来的次数也少,回来了就是趴她身边睡会,她也忙,他知道她一直在做事,现在在他面前的小娘子,脸上无丝毫赘肉,谁能想得到,她刚产下他们的小女儿。
     
      如若不是知道她每一顿都能大口吃饭,每顿必吃三碗,他都怕她出事。
     
      现在好不容易能回她自己真正的娘家了,还是她自己下地钻进轿子回来的,一进屋就忙着收拾她的院子,又应答怀桂和请教她问题之人,回来两日,没歇过片刻。
     
      这厢,林大娘听着话琢磨着道:“这帝后两人……”
     
      因此事起闲隙,不和了?
     
      “不知道宫里现在是个什么形情,得我们回去了才能确知。”刀藏锋摸着她瘦削的小脸蛋,在上面亲了一口,说:“他派人追杀我们想让你死之事,江南三州的官员大大小小都知道了,民间也知道了点风言碎语,你这时候要出事,那帝后的名声也就不保了。”
     
      托她先生的福,皇后就是恨死她了,也得让她活得长长久久。
     
      林大娘一听,差点笑出来。
     
      她总算明白她先生为什么大动干戈的那一跳脚,把事情嚷嚷得众人皆知了,敢情是为了给她铺后路,保她命啊。
     
      “这下,皇后娘娘可是真的要恨死我了。”林大娘感叹,笑了起来。
     
      她先生本就在民间颇有盛名,又因现在他出面收下孤儿,还说智高勤奋者可入仁书堂就读,众人就猜出了他是仁书堂背后的那位仁书先生。再加上他那些为人师尊的同道老友们,他们这些人手底下可是出了江南一部份的最会读书的读书人,他们再加上他们的弟子,就是无势无力,光书生的那张嘴都不是好惹的。
     
      “嗯。”看她还笑,刀藏锋的脸也松驰了下来,又趴在她身边睡了一会才出门办事。
     
      收尾之事艰难,疫情这一块城里的大夫由周半仙带头,求到了他面前,让他带兵震慑村民,强制立村修建之事需要必办之事,把引灾导患的祸头都扔了。
     
      村民回到家乡,连根烂木头都想捡了晒干当柴烧,死人身上的衣裳都想扒,很多东西哪是让他们说扔就扔的,他带兵过去一转,也不用说话,这些人就都听了。
     
      都还是怕着他的。
     
      官府也想仗他的势把城乡修建好,为此,皇帝让人加急快马送来了特旨,让他多留几个月。
     
      皇帝也还算是有点心吧,随特旨过来就是犒劳令,朝廷军每人皆能领六十六两功银,身上还有功劳者可按功行赏。
     
      至于他的刀家军,皇帝也给了他这次要的,刀藏锋懒得多想,想着把这关头扛过去了再说——他现在有儿有女,别说现在刀府还在皇帝那占了个势,就是没势,他也会为了儿女不择手段,所以下也没什么委屈的。
     
      他还没告诉小娘子梓儿下落不明之事,他也只能瞒着,她现在身上压着这么多事,再知道小妹妹生死不知,她得慌了。
     
      刀藏锋知道在他小娘子那里,梓儿不止是他的妹妹那么简单,小娘子之前跟他说起梓儿时,都是赞叹她是有多了不起,她说如果每一个小娘子都能为自己想要的命运这么拼博,该是多好的事,所以小妹妹就应该得偿所愿,那才是老天不薄待有心人。
     
      如果老天真的薄待了,她会伤心的吧?
     
      这厢家里大将军成天没个影,回来不是吃和睡觉,就是看看儿女,林大娘也是没心管他,要是有心,非得在他面前哭一声,唱一曲怨妇怨不可。
     
      她这月子坐得也实在是省心,两个娘天天想的都是她该怎么补,那憨姨娘更是恐怖,隔一会就要端来一碗吃的喝的,如果不是林大娘训了她一顿,让她去带小外孙女去玩,桂姨娘能天天在她前面跑来跑去。
     
      林大娘也觉得她自己够能吃的了,也是奇怪,这一天四五顿吃下去,也是不长肉——不过看看她这两三月来写下的东西,她以前两三年都未必定能写一半,她也知道她是把自己榨干了。
     
      但就是榨干了,她这次也还是怪有成就感的,因为她写下来的东西,跟人商量出来的东西,都已经开始实施了。
     
      而跟她同行的几位同行中人和各大风水大师,哪怕身上无官无名,也都是跟她一样的状态。
     
      她还算好的,身边一堆人照顾她,有几个年纪颇老,身无一物的大师得自己照顾自己,忙得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别说还记得吃饭这种事了,还有饿到昏倒被人发现的。
     
      她现在身边也涌现了一大堆有才之人,她也不断在吸取别人的知识,也真是恨不得自己多生几个脑袋,都管不得自己是不是产妇了。
     
      不管怎么说,这座大城的修整,与周边的乡镇翻建如若真如他们所思所构地那样重建起来,哪怕他们就是死了,百年后这些建筑上也带着他们身上的痕迹,林大娘很懂这种激动。
     
      所以她头已经因为儿女丈夫已经有所节制了,听到有远道赶来的大匠因为修建之事因为意见不符,还大打出手,她听着也是好笑,也是遗憾自己刚产下女儿,不能前去观看这种因为智慧摩擦出来的火花。
     
      但她不行,她把怀桂带出来了。
     
      怀桂这些日子在城中与姐姐身边来往匆匆,昔日的娇贵公子身上的温吞没了,身上多了几许利落之风,也无形中多了几许气势,越发地像个一家之主了。
     
      林大娘在他身上,清晰地看到了一个男孩成长成了男人。
     
      她是真的很高兴,在弟弟的这个过程中,她陪着他一起过来了——当年因为弟弟从小的性格有点软弱的问题,她对他太严厉了,她不允许他脆弱,连压力大了伤心都要只许他偷偷地伤心,第二天他起来,她还是会接着凶神恶煞地对他严加管教。
     
      怀桂一直很辛苦,林大娘也不知道她的严加管教有没有在他心里留下创伤,但她现在很庆幸在他长大后,在他们能平等地交流后,在学识上也差不多站在同一个位置上后,她还能带他一程,她也能把她以前没给过他的尊重都还给他。
     
      她爱怀桂,怀桂小时候为了让她开心,对她百依百顺,明明做不到的时候,哭着也要去完成,他对她的爱,也是她一直走过来的动力。
     
      姐姐对他温柔了很多,林怀桂还颇为不习惯了几日,这日他赶了回来,正好与姐姐一道午膳,他吃着姐姐塞到嘴里的煎得香香的肉,跟他姐姐说:“你以前都不让我吃肉。”
     
      别说还喂给他吃了。
     
      “你也不想想你以前多胖。”
     
      姐姐笑骂,林怀桂笑了起来,又道:“你对我现在也好好!”
     
      这下,林大娘是真翻白眼了,“你也不想想,你以前一个问题,教你十遍你都未必懂,现在别说教一遍了,提点半句你就懂了,还能举一反三。”
     
      她说完又免不了本性教育他,“知道聪明人有多讨人喜欢了吧?”
     
      怀桂吃着肉呜呜笑,点头不已。
     
      好吧,姐姐说的都有道理,如果没有道理的话,那是他笨听不懂,绝对不是她的错。
     
      反正他这样想,就对了。
     
      林大娘说完,也是叹自己命苦,“好不容易把你变瘦了吧,胖帅又得让我烦了。”
     
      怀桂赶紧把肉咽下,“迈峻还小!小孩小时都胖!”
     
      “得了吧,他每顿四大碗,吃的比我还多……”林大娘说着想了一下,“小娘子也是啊,胃口也不错。”
     
      她琢磨着这胃口也好啊,小娘子长成一个小胖妹也不错嘛?
     
      怀桂看他姐姐一脸沉思的样子,怀桂皮都绷紧了,“姐姐,你就让他们随便长吧,外甥儿们不像我,他们聪明得很。”
     
      “你不懂,”林大娘一挥手,“吃你的。”
     
      怀桂哪吃得下了,他太担心他外甥儿女们的命运了,抬着头就往母亲们带着迈峻在玩的小长廊看去。
     
      长廊那边,迈峻正耍着手里的小剑,板着脸指着地下,一身的威风凛凛,跟他外祖母们陈述道:“胖,帅!”
     
      “帅!”姨外祖母毫无条件地表示双手双脚支持,拍着胖爪子给他拼命鼓掌,还大呼,“胖,好帅!”
     
      小将军满意一颔首,小剑提回来一指天:“胖,壮!”
     
      “壮的,壮的!”姨外祖母深感赞同,觉得此话再有道理不过,胖爪子又拍打了起来。
     
      “胖,胖……”胖嘟嘟又耍了一剑,持着小剑蹲在那,一时没词了,歪着小脑袋,绞尽脑汁给自己想词。
     
      作者有话要说:
     
      胖帅(小脸一脸严肃):我乃天下第一帅,江湖人送“胖帅”二字,你们这些小娘子们听没听说过的?
     
      他娘,林府大娘子抖着嘴:自恋哥,咱能回家去帅行吗?不往外丢人行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