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87章

第18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以后,她才是你的小娘子了。”她这个已经生了两个孩子的小娘子,就要退居二线了。就是这时候,林大娘还不忘取笑他一句。
     
      刀藏锋嘴角翘了起来,看着他漂亮的小女儿没动。
     
      跟她娘说的一样,她太漂亮了。
     
      她的小脸蛋很白净粉嫩光滑,头发又浓又密,这才出生第一天,就是这等模样,就是说她是仙女转世投胎,也没人不信。
     
      太漂亮了。
     
      这就是他的女儿,他小娘子给他生的女儿。
     
      刀藏锋眼眶都有些热了起来,他闭了闭眼,再睁开眼,见孩儿不吃奶了,他轻声问:“小娘子,能把小女儿让给我抱一抱吗?”
     
      他问得小心翼翼,逗得林大娘都笑了起来,“怎么不能给你抱了?你是他爹!”
     
      傻爹很是小心地把女儿抱了过去,放在怀里看了半晌,忽又轻轻地抬起了她,他同时低下头,碰了下她的软软嫩嫩的脸。
     
      睡梦中的小娘子这时候翘起了嘴,甜美得就像一朵漂亮的还带着露水的花儿一般。
     
      刀藏锋怔怔地看着她的笑容,也不禁笑了起来,他转脸朝小娘子看去,见她此时正温柔地看着他,他鼻子一酸,那惊喜的话说不出口了,只道:“小娘子,你看,这是我们的女儿,我们两个人的小娘子。”
     
      她终于出生了。
     
      在他们夫妻俩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她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林大娘被他说得眼里都有泪,她眨了眨眼,摸了下傻爹的脸,“好了,知道你喜欢我们的小娘子。”
     
      这厢已是早上,天还没怎么亮,但昨晚碍于身上有事没来的宇堂南容带着夫人,和送到他们身边让他们带的刀迈峻赶了过来。
     
      南堂师娘一进来就跟林母道歉,“昨日早间带了迈峻出行,收到消息的时候晚了。”
     
      “知道。”林母握着她的手,“下人来报了,说你带迈峻去看修大坝去了。”
     
      说是有万人一齐拉一块巨石当天然大屏立坝,百年难得一遇的景,很多人都去看了,师娘能带迈峻去,也是有心了。
     
      “路远了点,得消息回来也晚了。”师娘没多言,“我听说母子平安,这就好。”
     
      “好。”林母跟她轻声说:“女婿回来得晚,还在睡着,你们坐一会,用点吃的,等他们醒了,你看看孩子再说。”
     
      师娘点头,“要是看了再走的。”
     
      桂姨娘在夫人身边一直没说话,这时忍不住怯喜地跟师娘道:“师娘,我们家小娘子可好看可好看了,就跟小仙女一样美,太美了,好美好美的,等会你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她都有点站立不安,很想进去抱小娘子。
     
      那头宇堂牵着迈峻正在跟也刚刚才赶回来的怀桂说话,“你怎地也才来?”
     
      怀桂道:“姐姐把图纸给了我,都说给了我听,史大人和谢大人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带着诸位大人拉着我问了一晚。”
     
      是他非要回来,这才赶回来的。
     
      “你姐姐生孩子这当口,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宇堂训他,“她又当爹又当娘的拉扯你长大,她能有几次机会在你面前生孩子,你这都要差过,太不知道轻重了!”
     
      怀桂知道他这先生跟别的人不一样,从来不把满嘴大义挂在家人面前,于先生而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齐家才是最最重要的,是做人的立足之本。
     
      他叹道:“是姐姐让我去的。”
     
      “她那是为你好。”
     
      怀桂笑笑。
     
      “你啊你,笨!”宇堂指着他鼻子气不打一处来。
     
      “师爷,”小将军这时候甩了甩两人相牵的手,小懒汉言简意骇地道:“莫欺舅。”
     
      不要欺负舅舅啦。
     
      舅舅听了,弯腰就抱他,一抱起胖嘟嘟他就苦笑:“舅舅的小将军,舅舅太差劲了,舅舅抱不动你。”
     
      小胖子咯咯笑,摇头示意没事。
     
      他已经知道自己很重很重了,除了爹能抱他一天,师爷都只能抱他一会,师祖娘也是抱不动他,不过不要紧,他能牵师祖娘一块走,小手牵大手,走遍天下无敌手。
     
      他摇着头就又爬了下来,牵舅舅的手,小胖手一挥,很是大气地道:“走!”
     
      走,带你去看看唠叨娘。
     
      说着他就带着他舅舅走了,他外祖母拦都拦不住他,拦他他就上身板一挺,小胖脸一板,严肃地道:“外祖,看娘,想娘。”
     
      他小舅舅看着他小胖脸板的样子,觉得这动作怎么那么地像先生啊?
     
      “让他进来。”门内,林大娘早知道动静了,笑着出声就喊。
     
      一听她中气十足的声音,还带着笑,宇堂在外听着也是摇头,“不成体统。”
     
      谁家小妇人生完孩子跟她一样的?
     
      就差上天了。
     
      “娘,娘!”被亲娘送去师祖爷那边小胖子一听到叫声,跟个小炮仗一样攸地一下冲进去了。
     
      他学会自己一个人走路就一个来月,他小舅舅在后面跟着他,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生怕他跌倒。
     
      “迈峻,慢点!”他都快急死了。
     
      “哇!”这时,已冲到母亲面前的小胖子哇了一声,双眼发光地看着放在他面前的小东西,“花,花!”
     
      他指着花,朝他娘激动地大叫,“娘,花花花!”
     
      说着他就低头去亲花。
     
      他娘一听,拍着胸口就道:“还好还好,还是有点眼光的,没随了他师祖的眼神。”
     
      他师祖在门口不便进来,但他耳朵好得很呢,听到从外面朝里面吼:“你这孽徒,别以为老夫听不到,老夫要把你赶出师门!”
     
      林大娘哈哈笑,扒开亲吻小狂魔,示意他舅舅给他脱鞋抱他上来。
     
      “姐,行吗?”
     
      “行。”林大娘让他赶紧的。
     
      小狂魔这时候已经见到朝他微笑的爹,已经伸出了小胖手,等他舅舅一把他抱到床上,他马上骑到了他爹的脖子上,扯着他爹的脖子跟他爹说:“爹,想你!念你!”
     
      他爹哭笑不得。
     
      他家小娘子最爱教儿子这些话了,儿子学了个十成十,把一家老老少少都哄得唯他马首是瞻。
     
      他每次回来一听,都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好,只好笑个不停。
     
      但小狂魔念完这哄人的话,又话赶话地道:“爹,花,胖要抱。”
     
      快把花儿抱过来让他看。
     
      这时林怀桂已经看到了他的小外甥女,他一看,也是看了一眼又一眼,看着小外甥女,又看看姐姐,连连看了好几眼,才小声道:“姐姐,外甥女儿?”
     
      “那能还是谁啊?”林大娘看他也是小心翼翼的样子,都怒了,“我生的,你还不认啊?”
     
      “姐姐,不是,你知道不是。”林怀桂都坐了下来,看着被姐姐小心地扶在臂弯里躺着的小外甥女,眼睛从她眉心的梅心看到她的小下巴,看了好一会,在迈峻催促着要抱的声音当中抬起头,他用非常轻的声音道:“姐姐,外甥女太好看了,她是个小仙子呢。”
     
      又一个被迷倒的,林大娘“嘁”了一声,“行了啊,大仙子我在这呢,麻烦你多看我两眼!”
     
      林怀桂笑了起来。
     
      他看姐夫一家几口在了一起,便转身退了出去,在母亲身边说了两句话,又转到了先生和师娘身边,把小娘子的样子说了出来。
     
      “极美?”宇堂听完,点了点头,“看看再说吧。”
     
      也不一定。
     
      但等刀藏锋抱了小娘子出来给他们看,便是宇堂南容看着小娘子,看了她眉心的梅花印记半会,又看着她的小脸蛋半晌没动眼。
     
      等林母她们抱着孩子进去了,他跟夫人道:“我们多呆半天,晚上再走。”
     
      宇堂师娘“嗯”了一声。
     
      用过午饭,宇堂南容拉了刀藏锋去了小书房,忍不住跟徒婿再次分析了京中的形势,末了,这位老儒忍不住长叹了口气,有些悲切道:“实在不行,你们到时候有什么不便的地方,你要把孩子们给我们送过来,乌骨也好,林家京中的人行,你自己的人也罢,一定要把孩子们送到我们手里,他们是你的孩子,也是我们林府的孩子,大将军啊,我们林府就是一个人都没了,也会护孩子周全的,你一定要相信我们,我会护着他们的,迈峻也好,你的小女儿也好,我就是死了,我也会护着他们的。”
     
      说至此,他失声哭了起来。
     
      这处小宅太小了,他一哭,宇堂师娘在小堂里也隐约听到了,她站了起来,走到了小书房面前,听到了里头先生嘴里不停地叫她的字,她推门进去,跟抿着嘴严肃看着丈夫的大将军点了下头,让他先出去。
     
      等他出去了,她抱住老泪纵横的丈夫,淡道:“都过去了,我都已经完全不在意了,你也别在意。”
     
      “湘君!”
     
      师娘拍着他的背,“好了,过去了,你不一直在我身边?我身边有你。”
     
      身边有他就行了,她今世已满足。
     
      刀藏锋一出来,就迎上了走过来的小舅子。
     
      走了几步,远离了小书房,怀桂轻声跟姐夫说:“我师娘也是从一出生,就是天资仙容,受众万千宠爱长大。”
     
      只是后来,成了如今的样子。
     
      而他的先生,现在嫉恶如仇,嫉女如仇,从不正眼看女子,也是为的师娘。他去救师娘救的晚了,他愧疚到如今,师娘说他梦中都还在悔恨,不能原谅自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