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86章

第18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他会回来的,”相比家中弟子的患得患失,宇堂师娘很是淡定,“许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林大娘笑,“不管什么事,只要回来就行。”
     
      她又低头看着大口咽鸡蛋羹的小胖子,一看他大口吃饭的样子,她又忍不住道:“师娘,这都第二大碗了。”
     
      她摸了摸他的肚子,小胖子咽着吃的还朝她咯咯笑,差点把吃的喷出来。
     
      林大娘不敢碰了,“行,你吃。”
     
      吃吧吃吧,吃成个大胖子,就所有人都喜欢啦,然后等他长大了照着镜子说自己可美了——要是真那样,她非得好好治治他的眼睛不可。
     
      过了半个来时辰,宇堂才带着徒婿出来,这厢宇堂家的家丁都回来了。
     
      宇堂只认了三个人为正式弟子,林家姐弟就占了俩了,但是他名下还是教了不少人的,宇堂家也住了几个他的寄名弟子,说起来,有比林大娘年纪大一二十来岁的书生,也还得叫林大娘为师姐的。
     
      这几个一回来,宇堂就带着他们说事去了,还捎上了大将军。
     
      师娘这边留下了几个家人,让他们去准备晚上认亲宴的吃席,这头又给先生煎药去了,她这头问清楚了女弟子丈夫现在用的药,顺带给大将军也煎了副能用消炎药。
     
      回头端去,见此人拿过弟子手中的碗,想也不想就喝了,心里也点了下头。
     
      是个信他娘子的。
     
      信怀玉就好,也不枉他们把东西给了他。
     
      等午饭一过,中午府里回来的人又出去了,师娘也带了女弟子去她那边带小儿午睡,有老弟子有孝心,给先生敲了一小碗核桃才走,等弟子一走,宇堂分了一半给徒婿,跟他说:“你们在怅州这段,人不来没事,把小胖子送过来,给我们带几天,你也看见了,他喜欢他师祖娘。”
     
      刀藏锋点点头,“好。”
     
      “她倒是真喜欢你,”宇堂说到这都笑了,“你一看就是个脾气硬的,你看着她柔柔弱弱的,脾气软吧?不是,当初好几个有心悦她,她一察觉,连面都不见了,骨子绝情着呢,居然能为你放下那脾气,也是绝了。”
     
      “也没有,”刀藏锋笑了一下,“当初成婚没多久,她说要她还是要所有人,我选了她。”
     
      这才有了如今的好日子过。
     
      宇堂不以为然:“那你还想如何?这头想着有人对你忠贞不二,那头还能坐拥满园花草?”
     
      他哼了一声,“你也不想想那些满园花草头上的,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人心这个东西,一心一意都未必换得了一心一意,还得靠运气,你多心多意还想换个一心一意的?你当自己眼是瞎的,那别人都未必是傻子。”
     
      他看向刀藏锋,警告他道:“是有的是人为了胯下二两肉,脑子里装的都是水,但你可别……”
     
      他本来要说,但刀大将军这时摇了头,他道:“小娘子跟我讲过了,我要是对不起她,她就要把府里的书都带走,让我抱着美人过一辈子……”
     
      他看了眼被小娘子小心放在高架上的包袱,“家里的还没看完,再加上您今日给我的,想来,把您和诸大家的著传看完,我这一辈子也会过去得很快吧?”
     
      他哪有什么时间去左拥右抱,想想,不说看书之事,光跟上小娘子脑子里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都要用上一辈子了。
     
      宇堂听了一愣,随即哑然。
     
      他还真没看出来,这打仗的武夫,这脑子这么清晰清楚。
     
      “你知道就好。”没什么可训的,但宇堂还是咕噜了这么一句。
     
      心里也暗乐,他那女弟子,可真是亏谁都不亏待自己,这丈夫,调教得不错嘛。
     
      但他也着实也是不嫌弃这个徒婿,午歇前,还让老管家的给他一床被,与他同处一屋,睡在另一张小榻上假寐下。
     
      老管家拿来被子,看他们都歇下了,走了出去还喃喃自语了一句:“姑爷嘛?姑爷也不怎么地嘛,嫁到那么远,还不嫁跟前,天天瞧得见。”
     
      先生已经是林府的人了,就怀桂和大娘子这一儿一女是真的儿女,老爷把她嫁凭个远远,他们想瞧一眼,都不知要等多少人,要有多大的机缘才能再瞧一瞧。
     
      “小公子,小公子,嘿,可俊可俊了……”老西一想他还抱了一手的小公子,背着手,嘿嘿笑着忙去了。
     
      这夜等到天黑了,见礼宴都吃完了,宇堂也没放女弟子一家走,只是临了夫人开口,他这才点头,让弟子一家离去。
     
      他带着妻子送了他们到门口,一言不发挥手就让他们走。
     
      林大娘朝他们福了福礼,带着儿子匆匆上了轿。
     
      家中还有两个母亲在等着他们归家。
     
      大将军骑上马,朝他们夫妻拱了拱手,这才引马走在了前面。
     
      他们仅走了几步,在细雨纷飞的黑色雨夜就一点影子也见不着,宇堂收回了眼,有点伤心地看着他的夫人。
     
      “孩子大了,嫁的也太远了。”他说。
     
      宇堂师娘一直看着前面,这时她也收回了身,让他扶了她往里走。
     
      她说:“先生,没事,我陪你到你走的那天,孩子就让她去吧,知道她好,这已是我们的福气了。”
     
      ——
     
      连着几天没下雨,但大将军在家只休息了一天就出去了。
     
      好在老天开眼,下面的半个月都没下雨,他的旧部也赶了过来,这些人一到,又陆续从各村把残留在村里的人运了出来,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又救了几万人不止。
     
      他们来得可谓是及时,他们这才清扫过临近的县,雨又下了起来。
     
      林大娘也忙,但忙了不到一个月,肚子抽痛不已,闵遥过来看诊,这好好先生气不过都说了她一顿,直把林大娘说得讪讪不敢看他,末了答应他绝不熬夜了。
     
      “那也不能劳心劳力!”
     
      林大娘点头不已。
     
      但人一走,她还是跟盯着她的小丫打游击战,在大将军忙着治理怅州水祸的时候,她也把新的排水系城市规划根本己有条件做了出来——此次州府已经着手进行大改造,现在人力物力具在,可说是东风西风都齐了,她这时候把这个东西做出来,根本这个去着手改造,往后于怅州绝对是遗福后代的大好事,这居住环境又得往上升一个台阶。
     
      这些方面,需要大量的数据,还好她跟她先生所知颇多,再加有有墨家的帮忙,她天天赶着花了两个来月,总算是把这个做出来了,这厢她肚子都有九个多月了,这天墨家的大爷过来找她说话,她没说两句就拍桌子,跟墨大爷说:“大爷,不行了,我要生了。”
     
      小丫她们都快要被她吓死了。
     
      这头去叫姑爷,姑爷还不在城里,他去乡下通河排水去了。
     
      等到刀藏锋收到消息半夜赶回来,他的女儿就已经生出来了,躺在他妻子的身边,睡得很是安然。
     
      林母这一夜守在女儿的房里没动,见到姑爷满身雨水回来,去门边让人叫林福过来,又回来看着怔怔不动的他一会,这才轻声道:“儿,去洗把脸再过来吧。”
     
      “他们睡着了。”刀藏锋看着睡得香甜的母女二人,轻声道。
     
      “是啊,睡着了。”看着女儿和外孙女甜甜睡着的脸,看着她们母女俩相依偎,躺在浅浅的灯下那美绝的样子,林母不禁微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她眼里也有了泪。
     
      水祸已经退了,在收尾的阶段,这一次,怅州的大难算是过去了。
     
      她听说,上面知道大将军救灾有功,准备要给他大赏。
     
      她不知道这大赏是福还是祸,怀桂跟她说,这事姐夫姐姐心里有盘算,她无需担心。她是不担心这些个,只是,她也知道,女儿也快走了,呆不了两个月了。
     
      她会把她的外孙和外孙女都带走。
     
      可是她多么想她的女儿带着孩子们能和他们在一起一辈子。
     
      林大娘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她丈夫趴在她身边睡,她给小娘子喂着奶,跟吃奶吃得甚香的小娘子轻声道:“你爹累惨了。”
     
      小娘子闭着眼吸奶不停。
     
      “你娘我也累惨了。”
     
      小娘子还是不停。
     
      林大娘亲她的小额头,“我算是明白了,你也是个贪吃鬼。”
     
      但是,她长得太漂亮了,实在是太漂亮了。
     
      这厢刀藏锋已经醒来了,看着她一声一声小声地跟女儿说着话,等她看过来,朝他一笑,他就像看开满园子的花,都朝他一个人绽开了。
     
      “大将军,”她轻声喊,还带着她第一次见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的俏皮,“你看到了我们的女儿了没有?”
     
      他点头。
     
      “她太漂亮了。”
     
      刀藏锋坐起了身,揽住了她,看向了她怀中那吸着奶,额中心长了一朵梅心花瓣的女儿,好半会才叹道:“是啊,太漂亮了。”
     
      太漂亮了,他昨晚都看傻了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