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83章

第18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有了先生的答应,下面的事就好办多了。
     
      当林大娘让他去跟知州把这事先提一下的时候,宇堂南容还是皱了下眉。
     
      林大娘看着他没说话。
     
      这事,是一定要通过官府的。
     
      政治之事,先生只比她更懂。
     
      见女弟子平静看着他不语,等他的话,宇堂长叹了口气,“就是这般,你也不气?”
     
      林大娘这次是真笑了起来。
     
      “先生,我是你的弟子,我爹的女儿。”前辈子她不懂,那是因为她身份眼界就在那,她只是个普通人,懂的都是普通人能懂、应该懂的那些。
     
      到了这辈子,她要是还不懂,那也太对不起她从生下来就受到的精心教育了。
     
      皇帝再对他们俩忌惮,她再觉得生气,那也抹不起这是皇帝的天下这个事实,这个皇帝,他在某种程度上的开放给了这个国家很多的可能性,他防他们也在用他们,换一个皇帝,可能给不了他们多时间周旋,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事,找死很容易,找条活路难,但也不是没路可走。
     
      谁的路不是踩出来的?
     
      她丈夫也是找了一条出来了,她还没活够,当然不会因为生气对着干,先生说这话,也太把她天真小女儿看待了。
     
      固然这年头的娘子们都是等着命运推她们一把,她们就走一步,她可从来不是,她向来都是很积极面对命运这个迷人的小妖精的,她从来都是积极主动与它并肩而行,两人对上眼的时候,还能手牵手当个好姐妹,合作一把。
     
      目前看来,命运这个小娘们还是挺喜欢她的,还没狠狠甩掉她的手,扇她耳光,喊她擦亮眼睛看清现实,至少到现在为止,她们也还算志同道合。
     
      “再则,先生那般放话,也是为我出头,想逼皇上表态不是?您敢说,您真能袖手旁观?”
     
      “没大没小!”
     
      林大娘被斥也笑意吟吟,“先生去吧,您这也是做事,且说这也是帮官府的忙,这时候您说要帮忙,官府感激涕零都来不及呢。”
     
      这正是朝官府递话的好时机。
     
      “他们懂什么叫感激。”宇堂没好气地说,但心气不平,他还是去了。
     
      怅州满城官员,也是为了这次救灾之事个个忙得满头包,住他旁边的一个老知事忙到满嘴的血,也在家人的哭声当中柱着拐柱当支柱去忙去了。
     
      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在眼前死去,宇堂南容还没清高目下无尘到不把人命当命。
     
      官府那边看他打算安置孤儿,没有真撂挑子不干,真是感激涕零,知州一口气就答应了,还给写了告令。
     
      宇堂在江南颇负盛名,不止如此,他好友知交也都是有名望的人,现在他一说皇上的不是,那些帮忙的能人们都有些意兴阑珊了起来,虽说没的像宇堂先生一样请辞,但已没有了之前那种救百姓于苦水中的热忱了,知州谢兴心里叫苦不已,这厢宇堂先生主动回来为国分忧,哪有什么不答应之理。
     
      这边林府也动了起来,宇堂南容忙到半夜,是弟子怀桂背了他回去,累得在弟子背上直打呼噜。
     
      没睡多时,早上宇堂就被惊醒,汲着鞋就要出门,被夫人拦了下来。
     
      夫人给他换衣裳的时候,他不解地问夫人,“你说大娘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做这么多,也没见她有什么忧民忧天下的情怀,做了就是做了,极简单一样。
     
      “她是个信福报的,她曾跟我说,她多做点好事,说不定回头转角处,也许她的福报就在那等着她了,她说她这不是善心,她只是图报而已……”夫人轻声道,“我看吧,她只是心胸大而已,她总说是她是个小娘子,这点像了你,嘴巴最喜自谦了,但心里啊,心气高得很,总要做一些别人做不到的,才觉得这像她自己,才觉得这光阴没白度,你看她冲回江南,这气势,有把自己当个普通的小娘子吗?”
     
      宇堂沉默着没说话,等到夫人帮他穿衣裳,提醒他好了,他才回过神来,点头道:“她是宝善的孩子,承了宝善所有的心智,宝善地下有灵,也该高兴了。”
     
      夫人点点头,“她没有辜负她父亲给予她的这一切,林老爷是该高兴了,不过怀桂跟他姐姐说的一样,是个慢热的孩子,你也不要着急。”
     
      “我不着急,”宇堂叹了口气,道:“他毕竟是我们的心头肉,太亲了,夫人,太亲了……”
     
      太亲了,就舍不得严加管教鞭笞了,宁肯他活的轻松一点,反而不如他姐姐对他的严厉。
     
      “唉。”他夫人也知道怎么回事,也轻叹了口气。
     
      她无法生养,这孩子不是他们的生,但已跟他们生的无异,他们在他身上生出了父母之心,护着他已成本能,不想见他忧愁苦恼。
     
      在他身上,他们夫妇终归是像普通父母多一点。
     
      ——
     
      城里因为灾民过多忙疯了,而抗洪的大军也一直没有退回城里,而城里的灾民也被组织起来前去帮忙了。
     
      林大娘在家里也没闲着,这头她母亲因为府里和她这边来回走动,受寒了,她干脆把母亲留了下来,让她带着桂娘住在她这边。
     
      林母叹气,“我又给你找麻烦了。”
     
      “什么啊?你们俩在,还能帮我带带怀桂。”林大娘心里门儿清,头抵头母亲的额头笑着道:“你这哪是什么着寒,是舍不得我,想天天跟我在一起。我看你这要是不着凉了,有些人都要没病装病了。”
     
      在旁抱着迈峻坐着不动的桂姨娘不由眨了眨眼,打算就是大娘子问起来,她打死都不说她这次是又这般想过了。
     
      她绝对不是大娘子嘴里的那个“有些人”。
     
      看女儿说得俏皮,林母也是好笑。
     
      但事实上,她确实是太想和她的女儿在一起了,女儿一把她们留下来,哪怕是挤在小房间里住着,整个家都没有她跟桂娘住的院子一半大,她心里也是高兴,没一天,这寒气就散了,一早醒来,精神也是格外的好。
     
      桂姨娘昨晚就偷笑好一会了,这天早上她就带了小外孙走了一圈路了,回来找夫人,看到夫人醒来,问过夫人没事了,她更是高兴,乐滋滋地跟她说:“夫人,我跟小外孙一道用过早膳了,我们一起喝了好几碗粥呢。”
     
      “夫人,你真好。”她又说。
     
      林母失笑不已,她知道她这个老妹妹当她是为了让她们留下来病的。
     
      “你要多睡一会。”她拉着她坐到桌边,看了眼丫鬟端来的清粥淡菜,一看就胃口大开,拿起了筷子。
     
      “夫人,我睡饱了的。”桂娘看着夫人吃了一筷子肉丝,不由咽了咽口水。
     
      林母看着她的馋样,夹起了一筷放到她嘴边,问她:“大娘子有没有说你啊?”
     
      “说了,说我起太早了,让我多睡会。”桂姨娘张开嘴“啊”了一声,接过夫人送过嘴里的菜,美滋滋地吃了起来,“我说睡饱了,就是想早点起来看看她,和迈峻说说话,大娘子就没说我了,夫人,我不傻,我知道怎么跟大娘子说话,她对我心软得很呢。”
     
      “你是她的另一个娘,她怎么样都是喜欢你的。”林母点头,看着眼前欢欢喜喜,因她的话笑得更是合不拢嘴的桂姨娘,眼睛里都露出了笑意来。
     
      他们的这个家,有女儿在的时候,总是充满了笑意,也不怪她走了,喜欢热闹的桂姨娘老觉得家里静得慌。
     
      她们都太想念以前的日子了。
     
      这头大将军有好几天没回家了,林大娘也没找人去催,不过这天大将军傍晚就回来了,一回到家就倒在了床上没动,睡死了过去。
     
      林大娘找来了刀战他们,才把他身上的盔甲脱了,把他扔进了热水里,饶是如此,大将军也是只掀了掀眼皮,没有醒过来。
     
      他身上就没处好的地方,有些地方的伤肿已经近于紫黑了,脚底更是没有一块好肉,这一次他身上的伤都是表皮的浅伤居多,但要比上次严重多了,怕他发炎发烧,林大娘不得不叫周半仙过来。
     
      半仙过来,也是打头一次见到姑爷身上的伤,等上完药后,他也是摇头道:“这样也能活下来?”
     
      他看见了姑爷身上好几个足以毙命的旧伤痕,如果不是人近在眼前睡着,他都以为他早死了。
     
      胸口近心口那处的箭伤,还有肩胛和腰部处的穿透伤,这都是些足以夺人性命的致命伤。
     
      “是啊,”林大娘也感慨,“也就脸能看了,周老头,你看,我是不是还是嫁亏了?”
     
      说完她也安慰自己,“算了,有脸就行。”
     
      周半仙看了看脸,再看了看姑爷人道的地方,轻咳了一声,含蓄地道:“也不冤,有些地方还是可以的。”
     
      林大娘也看到那处了,也不由清了清嗓子,咳了一声。
     
      不过等到送走了周半仙,她摸着她沉睡当中丈夫的脸,一直没有挪开眼睛。
     
      她心想,回头他要是在皇帝面前还是那个坏脾气,她也不拦他什么了,老被皇帝玩弄于股掌,老在第一线拼命的他不恼火才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