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78章

第178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有刀战带着将士拦着,林大娘还是把儿子抢了回来。
     
      见母亲跟人抢他,小胖子朝他母亲也兴奋地哇哇大叫了数声,激动得手都扬起来了,差点又打着了他娘的脸……
     
      知道我好了吧?可有人稀罕我了!
     
      幸好,刀战眼明手快,把小将军抱了过去,哄他道:“小将军,留在家里啊,等会就要吃奶了。”
     
      “哇哇。”哦,有吃的,知道了。
     
      这厢宇堂冷哼了又冷哼,“我就抱回去带两天怎么了?”
     
      “您忙,等忙完了,就让他上府去住几天,我还想让他多跟您和师母几天,沾点您身上的书香气。”
     
      宇堂这才稍微高兴了点,但也不是那么高兴:“就你名堂多。”
     
      总爱跟他对着干,他要做的,她总不依他。
     
      “先生,忙去吧,大人们应是等着您回去办事吧?”林大娘笑着道。
     
      手上的才是正事,宇堂再喜欢小胖子,也只能依依不舍地走了。
     
      他还以为林府不会再出像老爷一样英俊到举世无双的男子,没想,还能出来一个,就算是外孙,根基也是没断,老爷地下有灵,也能含笑九泉了。
     
      这夜晚大将军回来了,一回来就倒下睡,林大娘给他换好药,再陪他一会,他就又醒来出去了。
     
      林夫人带着桂姨娘在这里住了两天,都没看见过姑爷一回,只听说姑爷回来睡了。
     
      过了几天都如此,林夫人这天带着桂姨娘早上跟女儿一道吃饭的时候,与身边女儿轻声道:“不是伤没好,要好好养伤的吗?这般忙,无碍?”
     
      林大娘也轻声回她:“我在,还能睡上这两个时辰,踏踏实实的睡了这两个时辰,比不睡好。”
     
      她也没法跟母亲解释,有她在,大将军就会陷入深度睡眠,睡两个时辰于他来说就差不多了,比他时不时只打几个盹强。
     
      “是比不睡好。”林夫人轻叹了口气,只能当如此了。
     
      这头大将军手下的人去龙洞口堵嘴了,去了五天,传来消息,洞口堵住,水已经往刘水河倾下。
     
      这好消息一来,众人都松了口气。
     
      工部侍郎史芝兰逮着宇堂南容就问这水量到底是如何算的,为什么这洞口一堵,水不是冲破龙洞口,而是朝刘家沟那边漫去了。
     
      跟他解释过一遍的宇堂瞪他:“我不是跟说过一遍吗?”
     
      史芝兰连连打揖:“学生之前是不懂装懂,现下是着实想知道,还望先生再赐教一二。”
     
      “你到底是怎么当上这工部侍郎的?”宇堂像看白痴蠢货一样地看着他。
     
      史芝兰苦笑不已,又打揖求饶,望他相告。
     
      相处了两月下来,他也算是明白了,这天下第一儒师的嘴是真毒,毒得没人敢当他学生了,但这位大儒稍微也有一点好,嘴毒归毒,但多缠他几次,他还是会看心情多说两句的。
     
      这学问之事,不懂的滋味太不好受了,史芝兰身为工部中流砥柱,之前是怕宇堂大师觉得他们不相信他,不敢多问,这下成功了,也是按捺不住,想把这当中机玄弄个明白。
     
      他到底还是有几许学问的,宇堂见他苦苦哀求,还是跟他再行解说了一遍这其中的变量变因。
     
      史芝兰求学若渴,这一晚更是半刻都没睡,早上镇南大将军视察完水情回了指挥台,就看这大人懵懵懂懂地出了议堂,叭唧一声,脸朝地摔在石板地上。
     
      那脸朝地的响声,脆得比大将军曾咬过的最脆的果还脆。
     
      大将军这嘴里还一直含着他小娘子赏他的糖,见侍郎大人摔着了,那仅剩的一点糖渣被吓得落下了喉,滚下了肚,不见踪影了。
     
      大将军有点不快,围着他转了一圈,这才弯腰问他:“史大人,您没事吧?”
     
      “啊……”史芝兰抬起了脸双手捂着,“疼。”
     
      “我给您叫您的随从啊。”
     
      大将军朝外叫了一声,“史大人的人呢?来一个活的。”
     
      活的随从忙跑了进来,看他家大人满脸的血,惊得都要大叫了。
     
      “我往哪边走啊?”鼻子都流出血来了的史大人不解地问大将军。
     
      “往东转个身,嗯,再往前走就是了。”大将军给他指路,朝瞪大眼睛瞪着他的史大人亲随说:“他自个儿摔的,你回去给他下点药,让他睡一天,白天我盯着。”
     
      那亲随也是知道自个儿家大人德性,一听不是大将军打的,苦笑两声,背着他家老大人去了。
     
      大将军去了议堂,见议堂东倒西歪地睡了几个人,他家小娘子的那先生也在其列,不由过去,正要踩人一脚,就见人醒了。
     
      大将军面色不改:“宇堂先生。”
     
      斜卧在地垫上的宇堂南容冷哼了一声,“丑八怪的小郎君。”
     
      还是用钱买来的丑郎君,赔尽了本,太赔本了!
     
      老爷一世英明神武,就是看错了这个丑郎君,把大娘子给了他,亏死个人了喽。
     
      两人一见面就水火不容,大将军前些日子忙着抗洪之事,无心搭理他,但大将军今日有时间,有心情,便跟他道:“我小娘子不丑,您眼神儿不好,去找周半仙看看,你们不是一家人?要是实在看不起,我给您出诊费,如何?”
     
      宇堂气得抓起地上放着的杯子就砸他:“回头我就叫大娘子休了你!”
     
      “呵。”大将军一把抓过杯子,随手扔到了桌上立着,跟他说:“那是本将的小娘子,再说她丑,我割了你的舌头。”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两人吵着嘴,把周围一半昏昏欲睡的人都吵醒了。
     
      这厢,宇堂夫人也来了,她戴着面纱不示人,用带着笑意的声音朝大将军道:“莫要跟你先生计较,他小孩心性。”
     
      大将军不喜欢总说他娘子丑的宇堂,但还是尊重这个师母的,便弯腰拱手叫了她一声,“师母。”
     
      “吃过早膳了?”
     
      “吃过了。”
     
      “那好,我叫你们先生吃一点。”
     
      “夫人,”宇堂见他夫人来了,连忙起身去扶她,“我自己会回家的。”
     
      “我带来是一样的,带了不少,你叫大家都过来吃一点。”宇堂师母伸出手来朝桌上摆膳,露出了被大火烧焚过后,无法掩饰痕迹的白痕双手。
     
      “好,夫人,你坐着,我来就是。”宇堂点头,扶了她坐下,一个个去踢没睡的人,粗鲁地喊,“起来吃饭了。”
     
      这些人,也不知道哪门子修来的造化,竟然能吃到他夫人亲自下厨做的早膳,真真是便宜他们了。
     
      宇堂夫人坐在位置上看着他不动,等到众人都入座了,朝她道谢,她也仅是点点头,一直坐在宇堂先生身边不语。
     
      大将军看了他们几眼,就回过身去高台登高望远看水况去了。
     
      等到这夜他回家,入睡之前他不解地问他小娘子,“你说你没见过你师母的真容?”
     
      “嗯。”林大娘顺着他的头发道。
     
      “她的脸孔被毁了,脸很大。”
     
      “我知道,我曾隔着纱,看过几次。”哪怕隔着纱,其实也看得出一点迹象来的,师母的脸不知是被烧坏了还是别的原因,圆圆的胀胀的,与她修长的身姿,优雅的仪态很是不符。
     
      也不知道师母身上曾有过什么样的往事,但先生待她如无上至宝般珍惜,因他的小心翼翼珍贵待之,别说有人敢问师母的伤心往事了,就是连轻视一点都不敢,她也是个会看脸色的,师母那么难见,能见上一次,拍马屁讨好她都来不急,怎么可能有时间开口去问这肯定会让先生不快的事情来。
     
      顶多只有得师母疼爱,时时能见师母的怀桂能知道多一点,但怀桂也非常敬爱师母,师母的事情,哪怕是跟姐姐他也不会提起多的来。
     
      “脸大的,你先生就当都是好看的?他觉得他好看的就是好看了?他眼睛是怎么长的?”大将军皱着眉说。
     
      林大娘差点喷笑出口,她想了想道:“我一直觉得是这般,只要是脸大的,脸上有肉的,像了师母一二的,先生就觉得好看,他这大概是爱屋及乌吧。”
     
      大将军不屑地哼了一声,“那他爱他的乌,为何说别人家的凤凰不好瞧?我瞧他才不好瞧呢。”
     
      林大娘被他逗得笑得花枝乱颤:“好,好,好,藏锋哥哥,我是凤凰,好了,凤凰现在叫你睡觉,你赶紧睡啊。”
     
      “我才不搭理他,我不理会他。”就是太讨厌他了,大将军喃喃说着,在她的顺发当中安然地睡了过去。
     
      林大娘一直轻抚着他的头没停,希望他能睡的好一点。
     
      她白天在家,能时时补眠,他则天不亮就要去视察水情,一跑来回就要跑两百里,太辛苦了,不好好睡个觉也太要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