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77章

第177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天下行,宇堂南容就找上门来了。林大娘看到他就笑,“先生,你来了。”
     
      宇堂南容脸色一板,“你怎地越发丑了?”
     
      林大娘摸摸自己的脸,乐不可支地笑了,“先生,请。”
     
      宇堂先生哼了一声,上了长桌。
     
      长桌是林府里搬过来的,林府的东西,在细小处是有特制的号的,宇堂看到这张桌子,面色一缓,心里舒坦不已。
     
      林府爱制长桌摆长桌,也都是因她而起,因她要学的东西太多,八仙桌摆不上她要查阅的书,摊不平她要看的长轴,老爷就请了工匠给她打了好几张长桌,这张就是其中之一。
     
      毕竟是他的学生,哪怕是女孩儿,哪怕又丑,都是不一般的,心中自有丘壑,不是那种嫁了人脑子里只留得下丈夫儿女之事的人。
     
      “你这两日在看什么?”他问。
     
      林大娘笑着把旁边的长图摊开了,“也不知道详情,就先瞎看看。”
     
      就等他来了。
     
      她知道他会找她的。
     
      “好,我这头有事情要问你。”水利之事,他这女学生造诣只在他之上,也不知道她脑子是怎么做的,能想出各种看似异想天开,听似不行,实则真能解决问题的办法来。
     
      “您说。”林大娘扶着腰坐了下来。
     
      宇堂先生看了眼她的肚子,再看着她轻松带笑的脸,怔了一下,等她坐下后,他张了张嘴,还是道了一句:“辛苦你了。”
     
      林大娘差点大笑出声,眼都笑弯了,“先生,您也懂怜香惜玉了?”
     
      果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宇堂先生一听,毫不犹豫地翻了个白眼,“你算什么香?”
     
      顶多名字里沾了个玉。
     
      “噗。”林大娘笑了出来,帮着他把他带来的图纸摊开,笑道:“先生,师母还没把你的嘴巴缝起来呀?”
     
      “少废话。”宇堂白了她一眼,指出了她摊开了的一点问:“你去探过青河,这里有个叫龙洞口的地方你还记得吗?”
     
      “记得。”林大娘点头,她当然记得,龙洞口是青河的一条支流,但河宽口窄,有天然的储水功能,但也有点不好,如像这般险境,它就把水全堵在河流上流了。
     
      “上面的人都带出来了?”她问。
     
      “没,”宇堂垂眼看着地图道:“上流的有一半山民,不信官府所说,带不出来,带出来的还有些被他们宗族长叫了回去,这下,应是全没了吧。”
     
      林大娘一愣,“有多少人?”
     
      “两三万吧。”
     
      林大娘没出声了。
     
      “生死有命,又是他们自己选的,就当他们命该如此罢。”宇堂摇了一下头,“这些人想来也是没命了,现在的问题是这龙口拓开一些,把水引出来,再积下去,怕积多成灾,积水过来一崩下来,会祸及下面几个大乡镇,那里因地势有点高,还住着不少百姓。”
     
      “先生没想过炸开一点?”
     
      “想过,之前官府不答应,现在是去了,引炸之人势必会死。”
     
      “先生是想问我,还有没有别的引流的办法?”
     
      “嗯。”宇堂看着他这个通透的女弟子,差点露出欣慰的笑容来。
     
      “我看看……”林大娘这几天一直在看三州河道图,这图是在先人和先生的绘制上,再加上她实地考察,自己绘来的,她确实对江南河域很熟,他们林府的地就是河里的水成活的,他们林府吃的是这口饭,她在等着嫁之前逮着时间可是好好地去走了一圈的,这还没三四个年头,在这种地貌外势都靠天然形成的年代,只要没有太大的地震地质变化,这些河流在短短几年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刘水河乡的百姓撤走了没?”
     
      她指着青河的另一条分支,与龙洞口也有交集点的刘水河。
     
      “撤走了。”
     
      “这里,先生,”林大娘按着她的图纸上的一个点,眉眼不眨地朝她先生道,“有一个叫刘家沟的小村,我知道这个地方,我有一个丫鬟家里就是那的。它就在刘水河下面,刘家沟下面就是刘水河,刘家沟对面就是龙洞口,先生,你把龙洞口的水堵住了,按这势,不用两天,水就会从刘家沟上面的龙洞口往刘家沟这下面走,但有一个问题,这一淹,从此就无刘家沟。”
     
      大水的冲势会把刘家沟变成河流的一部份,刘家沟从此会成为刘水河跟龙洞口的一个交集点。
     
      宇堂沉默着没说话。
     
      末了,他道:“这比从龙洞口嘴炸好。”
     
      他之前还不知道这样走。
     
      林大娘点头。
     
      是好,至少从没人的刘家沟分流,而龙洞口下游的百姓就不用承担这部分压力了。
     
      更重要的是,龙洞口的水直接进入了刘水河从青河分流了出去,青河往后的压力也就早早分出去了一些,压力点少了一个了。
     
      “青州现在是谁主事?”她只知道,怅州是她家大将军负责的地方,也是最大的分流关卡。
     
      “朝廷派出来的几个大人,还有,那边由刀府三爷带兵行疏堵之事。”
     
      林大娘又点了点头。
     
      这事,刀府身上担子也是最重的,三爷当了三州都统之职,这次皇帝下令的救灾他是要干不好,皇帝又有的是拿住刀府的法子了。
     
      “先生,你看?”她抬头看他。
     
      “我会跟史大人他们再商量商量,也会你们大将军说的。”宇堂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但找哪些人去堵,下面怎么办就是他们接下来要想的事了。
     
      林大娘也不好再说什么。
     
      她提供了她能想得到的最好的办法。
     
      “先生,图上面我都做了细解……”林大娘把她的图,还有图解册子给了他,“这些都是我能想到的,也是之前我做的功课都在上面,你们拿去吧。”
     
      宇堂看了她一眼,见她真只是简单的转身相赠,嘴角不由翘了起来。
     
      也就是他的弟子了,能有这份心胸。
     
      宇堂南容这几天紧绷的心口因着女弟子此举松快了一些下来,难得口气好点的问了她一句:“在京,过得好吗?”
     
      林大娘微笑点头。
     
      “他如何?”
     
      “甚好。”林大娘想了一下,又道:“很不错。”
     
      是真很不错,她跟大将军,应该是非常难得的天生一对。
     
      父亲说的,乌骨说的都是对的。
     
      她不是个一般家庭出身的女儿,她这辈子的起点很高,她拥有的东西是别的女孩子可能是几辈子都得不到的,但相对,她承担的东西也更多,在她身上,她不需要亲自为了衣食徒劳奔波,费尽心力,但是,她需要为了维持,甚至提升这种地位而付出更多智力上的努力,于她而言,情爱真的不算特别大的东西,而于大将军而言,也如是。
     
      他们都是有大家的人,他背着刀府,而她,背着一个无形的大家,里头有刀府,有林府,还有她生活的未来。
     
      可以说,她现在活得相对自由,她拥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博来的,她也喜欢这种她自己的命运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这一点上,跟大将军有多爱她,没有什么关系,没有他,她依旧能把握住这些。
     
      但大将军确实跟她是天生一对,他成全了她。他同样的是个不会被命运摆布的人,他精力旺盛,更难得的是,不断的挫折让他学会了进退得当,尽管还是锋芒毕露,但这种杀气腾腾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势的勇敢无畏?
     
      比面害怕困难,面对困难的男人更有魅力,她喜欢这样的他。
     
      想来,比起她对他的喜欢,他更喜爱这样的她。
     
      并且说起来,他对她的依恋和恋慕,也是她每一天都盼着醒来的动力,他的强韧彪悍所带来的生命力其实一直有在影响她,让她也无所畏惧,变得更好。
     
      他们真的很适合。
     
      宇堂看着女弟子脸上的深深微笑,也是不由摇了下头,“你啊,也就配得上那等莽汉了。”
     
      “真有那么糟啊?”林大娘笑着凑过头问他,“先生也不喜欢他啊?”
     
      “哼。”宇堂哼哼,“丑,怪丑的。”
     
      林大娘笑出了声来。
     
      “先生,要是不急着走,见见我儿吧。”
     
      宇堂本来就要准备走了,闻言点头道:“抱过来吧。”
     
      林大娘朝门边一直守着的小丫点了点头,没一会,林夫人和桂姨娘就牵着小将军一步一拐地来了。
     
      “哇哇。”小将军一看到陌生人的宇堂先生就大叫,笑弯了眼。
     
      又来个陪他玩的了?
     
      真稀罕,真好。
     
      宇堂一见到小胖子,眼睛不由一亮,大步走了过去,就迫不及待地抱他,跟夫人道:“夫人,这个像老爷。”
     
      好看!
     
      非常俊朗!
     
      “哇哇。”你谁啊?小胖子被抱了起来,问他。
     
      宇堂抱起他手上顿了顿,接着,他朝小胖子温言细语了起来,连眼角的细纹都因此全出来了,“迈峻是吧?我是你师爷,字取了没?没取啊,不急啊,师爷回去这就为你好好想想,与你师祖母商量,一定给你取一个,取一个,嗯,举世最好的字来。”
     
      他说着就抱着小胖子往外走,他身边跟来的随从哭笑不得接过了大娘子递过来的图纸,跟上前去劝他:“先生,我们现在在做事,没空带小公子。”
     
      “我抱回去,我看一眼,我娘子看一眼,就看过来了,不要紧。”宇堂抱着人走,又走了两步才想起事来,回头朝夫人喊,“夫人,我抱回带两天。”
     
      说着生怕大娘子追,拔腿就跑。
     
      林大娘早料到了,她朝小丫点点头,小丫抬头就朝门边喊,“刀战,把门看住了。”
     
      “听到了!”刀战浑厚地应了一声。
     
      这厢宇堂跑到门边了,看到了紧闭的大门,不由跺脚急道:“关门作甚,快给老夫开门,老夫要急着回家。”
     
      小胖子被他抱着跑了一路,可高兴了,抱着他师爷的脖子哈哈大笑,觉得这人太会带他玩了,还在他的老脸上“叭”了一口,香了他一个。
     
      宇堂被他软软嫩嫩的小嘴一香,整颗老心都化成了一滩水,他双手紧抱着小称砣,笑得眼睛都看不出是缝,还是他眼下的细纹了,“迈峻啊,师爷的迈峻啊,不急啊,师爷这就带你去我们家住两天,你师祖母肯定喜欢你,最最喜欢你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