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76章

第17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疼不?”
     
      “不疼。”刀藏锋抬头,见她掉眼泪,皱眉看向她的下人,“怎么让你们大娘子来了?”
     
      “大将军,是我让她来的。”周半仙赶紧道,“您得歇两天。”
     
      刀藏锋看了他一眼,再看向小娘子,朝她摇了下头,“小娘子,这几天青州益州还有一部的水要从怅河分出去,我要时时呆在指挥台等消息,歇不得。”
     
      “知道。”林大娘擦干眼泪,朝他笑,“那现在暂时没事,歇得吧?你赶紧睡一会,抱着你儿子睡,他都没怎么睡。”
     
      刀藏锋低头看了儿子一眼,朝她点了下头,“我抱迈峻睡一会。”
     
      “诶,赶紧着。”
     
      林大娘趁他睡的时候给他洗了脸,俩父子也不愧是父子,两人正躺着睡得规规矩矩的,姿势一模一样,就像是天生的。
     
      他不回去,林大娘又差林福回去让小丫把准备给姑爷的东西收拾过,她这头在外面坐下来,周半仙给她把了脉,听完脉后他道:“孩子倒是强壮得很,就是你自己的心脉有点弱,累着了。”
     
      林大娘点头。
     
      医馆不大,现在天已经亮了,她能听到外面医堂里来看病的百姓们带着病痛的哼哼声,她问周半仙:“药材够吗?”
     
      “目前是够的,官府之前备了一些,南容小弟之前也想方设法帮着囤了一些,几家出手再凑凑,至少疫情这块,我们这十几个老头子联手带着徒弟们能让大家少些受罪。”
     
      “姑爷头不会出问题吧?”
     
      “这就是我叫你过来的原因,姑爷这脾气,可是说一不二啊。”
     
      林大娘点点头。
     
      他当然是个硬脾气了。
     
      “我听他身边的人说,你是劝得动他的,大娘子啊,你还是多劝劝他,这几天他都没怎么睡,这头被撞了,要是再强撑,我怕他脑子里留下瘀伤,于日后不好。”周半仙说着话,还轻咳了几声。
     
      两年不见,半仙也老了一些了,林大娘见他长须似雪,多了几分仙风骨道,但最近可能也是没休息好,也是满脸疲态。
     
      “您老也要好好休息,他这边我知道了,我这几天就呆在这边吧……”林大娘想了想,“家里在附近有几处店铺,我去找一找,找一处留下来呆几天,把姑爷的伤养好了再说。”
     
      有着她在眼前,他是不得不听话的。
     
      “如此最好。”周半仙也没时间跟她多说,一直有人在请他,他说完话又去前面了。
     
      林大娘回了父子俩身边坐下,就那么一会,就听外面有人哭了起来,听着说话的时候,是有三个人溺水了,抬到医馆人已经没气了,这时候已经是救不活了。
     
      三条人命就这么没了,外面那跟着来的亲人哭得肝肠寸断,她听着摸了摸肚子,背后一阵阵发凉。
     
      这等时候,生死真是由命,命再富贵也没什么用,这一路上她要是运气稍稍不好点,她也就没了。
     
      她没了,她丈夫脾气又这么硬,没她这根线牵着他拉着他,谁知道以后会出什么事。她现只但愿,皇后的人不会追到怅州来,要不然,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
     
      林大娘吩咐了下去,林府那边就把她要的地方找了出来,有一家林府的亲戚愿意把自家带着小院子的一幢小房子让出来让他们住。
     
      当天那对夫妇答应后就带着自家的人搬到林府给他们安排的地方去了,小丫就带着林府的丫鬟们就过来把小房子收拾了一下,还没等姑爷醒来就过来报,说可以住人了。
     
      这房子就是之前进京赶考,得了刀府的好,现在在大艾地府当知县的进士父母,因着是大娘子要进来借住几天,反倒把家里最好的东西都摆出来了,他们家中还种了青竹兰草,雅致得很,所以大娘子带着姑爷搬进来,姑爷看着地方虽小,但到处郁郁青青跟人间仙境似的,抱着儿子的他满脸茫然地看着小娘子。
     
      他是没醒过来吗?梦里小娘子带他们来仙境里过好日子来了?
     
      可惜小娘子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拿热水让他简单冲了数道,又叫候着闵遥赶紧给他又上了一遍外伤药,给他热敷了一片硬伤的青黑上半身,和腿上因为已经发炎烫了起来的伤口。
     
      就这样,处理伤口的时候他都没喊疼,林大娘都不敢看,坐在外面看着天下不断下着的雨水,不断深吸着气。
     
      她早上只给他擦了把脸,都不知道他身上有这么多伤,难怪周半仙非要她过来管着了。
     
      这厢刀藏锋上好药,又咽了一碗说是退烧的苦药下去,小娘子又端了肉粥让他来喝,他带着儿子,两人坐在榻面上大碗对小碗干了五大碗,齐齐打了个饱嗝。
     
      刀藏锋一用完吃的,抱着儿子坐到没伤的大腿处,听了听外面的雨水,见不是太大,稍微松了口气,这才跟小娘子说:“我还想睡会。”
     
      “你睡。”林大娘过来给他拉枕头,让他躺下。
     
      “嗯。”刀藏锋躺下看着她,他困极了,脑袋一片昏沉,但现在就是不想闭眼。
     
      林大娘叹了口气,“我出去吩咐点事,就回来。”
     
      刀藏锋赶紧点了下头,看着她快步出了门,直看不到了人,抬头跟坐在他身边的儿子说:“你不要打你娘。”
     
      “哇。”小将军生气地大叫了一声。
     
      没打。
     
      “听到了没有?”
     
      “哇哇。”小将军握着小拳头,捶了他爹两下。
     
      说了没打。
     
      大将军握住他的小拳头,抱了他下来跟他一块躺着:“打爹行,不能打娘啊。”
     
      小将军用牙齿狠狠地咬了他爹肩膀一下。
     
      这个是坏爹。
     
      但坏爹摸了下他的脸蛋,挠了挠他的下巴,小将军又咯咯笑了起来。
     
      林大娘进来时,就见父子俩在一起笑,她先是一愣,接着失笑了起来,见到她进来,父子俩齐齐地朝她看来,两人看着他,都一脸的笑。
     
      这下,她这整颗心都松软了下来,快步过去,进了大将军掀开的被子里。
     
      “小娘子?”
     
      “诶?”
     
      “你睡吧,我守着你。”
     
      到底是谁非要谁陪着睡才肯睡的?林大娘好笑,但还是点了头。
     
      不过说来也怪,她是来陪睡的,但这躺下没一会,她就睡了过去。
     
      刀藏锋看着没两下她就睡了过去,一手接着儿子示意儿子安静躺着后,他看着她的脸,没一会也睡了过去。
     
      小将军转着骨碌碌的眼睛看了他们一会后,自己啃了半天小胖手,不闹不哭的,也慢慢睡了过去。
     
      ——
     
      这天一早,刀藏锋一醒来,吃过早饭就去兵营了。
     
      他们住的这一处的房子离河不远,下面就是湍急的河水,不用仔细听,都能听到河水声浩浩荡荡而过,波涛汹涌。
     
      这等情况下,林大娘也没法强求他留在家里养伤,只对他道:“晚上不急你要回来,我心里有些不安,你回来陪我睡会。”
     
      她说的也是实话,他不回来,她老挂着一颗心,着实睡不下。
     
      “知道了,”刀藏锋摸她的肚子,跟她说:“我晚上会回来,你不要着急,有事你差人叫我。”
     
      “嗯。”
     
      林大娘看着他带着亲兵暗将而去,没一会,她母亲们就来了。
     
      林夫人过来没看到姑爷,听说他去兵营了,也是一脸的忧心,桂姨娘听了抱着小胖子喃喃道:“姑爷好辛苦。”
     
      当大官的好辛苦。
     
      “夫人……”她跟林夫人小声道:“我是迈峻的姨外祖母,你和老爷给我的东西,我都给他好不好?”
     
      有了钱,她的外孙就不用当官了,就不用跟姑爷一样可怜了。
     
      “啊?”林夫人没听懂。
     
      “我要把钱都留给迈峻,迈峻以后就不用,就不用……”桂姨娘说话的时候极小声,还看了看大娘子,见大娘子正跟小丫说着什么,没看她们这边,她马上道:“就不用跟姑爷一样了,病了都不能好好养病,还要去带兵打仗,太可怜了。”
     
      “那是救灾。”林夫人有些无奈地看着她。
     
      “我懂,”桂姨娘有些讷讷地道:“可是我不想迈峻也这样。”
     
      林夫人看她抱着迈峻满脸心疼的样子,也是在心里叹了口气。
     
      哪可能啊。
     
      “好了,这样的事情不会老发生的,迈峻肯定不会跟他爹一样,你要放心,知道吗?”林夫人轻声告诉她。
     
      “知道了。”桂姨娘还是听夫人话的,说罢,这头大娘子叫她带迈峻走几步,她也是高高兴兴地答应了,扶着迈峻走起了路来。
     
      小将军是个从来不认生的人,只要身边有他熟悉的人在,谁陪他玩都行,尤其他姨外祖母身上香香软软的,她一捏着他的手,他就想笑,会咯咯笑个不停。
     
      他姨外祖母也是个容易高兴的,他一笑,她就跟着笑,没一会,屋子就只能听到两人相继笑开怀了的声音,明明他们也没做什么就笑成这个样子了,让人都不知道他们在乐什么。
     
      林大娘这头正吩咐了小丫赶紧去睡一会,让知春管着家里的事,还没跟她母亲说上几句话,就听一老一小两个憨包为了走哪条道有模有样地商量起来了,一个不厌其烦地问着,一个只会哇哇作答,饶是如此,两人也能说道半天。
     
      此时林大娘看向母亲,见母亲微微笑着,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桂娘和孩子,那神情,安然温柔至极,她那温柔平静得就像拥有了一切的样子让林大娘此时的心都安静了下来,也是不禁笑了起来。
     
      回来是险,以后怕也是不太平,但为着眼前此景,再多的风险与不太平,都是值得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