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75章

第17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怀桂这一晚跟姐姐说着话,在这边的榻上睡着了。
     
      早上林夫人过来看到他,给他紧了紧被子,进了内卧跟女儿道:“怀桂也是好久都没睡个好觉了,都瘦了。”
     
      林大娘没起,正靠着枕头在看着小胖子在玩小魔方,她房间里的东西都还在着,能让小胖子玩的东西可多了。
     
      “娘。”
     
      “怎么样了?”
     
      “还要躺会,迈峻要吃奶,我等他吃完再睡会。”
     
      “好。”
     
      “怀桂还在睡?”
     
      “在着,睡的可香了。”
     
      “好,让他多睡会……”林大娘担着母亲伸过来的手探进被窝暖着,看着她道:“等会还有他要忙的。”
     
      林夫人心疼不已,但她也知道大事之前无小家,她点点头道:“是啊。”
     
      “哇哇。”小胖子这时候兴奋地大叫起来了。
     
      “叫外祖母。”
     
      “哇哇!”
     
      “迈峻……”林大娘过去挠他的下巴,挠得他咯咯大笑了起来,她又笑着道:“叫外祖母。”
     
      “外。”小胖子偷懒不叫。
     
      “叫外祖母。”
     
      小胖子撇嘴看着她,“娘。”
     
      这个娘,坏。
     
      林夫人惊讶地看着他,又看向女儿:“会叫人了?”
     
      “快九个月的时候就会叫了,就是懒,不爱叫,只喜欢哇哇,这一路上也没时间教他,这不,我现在还得把他带在身边,学会了说话才行,走路也该学着了。”小胖子会清楚叫人不过一两天,就被她带出来了,这路上也就船上那几天威逼利诱教了他几天,这又遇上事,耽误了下来。
     
      “叫外祖母!”林大娘跟母亲说罢,又去捏小胖子的胖脸蛋,凶神恶煞地道:“不叫别想吃奶了。”
     
      “外,外粗母。”小胖子没叫全,但看向了外祖母,小红嘴委屈地扁着。
     
      “诶……”林夫人听得眼都酸了,伸出手就要去抱他,“外祖母的小心肝诶。”
     
      “娘,你可别宠他,这小子鬼贼鬼贼的。”
     
      林大娘刚一说完,就见她母亲抱着的小胖子伸出小胖手指,指着她,胖脸蛋一脸的气愤:“娘,坏,外粗母,打!”
     
      打她!
     
      林大娘一听,当下就翻了个白眼。
     
      “小没良心的!”
     
      “坏!”
     
      “信不信我现在就抽你?”坏娘柳眉倒竖。
     
      小将军拉着他外粗母的手,还是指着母亲,“坏!”
     
      外祖母这下心偏得没边了,看着女儿轻敛了秀眉,“你不要对孩子这般说话?他还小,能懂什么?”
     
      林大娘哭笑不得,“娘,他现在小就要打我了,大了如何了得?”
     
      小将军一听,气鼓鼓地看着她。
     
      但等奶一来了,等奶递到了他母亲手里,他才爬了过去,“哇哇”了两声,张开了嘴。
     
      林大娘喝了一口试了试,这才喂了他。
     
      喂了几口,小将军自己就扒着碗喝了起来,林夫人在一旁看得紧张不已,生怕女儿握不住碗,砸外孙身上了。
     
      林家的奶碗小,小将军喝了五碗才打了个嗝。
     
      “儿子,香香。”林大娘一把碗放下,擦了下他的奶嘴,道。
     
      小将军不计前嫌,把胖脸蛋往前一伸,让她香了他一个。
     
      “香娘一个。”林大娘香完,把她的脸蛋又凑了过去。
     
      “叭!”小将军在她脸上印个响吻,听着响声,自个儿咯咯笑了起来,看着他娘笑得大眼弯弯,整张小脸蛋锃锃亮亮,晶莹剔透无比。
     
      林夫人在旁边看得又伸手去抱。
     
      林大娘抱起他往母亲怀里送,说:“太沉了,您小抱一会,林福哥等会会过来,您就让他帮我带一会。”
     
      “好。”林夫人抱着小外孙坐在床边,跟小外孙说悄悄话去了。
     
      “迈峻,跟外祖母玩,手脚不要动,要乖乖的。”林大娘又叮嘱他,还挠了挠他的小脚丫。
     
      小将军看她,嘟嘟嘴,点点头,答应了。
     
      林大娘笑着捏了把他的小脚丫。
     
      林夫人看着也是不由笑了。
     
      她女儿以前带怀桂也是这样,总有她的一套法子,她就不多说了。
     
      林大娘直等到林福来了,这才放心地睡了一会,等再醒来,怀桂又出门去了,这头小丫也好了点,回了她身边帮她安排身边的事情,有了小丫指挥,她以前的闺房很快收拾出了让迈峻动的空间,她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北掌柜的下午来了一趟,他这边是完全算是大娘子的人了,当初老爷是把他跟东掌柜的放在大娘子手下,他以及他的儿孙的以后,就是靠大娘子安排了,遂这边林三保已经出去帮着怀桂做事去了,他要去帮忙,还得往大娘子这边请示一下。
     
      林大娘听说他要去帮忙,点头道:“你去就是,看三保叔和怀桂有什么要让你做的。”
     
      “是,刚才我出去转了一圈,人着实太多了,大娘子,你是不知道,现在城里街上都睡人了,说是进来了百万的人,还有听到消息说怅州安全的,都往这头赶了……”北掌柜说:“官府的人都去抢险去了,但这城里要是不管好,我看没两天就要出大事了。”
     
      “这端午水刚来……”林大娘听着叹了口气,“我听怀桂昨晚跟我说的意思是,我们家先生和城里几位大家也是说,这端午水就算过了,可能还得两三个月的雨期,这城里是得安排妥当了,不要水还没进城,大家自己先乱了阵脚。”
     
      “是了。”
     
      “你且去就是。”
     
      北掌柜的去了,林大娘开始写信,把怀桂要做的事和她的想法都写在了信中,给她那大将军送去了。
     
      小丫见她只送信,不送吃的,便说:“送点吃的一并送过去吧?”
     
      “算了,”林大娘摇头,“这等时候,谁还有心情吃好的,让大将军跟着几位大人一起吃吧。”
     
      “是。”
     
      这天林大娘休息了一天,带了半天迈峻,晚上非要带着迈峻睡的桂姨娘抱着哇哇大哭的小将军来了,她也哭着道:“大娘子,我不知道我哪弄疼小外孙了。”
     
      “没有的事……”一看桂姨娘比小将军哭得还惨,林大娘忙安慰她,让小丫忙拉桂姨娘上床。
     
      小将军一到她怀里哭得更大声了。
     
      “怎么了?”林大娘有些心焦,摸他的头,“不烫啊?”
     
      “我就是在他睡的时候偷偷亲了他两口,没打他,你问夫人,夫人知道的。”桂姨娘吓坏了,在床上看着小外孙都不敢摸了。
     
      林夫人这时候也过来了,小外孙哭了,桂姨娘当下就急得抱着人跑了过来,连鞋都没穿,她匆匆赶过来,这时候桂姨娘见到她就大松了口气,“夫人,你来了,你快来看看,小外孙还在哭。”
     
      “我让人去叫周半仙去了,就是他们都还在药铺,听说铺子里病人多,也不知道能不能赶过来……”林夫人也心急。
     
      “娘,没事,先别急啊。”林大娘稳了稳,亲了小胖子两口,“你怎么哭了?伤心了?怎么了啊?”
     
      小胖子抱着她的头哇哇哭,哭了好一会,才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
     
      “这是怎么了?”
     
      “像是被梦惊了。”林夫人见他哭了一会睡着了,想了一下道:“猛地一醒过来就哭起来了。”
     
      桂姨娘一直看着小外孙,这时候拍着胸口也轻声地道:“就是一炸醒,就哭了,我一醒来就去抱他,就以为我打到他打疼他了。”
     
      “怕是惊着了,这一路不平静,我还是大意了。”这一路见的涛天洪水,还有逃命般的赶命,想来还是在小孩儿心里落下阴影了。
     
      母女仨人这下都以为小将军是惊着了,但没想,天蒙蒙亮的时候,林福就满脸忧虑地过来报,说昨晚堤防有险情,大将军带人去加固堤坝,有官兵一行人落了水,被大水冲走了,大将军赶去拉人,他把人拉回来了,但他身上的绳子抽出来绑到了这行人的身上,他自己被冲走了。
     
      林大娘当下一听,全身都软了,脑袋一片空白。
     
      好在林福又道:“您别着急,大将军在下游地方已经找到了,他拿发带把自己绑在了水中间的一棵大树上,就是人昏了过去,在指挥处的医馆里,半仙让我现在带您过去。”
     
      林大娘听了脑袋直发蒙不已,苦笑道:“林福哥,你刚才要把这一句话先说在前面。”
     
      林福也是苦笑不已,“是是是,是我的错,我也是糊涂了。”
     
      林大娘刚才差一点就晕过去了,这才回神过来,一摸脸,才知道自己不知觉当中就流了满脸的泪,小丫拿帕要给她擦,她自己拿了帕过来擦着,对小丫说:“你在家里把吃的啊热水这些都备好了,我带小将军去看看他爹。”
     
      “诶。”小丫忍着泪没流出来。
     
      林大娘抱着儿子上了自家的轿,匆匆赶去的途中,在她怀里睡着的小将军突然醒了过来,他睁开了大眼,看着母亲,突然道了一个字:“爹。”
     
      林大娘眼泪猛地扑了出来,“儿子,娘这就带你去看爹。”
     
      好,小将军“哇”了一声,给她擦眼泪。
     
      “哇哇!”他哇了两声,朝母亲摇头。
     
      不哭了。
     
      林大娘被他温热的小手碰着脸,这跟外面的风雨一样的飘摇的心这才稳了些下来。
     
      等到了医馆,这才是得了好消息,大将军已经醒过来了。
     
      刀藏锋一看到她,就看着她不放。
     
      等她一走近,他也起了身,抱过小胖子,不解地问她:“你怎么哭了?”
     
      “哇!”小胖子一入父亲的怀里,双手拍了起来,笑脸也扬了起来。
     
      “偷什么懒!”林大娘捏他的脸蛋,又哭又笑的,“叫你爹!”
     
      小胖子被捏了脸蛋,委屈地翘起了嘴,又翘起了双腿,把小脑袋也翘了起来,往他爹脸上亲了一个,“哇哇。”
     
      不叫。
     
      不想叫。
     
      “你又打你娘了?”他爹没领他的情,皱眉看他。
     
      这厢林大娘低下头看他头上的伤,见他额头长长的一片黑红,一下子心疼得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这太险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