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74章

第17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两夫妻跟打仗一样洗了个战斗澡,衣裳这些林大娘都是准备好了的,她又是个早照顾她家将军久了的,肩膀腿上的护具早备好了,一帮他穿衣裳就都戴上去了,再穿上盔甲也就没那么膈人了。
     
      男人总归没有那么心细,以前照顾他的奶兄也是被他派去自立门户了,再吩咐他的随将帮着他点,但大将军现在是成了亲的男人,脾气大了,不喜欢外人近身,在家老霸着自家娘子解决自身问题,打仗了就都懒得管了。
     
      林大娘给他穿好盔甲,笑着跟他道:“知道我好吧?心里总有你。”
     
      大将军看着她没动。
     
      林大娘被他看得直想笑,有时候她确实有点嫌她丈夫有点太痴汉了,但是,这其实也挺好的,有他时时被她倾倒,她也总想保持自己最美的样子。
     
      “好了,赶紧出去,吃饭了。”
     
      刀藏锋被她风风火火地拉着出去了,但就是他们赶着时间,他饭吃到一半,就有将士快跑过来,“将军,史大人有请!”
     
      刀藏锋放下筷子,临走前把头搁他小娘子脖间深吸了口气,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他这跟风一般地去了,林大娘有点惆怅,“都没把他儿子抱给他看一眼,这小胖嘟又肥了,我的功劳啊!”
     
      她都没显摆一下呢。
     
      被夫人派来侍候她的殷娘笑着扶起她,“您再好好去睡会罢。”
     
      “也不知道外边是怎么个情况,殷娘,你扶我去外面看看。”
     
      “外边冷。”
     
      “去看看。”
     
      “诶。”
     
      殷娘是说不过她的,扶了她出去,林大娘把手探出廊外,感觉细雨飘到她手上的湿润与冰冷。
     
      “这老天爷啊,也是爱作弄人,不过没事……”林大娘探出身子看了看外面黑漆漆的天空,“这么多年,我们不也过来了?”
     
      他们人类总能找对对抗它的法子。
     
      刀藏锋一走,林怀桂回来了,他一回来,看到姐姐住的地方还有灯火,犹豫了一下,就带着林如他们过来了,一看,他姐姐果然醒着,正在灯下看怅州地图,他快步进门,轻声道:“你怎么不睡?”
     
      “你姐夫刚回来了,呆了一会就走了。”林大娘拍了拍身边的榻面,让他过来。
     
      “姐姐。”
     
      “诶。”
     
      林怀桂坐在她身边,看向她的肚子,“你不为自己着想,也为小外甥想想。”
     
      “他好的很。”林大娘拉他的手过来碰了下肚子,“也让你摸下。”
     
      林怀桂摸着她温热的肚子,就一下,就笑了起来。
     
      玉面小郎君这一笑,一扫一脸的疲惫,有点发傻地道:“我小外甥?感觉跟迈峻一般似的,啊啊啊,姐姐,他动了!”
     
      “动的厉害。”林大娘放开他的手,笑着道:“一到这个点就要踢我几脚,怕是在肚子里睡醒了伸手脚了。”
     
      “姐姐。”林怀桂俯下身就去听,听了好一会,直到听不到什么了,这才抬起头来,一脸的震惊。
     
      “活的!”他说。
     
      “噗!”
     
      林大娘笑得差点喷出口水来。
     
      “姐姐!”
     
      “傻瓜。”林大娘捏他的脸,这才仔细看了看他,见他眉宇之间成熟很多了,是真的成熟,青涩都褪去大半了,不再像过去一样,温温润润,就像个被宠爱着长大的娇公子一样了。
     
      “最近好不好?”她都舍不得捏他了,摸了摸他的脸,此时满心的怜爱。
     
      “好,也不太好。”林怀桂笑看着他的姐姐,道:“回家了,看到母亲跟娘,就什么都好了。出去了,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但都还行,姐姐,你以前是怎么一边当着家,带着我,还让我们一家人都高高兴兴的?”
     
      “因为你们都是姐姐的心尖尖啊……”林大娘想想,笑着说:“跟你一样的,回头一看到你的脸、母亲们的脸,就觉得什么都好了。”
     
      “我也是。”林怀桂点了头。
     
      一个人当家久了,在外看的多了,这才知道,这世间万千景象当中,他的父母和姐姐还有亲娘给了他最好的一个家。
     
      不是每个庶子都能像他一样,站在被宠爱的位置上被呵护着长大,哪怕到现在,他的姐姐也还在为了保护他殚精竭虑。
     
      不是每个人都有他这样的运气的。
     
      “辛苦你了。”林大娘忍不住揽住了他,抱着她亲手带大的弟弟。
     
      胖爹走了,她带着他还要保住林府,这一路,其实不容易,但现在她能回想起来的,都是怀桂为了家,为了她所做的所有努力,他一直都让她很开心。
     
      他每次做错事都很焦虑,总是要先迫不及待地跟她道歉,他所有的焦虑都来源于怕她失望难过。
     
      多好的孩子,好在,他们给予了对方最好的耐心和爱,让他们姐弟走到了如今。
     
      她知道他现在最在意的是什么,他觉得她送出了东北的地,都是为了他求全,受委屈了。
     
      “姐姐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林大娘也不提刀府与她,与帝后之间的博奕,仅道:“但你现在大了,知道姐姐不单单只是为你,你不要觉得姐姐为你受苦了好不好?你只要知道,我们所走的每一步都是有意义,并且要有意义的就好,知道吗?”
     
      她低头笑看着他,“姐姐教过你,我们从来不做无谓的牺牲,对不对?”
     
      林怀桂点头。
     
      “姐姐说的,都会做到,你要相信我。”
     
      林怀桂又点头,但这次,他反手抱住了他的姐姐,问她:“那以后,换我护着你,好不好?”
     
      林大娘又“噗”地一声笑出来了,她抬头敲他的头,“哟,不得了,我们林府的小男人要长成大男人了?”
     
      林怀桂笑出声来,点头并承认,“我想让姐姐想起我的时候,不是担心,而是觉得安全,而是……”
     
      “而是有你在,哪怕你姐夫对不起我呢?你也能帮我讨回公道。”
     
      林怀桂默默点头。
     
      林大娘立马柳眉倒竖:“他,敢!对不起我!”
     
      她这一凶神恶煞,逗得林怀桂忍俊不禁,大笑了起来。
     
      ——
     
      林大娘这天晚上才从弟弟的嘴里知道,他们怅州的地已经是种下去了,皇帝所要的,不是保江南不被淹,而是要保三州不在沿河两岸的田地不被淹埋,有所收成。
     
      “今年的收成要是保住了……”林怀桂说到这时,长叹了口气,捧着脑袋想了一会才道:“至少,三州有百万百姓,还能过上跟以前一样的日子吧。姐姐,先生跟我说了,我才知道,不说几百年,就是三十多年前,怅州河水漫进怅州,那一年,光我们怅州一州死了三十多万百姓,随后就是洪水退了,也有五十多万的百姓相继因各种原因死了,我们林府,也就是爹爹想办法才把林府保了下来,也是那几年,我们林府多添了三十万的良田,那些田都是因为无主,我们家跟官府用一亩半两银子买来的……”
     
      “我不想要地,”林怀桂看着他姐姐说:“姐姐,我想看到大家都活着,你说京里的大官能人和姐夫他们来了,能帮我们吗?”
     
      “能啊,这不,他们都来了?”林大娘摸他的头,笑着道:“连我们娘仨你姐夫都不顾了,能的。”
     
      林怀桂点点头,擦了擦鼻子,揉了揉脸,“先生也去帮他们去了,好多人都去帮了,姐姐,我也想做点什么。”
     
      他虽小,但总归能做点什么的。
     
      “应该的。”林大娘拉了他过来,让他躺下枕在她的腿上睡,“咱们家有一个优势,你知道是什么吗?”
     
      “姐姐你说。”
     
      “咱们家,得人心,不是说得外面的人心,不说咱们家那些为我们卖命的那些人,就是咱家的那些雇工啊,佃农啊,都挺忠心我们家的,你说是不是?”
     
      “是,姐姐。”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们身上总归是有点长处,才进了我们家的门的,他们人多,你下去跟他们走动走动,听听他们的想法,问问他们的看法,带着他们为自己,为林府,为怅州多做点事,主要是为他们自己本身,多做点。”林大娘说着顿了一下,最终还是道出了她最真实的想法,“有了我们家出头,有了这么多人为我们的家园努力,别人看到了,有这个氛围了,大家都会很努力的……”
     
      说白了,就是造势。
     
      只是这势,造出来,是为了大家,不是为了个体。
     
      这种事情,有个领头的一做就好了,万物运行当中自有定律,只要是同心得人心的事情,其实都是一呼百应的。
     
      林大娘刚才从弟弟的嘴里知道现在怅州的形势很不乐观,怅州现在容纳的灾民太多了,城里的人与灾民之间现在形成了对立的趋势,而不是感觉同命运,只觉得灾民抢夺了他们祖祖辈辈的的地方,现在城内局势非常紧张,每天纷争不断,这才有了她家大将军急需保丁制裁这些人的措施。
     
      这是一个法子,但不是解决问题根本的办法。
     
      怅州城里的人太富了,里面住的人就是稍微有点家底的,都自觉高人一等,优越感太强了,他们看不起被接纳进来躲灾的灾民。
     
      “我等会会给你姐夫去信,说清这个问题,让你姐夫带着人把这个事情跟大家说白了……”林大娘低头看着弟弟道:“怅州守不住,我们怅州本城人不过也就是灾民,大家还是一起共度难关的好,至于你,你在其中,做好你想要做的。”
     
      去做你想要做的,哪怕深藏功与名,但也是好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