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72章

第172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林大娘所呆的这座山叫龙头山,她这辈子一直活得开开心心的,但是她活得开心并不是不知世事,而是她有那个能力让自己到哪都能开心起来,加上小丫林福这些人都在身边,有帮忙的,她更是有条件让自己高兴起来。
     
      就一天,官兵给他们送了米粮和被子过来,能干的丫鬟们就把小棚屋收拾得井井有条了,这天晚上她还开了个小宴会,烤了几只鸡和战将们斗胆从下面拉回来的鱼虾,拿了从百姓家买的姜蒜垛成泥,做了一顿烧烤大餐,另外还让小将军哇哇大叫,给大伙唱了个哇哇歌。
     
      这一夜大家是笑着过的,旁边有百姓看着还学会了,他们本是渔村的渔民,去拉个网捞个鱼是极简单的事,林大娘还差丫鬟去给他们支招,死鱼不要,活的鱼杀了拿点盐抹一层,拿柴火薰干,这柴火薰干的鱼特别的香,这咸香鱼回头就能给家里桌上加菜了。
     
      这渔民一听,心里有数了,找到事情干了,他们先前都是心里惶惶然没底,现在这么大量的鱼虾在眼前,反正家都毁了,现在捞点鱼虾做了咸鱼,回头还能卖钱,总归是项贴补,比干等着等死强,遂有人一听这个主意,就找上了村长,一群人开始有商有量着起来怎么一块儿捞鱼了。
     
      毕竟下面有点险,他们就是老手,也还是结伴去才行。
     
      林大娘在龙头山呆了几天根本没有闲着,一出去就给大伙支招,她丫鬟们手艺还多,织布编竹席等都会,林大娘带着丫鬟儿子都要成龙头山一霸了,但好景不长,她还没称霸龙头山,跟着大将军的刀有望就带着一队人马过来了。
     
      真看到她,刀有望都服了他们这个夫人了。
     
      他请完安跟林大娘叹道:“听说您困在龙头山了,大将军都不信,来人再三说了您的外貌和身边的人,大将军脸都气黑了。”
     
      “骂我了?”林大娘一听,感觉脖子都有点发凉,不禁伸手摸了摸。
     
      这山里还真是冷。
     
      刀有望叹气,“大将军夫人!”
     
      您说呢?
     
      “肯定骂了。”林大娘一听,还挺好奇,“骂我啥了?”
     
      她还没被大将军骂过呢。
     
      大将军那个人生气都怪别扭的,沉默着不说话,她要是还不搭理他,他就拿眼睛瞅你,不停地瞅,直瞅到你说话讨好他为止,他这人还是会生气的,但绝不会嘴头上拿话说她。
     
      “他说您胡闹。”
     
      “就这样?”
     
      看她还挺失望,刀有望哭笑不得,“您还想如何?”
     
      “哈哈……”林大娘点点头,“也是,他很怕我的,不敢骂凶了。”
     
      这下别说刀有望,就连小丫都受不了她了,“大娘子,你正经点,大将军都要急死了。”
     
      她问刀有望,“林府那边知道消息了没有?”
     
      “不知道,大将军一收到消息,就让我们出来了……”刀有望看了看主母的肚子,再看了看她精神焕发的脸色,一咬牙道:“夫人,您要是身体没什么不便,您看我们即刻起程如何?下一波泄洪三日后就要开始了,如若今日不走,您可能得再过半个月才能往怅州走了。”
     
      “走。”林大娘一听,想也不想就点了头。
     
      她觉得没有比在她丈夫身边更安全的地方了,再说,她想见她母亲他们,想见她的亲人,越近,越想见,已经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好。”
     
      他们这边也没什么东西可带,米粮这些东西都留给这边的官兵们了,他们人走就行。
     
      这下面的水虽说这几天已经退了,但路特别难走,还有好多烂泥路,刀有望他们这些在泥地训练惯了的军将们倒是行路无碍,就是丫鬟们比较辛苦,好在这次挑的人都是武使丫鬟,也就小丫身手差点,但小丫熬得住,并不比人慢。
     
      林大娘抱着儿子坐在简易的竹椅上被人抬着走,她叮嘱儿子要乖点,小胖子依在她身边靠着她,一路上居然坐得端端庄庄看着周围各处,不闹不哭的,累了也只是靠着母亲睡,林大娘直等到听他肚子咕噜咕噜响,才知道他饿了。
     
      “饿了?”
     
      “哇哇。”小将军回了问话的母亲两字。
     
      “夫人,能不能再等等?”挑着担头的刀有望回头,他们已经急走了近五十里了,但这边找个好地方歇一会不容易,等再吃顿饭,这半天就过去了,等到晚上就行不了路了。
     
      他们必须白天赶一天路,到没光了才能再找地方休整,这才不耽误时辰。
     
      “你们走就是。”林大娘回了他们,“小将军没事。”
     
      “娘子?”
     
      “诶,小丫,把凉开水给我。”
     
      “娘子……”小丫赶紧从刀战背着包袱里拿出了竹筒里的凉开水。
     
      林大娘接过,抱儿子搂怀里,“儿子诶,咱们抱一个。”
     
      她抱着小火炉依偎了好一阵,把竹筒温热了点,倒了些奶粉进去摇了摇,就放到了小将军嘴边。
     
      小将军一嘴巴就把一筒奶喝完了,喝得又快又急,林大娘生怕他呛倒了帮他放慢点他还不依,两只小胖子爪子抓着竹筒就喝了起来。
     
      “娘子,够不?”
     
      “哎哟,这小饭桶,不够,小丫还有水没?”
     
      “有,娘子给。”小丫急得脸上冒汗,生怕小主子吃不饱。
     
      “小将军啊,养活你可真不容易啊。”林大娘把小竹筒揣到了他怀里,让他自个儿给自个儿热水。
     
      小将军哇哇叫,把喝完了的竹筒放到她嘴边。
     
      他娘吸了吸,没吸到一口能喝的,斜眼看他,“你蒙谁呢?都没了。”
     
      小将军咯咯笑了起来。
     
      这天晚上他们直到入夜才找了个石头多的地方休息,刀有望他们来回已经行了数百里路了,一找到地方,他们就瘫在地上不能动了,丫鬟们的脚也都磨破了,北掌柜的年纪也大了,一到地方就坐在那喘气,喝了林大娘拿参丸化的一杯水这口气才顺下来。
     
      林大娘到了地方就先支使人去捡柴,找到湿柴,拿猪油和丝绢点火引柴,这才把湿柴烧起来。
     
      众人看着她动,手里还能出现猪油和丝绢,都有点佩服她。
     
      林大娘从要走的那刻就考虑过这些问题了,她是被她爹当继承人培养起来的,做事不仅仅是有大局观,从各方面来说,她更是个考虑问题非常细致的人,这对她来说是非常简单的本能判断,但对刀有望他们来说,就觉得他们这个夫人是非同寻常人等的聪明了,考虑的事情就是要比他们全一些。
     
      当然对他们来说,在外面冻一晚捱捱就过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有火更好,这夜冷得很,他们腿上的泥水包着裤脚更是难受得很,有了火,拿水洗洗,过来围着火比单单忍着湿腿好过很多。
     
      这夜大家都是半昏半睡着,没人敢深睡,林大娘精神还不错,烤热了点干粮和姜片分给大家吃了,又把小胖子借给了丫鬟们娶暖,她在一边给大家烧火,末了半夜小丫睡醒,过来坐到她身边,她这才依在小丫的怀里睡了过去。
     
      小丫抱着她家大娘子,摸了摸她的额头,见她的体温没什么不适,这才放心。
     
      她们生病了没事,大娘子肚子里还有个七个月的孩子,她要是有事,这就不是什么小事了。
     
      小丫发誓,等回了怅州,姑爷对大娘子是打是骂还是别的,她绝对都支持姑爷,绝不二话。
     
      她太不拿自己当回事了。
     
      ——
     
      急行了两天,这天快入夜的时候他们还没到地方,一路上因为河水还急,他们还不敢往河边走,只能绕道,这一绕就多绕了几十里地,刀有望都迷路了。
     
      这时候都迷路了,刀有望急得人都发晕,好在这时候离怅州不远了,林福身为林三保的长子,只要是在怅州周围,他都是个有办法的人,他四处转了一圈,找到了这个地方的祠堂和村碑,就知道他们身处的地方是哪个村了,也知道往怅州怎么走,遂由着他带路,他们举着简易的火把连夜赶路,因为明日这个地方,也是明日泄洪的洪水必经之路。
     
      这一夜,赶路的所有人的心都是绷紧的,小将军都不哇哇叫了,反而反手抱着他母亲的肚子,依在她身边不离她的身。
     
      林大娘感觉自己身体是有点撑不住了,但咬牙挺了下来,看着胖儿子似是在保护她的动作,她都觉得好笑,这咬咬牙还真是能挺住了。
     
      但到下半夜,听林福说再爬几里山地就能进入怅州城的时候,她感觉她有点困了起来,但回头看着自家人艰难行路的样子,她咬着舌尖硬是没昏睡过去。
     
      她儿子在她身边睡了过去,这一天他没叫没哭,白天听着自己肚子咕咕响了,还好奇地去看自己的小肚子,就是太饿了还是会舔着嘴巴看她,看得林大娘心里着实不好受,只能拿点干奶粉放他嘴里让他吃,都不敢让他吃多了,带下来的水都快喝完了,大人们也要喝,不能给他多的,怕他嘴里干起来更难受。
     
      这一路的水都受过污染,她也不敢拿给他喝。
     
      “到了,到了,已经到了!”怅州的城墙入了眼中的时候,林福一个大叫摔在了地上,但很快爬了起来精神百倍地回头朝大家喊。
     
      “我去叫人。”刀战一看,用了最后的力气冲上了前去。
     
      不一会,他们这边依稀看见城墙那边的火把动了。
     
      他们这时候放下了抬着夫人的椅子,在原地静候,等人过来。
     
      他们走到现在,这一天一夜都没休息,已经是没剩什么力气了。
     
      林大娘这时候才叫了小丫一声,“小丫姐姐?”
     
      “娘子?”
     
      “等会大将军要是骂我,你让他小声点啊,我有点累了,想多睡一会。”林大娘说着,眼皮子实在是撑不住了合了起来,“我没事,让他别吼我,我就是想睡一会,这几天可累惨我了。”
     
      她说着,声音越说越小,小丫吓坏了,扑上去握到了她温热的手,就见她们大娘子抽了抽鼻子,还打了个小小的鼾,真睡了过去,她这才腿软到跪了下去。
     
      “小丫姐姐?”知春和寻春也扑了过来。
     
      “是睡着了。”小丫闭眼,苦笑道:“娘啊,差点吓死我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