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71章

第17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只见那黑水滚滚而下,似从天际来,林大娘没从这绝世景致当中看出一点震憾来,只感觉出了彻骨的冰冷。
     
      这一泄,洪水而过,将会改变多少人的命运?
     
      人在它面前,太渺少了。
     
      “大娘子,回吧。”北掌柜拦住了她,让她回去。
     
      一个孕妇,这等场面看多了不好。
     
      林大娘嗯了一声,又看了眼瞪着大眼,看着底下的儿子,跟刀战说:“再让他看一会,就回来。”
     
      “哇。”刀迈峻回头朝她叫了一声,叫得极为小声,他似也在感叹。
     
      “儿子……”林大娘摸了下他的脸,“看吧,多看两眼。”
     
      多看两眼,就是他长大后不记得,但只要看过就会存在,这些大的东西终还是会影响他的。
     
      他们这行人没透露行踪,但安置这批百姓的官兵早从刀战等人身上看出痕迹来了,这批人不是当地的官兵,而是早早就过来安置百姓的朝廷派出来的军士,战士跟战士身上是有味道的,闻闻就心里有数了,所以跟他们这行人接触的几个官兵都对他们很客气,还把他们兄弟睡的一个木棚让了出来给他们。
     
      北掌柜的已经带着他的人从百姓那买了一些干菌回来,再加上带在身上的干肉,煮一锅汤出来,在这样冰冷的大雨夜晚,听着外面涛天的洪水声,闻着锅里温暖又泌人心脾的香味,恐惧与庆幸交杂,这感觉也真是够奇怪的。
     
      但大家把小木棚屋子围得满满当当,林家的那些人都笑了起来。
     
      他们想起了得到泄洪的消息往山上拼命跑的时候,大娘子吼的那句话。
     
      她吼道:把肉带上!
     
      天啦,都生死存亡的时候了,还要带上肉。
     
      小丫都气哭了,一心护主的丫鬟都气得捶了她主子好几下。
     
      但这不,还是用上了。
     
      大家一笑,林大娘也笑了起来。
     
      她这人吧,两辈子都活得太深刻了,到哪都记得自己的最低生存生活指标,这不,不是惦记钱就是惦记吃。
     
      这洪水一泄,也不知道下面会如何,反正三五天里,他们是离不开了,带点吃的心里有底。
     
      “好了,给这几位帮忙的大哥先添一碗。”林大娘笑着出了口,先紧着帮他们的人。
     
      小丫带着知春她们已经忙和开了,碗不多,就几个留在棚里的,只能一个个轮流来。
     
      他们递了过去,回来休息一会的官兵还有点不好意思。
     
      “兄弟,喝。”刀战拿碗拿给了最近的一个,示意他别扭捏,像个军士。
     
      “诶。”那人笑着接过,他一接过,另两个留守休息的也很快接了过来,三个人很快就喝完了一碗,舒服地叹了口气。
     
      “再添一碗。”看他们饿得慌,林大娘又道。
     
      三个人不好意思一下,朝她拱手,“谢夫人。”
     
      林大娘朝他们笑着点点头,也没客气,大家都是互帮互助,有来有往才好。
     
      等他们喝过,林家的这边人才进食,她这头喝在最后,这是林大娘示意小丫做的。她的碗筷是小丫随身带着的,为了这一路上的安全,她也只能谨慎,但她也不好在众人共用一个碗的时候拿出来,等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林家的人帮官兵带出去后,她就着剩的那点都吃完了。
     
      小丫给迈峻泡了平常喝的羊奶量,小将军没两下都喝光了。
     
      “饿极了。”小丫抱着小主子,心疼极了,又忙化了一碗给他喝了,好在她多备了点滤好的水,这水还没凉。
     
      因着他们是最后到山顶的,别的百姓早安置好了,他们这里什么都没有,北掌柜的和林福就出去兜转了,想化一间木棚子出来,再换点米粮。
     
      大家都是能干人,这边林大娘刚一吃好,林福就拿了个米袋子回来了,跟她们说:“北掌柜还在跟人谈,我看能让人让出间木屋子来,我拿了锭五两的银子换了点米,老乡也算是个实在人吧,说还给两只鸡,我们这没地方养,明天要吃了就去拿。”
     
      小丫接过米袋,看了看米,道:“林福哥,明早行不行?杀只鸡煮锅粥,大娘子得吃好了。”
     
      “要得,我等会就去捉。”林福点头,“我看他们连猪赶上来了,咱们身上还有点钱,到时候看能不能买到手。嘿,连猪都有,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弄上来的。”
     
      “还能怎么弄上来?养个猪也不容易,一家人就是抬都要抬上来。”知春笑着接话,她是农家出生,再知道牲畜于农家的宝贝不过了。
     
      “可不是,”林大娘也笑着道,又道:“林福哥,柴火等也备了吧?”
     
      “都去跟老乡们化缘去了,您别担心这些个,北掌柜都心里有数。”
     
      “是了。”老掌柜的跟着来,也是不放心她,林大娘也是承了他这个人情了。
     
      北掌柜的很快就回了,他确实是拿东西跟人换了一间屋子出来,那间屋子比这边的好一点,那间是农家自己造的,里面不太透风,遂他就让林大娘过去了。
     
      就是换来的被子太潮湿了,盖不了人,好在小丫把大娘子的厚披风带上了,让娘子和小主子睡在一起,盖了披风。
     
      林大娘一看也不是回事,下令先起火把被子烘干了,然后再盖,省得凑合着睡,睡出一身病来。
     
      这一烘,就是一晚上过去了,林家的人也是累到了极点,等到早上刀战带了负责这边安置的校尉过来时,林家的人大多都睡了。
     
      小丫叫醒林大娘说这边的校尉过来跟她请安的时候,林大娘愣了一下,“知道了?”
     
      知道她的身份了?
     
      “知道了,刀战说不要紧,是我们家出去的人的部下的义子,大将军也是认识他的,已经核实过了。”
     
      “好。”林大娘忙起身,抱起了还在呼呼大睡的儿子。
     
      “你别抱他了。”
     
      “没事。”林大娘还是抱起了他,就是抱到手上太沉了,不禁叹道:“哎呀,我的胖儿子诶,这简直就是条小猪嘛,你娘我要是生活差了,完全可以……”
     
      “娘子!”小丫觉得这两天她快要被气死了。
     
      “行行行,别生气,我不说了。”林大娘亲了睡得香香的儿子一口,“行了,你小丫姨心疼你,不宰你吃了。”
     
      睡梦中的小将军可能是知道自己逃过一劫了,在母亲的香吻下,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来,样子极极好看,好看得林大娘看着他都笑了。
     
      这小子,也不知道随了谁,这等环境之下,他都睡得跟家里一样,根本没有一点不适应。
     
      ——
     
      朱泉得知昨天上午最后一批清扫底下渔村的手下带回来的人是谁,就冒着清晨的大雨去找上手下,接着找到了刀战。
     
      两人还不认识,刀战是尖兵营的精兵,他没被选到大将军身边之前,一直都是在精兵队里。他只认识他所属的精兵队里的同袍,不是他队里的,就是大将军之前的那几个被放出去的前辈他都没认全,只知道名字,在盘问过朱泉的话,知道他的上司是刀司,是大将军以前身边的人后,这才松口承认他们这边的身份。
     
      “我就是过去请个安,再问问夫人要什么,我这边给她拿去。”朱泉忙,但这时候再忙也不能不去请这个安,露这个脸,毕竟那是他们大将军夫人,现在大将军还坐镇怅州,正在给他们压阵抢救泄洪之事,“这第一道洪水是放出来了,但怅州那边的消息是要把青河那边的水也要往这边引,就这半个月的事,路上极险,旱道时时也有危险,咱们暂时没办法去怅州,只能委屈夫人先在山上避过这一阵再说。”
     
      “行。”刀战想想,如若是呆上半月之久,是要从长计议了,至少他们的人得先安置下来,把这半个月度过去,这就需要夫人拿主意了。
     
      朱泉一见到刀大将军夫人,首先看到的是她健步如飞过来的大肚子,等再抬头看到她脸上的笑,他都呆了一呆。
     
      这就是大将军夫人?美,是极美,而且,看着非常温柔。
     
      他很快就低下了头,半跪握刀请安,“小将朱泉,见过彪骑大将军夫人,小将朱泉,乃刀司将军麾下校尉,现受令撤离安置井水、飞龙、长龙、险水四乡百姓等事,麾下人数一共一千三百二十人,现全员到位,全员未损……”
     
      朱泉半跪在那,用极快的语速把目前的情况都通报了一遍,林大娘都不无需多去问了,知道已经附近几个山头之间已经安置了近五万的百姓在其中了。
     
      朱泉这边刚说完,他那就有事了,有百姓闹事,起了纷争打伤了人,两家的亲戚近百人已经聚在一块,要发生争斗之事了,小兵过来急急请他过去处置。
     
      朱泉不得不去了,临走之前问了他们这边所要的,得知需要几床被子,而且就只要几床被子,就吩咐了下面的人给夫人这边送了过来,他这边也实在是没办法多说,无暇多问别的,且他这边物什也有限,只能窘迫地朝大将军夫人告辞,走了。
     
      林大娘看这位小将风一样地来,风一样地去了,问刀战,“这孩子不大吧?”
     
      “不太大,十六。”
     
      “了不起。”林大娘点点头。
     
      刀战跟她解释:“像我们这些从小没有父母也无投靠之处的,没处可去,又不想当乞丐,早早入了军营还有口饭吃,碰上个师傅,还能带一下我们,所以我们这些人,是很想军队有人能找上我们的,夫人,其实打仗是极小的事情。”
     
      活着,有口饭吃,冬天不挨冻,有个地方睡,于他们这些孤儿才是最重要的,能碰上军队有人要,那都是老天爷掉馅饼给活路的事。至于能升官,还能讨媳妇成家,那都是非要走到那一步了才敢想的事,要不然,想都不敢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