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70章

第170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没两天,刀藏锋就从宫里拿了几块免死金牌回来,块块都沉甸甸的,林大娘拿到手里还拿帕子擦了擦,咬了咬。
     
      “真的!”她揉了揉磕着了的牙,很果断地道:“能卖不少钱!”
     
      刀大将军抱着这时已经睡着了的儿子,沉默没说话。
     
      “大将军,说两句,发表下感想。”林大娘逗他。
     
      刀藏锋看了她一眼,垂下眼看着儿子道:“我需快船过去,你跟迈峻在后面慢慢来,我把刀战他们留给你。一,不管什么情况,哪怕听到我死了,你都不能让他们离你们的身;二,慢慢来就行,走到哪算哪,只能走旱道,不许走水道;三……”
     
      林大娘没让他说下去,打断他:“慢着,这京城这一段路还没涨水,也要走旱道?听我的,京中出去这一段先走水路,等到水要是涨起来了,哪怕涨一点,我都带着迈峻走旱道,行不?”
     
      刀藏锋看着她不语。
     
      要换以往,林大娘就被男色迷惑了,但她还真挺想回怅州的,非常想,也非常迫切,她的老母亲,她的老姨娘,她的弟弟,生养了她这辈子的故乡就在那个地方,能回去,于她其实是幸事。
     
      她也有那个魄力回去。
     
      “相信我。”林大娘戳了戳他。
     
      “我……”刀藏锋拉着她过来,拿下巴抵住了她的头。
     
      他想说我相信你,但我怕,很怕你出事,但话到嘴边,他无法说出来。
     
      他从来不是软弱的人,她也不是。
     
      “藏锋哥哥,你在害怕吗?”
     
      “嗯。”
     
      “不要害怕,你看,以前你那么难都过来了,不要患得患失,去做该你做的,行吗?”不管如何,这一段路都是他们需要走的。
     
      “好。”刀藏锋抱着她和他的儿子,闭着眼长吁了口气。
     
      乌骨说他不能断了骨气,断了,那股横劲没了,一切都完了。
     
      是啊,不能断,以前他是怎么杀过来的,现在也怎么杀过去就是。
     
      刀藏锋第二日就在朝廷上领了镇南大将军的钦差大臣的封号,皇帝在圣旨当中令他为江南三州总督都,在他未回京之前,江南所有官员由他统管,调谴,以及,他还握有官员的罢免、定罪、以及斩立决之权。
     
      他所握权力之大,举朝震惊,但镇南大将军没有什么让他们说道的时间,他领旨后的当日下午,就带着他的亲兵离开了京城,快船下江南。
     
      这边林大娘也开始准备隔日离京,这厢宜三娘也快快来了刀府,问林大娘所缺之物,以及跟她说现在朝中的形势。
     
      “皇后要见你,被安王拦了……”宜三娘跟小妹妹道:“她路上要是拿人拦你,你务必要躲过去,且这一路上除了你自己的人,谁也不信,还有,自己的人要管住了,莫要让人李代桃僵。”
     
      “皇后现在是个什么意思?”林大娘轻声问她。
     
      “想拿住你,越快越好……”宜三娘轻轻地摸着她的肚子,“你知道的,你家大将军太能干了,安王跟我说,他前半月见大将军带兵在燕河操练阵仗,他一声令下,数万军士一声不响,全都冲入河中,那河水冰冷得呀,他说手摸着都觉得刺骨地冷,但这些人一声都没吭,你知道为何吗?”
     
      林大娘看着她。
     
      “当时,你家大将军就站在河中竹筏上,拿着长剑看着他们。”宜三娘把她身上的披风拢紧了点,“安王说,只此一眼,他就知道你们大将军为何能打这么多胜仗,打到皇上都必须留下他了。”
     
      林大娘点点头。
     
      她知道他带兵辛苦,但在家里,她很少问他这些事情,只要他回来了,她只管让他吃好睡好,他是想看书还是和儿子玩,或是办办公务都行,她顶多问他一句是不是累坏了,想吃点什么补补。
     
      这是她当妻子能为他做的,他在外那些带兵的辛劳不问也罢,问了也不会让他多轻松一分。
     
      “皇上想放权给他逼他去,闹了这么大一出,此事于皇上那里是完了,但皇后那里,你千万要小心,她不是个善的,后宫死了那么多人,就是不是她亲手杀的,可也都是在她眼皮子底下死的,她干净不到哪儿去,你不要掉以轻心。”
     
      “我哪敢?”林大娘摇头,“我从第一次见她,我后背就是凉的,直到今天一想起她也还是这般。”
     
      “唉,你现在离京也好。还有,你等会也给丽怡郡主送份薄礼过去,感谢下人家。”
     
      “呃?”林大娘看向她。
     
      “于将军,于护国大将军的女儿于婧也是通武之人,英姿飒爽,姿色武艺都不错,皇后本来是要派她跟着你家大将军快马前去的,丽怡跟这小娘子家的姐妹有点交情,从于家得知了皇后的打算,前天她把那于家娘子邀出去了说有话要跟她说,那人一直消失到现在还没找到,于家跟杨家今天已经闹起来了,但这事你别担心,我会出手帮丽怡解决,你只要去个信,感谢一下就行。”
     
      让丽怡郡主也好知道,她做的事,小娘子这边是知道了的。
     
      一旦得知她知道了,想来那位本来想做好事不留名的小郡主心里也欢喜。
     
      “啊!”
     
      林大娘此时也真真是千言万语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那小郡主,也真是个念情份的。
     
      “杨文德早就过去了,你要是感谢人家,到时候有什么事,看在丽怡的面上,你帮着他一点就是。”宜三娘见她满脸感慨,道了一句,说罢,难免有些忧心地看着她的肚子,“京里的事,你都不用担心,有三姐姐在,你们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定会帮你们挺住了,就是你一路上要照顾好自己,凡事多留几个心眼都不为过,小心谨慎为上,切切莫要出任何差池!”
     
      林大娘被她念叨得鼻头都发酸了,“我知道的,你莫担心。”
     
      “唉,还有,宜家你不要管了,我娘我已经让安王派人帮我接过来了,这几天就到。宜家如何,该管的我都已经管了,你不要看在我的面上跟他们有所接触,我爹现在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他添了几个美妾,有了小儿子,心思不在家族的事上了,我大哥老想着够不着的,你应该也知道了点他如今的所作所为,沾上了就没好事,你不要管。”
     
      “我知道了。”
     
      “还有,墨家大爷那边人丁少,就是因此,墨大爷压着儿孙们不让他们出世,但他们家是有能人的,墨长子从小爱好山水,对江南各地再了解不过,他私下还在写一本三州风情册,墨大爷欠我一个人情,你们到时候要是用得上他,你就拿这个人情去请长子公子。”
     
      “请墨大哥啊?”林大娘接过她三姐姐的信,乍舌道:“怅州有名的读书人里,第一个最讨厌我的是我们家那位宇堂先生,第二位,就是墨家大哥了,三姐姐,你不是忘了吧?墨大哥说隔着三里地都能闻到我身上的铜臭味!”
     
      宜三娘打了她一下,“那是你把墨婶娘送给你的东西都拿去卖钱了,连给你的小扇子你都卖了五百两,有你这么糟蹋人家东西的吗?”
     
      “哪有,”林大娘为自己争辩,“送的我都没卖,卖的都是我顺手从婶娘那拿的他们家不要了的。”
     
      墨家人太不喜欢钱了,明明自家的东西一出去外人千金难求,他们家却随便扔,她看到了当然心疼了,当然会捡回来卖钱了!
     
      “好了!”宜三娘见都这时候了,她还跟她争这个,也是无奈,“听我说,信收好了,还有……”
     
      宜三娘把她在怅州埋的那些人情都交给了她这小娘子,说到末了,她闭眼深深地叹了口气:“我怎么还是担心呢?”
     
      林大娘抱着她的腰,笑了起来,“因为你喜欢我嘛。”
     
      爱生忧,忧生惧,喜欢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担忧恐惧。
     
      宜三娘回抱着香香甜甜的小娘子,忍了又忍,才没把第二口气叹出去。
     
      算了算了,不要多说了,小娘子这么繁花似锦的一个人,走到哪,都会得好运的。
     
      老天会保佑她的。
     
      ——
     
      宜三娘走后,林大娘当机立断做了个决定当晚就走。
     
      她急写了封信给丽怡郡主,又去跟二夫人说了会话,带上了几套衣裳和一些轻便的行装,天一黑就离开了刀府。
     
      林福已经把自家的船都备好了,这一次,林家的几个有经验的掌柜都把手下的事派了出去,由北掌柜的带头,出面送她回江南。
     
      北掌柜的一直隐于京城,连姑爷都没见过他一次,但这次为了送大娘子去江南,他还是带了亲信上了大娘子的船。
     
      他是京中京扬老镖局的老镖把子,京扬总镖把子的义弟。
     
      林大娘一上船,就让船行夜路,林家派出的都是老船工,按大娘子所令,这次备了五帮船手来回日夜行船。
     
      这次的商船上只栽了人,物什一概等无,等商船夜行一百多里,连京城关卡都过了两道后,京中盯着她的人在清晨才知道她已走了的消息,懊悔得不敢回去禀告。
     
      林大娘这次都没停船,让船一直走,跟着她的闵遥一直担心她的身体,见她吃的比平时不少,还老逗小主子玩,这心也是放下了。
     
      他们行船很快,日夜行了近十日,就已经快到江南了。
     
      这时候临近江南,就已经看出来雨水不断了,等走到近江南的洚水河这一段,水位明显就涨高了不少,水涧间的水位比往常要高出了半丈不止了,她一看,马上找泊口停船,让人去打听消息,没两个时辰,消息就回来了——上头要泄洪,现在附近几个村里都没人了,人已经搬到了这一块最高的山头避灾,这个消息是最后一波清扫村子,撤离村子的官兵们告知他们的。
     
      当下,林大娘就被下人抬起,一步都不敢停地往山头跑。
     
      众人急得心口砰砰直跳,刀大将军那小长子却一路在背着他的刀战背上哈哈大笑,被颠簸得手舞足蹈,当是大人在逗他玩。
     
      他们这一到山上,收拾好,住进官兵腾给他们的木板屋不到半日,洪水就像从天上泄下来一般,滚滚而下。
     
      他们在最高的山头都能看到那奔涛汹涌的洪水,袭卷了他们眼下所有的土地。
     
      这天还没到傍晚,天就已经黑得只能见到一点点光色了,在山头的百姓们看到他们的家园一下子被黑色的洪水袭卷吞没而去,震惊恐惧不已,更有甚者害怕得瑟瑟发抖,直跟老天爷求饶,跪地嚎哭不止……
     
      此时,极大的凄风冷雨,一片凄厉的哭喊声当中,小丫也是一把跪在地上,腿软得站不住。
     
      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他们会连船带人都留不住。
     
      她回头去看肃目看着底下的大娘子,眼里全是泪,“娘子,下次可别了。”
     
      太大胆了,姑爷知道了会震怒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