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69章

第169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皇帝晚上才醒,醒来知道彪骑大将军跪在外面,苦笑了一声,跟张顺德说:“让他回去好好想想,夫妻俩好好商量商量。”
     
      “皇上。”张顺德叫了皇帝一声,这一次,他也是真有点摸不准皇上在想什么了。
     
      江南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不管妥当不妥当,众大臣们已经想出了法子,那就已经是最好的法子,叫一个臣妇去江南又能顶什么用?她再有能耐又有多大的能耐?她又不是菩萨娘娘,手一挥,就能救命救难。
     
      除非,就是皇上这么一说,大将军这一顶撞,皇上是料准了的。
     
      现在是大将军无论去还是不去,他都是无功了,之前帮着排军布阵之事的功劳看来也是没了。
     
      如若如此,皇上倒是真料准了。
     
      但这关头,皇上都在想这些,也是……心太狠了些。
     
      现在大将军可真是骑虎难下了。
     
      张顺德这一声叫,让皇帝看了他一眼。
     
      “奴婢这就去。”张顺德连忙收回了心思,退了出去。
     
      刀藏锋听到让他回去的传话,当下就用手顶地站了起来,太子苦笑看了他一眼,“大将军先且回去吧,父皇这里,我等会照顾好的。”
     
      刀藏锋朝他点头,垂首拱了下手,一言不发退下了。
     
      他顶撞皇上之事已经传遍了朝廷,林大娘也在府里听到自家人传回来的消息了,消息是二爷那边差身边人传过来的,传的人惊惶失惜,像刀府要大难临头了一样。
     
      林大娘倒还好,呆坐了片刻,想起大将军那句“这天下是没人了吗”这句话就失笑不已。
     
      让她去,可不就是没人了么?
     
      江南的问题,工部的大人们清清楚楚,怎么解决,或者无法解决的事,早早不是已经讨论过了么?
     
      他们都无法解决的事,让她去解决,她不信皇帝有这么糊涂,不过是又从她这找法子治刀府罢了。
     
      不过,他也成功了就是。
     
      大将军忍不了也是自然,他已经忍过一次了,前一次帝后要她的命,他就已经忍了又忍了,这一次要是让他眼睁睁看着她挺着大肚子去江南,那比杀了他还难。
     
      他是个将军,是个男人,他就是跟她没夫妻感情,但血性还是有的,但这时候让他看着她去江南,也亏皇帝提得出口。
     
      林大娘之前对皇帝还有点敬畏强者的心态,敬佩于他,但现在她心里也是彻底凉下来了。
     
      皇帝就是皇帝,就因为他是皇帝,他会在人最不堪负重的时候,给人狠狠一记痛击,让人翻不过身来。
     
      这时候,她无论去不去江南,她家大将军顶撞皇帝之罪,已经被记下来了,将会被传到所有人的耳朵里,道他无国无君。
     
      帝后怎么对她,其实没人在乎,但大将军是将臣,是功臣,是能臣,皇帝这么对他,也真是寒她家大将军的心。
     
      现在都不知道她家大将军心里是何等悲愤了。
     
      林大娘在坐着等她家大将军回来之时,一直在想怎么把这局扳回来,一直想到她家大将军真的回来了。
     
      大将军回来时,小将军爬到了门口迎他,哇哇叫着,笑得口水都掉地上了,朝他父亲伸出了一只手。
     
      刀藏锋弯腰抱起了他。
     
      “哇哇!”你今天过得怎么样啊?小将军拍着小胖手哇哇问他爹。
     
      他爹没听明白他的哇语,没吭声,抱着他往他一脸笑意吟吟的娘那走。
     
      “嗷呜。”到底怎么样?小胖子见他爹不搭理他,急了,抬起脑袋就嗷呜。
     
      大将军这才看他,低头捏了下他的小鼻子,这下,小家伙高兴了,咯咯笑了起来,总算笑得像个小孩儿了。
     
      他天天都这么高高兴兴的,撞着了脑袋也不哭,他娘摸摸他就好了。
     
      性子随了他娘,也随了他吧,打不败,越摧残越坚挺。
     
      “回来了?”他一过来,林大娘吩咐了她们去布膳桌,就挥退了屋里的丫鬟,笑嘻嘻地问他,“饿了没?”
     
      大将军摇头。
     
      “没胃口啊?”
     
      刀藏锋顿了一下,在她看似戏谑实则温柔的笑颜当中,这次他点了下头,轻声道:“没胃口。”
     
      “那等会随便吃点。”
     
      “嗯。”
     
      “好了,我让人准备热水了,今儿本将军夫人特批你泡个热水澡!”
     
      刀藏锋疑惑地看着她。
     
      他从来不洗热水澡。
     
      但林大娘哪管他这么多,拉了他去澡房,先把小胖子扒光扔进了大澡盆,又把大将军按了进去。
     
      进去之后,大将军先是皱眉,但没一会,他全身都松懈了下来。
     
      林大娘让他枕在绑在浴盆这头的药枕上,跟他说:“是解乏松神的,你最近忙,又没睡,泡完吃点就好好睡一觉。”
     
      别跟皇帝一样,跟个太阳底下爆晒的大炸弹似的,不点自燃就炸。
     
      大将军抬腿让腿儿子坐在上面,翘着他玩,回头看了她一眼,说:“朝廷里的事,你知道了?”
     
      “嗯。”林大娘坐在后面的椅子上,把他的头扳了过去,给他拆发洗头。
     
      看她没当回事,刀藏锋把哇哇大叫的胖子提了起来,大手一伸,把他扔到了地上,指了指他放玩具的地方,跟他道:“去把你的小木剑小桶子小勺这些都拿过来玩。”
     
      坐在地上的小胖子本来朝他梗着脖子哇哇大叫,一听,又小声哇哇叫了一声,扭过白花花的身板,翘起小屁股,去找他的小玩具去了。
     
      “他爹,”林大娘一看,还是觉得有点邪门,“咱儿子怎么让他干什么他都听得懂似的?”
     
      “你不是老让他自己去动,去找?教多了就会了。”
     
      “那可不,我可也是个严师来的!”
     
      “小娘子。”
     
      林大娘笑了起来了,她知道他把哇哇叫个不停的儿子支开是想跟她说会儿话,“好了,说正事,这事你知道错了吧?”
     
      “错在哪?”
     
      “你就不应该跟他发那顿火,他是皇帝,你知道他最怕什么,我之前听二婶说,你一过去,大营的新兵都对你服服贴贴的,大将军,你这是一呼百应啊,不把你这好名声给压下去了,怎么成?”
     
      “他应该能知道,我打了十年的仗,各大战场都去过,我朝最好的兵我都带过,我有这点名声怎么了?过几年不就散了?”刀藏锋挺了挺胸,转了转脑袋放松了一下,淡道。
     
      不过说是这般说,这次他是真有点放下来了。
     
      皇上啊,其实一直都是皇上,就是他吧,对皇上老有种士为乱者死的忠诚,忘了皇帝首先是皇帝,然后才是明君。
     
      “几年散不了,你看,朝廷越是不稳,你做的事越多,名声只会累积起来,而且,你夫人多厉害呀,不天天跟你吵吵嚷嚷还时不时帮你一把,当当贤内助,东北那么大的地方说送就送了,你说有些人能觉得省心吗?”
     
      “呵。”刀藏锋闭上眼,“他天天防,又不能不用我。”
     
      “是啊。”林大娘按着他的头,也是好笑,“这就是他自相矛盾的地方了。”
     
      想用他达到最快的目的,但却又让他在这中间积累起了更多的声望,其实不谈感情人情,皇帝临时这一举,看起来是没拍脑袋就干出来的,但还真能解决些问题。
     
      不管皇帝话有多糊涂,但大将军确实为了个妇人能不要国不要君。
     
      大将军本是为国为君,现在不为了,扯平了,就是大将军太亏了点,留了这么个名声,洗都不好洗。
     
      “他压就让他压吧,但不能让他把你这心里无国无君的赃栽你头上了,这帽子一戴上就摘不掉……”儿子辛辛苦苦爬了两趟,把小剑跟小勺子拿过来了,林大娘眼也没眨地把小剑扔进了澡盆里,把水勺又扔了出去,跟儿子没啥诚意地道:“哎呀,小胖子,对不起,娘失手不小心扔错地方了,你再去捡捡,捡回来啊,乖了。”
     
      小胖子愤怒地直捶地,朝她哇哇怒吼,“哇,哇!哇哇哇!”
     
      你这个娘,太不行了,太让人生气了!
     
      但他没更好的办法,他娘笑嘻嘻地看着他像个女无赖,光溜溜的小汉子只能又翘着屁股,去捡他娘“不小心”扔错了地方的心爱水勺。
     
      把儿子打发走,林大娘接着道:“咱们去江南吧。”
     
      “什么?”刀藏锋转过了背。
     
      这一次,换他怒瞪她了。
     
      “你觉得我肚子大,不能去是吧?”林大娘双手捏他的脸,“觉得你娘子我就这么弱不禁风?”
     
      “不是,你讲道理!”大将军又火又急,还没法好好说话,真急了。
     
      “去吧,去跟皇上说,说他对你这么坏,但他是皇上,你认了,但是,那什么免死金牌多要几块,还有,记得多要点银子,还有,名声也要响亮点,反正弄得跟是皇帝逼着你去,你才去的样子最好,名声臭点也无所谓,反正你总归是去了。不过,私底下,你还是跟皇帝要个能把江南官员都管着的实权……”林大娘说到这,也是真笑了,道:“你去也好,不说是带我衣锦还乡,但凭你是将军这一点,你会鼓舞士气。皇上这边已经拿国压了你一头,你怕什么?你带着你的那些兄弟把江南救过来了,这功劳,皇帝就是想抹,他能在朝廷里抹了,但能把你在江南百姓的心中抹光了?不要小看百姓记好的记性,他们过多苦日子了,上面的人能出现在他们面前救他们一次,他们会比谁的记性都好。”
     
      “不要担心救不了,”林大娘没给他接着说话,而是接着说:“救不了的话,也不是什么大事,救不了,江南完了,壬朝几年都缓不过来……”
     
      她不敢直接说,一个朝代的毁灭,君主的好坏往往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而是天灾逼得人活不下去,民不聊生,没有饭吃,四处纷争不断,朝廷只会渐渐分崩离析,那时候,君主再圣明也没用,因为没有安定的环境让他施展抱负,他没有那个条件圣明。
     
      但她话里的意思,刀藏锋已经听明白了。
     
      江南要是没了,他们就是回来受了苛责,其实也不是最坏的事情,因为皇帝要解决的事情将会更多,他们会在当中谋得生机——而且,他们有免死金牌。
     
      但他还是没有心动,只是看着她不语。
     
      他不想答应,也不会拿她跟肚中的孩子冒险。
     
      “带我回吧,我也想看看母亲她们,还有江南那些我亲手打理过的田,再带你去扫扫我爹爹的墓,去了,我们能做的事情有很多。”
     
      去了,如果真能救江南百姓于水火,这才是真正的好事。
     
      靠她,是完全不可能的,她顶多是多点主意,但这些主意她都已经献上去了,现在她不可能比得上工部的那些人,但靠他和他的兵,这才是最可能的事。
     
      也许,这也可能才是皇帝最终的意思……
     
      想到这,林大娘叹了口气,看着一点也不糊涂,可能也猜到了这中间的曲曲折折的大将军,看到她的大将军这时突然沉默了下来,缩下了身,沉下了水。
     
      她摸了摸他的头,把拉着小木桶爬回来了的小胖子抱了起来,放进水里,“哎呀,儿子,你可真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