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66章

第166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侍郎那边应了她的话,林大娘也是松了口气,又唆使大将军去把契约定下来,盖上户部的大印,一式三份,户部一份,她这一份,东北留下的大管事手中一份。
     
      东来顺拿她简直头疼,但来说话的是大将军,大将军看着他,悠悠地道:“既然你们没打算赖帐,还怕写个凭据不成。”
     
      东来顺哑口无言,觉得这两夫妻也是绝配,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开口说话就让人心口生疼。
     
      “我写,成吗?”侍郎大人心里苦得很。
     
      写完盖了他这边的小印,大将军还不满意,“主印呢?”
     
      “大将军,尚书的大印,怎么能在我这?”东来顺看着他就觉得心累。
     
      大将军瞥他一眼,拿过他的凭折,朝他点头,“跟我来。”
     
      他带着东来顺去尚书那去盖大印去了。
     
      盖好他就潇潇洒洒地背手走了,尚书指着他的背影,也是半晌说不出话来。
     
      回头他偶遇兵部尚书,问他:“你大侄子在府里是不是也时时踩在你的头上,让你有苦难言?”
     
      倒没有,就是不太爱跟我说话,而且说起话来,那一脸的打量好像是在估量我是不是成器了似的——刀二爷没法好好说那种感觉,只是朝户部尚书一脸同乐地点了下头。
     
      他那侄子,很难让他们这些大人心平气顺,但也不得不服,他是个能干之人。
     
      这厢刀藏锋把林大娘手中那些与她手下京中产业的联系接了过来,帮她跑起了腿来了,以前他从不管这种事,林大娘还挺惊讶的。
     
      大将军还给她送信,帮她去看看码头,还帮林府的码头清了清旁边的地痞流氓,真真是让她惊讶。
     
      晚上她逼问大将军怎么这么殷勤了,大将军本来绷着酷脸不说话,末了见她不给他摸,他挫败地道:“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有孕之身?”
     
      林大娘一听就愣了,回过神来就哑然失笑,“没忘。”
     
      不过,忙起来是真忘了,没把自己当孕妇看。
     
      她又赶紧把他的手拉了回来,探进衣裳内贴着她的肚子,跟他说,“我真是个有福气的人!”
     
      大将军还记着刚才被她甩手之仇,这下手是贴着她的肚子没动,但眼睛看着床顶,人冷冷地不说话,直到大娘子凑过头去,在他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笑了起来,他这才忍不住地也弯起了嘴角。
     
      这厢他们两人脸对脸,眼对眼,彼此的眼中,都有对方最好的样子。
     
      ——
     
      北方三月立春后的雪渐渐停了,但这时的京中粮价居高不下,京中百姓已经闻到了朝中紧张的味道,越发抢购起了粮食等物起来,这粮价越发高涨,顺天府出动了告示,还敲锣打鼓沿街通报了几个抬高粮价的人,这才把这股风压了下来。
     
      但京中粮店还是无粮可卖。
     
      但好在没过多久,顺天府又出告示,每户可按花红册上记的人数,可每月每人从安记粮行购买十斤米粮。
     
      安记米行是安王开的。
     
      安王的粮是皇帝给的。
     
      这米行的粮价比正月京城中的粮价差不多,比已经抬起来的高价要好多了,这要是能确保来源,京城也就能稳下去了。
     
      这是个积攒声望也积德的事,林大娘一听也是松了口气,安王出来做事了就好,他的病情现在好多了,有个事情在手,有着一家在后,他肯定会想活得长长久久,这对她三姐姐来说,是件幸事。
     
      但粮行还没开张,这天安王府来认请他们夫妻俩过府一趟,大将军没在府里,他去帮皇帝练兵去了,但林大娘刚进安王府,就看到大将军也快马到了。
     
      怎么突然请他们夫妻了?两人对望一眼,刀藏锋拉着她走了进去。
     
      安王见的他们,他跟他们俩说:“本来今日是不应该请你们过来的,但今日是小儿们的头七……”
     
      林大娘一听,飞快就掩住了嘴,眼泪突然掉了下来。
     
      头七?
     
      她怎么不知道这事?
     
      三姐姐没有告诉她。
     
      “三姐姐呢?”她哽咽道。
     
      “在孩子们房间坐着,等他们回来看她一眼,世子们也在,本王等会也过去见他们……”安王请他们夫妻入座,“请你们过来,是打算跟孩子们说一声,亲友们知道他们走了,让他们在地底下安心地等我们下去找他们就是。”
     
      孩子们太小就走了,也为着他们两个孱弱的妹妹着想,不能为他们办丧事,他们只能悄悄地走了。
     
      “我去找三姐姐。”
     
      “好,喝过这杯水酒,就一起过去。”安王给她的空杯子意思性地倒了一杯酒,当是满酒了,这才给刀大将军的杯子倒满,也给自己的倒满,朝他们夫妻举杯,“多谢二位过来为我三儿华福,四儿存厚,五儿曲歌饯行,我先干为敬。”
     
      他一口而尽,刀藏锋看了他一眼,也一干而尽。
     
      林大娘把空杯子倒进了嘴里,咽进了满嘴的苦涩,泪流满面。
     
      安王带了他们夫妻俩去了他们的内苑,宜三娘一身素衣,看到他们俩,她朝林大娘招了招手。
     
      小世子们一身白衣,朝她磕头,“玉姨,您来了。”
     
      林大娘抱起他们,一手拉了一个,站到宜三娘面前,这时她已泣不成声,“姐姐。”
     
      “没事,多谢你和大将军来看我们。”宜三娘微微笑着,“我和安王是看着他们走的,他们走的很平静,也答应了我们等我们下去了,会再叫我们父王母妃,和我们在一起……”
     
      她站了起来,抱了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娘子,拍着她的背,“他们走了也不受罪了,之前一直拖着他们不让他们走,大夫应该也跟你们说了,其实他们活着很辛苦,就因为我们不想让他们走,他们就得天天咽着苦药陪着我们,你都不知道,我说娘亲放你们去玩了,他们都是笑的,像真听了懂一样。”
     
      “姐姐。”
     
      “唉,”宜三娘抬头,闭上了泪眼,轻拍着她的背,“就让他们走吧,回头我们去找他们就是。”
     
      “大将军……”
     
      “是。”走过来的刀藏锋朝她拱了下手,接过了她手中自家的小娘子。
     
      “多谢你们来走这一趟。”
     
      “应该的。”
     
      “带她回吧。”
     
      “失礼了。”
     
      刀藏锋带走了伤心欲绝的妻子。
     
      这厢,安王抱着在他怀里闭着眼睛无法说话的王妃,看着世子们轻声地陪着刚刚醒来的妹妹们玩耍,他低头,看着三娘道:“就此一次,这辈子,我就只让你疼这一次了。”
     
      宜三娘没有说话,眼里的泪无声无息地流了出来。
     
      ——
     
      安王府的三个小公子走了,整个京城,只有几个人知道。
     
      安王第二天晚上去了宫中,跟皇帝说了昨夜头七的事,“是回来看过来了,他们哥哥们说,他们还亲了他们的脸,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是吗?”没过三月,头发就全然灰白了的皇帝笑了笑,让他过来与他一同坐。
     
      安王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你恨朕吗?”他问安王。
     
      “唉……”安王长长地叹了口气,“恨什么啊。我这辈子活得挺糊涂的。我以前看到你受苦,心里难受,就想着谁也别欺负我哥哥才好,那时候我为你做什么都心甘情愿,为你喝碗毒药算什么?”
     
      “朕……”
     
      “哥啊,”安王回头,打断了他的话,“母后已经断了我的念想了,你就别了,别说那些我不想听的话来刺我的心。”
     
      他不需要他皇兄的对不起。
     
      “小安。”
     
      “哥。”安王拍了下他的肩,“我陪你再走一段,等孩子们再大点,身体都好了,我要带他们娘和他们走,你到时候也别拦我们,行吗?”
     
      “小安啊……”
     
      “哥,行吗?”
     
      皇帝捂着眼睛,“你这不是恨朕,那是什么?”
     
      他难道真的只能成为一个孤家寡人,身边哪个亲人都在他身边活不下吗?
     
      “哥……”安王看着他满身疲惫的兄长,无奈地叹了一口轻笑了起来,“就让我走吧,留在京里,我怕我们哪天再反目,那到时候,我是要真活不下去了。”
     
      “安王。”
     
      “哥。”
     
      皇帝抽他的腿,“你这是在挖朕的心啊!你字字都像把刀子一样砍在朕的心上,让朕疼啊你知不知道。”
     
      “哥,”安王叫他,也低下头去,跟他凑在一块,他像小时候一样地亲昵地叫着他哥哥,“哥,我长大了,我还有孩子了,我有我的家了,我要去过我想去过的日子了,你不是应该为我开心吗?”
     
      “朕要的是……”
     
      “哥,而且我先不走,我还没把你给我的粮换成银子,那可是好大的一笔银子。”安王朝他挤眼睛,笑着说:“我还没陪你走过一段呢,等这天灾过了,我朝子民对你大呼万岁的时候,那才是我的归时。”
     
      皇帝别过脸,忍耐着心口的剧痛,一言不发。
     
      安王不再说话了,他静静地陪他皇兄坐着,直到他皇兄靠着他的肩头睡了过去。
     
      他偏头,看着他已见苍老的兄长,微微笑了起来。
     
      他还是无比敬爱他的兄长,就是因着还敬爱,他们应该要分离了。
     
      再留下去,他怕他最敬最爱的兄长也没了。只要他们兄弟俩还同在这座紫禁城里,母后就是已经死了也不会放过他们的。这是他们身为皇家人世世代代都要背负的诅咒,他们总能把最好的感情,变成最残忍的相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