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65章

第165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是啊,”林大娘很不要脸地承认道:“我很大方的,尤其对三姐姐你。”
     
      宜三娘笑了起来。
     
      林大娘伸出手,摸去了她眼角的那一点点水光,她跟宜三娘道:“三姐姐,我知道你心里苦,心里疼,心里啊,不好受,想替你的儿女把这罪都担了,都受了,我懂,我这不有小胖子嘛?你别看我老嫌弃他,他头一次从床上咣噔一声,把自个儿掉底下了,我这么智慧与美貌并存,英明神武的小娘子,你知道我干嘛了么?我一个箭步就过去踢那块地,指着那摔了我小胖子的地骂了半晌的娘……”
     
      她感叹:“那块地招谁惹谁了啊?”
     
      宜三娘这次是真笑了起来,看着一脸懊悔自己不明智的小娘子,真真好笑。
     
      “我啊,也是一样的,你看我老嫌他吃得多还闹腾,但他要是真有个什么,哪怕割我的肉刮我的心,只能要让他安然无恙,我都无所谓的。”林大娘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没生之前,真不会这么作想。”
     
      那个时候,觉得只有自己才是最重要,哪可能会想到有朝一日会为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能要死要活。
     
      可生了才知道,生命的玄妙。
     
      “嗯。”宜三娘点了点头。
     
      “三姐姐,我就不拍你的马屁了,”林大娘跟她说,“我知道你心里都有数,只是现在心里过不了那个坎,但三姐姐,没事,你有我,你还有小世子他们……”
     
      这时,两个小世子眼泪汪汪地朝他们玉姨和母亲看来,自从姨母跟母妃一开口说话,他们就竖着耳朵听了起来,听到母妃想把他们受的罪都担了,大世子的眼泪都掉了出来。
     
      他好心疼他的母妃。
     
      “你看,”林大娘笑着跟宜三娘说:“这么好的孩子,我们生的,呸,好的好几个是你生的,胖的那个是我生的……”
     
      小胖子似是听懂了,生气地拍着榻面朝她哇哇大叫。
     
      这个娘,不行,太让他生气了。
     
      “好了……”宜三娘哭笑不得。
     
      林大娘也是不禁笑了起来,“三姐姐,我们啊就是他们的母亲,在他们最需要我们的时候,好好呆在他们身边,教养他们长大,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
     
      “不要离开他们。”她微笑地看着宜三娘道。
     
      宜三娘没有跟她说什么,因为大小两个世子已经爬了起来,依到她身边,把小脸埋在她的怀里,小声地哭着叫她娘。
     
      他们叫得她的心都要碎了,宜三娘闭着眼,终于把一直想流都没有流的眼泪全部流了出来,发泄了出来。
     
      见她终于哭出来了,哭得还是那么压抑,但还是哭了,林大娘心里也就好过多了。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坚强的人?不过都是逼着自己不敢哭,不敢软弱罢了。
     
      因为他们清楚知道,他们都软弱了,无人替他们勇敢。
     
      可心灵的创伤,越忍只会越深刻,终有一天,这些创伤会把自己都逼死的。
     
      林大娘舍不得她的三姐姐爱着那么多人,保护那么多人,却没人来好好爱她,没人来好好保护她。
     
      但她会的。
     
      宜三娘这一痛哭,喝了府里煎过来的退烧药,得到了林大娘会帮她看着孩子们的承诺后,很快就睡了。
     
      林大娘已经做好了一下午都呆在王府的准备,且王府有的是专人照顾小公子他们,而且,小世子们太听话了,对怎么照顾弟弟妹妹的事很是清楚,他们自己就已经吩咐下人怎么办了,都不怎么用得上林大娘。
     
      末了,两个忙了一通的小世子也在他们母亲身边和弟弟妹妹一起睡了,林大娘给他们盖好被子,看着这一家人,也是不由长吁口气。
     
      出事的头几天是最难的,等这几天过去了,心里有了数,做事有了章程,就好了。
     
      等张顺德把安王从药房那边抬回来的时候,安王听说他的一家人都睡了,本来阴着脸的他在见到榻上安然睡着的王妃和孩子们后,那阴戾的脸稍微缓转了点。
     
      他坐在榻前,看向了抱着怀里孩子站起来的林大娘。
     
      林大娘轻步走了过来,与他轻声道:“姐夫,姐姐发烧了,醒来还要吃一道药,不过吃药之前要让她喝一碗粥垫垫,莫要伤了胃。”
     
      安王点头。
     
      “你回来了,我就放心了,我先回家去了,你有事就差人叫我一声,我会赶过来的。”
     
      安王看着她,“有劳了。”
     
      “没事。”
     
      “大娘子。”
     
      “诶?”刚抱着迈峻转过身的林大娘又转过了身。
     
      “多谢你。”
     
      林大娘朝他笑,摇了下头。
     
      这没什么。
     
      “姐夫,我走了。”她道。
     
      “去吧。”安王朝她又点了下头。
     
      看她轻移着步,一点声响也没发出地走了,安王心想,这就是他的三娘当最亲的亲妹妹待的小娘子。
     
      果然是她的小娘子,她的眼光,素来要比他好多了。
     
      不像他,被母后搓揉捏扁,连她死了,她还是能掌控他的日子,让他生不如死。
     
      皇兄说他太善了,他不是太善了,他是太蠢了,总觉得那个像母亲的人曾对他好过,哪怕是觉得他好掌控才对他好,那也是好过……
     
      可是,皇室当中哪有什么温情脉脉,他们早就不是人了,他非要当人,结果呢?结果就是他爱的女人,和他的孩子陪着他一起人不人,鬼不鬼。
     
      他恨不得回到过去,早早把懦弱愚蠢的自己杀了,也许,他的女人和孩子,就不用陪他一起受这个罪了。
     
      ——
     
      这厢林大娘又赶回了府里,换了身简装,带着林福和刀维他们说话,他们有两个人将随林家的北掌柜前去怅州运粮,另两个将带头去军营扩充军营那边的粮库。
     
      他们要把刀府的粮封在营地里,那个地方,只有大将军的令能把粮调出来,谁要是进去抢,那都是不可能的事。
     
      五百哪怕是正月都在操练的刀家军,这京城,真没几个人是他们的对手,他们个个是被刀大将军亲手练出来的,哪怕是禁卫军跟他们相比,也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军士,无法相提并论。
     
      林大娘没有见过所有的刀家军军军士的厉害,但她见过战营里最弱的小师爷,最弱的小师爷都能飞檐走壁,两手能提几十斤的水桶如手无一物,可见这些人的厉害了。
     
      她这边打算把最重要的粮草都放到战营里去,而且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战士们心里知道有粮,饿不着,他们会更团结。
     
      大将军回来的时候,就见他家小娘子手拿着笔,就着军营的分布图上画着图让他的点将们给她建房。
     
      他看着大白纸上跃然纸上的粮仓,不禁多看了几眼她握笔的手。
     
      他只见过她作过一次画,但他只看了两眼,她就收笔了。
     
      他回来了,她就要忙着准备晚膳的事了。
     
      她说作画是打发时间的事,没他重要。
     
      他现在再看看她画的东西,再想想她说的话,嘴里跟塞满糖了似的。
     
      见他回来了,林大娘赶紧把她的构思跟大将军说了一遍,等把事情说完,人都退下去了,她问:“皇上那边现在又是怎么个说法?”
     
      “今天跟朝臣们提了一嘴,他请出了皇庙当中的老主持出来说这是天象征示,皇上要是不重视天意,必会遭重谴。”
     
      皇帝这是自己找了个人来咒自己?
     
      也是狠。
     
      “那大臣们怎么说?”
     
      “没有人怎么说,现在的朝廷,至少有一半的人都是皇上的自己人,皇上想办点事还是办得成的,且朝廷这次进了不少青年才俊,都是受皇上器重才得已进朝的,这些人都是站在他这边的。”
     
      那是。
     
      被皇帝赏识器重,这关头不支持皇帝,那也只有被撸下去的命了。
     
      “安王那边怎么样?”刀藏锋又问。
     
      “多的没问,我也没想问,这是他们王府的事,由他们王府自己去解决吧,我只是想帮着三姐姐把这一段扛过来,”林大娘看着他说:“等她好了,我就不去王府了,与王府走得近了,对我们家不好。”
     
      刀藏锋摸了下她的脸,“不是你该想的事。”
     
      林大娘笑看着他,没说话。
     
      不是她该想的事吗?
     
      大将军这句话,也是觉得自己话说大了,出事了,替他一起扛的人是她。
     
      “去看看儿子,我去跟小丫吩咐几句话。”林大娘把他撵走了,但走得最快的却是她,她说完人就转过身,带着她的人很快消失在了门口。
     
      刀藏锋看着她的背影很久都没有说话。
     
      小娘子可能不知道,这样的她,太光彩夺人了。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她会被人窥觎。
     
      ——
     
      没两天,京城林府的人去了怅州,东北的那边的人则除了东掌柜一家来北,其它的则都留下给了皇帝的人治地。
     
      林大娘因此自己亲自出马,跟皇帝派去东北保收的户部侍郎上了谈判桌,为她的人争取最大的利益。
     
      户部侍郎东来郎被她狠狠削了层皮下来,知道了那些人拿的银子是应当的,按刀大将军夫人的话来说,那就是物有所值,他们干了十分的活,只拿了一分的钱,连这一分都不给他们,还想要他们卖命?那是想得美!
     
      大将军夫人还说,你们拿了皇上的俸银,能一日十二个时辰心心念念的都是为的皇上解决事情,就是没皇上也把所有的事都担了,出事了就是头一个出来担责的不?
     
      侍郎大人不敢夸下海口说能,但大将军夫人铿锵说她的管事们能!
     
      侍郎大人无话可说,但不敢答应她的要求,有点狼狈地回了皇帝面前,跟皇帝说话之前张了好几下嘴,才把话说出来。
     
      林家之前给打理田土的掌柜不仅是有工钱,还有分红,给的钱太可观了,这简直不是在请管事,而是请了几百个大臣在给她管理田事之事,他拿的俸禄都及不上人家。
     
      皇帝听说大将军夫人那套说辞,听了也是笑了,挑眉问东来郎,“朕也想问问,你们拿了我的银子,私底下还时不时收些孝敬办事钱,拿的也不少了,能跟大将军夫人所说的一样,能有事帮朕就解决了,出事了就能走出来担责的不?”
     
      东来顺是皇帝的人,闻言苦笑,“您怎么也拿这话来挤兑微臣了呢?”
     
      这能是一样的事么!
     
      “其实是差不多的,你回去好好想想。”皇帝知道他话的意思,但也懒得多说了,只道:“答应她罢,这样的主子,难得了,朕都没她这样为你们着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