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64章

第164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安王啊,他弟弟啊,就是太善了。
     
      “他我就交给你了,当是我欠你的。”皇帝在看了弟弟半晌后,跟安王妃说了一句。
     
      他起身走了几步,看向了一直站在末角没说话的林大娘,“林大娘子。”
     
      “皇上。”林大娘施礼。
     
      “你府里那个大夫,得了周半仙真传?”
     
      “嫡传弟子。”
     
      “嫡传啊,嫡传就好。”皇帝轻叹了口气,“朕想借他与太医一等为安王医病……”
     
      “是。”
     
      见她答应了,皇帝掀了下嘴角,末了,他对她道:“你做的,朕记住了。”
     
      林大娘没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不知道皇帝记住她什么了,她做的都是她应该做的,她想做的,但皇帝这句话是好意,那就当他对她现在怀有一丝好意了吧,总归是好的。
     
      她朝他福了福身。
     
      皇帝看着眼前素艳的林大娘,再回过身去看他也正在专心看着他娘子的大将军,也是不由轻叹了口气。
     
      他是把人逼的太紧了吧?
     
      要是逼得人夫妻反目,大将军就是不想反,也得反吧?
     
      坐着这个位置,他真是累啊。
     
      ——
     
      安王再醒过来时,他被安王妃狠狠扇了一巴掌。
     
      宜三娘把她昨晚被他的剑误伤的手放到他眼前,冷冷地道:“所以,你是连我都要杀了吗?”
     
      安王看着她的手,呆了。
     
      “我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吗?”宜三娘问他,“那么多人对不起你,我有吗?就因为我欢喜你,心疼你,所以,你就能伤我?你就可以去死,不管我?”
     
      安王哭了起来,他呜咽着流着泪,跟王妃说:“三娘,母后真狠,她是真的狠啊。”
     
      他听她的话,生了好多的儿女,敬她为祖母,可是,他母后却要他儿女们的命啊。
     
      当初他不该活着,就应该跟她去了,就算他没听她的话让皇兄去死,她报复,报复的应该也只是他。
     
      为什么让他的儿子们去受这个罪,他们并没有对不起她。
     
      “是,她狠,”宜三娘无动于衷地看着他,“她狠,皇帝也狠,他们个个对你狠,你个个都舍不得,你为了他们连命都能不要,但我对你不狠,你就能一个人去死,把我留在这吃人的京城,让我一个人扛着这王府,扛着小世子小郡主他们的命,那以后,我疼的时候,我累的时候,别人要对我狠,要吃我的时候,我怎么办?”
     
      安王拉着她的手,“对不起,对不起,三娘。”
     
      “安王,嘴里说对不起没用,”宜三娘觉得她的心疼得让她都快活不下去了,但她还是得活,得努力立着,把这个家撑下去,“你活着,把该你的王府挺下去,把孩子们治好,这才是你该做的,你说着对不起,然后自己去死,那你就是在罚我,罚我对你太好,就应该生不如死地活着。”
     
      她低头看着他的泪脸,盯着他痛苦的双眼,再次问他:“安王弟弟,是不是我真心对你,我就活该这么苦?”
     
      安王摇着头,“不是,三娘,不是的……”
     
      “那你听话,听我的,不管谁说你不该活,谁说你罪有应得,那都是胡扯。”宜三娘捂着他的眼睛,“你前半辈子,为你的皇兄活,为你的母后活,你后半辈子,为我,为你的孩子活,行不行?”
     
      安王在她的手里呜咽着点头,他不断地哭着,最后他抱着宜三娘大哭了起来:“三娘,三娘。”
     
      他心里真的好苦。
     
      “安王啊,”宜三娘没有掉眼泪,她只是轻抚着安王的背,跟他说:“现在,你清楚知道你不欠她什么了吧?你该长大了,像个真正的王一样,站在我们母子前面,为我们遮风挡雨,好不好?”
     
      安王点头,在她怀里哭昏了过去。
     
      宜三娘抱着他心如刀割,心想,他还有她心疼,他还有她安慰领着往前走,可她那怀胎十月的孩子没了的苦,她该跟谁哭去,跟谁诉苦去?
     
      她谁的命都惜,当了半辈子的好人,可怜这个,可怜那个,可是,谁来可怜她的孩子,把她的孩子还给她?
     
      ——
     
      林大娘这日早上回了刀府,把各项事情吩咐下去,这天中午就抱着小胖子上了安王府的马车去安王府。
     
      皇城内只有几个王爷家有那个规格走动马车,马车是她跟安王府借的,马车比轿子大,好方便她一路上做事情。
     
      小丫早早就把大娘子和小主子的午膳备好了,放在了马车上。
     
      林大娘一回府里就是跟丫鬟们关起门来说话,说完又是见过刀府的暗将们,把他们调出来了,让他们从今天开始,从暗中走向明里。
     
      她不信任现在刀府的管事,她要把他们这些跟大将军同生共死过的战将变成刀府另一种形式的刀,如果接下来确实年景不好,刀府就需要他们帮着扛过这道坎。
     
      他们的能力不能仅用在保护他们母子身上,太浪费了。
     
      她刚把话跟他们说明白,没时间跟几个被她鼓励得血液激奋得战将们说话,把他们丢给林福,就又抱着小胖子到了马车上。
     
      母子俩午膳是在马车里用的,林大娘大口吃着饭,小胖子大口喝着奶,他见母亲吃的甚快,还以为跟他比赛,咽奶咽得又急又快,在母亲吃下一口饭前就赶紧把嘴张开,等他丫丫姨又喂进一口,他又赶紧咽下,朝他母亲发出一阵得意的哈哈大笑声。
     
      稳稳坐在母亲身边的他还弹起了脚来,这胜过母亲的小胖墩得意得就差飞上天了。
     
      林大娘也不甘示弱,一口饭咽下去,又是一口,母子俩比着赛,路还只走了一半,两个人就把一顿饭全吃完了,两个人又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打起了饱嗝来。
     
      “娘子,你没事罢?”小丫担忧地看着她。
     
      “没事。”林大娘打算从今儿起多吃点,她琢磨着接下来她忙的事要多,为了肚子的孩子着想,也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为了那些需要她忙的事,需要她帮忙的人,她应该多吃为自己储备点体力。
     
      且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没那个闲情逸致让她挑三拣四想东想西了,她得尽快把自己调整到“作战”状态。
     
      “娘子,你无需这般急,你以前也跟我说过,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做,急不来的……”
     
      “我也跟你说过,有些事你在该做的时候多做一点,往后你得到的,就是几十倍几百倍的回报。”林大娘跟小丫说:“我现在啊,就想着陪着三姐姐一起扛过这道坎,她能陪我做一辈子的好姐妹,在我往后想找她说说话的时候,她能听我唠唠嗑,开解开解下我,那就是我能得到的几百几千倍的回报了。”
     
      “好,我知道了。”小丫也点了头。
     
      她毕竟是林大娘亲手带出来的人,情义与利益摆在眼前,哪个都看重,而当情义与利益有冲撞时,也是会选择前者。
     
      大娘子是这么做的,她便就是这么信的。
     
      林大娘带了小胖子到了安王府,她到的很是及时,安王被太医们搬去医坊诊治去了,而安王妃守着孩子们没动,也一直不吃不喝不睡,她一来,王府的管家激动得眼泪都流下来了,希望她劝一劝王妃。
     
      林大娘把胖墩带去,一把他放到小世子和他们母妃一起坐卧着的宽榻上,胖墩“嗖”地一下就爬到了小世子的面前,扬着小粉脸朝世子哥哥笑,还朝他们偏过了胖嘟嘟的脸。
     
      小世子们已经懂事了,他们知道他们的父王得了病,他们可能也有病,而他们的弟弟可能活不到长大,小妹妹们可能也会出事,他们自知道后脸上没了笑,见到小胖子弟弟,大世子伸过手摸了下他的头,小世子则在犹豫了一下后,趴下身,在小胖墩的嘟嘟脸上亲了一下。
     
      “呀呀。”亲的好,就是要亲我,小胖墩得到了喜爱,笑得明亮的大眼睛都弯了起来。
     
      “迈峻,哥哥抱你,你看看你三哥哥他们去,他们睡的可香了。”守着弟弟妹妹不走的小世子见了,总算愿意动了,去拉他,要带迈峻看弟弟。
     
      这厢林大娘这边已经发现宜三娘发烧了,她三姐姐什么都没说,但林大娘看得出来,她这三姐姐是知道自己病了的,她现在不说不治不吃不喝不睡的,可能是在惩罚她自己,陪着她的孩子一起病。
     
      安王府现在这个样,安王也是生死难料,安王又太得皇帝的宠,别的王爷与安王就差明里交恶了,而宫里的皇后,看着是个贤后,但可不是个会照顾妯娌的好嫂子,林大娘想过了,这里里外外,这段时间能帮她三姐姐一把人,最好是她才好。
     
      她懂她三姐姐,她也爱她三姐姐,她会照顾好她的。
     
      她请了王妃身边的嬷嬷去请大夫,那嬷嬷一听说是发烧了,抖着脚出的门,在门口差点被门槛绊倒在地。
     
      王妃是万万不能出事的,她要是出事了,也病倒了,安王府就真的要完了,王爷没她,是挺不过来的。
     
      “我没事。”知道小妹妹在做什么,但抱着睡着的小六不动的宜三娘也不想多说什么,也懒得动,只是张嘴懒懒地说了这一句。
     
      “嗯,是没事,就是发烧了,吃两剂药就好了。”林大娘这时让小丫把带过来的食盒放桌上,她自己打开,倒了一碗粥出来,先喝了两口,又吹了吹热气,送到了宜三娘嘴边,“这个好喝,我最爱喝的,姐姐你喝两口。”
     
      “不太吃得下,你吃吧。”
     
      “三姐姐,吃两口。”
     
      宜三娘看了她一眼,最终无奈一笑,就着她的手,把一碗参粥喝了下去。
     
      王妃动嘴了,在旁边看着的丫鬟们总算松了口气。
     
      “三姐姐,朝廷囤粮了,你们府里囤不囤的啊?我听你之前的意思是说要囤,那能帮我多囤一点吗?”林大娘跟她闲聊着道:“江南那边我看也没有太多的余力顾上我,我也不打算全靠怀桂,我想你能不能帮一下我,帮我想办法囤点?你也知道的,刀家军几百人,那个个都是大胃王,可不好养。”
     
      宜三娘一听,点头道:“我早有此意了,你不要担心。”
     
      “那你往哪囤啊?朝廷那边,是怎么囤来着?我都不懂。”
     
      “他们打算……”宜三娘说到这,身子坐直了起来,一坐直,她就明白了过来,小妹妹为何要跟她说这些事了。
     
      她想让她有事可想,有事可说,想让她振作。
     
      她看着面前一脸等着她说话的小娘子,不由笑了起来。
     
      她抱着她的孩子,眼里泪光闪烁,微笑着跟那个多年前被她抱起来,就一直在说三姐姐你真好,我想跟你好一辈子的小妹妹说:“多年前,你带着家里最好吃的,最好看的来看我,十几年都过去了,你又带着最好吃的,最好看的来看我了……”
     
      老天还是可怜她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