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63章

第163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孟德笑着上了轿。
     
      这厢刀藏锋回了府,一觉睡到了傍晚。
     
      林大娘正在跟来访的宜三娘在说着话。
     
      宜三娘已经得知宫里的消息来,来是问林大娘这边的准备的。
     
      她道:“朝廷即将要开始囤粮了,你这边是个什么打算?”
     
      “林府的话,按往年的,”林大娘跟她说:“历来灾年,林府都不会涨价,但会限量,跟着官府走,今年也如此。”
     
      宜三娘看着她不语。
     
      林大娘微笑:“三姐姐,钱是挣不完的,名声却可以多用几年。”
     
      “我知道了。”宜三娘点点头。
     
      “三姐姐?”
     
      “嗯?”
     
      “你心里有事?”女神尽管没有情绪外露,但林大娘还是从她的脸上看出了几许忧郁出来。
     
      宜三娘顿了顿,看了小妹妹一眼,见她微笑着看她,她不由笑了一下,与林大娘轻声道:“安王病了,唉,不知为何,这段时日他总吃不下饭,人莫名发汗瘦了不少,太医检查不出什么毛病来,现在用着药,但还是不见什么效果。”
     
      “太医也查不出?”
     
      “查不出。”
     
      “要不要我这边的闵遥大哥过去看一看?”
     
      “我来,也是存了这个心的……”宜三娘苦笑。
     
      “那现在王府的事,都压在你头上了?”
     
      宜三娘没说话,只是握了握她的手。
     
      “三姐姐。”
     
      宜三娘朝她摇了下头,“傻孩子,姐姐没事。”
     
      无需替她累,她应付得过来。
     
      林大娘去叫了闵遥过来,送了宜三娘走,回了屋,就听大将军跟她说:“安王病了?难怪昨天没在殿中看见他。”
     
      “真没去?怕是有点严重了,我看我三姐姐很担心的样子。”林大娘也是忧虑了起来,“这可不要出事才好。”
     
      “应是没事,去年年底我们还打过一次,他还能在我手下过个七八招。”
     
      “说是正月这段才有的毛病。”
     
      “等闵大夫回来听听情况再说。”
     
      “嗯。”
     
      闵遥这夜没回来,到第二日下午才归府,这厢刀藏锋出去了不在家里,林大娘正在客堂里接着在写她能想到的救灾方式,闵遥回来洗了把脸就过来了,跟她道:“大娘子,问题有点严重了,安王可能性命有忧。”
     
      “到底是什么病?”
     
      “暂时查不出,但学生猜,安王其实是心里有数的,但就是不说而已,我跟安王妃把这事说了,让安王尽早说出来,太医才好想出对策来。”
     
      “怎么回事?”
     
      “谁知道呢?”闵遥叹了口气,又道:“我跟安王妃说了,有事尽管找我,大娘子,我最近忙着备药材,得跟北掌柜的在一起,我娘子说,孩子就让林时量老弟带着宿在学堂,她想跟我一起去备药材,要没什么问题,她就随我去了。”
     
      “去吧,我们全家的人都得忙起来,忙点好。”林大娘听到他这般说心里是欣慰的,林府的人和沾林府边的人,做人做事都很积极,就是这些能干的人,才是他们林府越走越大的最大原因,可惜了,整体的力量太大了,让别人忌惮了,但没有时间解决不了的问题,她会想办法把这个危机度过去的。
     
      “知道了。”
     
      “有什么要我开口的,你们过来跟我说。”
     
      “您放心。”
     
      闵遥走后,挂心宜三娘的林大娘一时之间也无心做事了,半晌都安不下心,左思右想,一等刀藏锋回来,她就道:“藏锋哥哥,我明天想去看看三姐姐。”
     
      刀藏锋看她,见她确定是非要去不可的神色,便点了头,“好。”
     
      这天早上大将军前脚一走去办事,林大娘就上了轿子,去了安王府。
     
      外边太冷了,她下轿走了一会,就觉得脚都僵了,快快进了安王府还没暖过身来,就又被丫鬟带着走了内宛。
     
      宜三娘让她去之前去过的内宛见她。
     
      林大娘进去后,就见里面没什么人,小世子他们都不在,见到她,素面朝天的宜三娘朝她招手,“妹妹,你过来。”
     
      林大娘走了过去,发现她整张脸都是白的,死白死白……
     
      “三姐姐?”
     
      “我现在有点动不了,你过来陪我说说话,安王刚喝了药,睡着了。”宜三娘拉着她在身边的椅子上坐下,又看了眼帏帐,转过头朝林大娘道:“多谢你昨天派了闵遥过来。”
     
      “查清楚了?”
     
      “算是吧,他没说,但皇上那边说,是以前的余毒未尽,现在病发了,这个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孩子们可能也有问题。”宜三娘拉着林大娘的手哆嗦不已,“现在孩子们正在让太医们查看,就在对面的暖房里,妹妹,我不敢去。”
     
      “安王?”林大娘看向帐内。
     
      “他昨晚发了一顿脾气,鼻子里流出了不少血,我让太医给他弄了点安神药吃了下去,孩子的事,我还没告诉他。”宜三娘说完,站了起来,“好了,姐姐现在好了,你帮姐姐打扮一下,我该去看世子他们了。”
     
      林大娘二话没说,站了起来就去扶她。
     
      先是宜三娘起来拉着她走了两步,两步后,宜三娘倒在了她的怀里,她半抱着人过去坐到了妆凳前,叫了外面的丫鬟进来,亲手给她三姐姐梳发打扮,与丫鬟一起替她穿上了宫装。
     
      穿上了宫装的安王妃端庄高贵,气质宁静淡泊,跟往昔的她没有什么区别。
     
      “三姐姐?”
     
      “好了。”宜三娘又道好了,她咽了一碗强心的苦药,再朝林大娘看去时,眼都宁静了下来。
     
      林大娘这是头一次觉得一个人的眼睛,是可以把她的心都蒙蔽的。
     
      她现在站在她的三姐姐面前,看着眼前高贵女子平静的眼,却能清楚感觉到她心里强大的痛苦与恐惧。
     
      而太医给出的结果也是最坏的,宜三娘的五子二女当中,当中一直长不大的三胞胎可能永远都长不大了。
     
      现在太医们已经能确定安王中过舍利花的毒,这种毒不仅会在先期让人多汗多梦,病发时还会让人癫狂,让人失明失聪。但这种毒也因人而异,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发作,有些人可能先前不会发作,但说不定哪一天就发作了。
     
      而安王显然是已经发作了,而他的五子二女当中,一直长不大的三胞胎可能就是承了他的毒,身体的五脏一直都没长齐,就是再精心照料下去,他们可能也会睡着睡着人就过去了。
     
      三位公子也都两岁多了,一直不会走路,吃的也少,一直以来吃的药比饭还要多。
     
      宜三娘之前当他们是娘胎里弱,没长好,可能要多养两年,把底子养好了,他们才能跟他们哥哥一样,谁料她这刚走过来坐下,太医就跟她说,三位公子,命不久矣。
     
      她都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半晌都说不出话来,眼睛也是看不清东西,心想自己莫不是也传上了安王的毒,要失明失聪,也要癫狂了。
     
      太医说完,也是不敢说话。
     
      过了很久,等两个世子过来跪在宜三娘的脚下叫娘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抱了孩子们到身边坐下,跟太医说:“是真不能长大了?”
     
      “是,王妃娘娘。”
     
      “之前不是有长高了一点?我扶他们走路的时候,他们还能正走两步,我看……”宜三娘说着,她脸上一串串的眼泪打到了她的腿上而不自知,“好好养着,也是能养大的。”
     
      太医们又是不敢说话了。
     
      中午的时候,宜三娘陪着她三个又睡着了的小公子睡了,瘦瘦小小的小公子们睡在她身边,嘴角都是翘着的。
     
      就是他们太瘦小了,他们睡在襁褓当中,如果没人说,谁也想不到他们都快要三岁了。
     
      这一晚林大娘没有回去,直到大将军找来,她也让大将军留了下来。
     
      半夜她撑着头在客房里打盹的时候,有丫鬟匆匆来报,说安王和王妃都出事了。
     
      已经知情了的安王发疯,要挖了自己的心出来给安王妃去给他的孩子治病,被王妃和侍卫拦了下来。
     
      刀藏锋和林大娘赶到时,安王被布巾绑在了椅子上,嘴里大叫着“三娘去救孩子”,但这时他目光焕散,被宜三娘抱着还抬着头茫然四处去找他的“三娘”去救他们的孩子。
     
      皇帝在一个时辰后来了匆匆来了安王府,见到了床上睡着了的安王,他看着他就连睡着也满脸惊惶恐惧的弟弟,躬着腰支不起身来了。
     
      “孩子怎么就不能养大了?朕看,太医院也没几个能人了,之前小公子们不就带的好好的,说不爱吃饭,这不也爱吃起来了?之前都没说他们有事,现在就能查出来了?朕看啊,他们也是糊涂得很……”皇帝回过头,朝安王妃道:“你就放心好好地养着,会没事的,啊,别担心。”
     
      宜三娘看着他,“我担不担心,没什么要紧的。只是皇上,您的弟弟受不了,您说,这要怎么办才好?”
     
      皇帝闻言惨笑不已,他的报应来了,都来了,原来,都在这等着他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