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第161章

第161章

书籍名:《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好。”她一说,刀藏锋就点了头。
     
      他从来没有不信过她。
     
      林大娘看着他理所当然地头一点,笑了。
     
      不过信任这种事,不好说,尤其这就是预言,信了,如果没发生,那就要浪费很多准备功夫了,要是没来,遭人嘲笑奚落这些都是轻的。
     
      皇帝那更要慎之又慎,那可是国家大事,一旦信了,前期准备尽废的话,那浪费的可都是银子。但不信的话,要是真出了这件事,更惨。到时候供应整个朝廷一半税粮的天下粮库的江南遭殃,这是动国本的大事。
     
      皇帝最早也是要中下午才能知道消息了,也不知道他那边如何,但林大娘这头也是怕大将军再被召进宫去,商讨办法。
     
      不过,国家大事之前,个人小恩小怨算得了什么。
     
      她更又轻声道:“据我所知,这将是怅州近百年来最大的一场大灾。但,将军,你知道刀府为何能存有三百年之久吗?”
     
      刀藏锋看她,又点了头,“知道,朝廷几百年间一直不稳,不是国君不仁,而是每隔几十年就会出现连续的天灾人祸,那时候,也一样情况不好的边国会举全国之力进我朝掠夺,地方上吃不上饭没事做的流民一多,见多了死人,死壮恶人胆,就容易出事,外敌内患之下,这个国家,一直需要我们。”
     
      所以,在朝廷上,有为杀将的地位很高,如他。皇帝也因此就是恨刀府入内,也不得不留下他和他门下的刀府。
     
      “这些年间,边国也是连着几年不好过吧?”
     
      “是。”诚然如此,不好过了才想着攻下壬朝。这些人不好杀,杀也杀不干净,好在柏国跟大艾是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沙漠,一个平原,国家不大,兵力不足,易被攻打,像冰国那种国土太大的地方,他是从来没想过它拿下。
     
      因为拿下的话,至少得尽举国之力打数年之久,这国家他们拿不起,拿回来更不好治,那就不是他们壬朝人能活的地方,只有他们冰国人自己人呆得住。
     
      “你说,如果江南几年都不好过的话,你觉得我们会不会很辛苦?”这个我们,是指整个国家,林大娘看着刀藏锋道。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她怕就怕季候性引发的长时间灾祸会再次重现这个时候,毕竟,现眼下无论是边国还是怅州这几年出现过的灾害,已经出现足够多的预警了。
     
      “会。”刀藏锋斩钉截铁。
     
      “你说,史上那些连续几年天灾引为的人祸,会不会发生在我们眼前?”
     
      刀藏锋这时已经心思凝重了起来,这一次,他没点头,仅说:“但愿不会。”
     
      一年还好,以他们现在的国力只要有所准备,还能扛过去,但是,两年三年?
     
      那就是国家要乱了。
     
      是,但愿不会,但也只是但愿而已,林大娘别过话,没就此再深说下去了。
     
      “东北那边,位置好,就是渠道还没修好,要是挖得深一点,把这前挖的各塘之间的水引活,就是雨水多,以它现有的能力也可以储存的,铁岭河的水是流向外面的,在河尽头那边再把河口凿开一些,能把水引流出去不少……”她顿了顿,道:“但这只限于,它的雨水不比江南的多,而且,把准备的功夫都做足了。”
     
      东北比江南最好的一点就是,它的水能流得出去。而江南不充分具备引流的条件,雨水一过头,水淹全州不是开玩笑。
     
      刀藏锋看着她没说话。
     
      “皇上要是叫你进宫,他如有意做准备,你就把这些话都跟他说了。”
     
      “娘子!”小丫在旁边急叫,但林大娘这厢定定地看了她一眼,就让她低下了头。
     
      “他要是做准备,你就帮他,民不聊生,不是什么好事情。”这时,大将军的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手,林大娘笑了笑,“大将军,你是我的大将军,也是国家百姓的大将军,你不止要为他们守住边防敌国,也有保护他们的责任,是不是?”
     
      这是肯定的,祖训家法上最前面的四个字,就是保家卫国。
     
      刀藏锋点头。
     
      “都说吧,就是也要同时告诉皇上,信不信由他,我们也只是猜测。但这种事,如先生一样,我们只有尽力。”林大娘也是知道他们先生为何要派人走这一趟。
     
      “我知道怎么说。”这厢,睡床里的儿子醒了,朝他呀呀叫了一声,刀藏锋抱了他起来,看着她:“但小娘子,不会有这么严重是不是?”
     
      “不知道,”林大娘苦笑摇头,“说了,让皇上自己去查去断定吧,这不是我们能解决的事。”
     
      “嗯。”
     
      “过来。”林大娘把小将军抱了过来,一见她要抱,胖儿子朝她露出了一个灿烂如花开的笑脸,朝花初绽也不过如此了。
     
      “你也就这张脸还行了。”林大娘笑着跟儿子说了一句,又跟一旁脸色灰白的林福道:“林福哥啊,我看先生怕也是这么想的,他教过我这些,只是不敢说而已,我刚才说起才想到,之前怅州也出过这种事,地方志上也是有写的,咱们小时候也是听过不少此类水漫全城的传说,你还记得不?”
     
      “我知道了,我会去跟北掌柜他们说清楚。”林福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但愿不会如此。
     
      刀梓儿回来后,就被她大哥告知要去江南,她一听完原因就道:“梓儿领命,现在就去收拾包袱,等候开拔之时。”
     
      林大娘看看她,又再看向她大哥,“就不能另派个人?”
     
      “梓儿知道看路,闻声……”
     
      这厢刀梓儿朝她嫂子笑了笑,说:“嫂子,你看一下。”
     
      她趴在了地上,朝她嫂嫂笑道,“现下门外朝屋子走来的是知春姐姐,廊上扫雪的是渔妹子,嗯,还有大小两襄女,院中扫雪有五人,前面两个是……”
     
      她一一细数,把嫂子的人从最里头说到了最外面,随即她爬起来,跟嫂子说:“我还知道现在守哨的暗将是谁,藏的地方,换更的时辰,这些大哥没跟我说过,我是自己知道的。”
     
      “大嫂,”刀梓儿看着一脸舍不得的林大娘道:“让我去吧。”
     
      她得去,她也想去,她是大哥手下现在最好的探子之一,这等大事,她想帮忙。
     
      “去吧。”林大娘眼有点红,但还是朝她勉强笑了笑。
     
      “去吧,”得了她的话,刀藏锋跟她说,“我现在去给你点将,你有你要带的人没?”
     
      “大哥的人没,但我的人已经回京了,我要带他们走。”
     
      “我再给你点十个,够不够?”
     
      刀梓儿犹豫了一下,道:“能再多给几个吗?”
     
      她解释道:“怅州三州,我需要用三路人马,每路需至少八人才能收集到我需要的消息,我这边加我一共七人,大哥要给我十七个才行。”
     
      “好。”
     
      “那我去了。”
     
      “去吧。”
     
      刀梓儿一退,大将军就上马,去了军营给妹妹点将,这刚一回来,屁股都没坐热,饭还没吃两口,宫里就来人了。
     
      “我去去就回。”刀藏锋起了身,他再知道皇帝的为人不过了,所以他一回来连衣裳都没换。
     
      “等一下。”林大娘把几块烙饼裹了姜蒜到里面,放到了油包里,又匆匆拿过小丫拿过来的小酒袋,给他灌了小半袋烧刀子。
     
      大将军嘴里还嚼着肉饼,见她灌完就要封口,不由道:“再灌两口。”
     
      “你省着点喝。”林大娘封好口把小酒袋系到了他腰带上,“去吧,我们娘俩在家等你回来。”
     
      “嗯。”刀藏锋应了声,又去摸了下它时放下筷子,看着他的妹妹的头,跟抬起小脸蛋朝他微笑的妹妹道:“出去了,还是要听你嫂子的话,按时吃饭。”
     
      “好。”刀梓儿笑着应了一声,目送了她大哥离去。
     
      她大哥快步去了,没一会,她就听到了他战马的咆哮声,她不由更是微笑了起来,看向了她在给侄儿喂羊奶的嫂子。
     
      “嫂嫂。”
     
      “嗯?”
     
      “大哥曾跟我说,他顶天立地,自然能带我活出个刀家儿女的样来。”
     
      林大娘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面前面带微笑与她说话的女将军。
     
      “我那时候信他,现在,依然信着。”刀梓儿看着她嫂子,嘴角翘起,目光如星辰般明亮。
     
      她不好意思说,她大哥就是她心里那盏在黑暗尽头为她指路的灯,一直不灭不熄,等着她走过去找他,与他并肩作战,成为刀家儿女们的另一盏灯。
     
      林大娘看着她烁烁发光的眼,不禁哑然失笑。
     
      是了,这对兄妹,是真正的刀家儿女,他们的血液里流的血性,注定让他们要比别人要活得坚决一些。
     
      而她,再喜欢这样的人不过了。
     
      ——
     
      这厢刀藏锋一进宫,去的是军机殿。
     
      他一去,殿里已经有不少人了。
     
      看到他来,皇帝疲惫的脸上有了点笑,朝他点头招手,“来了?好了,别行礼了,过来帮朕看看这运河的图,朕记得你先前帮朕理过一遍,清楚这些。”
     
      刀藏锋走了过去,众人纷纷给他让路,给他请安,等走近,他看到皇帝身边靠得最近的一个柱着拐仗的人朝他拱手,让出了位置。
     
      “刀大将军。”他也称呼了他一声。
     
      “好。”刀藏锋跟之前跟同僚打招呼一样朝他点了下头。
     
      “多谢大将军,您也好。”
     
      “嗯。”刀藏锋在皇帝身边站定,跟皇帝说:“您还没用晚膳?”
     
      还没进殿,张顺德就哭丧着脸就这事跟他说了一路了。
     
      “那等事,过一会再说。”
     
      “让我看什么?”刀藏锋把披风解下来给了张顺德,给的时候看了张顺德一眼,“好好放着,别给人乱摸。”
     
      张顺德苦笑不已,连连打揖。
     
      “算了,不放心你,叫你侄儿帮我放,他是个好的。”刀藏锋淡道。
     
      皇帝不由拍他的头,“你就不能给朕省省心?你知道朕是为何要叫你进来吧?”
     
      他就不信,南容宇堂不会给他的女弟子示警。
     
      刀藏锋把披风给了张顺德,把宽袖里的油包掏了出来,拿了块饼嚼了起来,“您也吃点……”
     
      他去看了眼地图,“您想怎么着?”
     
      “孟德,你过来帮朕给大将军说说。”皇帝招呼了下身边的人,拿起了大将军油包里的另一块饼。
     
      张顺德在旁忙道:“您的晚膳奴婢就放在后面,您过去坐一坐,喝口热汤。”
     
      “没事,朕拿着吃一样,朕正好再听孟爱卿跟朕再说一遍。”
     
      张顺德又苦下了脸。
     
      皇上这一站,都四个多时辰了,也不知道要歇歇。
     
      “是。”这厢,拐柱青年又走了过来。
     
      “孟大人。”
     
      “大将军。”
     
      “有劳。”
     
      “大将军客气了。”孟德,也就是以前的罗九看着大将军笑了起来。
     
      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想来,也就这等面容气度皆不凡的人,能配得上江南那至美的小娘子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